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4章 未遂的谋杀
    初秋的阳光渐渐暗下。,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一场突如其来的“狗咬鹦鹉”闹剧,变成一场未遂的谋杀。

    医官来得正好,赵胤让他检查残留的酒液,“看看是什么毒?”

    时雍见那医官拿了银针去戳,不见变黑,又皱着眉头一阵忙活,慢条斯理地说:“不用看了,我来回答你。”

    视线全都盯住她。

    时雍身子不舒服,话说得缓慢无力,看赵胤时眼睛却带着诡秘的笑意。

    “子乌粉。”

    子乌粉?赵胤猛地拉下脸,盯住她。

    时雍似笑非笑:“不过,下毒的人是谁,酒是在楚王府就被下毒了,还是到了无乩馆再被人下毒的?施毒者想毒死的人,究竟是谁?这个就需要大都督去查了。”

    但可以确定的是,若非时雍一时生气,将酒瓶砸碎,说不定死的就不是鹦鹉了。

    虚惊一场。

    谢放毫不吝啬地夸赞,“今日幸亏阿拾机智,摔了酒瓶。”

    时雍微微一笑,看着大黑,对赵胤说:“放它走。”

    赵胤皱眉看她。

    时雍:“它救了你的鹦鹉。”

    顺着时雍的目光,赵胤注视着伸长舌头累得直哈气的大黑狗,微微沉下眼皮,一张冷脸不见半丝情绪。

    “杀了。”

    杀了?时雍冷声:“失信于狗,你还做不做人了?”

    骂完,她把心一横,整个人朝他扑过去。

    院子里这么多锦衣卫,单打独斗她当然不是对手,时雍想做的只是掩护大黑逃跑,有了楚王府的经验,她准备依法效仿。

    然而,刚夺下一名侍卫的刀,手臂一麻,“哐当”一声,刀就落了地。

    时雍愤怒转头,看着神不知鬼不觉摸到她背后的赵胤。,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杨斐,给黑煞拿肉吃。”冷冷吩咐完,赵胤面无表情地将时雍一把拽过来,扣在掌心像对待囚犯似的,直接拖回屋子。

    杨斐:“……”

    让他去拿肉喂狗?

    爷怎么不干脆把他宰了喂狗?

    恨恨地看着站在假山石上凶神恶煞的大黑,杨斐死的心都有了。

    “狗东西!”杨斐冲大黑招手:“过来。过来吃肉。”

    大黑:“嗷呜……汪!”

    杨斐龇牙:“你再咬我,我宰了你。”

    大黑也龇牙:“汪!汪汪汪!”

    杨斐回头看一眼,急了,“嘘,狗祖宗,你再叫,只能吃我的肉了。”

    大黑:“汪汪!”

    杨斐蹲下丨身,一张脸堆满了笑,亲切得他自己都起鸡皮疙瘩,

    “狗祖宗,你来啊,我们去厨房吃肉了,来啊,来。”

    他又是招手又是吐舌头,试图与大黑达成共识。

    然而,大黑十分高冷,懒得理他的样子,眼看院子里的侍卫们都散了,慢慢往后退去。

    “喂,肉你都不吃了吗?”杨斐直起身想追过去,哪料,大黑退后几步借了力,一个疾冲就扑向他。

    “啊——”杨斐惊叫。

    大黑掠过他的身子,顺势给了他一个“回手掏”,一溜烟跑远。

    ……

    内室。

    赵胤把时雍拖进去,丢开手,“去喝。”

    红糖水热气腾腾,就放在桌子上,旁边侍立着婧衣。

    妩衣已经准备好了换洗的衣物和姑娘家的用品,正等着她去沐浴。

    时雍一脸疑问地看着赵胤,本想问问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可是一看赵胤手握绣春刀,一副高贵冷艳拒绝交谈的模样,立刻收回了即将出口的话。

    红糖水,“咕咚咕咚”几口就喝下去。

    至于沐浴么?

    时雍转头看着赵胤。

    实在受不得大都督这副生人勿近的冰块脸,时雍很想撕碎他的表情,因此,莞尔一笑,一把抽掉头上的发簪,甩了甩头,黑发轻垂,薄衫微宽,娇娇软软地问他。

    “大人,是想看奴家沐浴,还是想让奴家伺候你……”

    砰!

    大门重重关上。

    赵胤修长的身影从窗户外走过去,宽袖轻袍一道剪影,很快消失不见。

    时雍目光幽幽一闪,回头看婧衣,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冷淡的笑。

    “又要麻烦二位姐姐了。”

    妩衣拉着脸,不高兴地哼声。

    “你自己去洗,大家都是卑贱身,还想着谁伺候你不成?”

    “妩衣!”婧衣不悦地看她一眼,又笑着对时雍道。

    “姑娘跟我来吧,我给姑娘准备了新到的香膏胰子,你且试一试味道,要是喜欢,可以带些回去用。”

    ……

    ……

    徐晋原供出怀宁公主的事情,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

    次日上午,赵胤进宫找皇帝议事,怀宁得到消息,吓得魂都飞了。

    她唤了银盏更衣,匆匆赶到坤宁宫,进殿就开始哭诉。

    “母后救我。”

    “这是怎么回事?快快起来说话。”当今皇后姓张,是太祖孝恭皇后的本家,当今皇帝的继后,刚册封没几年,膝下尚未有所出,怀宁和赵云圳都不是她的亲生孩子。

    张皇后属有贤名,大度宽容,连最挑剔的臣子都赞她有孝恭皇后之风,不仅将后宫诸事打理得妥妥帖帖,对赵炔膝下的几个孩儿都视如己出,对太子赵云圳更是宠溺入骨,捧在掌心里像宝一样。

    说来,张皇后比赵青菀也大不了几岁,但言词间颇有长辈的姿态。

    “怀宁,你别紧着哭呀,说话呀,傻丫头。”

    “母后,父皇这次饶不了我咯。”怀宁抽泣不已。

    今上对子女并不纵容,赵云圳只是一个例外。因为,赵云圳不仅皇帝唯一的儿子,将来要继承大统,他也是皇帝元配萧皇后唯一的子嗣。今上对萧皇后唯情所衷,奈何,萧皇后死得早,后来,皇帝虽然也纳妃继后,对后宫之事却不热衷。

    这么多年,皇帝膝下子女也就寥寥几位,后宫嫔妃少得宠幸,便是张皇后也是如此。

    赵云圳嚣张,做错事不会受罚,怀宁却不敢心存妄想。

    她的母亲只是萧皇后的一个侍女,本就是使了些卑劣的手段才爬上了龙床,她在皇帝那里也向来没有脸面,怎敢期望父皇像对赵云圳那般待她?

    赵青菀期期艾艾地说了事情始末,张皇后皱了皱眉,缓缓叹息道:“本宫以为你和阿胤是有些情分的……”

    赵青菀哭得更厉害了,“母后,你救救我。救救我。”

    张皇后看她小脸惨白,显然是吓得不轻,摇头浅浅一笑。

    “傻丫头,不论是和亲还是这件事,本宫便是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你求到我头上,不如去皇陵,求你皇姑……”

    怀宁一怔,抬起头。

    “皇姑素来疼你,你怎就想不到去看看她?”

    张皇后支了招,又轻轻地抿了抿唇,“去吧,去皇姑面前,好好哭。”

    赵青菀看着她笑盈盈的脸,抹了抹泪,像是豁然开朗一般,朝皇后深深一福,“多谢母后指点。”

    张皇后淡淡道:“本宫膝下没有子嗣,也是无奈。”

    说到这里,她突然将手放在小腹处,微笑着看赵青菀,“若是这一胎得个皇儿,或许能在你父皇跟前多得几分脸面。”

    赵青菀惊喜地问:“母后有孕了?”

    “嘘。”张皇后轻巧巧地笑道:“小声些,还不出三月呢,不可声张。”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