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8章 被诅咒的水洗巷
    !

    这雨说下就下,顷刻便沥沥淅淅地飘下来,由小到大,来势汹汹。

    赵胤一来,水洗巷就热闹开了。

    锦衣卫将张捕快家的房子围了个水泄不通,院子里的火把将潮湿的阴宅照得通天亮。

    有了官府的人,那些关门闭户的老百姓都涌了过来。

    有了光,有了人,阴森恐怖的气氛被打破,时雍缓口气,仿佛这才重新活过来。只是,如同水里刚打捞起来的一般,浑身湿透。

    院门口围满了水洗巷的百姓,议论纷纷。

    “又死一个,水洗巷是不是被诅咒了啊。”

    “当真是吓死个人。”

    “这几日夜里,你们可有听见一个女子的哭声?”

    “怕不是张家姑娘回来索命了。”

    “挂梁上那小子是老张的徒弟于昌吧?看着眼熟”

    周明生刚才差点被白衣女鬼吓尿了裤裆,这会子人多起来,他胆也大了,走到人群前面就挥手。

    “锦衣卫大都督在此办案,不得喧哗。都散了散了,有什么好看的?”

    周明生人高马大,腰挎大刀,典型的衙役形象,尤其这一副狐假虎威的模样更是吓人,人群一听是锦衣卫办案,还有大都督在场,短暂的紧张和安静后,爆发出一阵振动天地的跪地磕头声。

    “大都督救命啊!”

    “官老爷,你一定要给水洗巷的百姓做主啊。”

    “自从张捕快家出了事,这水洗巷整日不得安宁。”

    “一到晚间就有厉鬼使坏,老张家附近这几户都搬走了。我们住得远,也是天不黑都不敢出门了”

    他们一人一句,有些是添油加醋杜撰出来的,有些是夸大其词,以求得到官府的重视。

    谁也不愿意与一个闹鬼的凶宅毗邻,老百姓好不容易得见锦衣卫上官,自是竭尽全力地寻求解决的法子。

    天下着雨,路面早已湿透,那些人却是浑然不觉,跪在地上,一片片的磕头。

    “谁是里长?”

    赵胤突然开口。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满身冷意。

    人群的目光齐刷刷落在后面一个瘦干的老头身上。

    老头子约摸六十来岁,在赵胤逼人的目光下走出人群,两条腿都在打颤,

    “大,大人,老头子我,我是里长。”

    “你来说。”

    赵胤一动不动,什么也没做,冷冷三个字刚出口,里长就哆嗦一下跪了下去。

    “大人饶命。”

    朱九横刀低呵,“没人要你命,好好和大都督说话。”

    “是,是是。”

    老头子一连说了几个是,把水洗巷闹鬼的事大体说了一下。

    与百姓们七嘴八舌说的那些话差不多,只是更为具体,例如家里的狗无端狂叫,养的鸡也夜不安宁,婴孩夜夜啼哭,池塘里的鱼隔三差五的翻肚,不少人听到有女子夜间呜咽

    他们把一切都归咎于闹鬼,最后,里长甚至下了断言。

    “那个女鬼不是张家的姑娘,而是,是时雍。”

    时雍一听,扬了扬眉,“你认识时雍?”

    里长摆了摆头,“小儿曾在楚,楚王府当差,见过时雍的模样,他不会认错——”

    人群一听说是时雍,面面相觑半晌,更是吓得脸色青白,对赵胤叩拜不止。

    “大都督,救救我们的命啊,女魔头又出来作恶了。”

    “求大都督给老百姓一个安生吧。时雍不除,这日子没法过了。”

    “张捕快一家死得蹊跷,我们早就怀疑,是时雍的鬼魂出来害人”

    赵胤听着,半晌没有说话。

    时雍看着他肃冷的脸,面无表情。跪在地上的人群也是惶惶不安,都不知道这位传闻中的活阎王会怎么做,不敢动,不敢起,忐忑地等待着,在寂静中汗毛倒竖。

    冷寂片刻,赵胤平静地说:“本座定会捉住这只恶鬼。”

    人群又是千恩万谢。

    “报——”

    火光烁烁闪动,杨斐带着两个侍卫返回,抱剑拱手。

    “爷,没有看到人。”

    赵胤没有作声,看了时雍一眼,朝举火把的侍卫使了个眼色,径直朝于昌的尸体走去。

    有了他打头,一群人都跟过去想看个究竟。

    时雍见状,“等一下。”

    赵胤回头看来,她沉着眉,“保护好现场。若现场遭到破坏,很多痕迹便没有了。”

    这个时代没有痕迹鉴定的工具,但是必要的保护措施还是有一定的作用。

    赵胤抬手阻止了侍卫跟随,眼神定在时雍脸上。

    “你跟我去。”

    “嗯。”

    时雍没有多说,跟在他的背后。

    夜风吹过来,将于昌身上宽松的衣服吹得一摇一摆,空荡荡的,一个瘦小的人悬挂在那里,尸体似乎也在跟着晃荡。火光照着于昌的脸,白惨惨的,舌头长长吐出来,很是恐怖。

    时雍站在尸体前方,许久没动。

    赵胤问:“可有看出什么?”

    时雍转头,眼皮微眨,“吊死的。”

    “”

    脖子就挂在麻绳上,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是吊死的,还用她说吗?

    杨斐不服气的哼一声,“你能不能说点我们看不到的?”

    时雍嘴角掀了掀,“他杀。”

    “你怎么看出来的?”

    “喏。”时雍抬头,努了努嘴,“尸体挂在梁上,脚底离地至少三尺,地上没有椅子凳子,他还能飞上去将脖子套绳子上自缢不成?”

    时雍说完顿了顿,眼底有阴影闪过。

    “当然,如果当真有鬼作恶,算我没说。”

    赵胤目光微凉,看着她问:“你信鬼神之说?”

    时雍没有马上回答。

    当看到那张与以前的她一模一样的面孔后,她再想想自己如今这幅模样,已然不敢斩钉截铁地说出“没有”这样的话了。

    赵胤扫过她苍白的脸,回头命令。

    “叫仵作。”

    宋长贵大半夜被叫过来,验了尸,又陪着勘验了现场,说法与时雍一致。

    于昌确实是吊死的,只是,张家门窗完好,门锁没有撬动的痕迹,那么,于昌是怎么进去房子里再把自己悬挂到梁上的?

    如果找不出凶手,这一切,除了女鬼作恶,似乎解释不清了。

    杨斐瞅着时雍,又看一眼缩在角落里那只恶犬,“爷,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胤冷声:“不知就闭嘴。”

    “”杨斐被噎住。

    片刻,他轻咳一下,抱剑拱手,低下头,“黑衣人只有阿拾一人见过,她大可以撒谎。”

    时雍皱眉,“你看不到打斗的痕迹吗?”

    “痕迹可以伪装。”杨斐眼皮一翻,就是不信她,“你还是先向爷交代清楚,大晚上为何会来水洗巷吧?”

    原本张捕快一家的死,就与她有牵绊。

    不说杨斐,连时雍自己都怀疑自己。

    “我说是狗带我来的,你信吗?”

    杨斐冷哼一声:“你这嘴可有一句真话?”

    时雍勾唇:“大黑只是说不出,但大黑一定是看见了什么,才会来叫我。”

    “时雍的狗,为何与你亲近?”杨斐步步紧逼,见赵胤不说话,又挑眉啧了一声,“难不成你让爷去审问一只狗,谁是凶手不成?”

    “不用。”时雍冷声说着,指了指房顶。

    “黑衣人曾在房顶潜藏,‘女鬼’也出现在屋顶,肯定会留下痕迹。”

    从一户人家借了梯子,时雍爬到刚才黑衣人躲藏和潜逃的房顶。

    可是,放眼一望,湿漉漉光洁一片,哪来什么痕迹?

    这雨下得不是时候,洗刷了现场,又没有后世的痕迹鉴定仪器,要如何证明?

    杨斐在下面吼,“怎么愣住?痕迹呢?在哪里?”

    没人相信她能找出痕迹,都觉得她只是说大话或者在遮掩什么,就连宋长贵也揪起了眉头。

    “阿拾,你下来!”

    时雍没有说话,慢慢从梯子上爬下来。

    杨斐哼声,一脸怀疑地看着她。

    “编不出来了吧?阿拾,你最好老实交代——”

    时雍冷冷剜他一眼,转头看着赵胤。

    “我要火把,镜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