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5章 控制
    !

    时雍心里盘算,这里离井庐约摸一里半,得跑到什么位置呼救,守军才能听到。前方是一个山坳,呼呼的山风吹过,天色似乎暗沉下来。

    能跑出山坳,应该就能逃掉了。

    时雍觉得问题不大,可是素玉在长公主身边养娇了,跑不了几步就双腿发软,气喘吁吁,哪怕时雍极力拖住她奔跑,也是不成。

    “阿拾姐姐!”

    素玉红了眼,惊乱地喊叫,“你跑,别管我。”

    察觉到她要松手,时雍微微诧异。

    小小女子竟有这般骨气,为了不拖累别人,性命都不顾了。

    说话间,一群黑衣人已经追了上来,两个人要全身而退显然不可能了。时雍回头看了一眼,抬手在素玉背心推了一把。

    “往前跑,别回头。”

    “阿拾姐姐——”

    “滚!别影响我杀人。”

    时雍横在路中间,为她断后,冷眼看着扑上来的黑衣人,裙子往上一掀,直接扎在腰上,漠然低喝。

    “你们要杀的人是我,就冲我来,别为难一个小姑娘。”

    时雍这么喊,只是想拖住他们的脚步,让素玉顺利逃脱,可是,她显然估算错了这些人的意图。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想让素玉逃走的打算。

    黑衣头目大喝一声,“一个都别放过。”

    眼看他飞也似的朝素玉冲过去,时雍急忙阻止,夺下一人手中长剑,“当”一声,将刺向素玉后背的剑身别开,又拖住素玉的身子转了两圈才稳住脚步。

    “娘的!小娘们有劲儿,给老子杀!”

    素玉吓得两股战战,一看就不是能逃走的人。时雍被迫无奈,只能把她护在身后,一边打一边退,与黑衣人纠缠打斗。

    她走位方式诡异,招招往咽喉,心脏,小腹等要害而去,打法与常人极是不同,交手几个回合,黑衣头目震惊于她的反击能力,终于收起了轻视之心,但对于久久不能将两个小丫头斩于剑下很是不悦,浑身戾气。

    “都他娘的利索点,连个小娘们都奈何不得,要你们何用?”

    时雍一言不发,目光如炬。

    若拼力道,她不如这些身强力壮的男子,但她身子灵活,出招又快又狠,唯一的掣肘就是素玉。

    这小姑娘吓得身子哆嗦着,牙齿磨得咕咕直响,躲在时雍的背后寸步不离,让时雍很难放开手脚。而黑衣人却无丝毫忌惮,存心要她们死,这般混斗下来,不出片刻时雍二人已然被围到了官道边上,退路全无。

    素玉小脸满是泪水,嘴唇吓得乌紫苍白。

    “阿拾姐姐,你杀出去,你跑,别再管我了。”

    “闭嘴!”时雍额头浮出一层薄汗,脸色极是难看,咬牙硬撑着,“这是皇陵地界,哪个狗胆包天的东西能在这里杀人灭口,还想全身而退的?跑不掉,那就鱼死网破好了。”

    她声音很大,说给素玉听,也说给黑衣人听。

    他们一开始也是存心想速战速决,只是没有料到时雍这么能打而已。可是,再这么拖下去,肯定会被人发现,到时候谁也别想跑。

    黑衣头目一听这话,剑身一转,“闪开,老子来。”

    他拨开两个随从,大吼一声杀向时雍。

    不料,背后却传来一阵嘲讽的笑声。

    “属实是好大的狗胆,竟敢在长公主的地盘上杀人。”

    时雍余光一扫,只见一名白衣公子站在山腰巨石上,懒洋洋地笑着,飘然若仙。在他的笑声里,一股冷冷的劲风夹着寒光破空而来,时雍面前的两个黑衣人应声倒地。

    “小心,这小子放暗箭。”

    白马扶舟低笑一声,几个纵跃,雪白的身影已飞落而下,在刀光剑影辉映的寒光里,他挡在时雍身前,噙笑抽出腰间软剑,与时雍上下翻飞的剑身交杂一起,抵御黑衣人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黑衣头目眼看形势不妙,咬牙孤注一掷。

    “兄弟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家上。”

    咆哮声、怒吼声此起彼伏,竟让他们带出了一波气势来。黑衣人聚集一起如排山倒海一般朝时雍和白马扶舟压过来,几丈之内,一群人杀得昏天黑地,连天色似乎都暗淡下来。

    林中光线越发昏暗。

    正在这时,密林间响起一道尖锐的啸声,仿佛出自哨子,又仿佛出自厉鬼之口,盖过了刀剑和吆喝,尖利刺耳,听上去极是瘆人。

    死去的人,陈尸地上,鲜血顺着道路往下淌。

    低沉的天空黑压压如同暴风雨之前,将天地笼罩得地狱一般。

    啸声越发尖利。

    不仅时雍,黑衣人也在四处张望。

    “何人装神弄鬼?出来!”

    一道白影突然从幽暗的密林间掠起,及腰的长发蓬松凌乱,大半覆在面部,依稀可见苍白的五官,一身过余宽大的白袍将她削瘦的身子衬得枯瘦如柴,两幅广袖在风中低垂飘动,发出尖利又疯狂的笑声,形如厉鬼。

    “鬼!”

    “有鬼!”

    黑衣人率先喊出声来。

    时雍的惊讶不亚于他们。

    因为“这只鬼”与那晚她在水洗巷看到的一模一样。

    即便被长发挡住了大半面孔,那张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还是隐隐有些相似

    又是“时雍的鬼魂”?

    “啊!啊!”

    一道突如其来的凄厉惨叫,打断了时雍。

    她回头,看到素玉变得惊恐而扭曲的脸,神色一凛。

    “素玉?你怎么了?”

    素玉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明明看着她的脸,却似乎是认不出来了,整个人如同疯癫一般,疯狂地叫着扯落头上的钗环,又在身上抓扯着,将衣衫抓得凌乱不堪,在时雍试图阻止她时,突然扑上来缠住时雍,张嘴就咬。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黑衣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场面,一个个面面相觑,忘了杀人,都呆呆看着发疯的素玉和那个仿佛悬挂在树梢上的“女鬼”,愣愣不知所措。

    而这般僵持不过转瞬,人群里再次爆发出一声怪叫。

    这疯病就像会传染似的,很快波及到黑衣人,人群里混乱一片,尖叫声声,很快疯了好几个。素玉疯了,只会咬人,而这些黑衣人会武,他们一疯,战斗力和刚才就浑然不同。

    眼看几个黑衣人如同僵尸一般红着眼满身鬼气地朝白马扶舟杀上去,时雍不再和素玉纠缠,抬手砍在素玉后颈,将她打晕在地,提剑上去和白马扶舟并肩战斗。

    “你快走。这些人疯了。”

    白马扶舟沉着脸,“走不掉了。”

    时雍道:“你就一人,没有救兵?”

    白马扶舟道:“杀人何须救兵?”

    自恋狂,这都什么时候了?

    时雍冷着脸,判断着局势,骇然发现这些黑衣人就像集体中邪了一般。不再怕死,甚至不怕痛,刀砍在他们身上,血流如注却浑然不觉,任凭刀光剑芒杀上来,也要冲上来与他们同归于尽。

    “邪门了!”

    时雍连杀两人,黑衣人不仅不后退,反而越来越疯狂,越围越近,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战斗力越来越强。

    “见鬼!”白马扶舟也低骂一声,“退!”

    一道寒光闪过,时雍退后两步,突然甩了甩头。

    脑子里混沌般嗡声一响,闪过一些模糊不清的画面,呼入肺里的空气怎么都不够,心绪不宁,胃气涌动,呼吸越发不畅,身上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想要夺去她的神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