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5章 不讲理(一)
    沐浴更衣出来,时雍神清气爽。,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桌子上有婧衣准备好的茶水糕点和果子,看上去比市面上卖的精致了许多。

    时雍捋高袖口,坐下来慢悠悠地吃。酥黄独的皮炸得焦脆,里头裹着软糯的熟芋,一口咬下去,层次分明,整个口腔都被安慰到了。还有一种她叫不出名字的饼,上面撒着白糖沫、松仁和胡桃仁,酥、脆、甜却不腻。

    “雪翻夜钵裁成玉,春化寒酥剪作金。”

    时雍第一次觉得古诗没白背,要不然就只剩一句“卧槽,太好吃了”。

    妩衣走出净房就看到时雍坐得端端正正,眼睛半闭不闭,一副慵懒自在的样子,见鬼般看她半晌,急眼了。“这是婧衣姐姐为爷准备的糕点,你怎么能吃?”

    时雍回头,目光犀利如剑,定定望她片刻,又拿起一块,“是吗?”

    妩衣气得口不择言,“你是瞎吗?别人家的东西,怎么能说吃就吃?”

    时雍面不改色,“你没说不能吃。没说不能吃,那它长得像吃的,当然就是能吃。”

    “强盗说词!”妩衣小脸都胀红了。

    时雍不看她,拿起一个蜜饯芙蓉饼咬一口。

    “这个黏牙,做得不好。”

    妩衣见她没脸没皮,气得磨牙,“我要去告诉爷,让他把你叉出去。”

    时雍笑:“你要有这本事,就不会在我这儿龇牙了。”

    “你——”

    妩衣已是气得说不出话,刚好婧衣从净房收拾了东西出来,她上去就跺脚哭诉。

    婧衣也有些讶然。

    这女子是把她当无乩馆的主母了吗?

    爷是最不喜欢这种女子的,不懂规矩,心性高,一门心思往他跟前凑。

    当初婉衣就是这般没有分寸,被撵去庄子的。

    婧衣笑了笑,说妩衣:“你急什么?姑娘饿了,喜欢吃就吃。一会我再给爷做。”

    时雍已经吃饱了,闻言愣了下,拭了拭嘴角。,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原来真不是给我准备的呀?”

    看她问得老实,婧衣摇头失笑,“爷吩咐灶上做的。”

    不是说是婧衣做的吗?怎么又是吩咐灶上做的了?

    “哦。”时雍一脸恍悟的样子,把剩下的糕点推过去,“对不住二位姐姐。我这……幸好只吃了一半。剩下的这些给你们家主子端去吧。我得回家去了。”

    “谁要吃你剩的?”妩衣骂个不停。

    谢放刚好进门,见状愣了愣,连忙拱手告歉。

    “二位姐姐,是我没有交代清楚。这些糕点,本就是爷让我为阿拾准备的。她今日办差有功,爷赏她的。”

    办差有功是指她把楚王府闹得鸡犬不宁吗?

    时雍笑了笑,回头看着呆若木鸡的妩衣,一副腼腆的老实样。

    “既是爷为我准备的,那还烦请二位姐姐,帮我把剩下的包起来吧?我拿回去孝敬我爹!”

    妩衣深深吸气。

    无耻。

    这女子简直是不要脸皮了。

    妩衣脸都气白了,恨不得扑上来撕了时雍的脸。

    婧衣笑了笑,道:“刚才的香膏胰子,姑娘要觉着好,也给你带点?”

    时雍点头,“行啊,带上,都带上。”

    说完,她起身拍拍袖子,就像完全看不见妩衣快要气哭的样子,朝谢放莞尔一笑,抬头挺胸负手而出。

    ……

    周明生和于昌在前院子里,一边拿果饼吃,一边看杨斐在那儿比划。

    “我告诉你们,我不是好惹的。”

    杨斐一声大喝,像表演杂技似的,在满地落地的院子里舞刀,花木簌簌抖动,叶片被刀锋扫下,四零八落。

    周明生将果饼塞到嘴里,双手拍得啪啪作响,拍完又塞嘴里啃。

    “好!好。杨大哥好功夫。”

    看于昌傻头傻脑不吭声,周明生眼一斜,责怪地肘他下。

    于昌看着他眼睛,也跟着拍手,“好,好,好功夫。”

    杨斐哼声,越发得意,看着两个衙役崇拜的眼神,舞得虎虎生风。

    “杨大哥武艺高强。”

    “高强!”于昌附合。

    “好一招金雁横空。”

    “金雁横空。”

    “霸气,气吞山河!”

    “吞山河!”

    时雍走过去,问周明生,“吃饱了吗?走了。”

    周明生看到她,重重点头,拍拍手上的饼渣,咧开嘴,笑着问杨斐。

    “杨大哥,剩下这些果饼,还有那块肉……我可以拿走吗?”

    果饼和生肉是周明生从厨房找出来喂大黑的,只是大黑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却被周明生拉住,一番吹捧诚心求教,他一时飘飘然就亮了几招,结果东西放在旁边,果饼被周明生和于昌吃了一大半,现在连肉都想拎走?

    杨斐收刀,“还是你们顺天府衙厉害。”

    于昌看看周明生,把果饼放回去。

    周明生则是满脸堆笑:“多谢,多谢!于昌,拿上啊,跟杨大哥客气什么?”

    杨斐摇了摇头,“连狗吃的都不肯放过。”

    周明生说得理所当然,“我帮狗吃也一样。”

    “兄弟。”杨斐拍拍他肩膀,又看看懒洋洋的时雍,竖起大拇指,“敬你是条汉子。”

    走出无乩馆,周明生回头看看高耸的大门,挠了挠头,问时雍,“他为什么敬我?”

    时雍冷眼看他,不说话。

    周明生啧声:“阿拾,我近来可是又英俊了不少?”

    时雍走得很快,不理他。

    周明生转头问于昌,“我是不是……”

    “周大哥。”于昌道:“你可怜可怜小弟——实在说不出口啊!”

    一行三人说说笑笑,刚拐过街口,就看到坐在路中间的大黑。

    于昌一脸紧张,“黑狗。”

    周明生扳过时雍的肩膀,“那狗又来了。”

    时雍拍开他:“狗你都怕?”

    “它不是普通的狗啊。”周明生摊开手心,从嘴里吐出一枚果核,“瞧我收拾它。”

    他拿了果核甩出去,大黑一动不动。

    周明生见状缩回来,“我是不怕狗,可这狗它太凶了。”

    时雍鄙视地看他,“大黑。过来。”

    周明生瞪大一双眼睛,看傻了,“阿拾?它为什么会听你的?”

    时雍不说话,接过周明生拎出来的生肉,等大黑走近,拍了拍它的头,丢给他。

    “看把你瘦得。多吃点!”

    “诶阿拾……?”

    周明生一脸惊愕,拉下脸,“我也很瘦。”

    时雍不看他,视线落在大黑的身上。

    这两日,狗子身子骨似乎长了点肉,不像那天在殓房看到那枯瘦如柴的样子了。

    时雍一副老母亲的样子,欣慰地摸大黑的头。

    大黑眼睛一抬,吓得周明生和于昌连忙倒退几步。

    狗都护食,不咬人的狗都不能在吃东西的时候去摸,何况是一头恶犬?

    可是大黑喉咙里低低咆哮一下,不仅没有动嘴咬时雍,还亲近的用头蹭了蹭她……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周明生掌心在胸膛上重重拍几下,贱兮兮地笑,“阿拾,从今日起,你是我大哥。”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