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9章 珍贵
    !

    这个原理其实非常简单,利用光反射来勘查脚印。

    在后世的刑侦中,可以借助足迹强光灯,大晏朝却是没有的,时雍只能借助于火把和镜面来达成效果,让瓦片上的脚印呈现出来(注解见题外话)。

    在火把和镜面的反光下,光线照射角度一变,瓦片上几个凌乱的脚印出现在众人眼前。只是在淅沥的雨水下,已然不太清晰。

    “纸!”时雍又叫。

    这一次,虽然不知道她要干嘛,杨斐却听话,很快去里长家里拿了几张白纸过来。

    时雍把白纸覆盖在脚印上,雨水浸湿的脚印很快拓在了纸上。

    鞋底纹路不清晰,但鞋的长短大小,却可以做初步判断。

    “是个男人。”

    杨斐第一次喊起来。

    时雍不理会他,在房顶上拓了好几个脚印进行比对。

    “是同样的鞋底。”

    朱九举着火把,看她做这些很惊奇,“阿拾真能干,你怎会懂得这些?”

    时雍看一眼默不作声的宋长贵,“我爹教我的。”

    宋长贵眼皮跳了跳,与她盈盈带笑的眼神对视片刻,没有吭声。

    朱九忍不住叹服,“宋仵作实在是屈才了呀。”

    “这么说,就是同一个男人留下的脚钱。那女鬼呢?”杨斐的疑惑常与旁人不同,他摸着下巴问:“房顶上为什么没有女鬼的脚印?那女鬼”

    就是真的鬼了?

    时雍看他一眼,将拓印的白纸交给宋长贵,“爹,你怎么看?”

    宋长贵沉吟片刻:“永禄十三年,顺天府出过一桩案子,是大脚穿小鞋作案。这乍然看去像是同样大小的脚印,但未必是同一人。只是,这雨下得不是时候,看不到更具体的了。”

    这种事情,时雍不愿出风头,把功劳全推给宋长贵。

    “爹说得有理。女儿受教了。”

    朱九笑道:“宋仵作好记性,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都记得?”

    宋长贵被夸得不自在,赧然地笑,“那一年长公主出嫁,我刚到衙门办差,自是记忆深刻。”

    几个人探讨着案情,到底有没有女鬼,仍然说不分明。但于昌不会无缘无故跑到水洗巷来上吊自杀,他离家前对他娘说的刚想起的重要事情是什么,如今也成了一个谜团。

    “于昌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秘密,或者想起了凶手,因此被人灭口的?”

    杨斐很喜欢提问,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因为这个问题,大家心底都清楚。

    以他白日去无乩馆说的那些话来看,他的死与张捕快灭门案是有联系的。

    黑暗笼罩着这所宅子。

    附近几户人家都搬走了,此刻甚是寂静。

    时雍见赵胤站在檐角看池塘不作声,慢慢走过去,靠近他,故作亲近。

    “大都督如今不会再怀疑我了吧?”

    意料之中,赵樽面无表情地退后一步,与她拉开距离。

    “你想听实话?”

    时雍嗯一声,“是。”

    “你仍有可疑。”

    “”

    赵胤顿了顿,看时雍一脸委屈的模样,冷不丁换了话题:“针灸可有想起?”

    时雍懒洋洋瞄他一眼,“这就是我问你为什么来,你说要下雨了的原因?”

    赵胤眼睛微眯,没有否认,“不然?”

    时雍哼笑,“我以为大人是得知快要下雨,心疼我身子不爽利,特地为我拿了伞来,没想到竟是这般凉薄,只为利用我”

    她语气轻松,调侃得十分自然,就好像她和赵胤本就可以这般自在的玩笑一般。

    宋长贵却吓了个透心凉,差一点就要跪下请罪,杨斐也是恨得牙齿发痒,厌她没有自知之明

    偏偏,赵胤淡定地抬手,拿过侍卫撑在他头顶的伞,递给时雍。

    在众人的惊愕中,他拂了拂披风,负手走在前面。

    “回府!”

    从水洗巷回家,已是夜半。

    时雍跟着宋长贵,一路都在寻找大黑的踪迹,刚才狗子自己跑走了,时雍担心它没个好去处。宋长贵见她心神不宁,便压住了心头的疑惑,一直到家门口收了伞,他才转过头,重重咳嗽两声。

    “我没有教过你那些。”

    时雍皱了皱眉头,一脸茫然,“没有吗?”

    宋长贵说:“没有。”

    “不可能。爹未教我,我怎会得知这等技巧?”

    时雍歪了歪头,做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一定是爹喝醉的时候说的话,不记得了。”

    宋长贵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吃几杯小酒,尤其办差回来时,不论多晚,他一个人就几颗花生米也能闷头喝上几杯。

    看女儿说得认真,宋长贵回忆片刻,也模糊起来,“可是,爹也不知道这些个,怎会告诉你?”

    时雍推门进去,笑了起来,“爹,是祖宗托梦也说不定?这世上的怪事多着呢,横竖也不是坏事,以后人人都知道顺天府有个了不起的宋仵作,一双慧眼,断尽天下案,不好吗?”

    宋长贵被她夸得失笑,又呼哧呼哧地咳嗽起来,“你这丫头,最近到是变了性子,如此甚好,甚好。”

    时雍莞尔:“那爹快去叫你媳妇儿给你打洗脚水,洗洗早些睡。”

    王氏在房门后偷听,眼皮一跳,刚气得想骂人,就听到宋长贵说:“阿拾,你怎不问我?”

    时雍说:“问什么?”

    宋长贵眉头打结,“那天谢氏说的话,你没听见心去吗?”

    听他这么说,再结合他这两日的反应,时雍大抵明白了,她可以真不是宋长贵的亲生女儿。

    “听见了。你是我爹,就是我爹呀,想那么多干嘛。爹,你不困,我困了。我去睡了。”

    看她笑眯眯的样子,好像当真没往心里去,宋长贵长长松口气,一颗心落了下去。

    时雍掉头,王氏推门出来,白眼珠子瞪了宋长贵一眼,哼声去了灶房。

    不仅给宋长贵打了热水,时雍也有幸得了一盆。

    王氏敲门将热水桶放在门口,没好气地训,“那么大的姑娘了,不洗脚就上床,老娘是造的什么孽养了你这么个邋遢货。起来,洗了再睡。”

    时雍只是换了双鞋子,她把踩了雨水的靴子拎出来,放在王氏面前。

    “我这两日身子不爽利,多有不便。有劳了。”

    王氏气得跳起来就去拿扫帚,时雍拎了水就进屋锁门。

    “小蹄子这是疯了,使唤老娘一套一套的。”

    时雍不知赵胤那日灌她吃的“问心丹”是什么药丸,只觉得这次月事来势汹汹,腹痛不止。连续两日她都没有出门,在床上“躺尸”,听王氏骂人。

    第三日,她实在忍不住,收拾收拾去了良药堂向孙正业请安,顺便让他把脉开方。

    孙正业一探她脉象,惊了惊,“你可是吃了问心丹?”

    时雍一听,“师父,你也知道?”

    这声师父来得猝不及防,孙正业差点咬到舌头。

    “谁是你师父?”

    “你呀。”时雍面不改色,“不是说好你先教我学医,我再为你演示针灸?可不许抵赖。”

    时雍本就是好学之人,曾经系统地学过现代医学和法医学和痕迹鉴定学,可是,到了没有高科技仪器的古代,就少了用武之力。如今有一个现成的师父,她自然要学起来。

    孙正业狐疑,“你为何要学?”

    “技多不压身嘛。”时雍不肯让他把话题扯远,“师父,问心丹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

    孙正业目光变得怪异地一闪,忘了反驳时雍的称呼,捋着白胡子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这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药物,又被称为忠诚药,真话药,听话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