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67章 机会(二)
    !

    时雍度过了一段漫长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光。

    烈火焚心,暗巷幽灵,噩梦般的场景反复交替。等她再次从这个真实的世界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在一个灯火昏暗的空间里。

    潮湿的雾气氤氲笼罩,拇指粗的铁链紧束着她的手脚,她躺在地上,被人摆成一个“大”字,衣裳早已湿透,从头到脚,热汗淋漓,像一只蒸锅里的螃蟹,熟透了。

    “大都督?”

    时雍目光涣散片刻,就看到雾气里的背影。

    那人刚好回头,眼神在潮湿的空气中相撞。

    时雍微微打个寒战,从他冷漠的脸上捕捉到什么,顿时惊住。

    “我怎么了?”

    “又失忆了?”赵胤道。

    得,嘲讽她。

    时雍想了想,脑子还真是一片空白。她四周看了看,视线慢慢落到赵胤受伤的胳膊上,摇摇晕沉沉的头。

    “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赵胤补充道:“不是睡,是发疯。”

    发疯?时雍依稀记得失去意识前的事情,尴尬一笑,“抱歉!都想不起来了。”

    赵胤清冷的眸子微微阖起。

    “那你再躺着想一会。”

    石板又硬又潮湿,空气里满是硫磺的味道,脊背被硌得发痛,谁愿意再躺一会儿?

    时雍本想嗔他几句,或是撒个娇求个舒服,但是赵大人那张清冷的脸实在太让她生气,她恨不能撕碎了听个响。

    “捉不住女鬼,就欺负我,这可不是大丈夫作风。”

    这么激他,时雍原以为他会生气。可赵胤面不改色,慢慢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她。

    “本座欺负你?”

    “不是欺负我,干嘛用铁链锁住我?”

    “不锁住你,房子都让你拆了。”

    “”

    她疯得有那么厉害吗?

    那“女鬼”到底何方妖孽?竟这么歹毒,能控人心神,连她都中招。总不能,真是时雍的鬼魂吧,真正的鬼,应当是她自己才对。

    时雍闷声不语。

    赵胤问:“现在清醒了吗?”

    似乎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姑娘,此刻的指挥使大人衣袍松缓,黑发未束,胳膊上的伤痕在微挽的袖底若隐若现,没有干透的水渍在他身上泛着一层香艳的反光,看得时雍口干舌燥,像被人丢在了一锅滚水里,越发觉得呼吸吃紧。

    她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会让他俩这个样子,只是从赵胤的表情来看,她可能没干什么好事,这才招他嫌弃。

    “清醒了。”

    时雍抿了抿唇,乌黑的眼望着他。

    “劳驾,帮我松绑。”

    赵胤没有回答,安静地往前走,脚尖挪到她的身边这才停下,慢慢蹲身,一把扼住她的下巴,抬高面对她。

    “求我啊?”

    求他?时雍看到他受伤的胳膊和疑似抓痕的脖子和锁骨,心虚片刻。

    “好我求你松开”时雍嘴不利索,好不容易才说完这句话。

    赵胤看她片刻,一点点收回手,将捆她的铁链解开,过程面无表情,动作极是生硬,仿佛她是一具没有生命的死尸,那铁链扯得时雍骨头生痛。

    “痛!你轻点。”

    赵胤不为所动。

    真狠。

    怜香惜玉这词,大都督怕没学过。

    时雍暗暗咬了咬牙,等松了绑站起来,脚下一个踉跄,身子猛地扑出去,双手往前狠狠一推。

    “呀!”

    她原本想借机报复一下,让赵胤摔个跟头狼狈狼狈,一解心头之气,顺便撕裂他那张没有表情的棺材脸,看看他狼狈时是什么模样,哪料赵胤反应极快,一把扯住她的袖子往前一带。

    卟嗵!

    两个人齐齐往下倒去。

    水花四溅。

    时雍这才发现,屋子中间是一个水池,或者说是一个人工砌成的大浴缸,里面的水温居然是热的,如同温泉一般熨帖着肌肤,让她激灵灵打个战。

    “大人。”

    时雍吃了一口水,刚喊出声,眼睛猛地瞪大,哑然了。

    浑身湿透的指挥使大人,站在她的面前,衣袍湿淋淋地紧贴身子,修长的腿,劲瘦的腰,原始而野性的男性线条,震得她几乎失神,呼吸瞬间被夺走。

    “你还没疯够?”

    赵胤的脸上并没有时雍期待的冷静龟裂或者出离愤怒,他的表情平静而漠然,只有滚烫的气息从唇角飘出来时,带着狠意与热气,像个活着的正常人,喷在时雍脸上,烫得她耳根发红。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个老实人”

    赵胤嘴角微抿,“杀人如麻的老实人?”

    杀人如麻?这几个字让时雍有刹那的怔愣,很快又反应过来,赵胤指的是她之前杀黑衣人,而不是知道了她就是时雍。

    “我只是身不由己,你不是都看到了?我和他们都中邪了,我哪会知道”

    时雍说得柔和而轻软,苍白的脸上一丝血色都无,那落汤鸡的模样着实楚楚可怜,是个男人都会生出几分怜惜。

    可是,

    时雍怀疑赵胤恐怕不是个男人。

    他无视女子娇媚,不留情面地松开手,时雍扑嗵一声就跌坐水里,狼狈又无助地将池水荡出一圈圈涟漪。

    而赵胤站在她的面前,一身湿衣裹着他健壮颀长的身子,那里的轮廓看得格外清晰。

    还有,那一道被时雍划伤的口子,泛着腥红的颜色,重新渗出了血水,看得时雍眼皮一跳。

    “大人的伤,没有处理吗?”

    赵胤掩一下袍子,不理会她的问题。

    “当真要我把你丢到诏狱,才肯交代吗?”

    交代什么?

    时雍受不了他。

    明明面前有一个湿漉漉的美人活色生香地跟他说话,偏生在他的眼里,她连一坨死肉都不如,只会拿她当凶手对待。

    丢人。

    失败。

    时雍眼一眯,忽然朝他一笑。

    “行啊,我说。大人靠近一些。”

    赵胤冷着脸看她片刻,慢慢往前,面孔冷硬得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这个样子的他,时雍找不出任何言语来形容。

    这么好看,又这么可恶。

    “大人认为,我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

    时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声线娇软,表情却冷淡,那眼底生出的冷光让赵胤原本要说的话卡在喉头,再出口,也只剩一句冷哼。

    “你不是宋阿拾。”

    “大人英明。”

    “你到底是谁?”

    时雍突然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跟着荡出去,甩了赵胤一脸,在他冷眼剜来的瞬间,时雍又低低一笑。

    “想知道?你求我啊。”

    赵胤手掌微微一收,攥成拳头。

    这是想掐她又忍住了吗?时雍看着他那张冰山一般冷漠的脸,心中突然生恶。

    很奇怪。

    赵焕风流倜傥,她喜欢。但一起招猫逗狗,玩乐谈情,她却不曾生出旖旎心思。

    谢再衡清和温润风度翩翩,她却看得恶心,只想搧他的脸。

    白马扶舟玉树临风,她心思会动,但就如同隔着云雾看画里美人,不想亵玩。

    而赵胤不同,让她恨得心火焚燃,五脏六腑都积着气,明明想撕碎他那张不近人情的脸,又忍不住想调戏他,想看这张冰山脸崩裂,甚至想看他动情会是何等神仙模样。

    时雍承认自己不是好女人。

    上辈子不是,上上辈子也不是。

    但对男人有这种近乎荒唐的情绪,第一次。

    “大人。”

    时雍嗓音略哑,笑起来时,翘起的唇角有淡淡的揶揄,“我也是鬼,是会吸男子魂魄的女鬼。”

    赵胤等半天听到这句话,眉头微沉。

    “宋阿拾,我没有耐心——”

    他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因为他的嘴被堵住了。

    时雍冷不丁扑上去,狠狠啃上他凉薄的唇。

    激烈、火热,如飞蛾扑火强盗抢亲,不管不顾不给赵胤任何反应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