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0章 拆了篱笆杀了他(二)
    !

    徐晋元在诏狱招出是怀宁公主指使,然后就自杀了。

    卢鸿元咬了舌,但那群黑衣人还有活口,他不招,早晚会有人招。现在徐晋原一死,黑衣人再一指认,赵青菀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杀人灭口”的嫌疑了。

    只是,赵胤没有想到,宋阿拾会把这桩桩件件的事情分析得如此透彻。而且,她怎会知道,徐晋原和卢鸿元的背后,是怀宁?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听他突然发问,时雍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太容易让人怀疑了。毕竟现下的女子大多不识字,更别说分析案情了。

    时雍沉默一秒,“没人告诉我,我自个儿猜的。事情摆在面前,动动脑子就知道了。”

    头上阴影盖下来,时雍看到都督大人往她这边倾了倾身子,黑色的衣袍带着深深的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

    “懂得不少,谁教你的?”

    时雍低头,“我爹。”

    宋长贵?

    赵胤冷冷看她,沉默。

    时雍道:“我爹会的本事可多了,只是做了仵作,操贱业,活多钱少,屈才罢了。”

    赵胤冷冷扫过她苍白的小脸,慢慢直起身子,阖起眼不再看她。

    时雍见他无意交谈,而她刚才对他说那些话时,他也没有表现出半点意外,心里也就明白了。

    其实人家根本就没有怀疑过他的老情人赵青菀是杀人凶手,倒是她自作多情了。

    刚想到这里,时雍脑子里突然掠过一个画面那一群被铁链拖走的黑衣人。

    不对!

    赵胤没骗她,

    他是真的要杀了他们。

    黑衣人跟他一样中了毒中了邪,昏迷后醒来,能招的应该都招了,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赵胤这么做,是灭口,

    为了帮赵青菀灭口!

    胸口一闷,血腥气充斥脑海。

    时雍咂摸下嘴,觉得这狗男人真的好狗啊!

    赵胤突然睁开眼,手抬了抬,又落下。

    “你在骂我?”

    时雍吓一跳,“哪有?我都没出声。”

    “心里。”

    赵胤冷冷看她片刻,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端端正正,很快阖上眼,如同老僧入定一般沉入了他的自我世界。

    时雍心惊肉跳,没再吭声。

    等了许久,见赵胤一动不动,她打个喷嚏,将赵胤身边搭在膝盖上的那张毯子一点一点拖过来,慢慢的,慢慢的转移到自己身上,紧紧裹着,然后舒服的合上了眼。

    就在时雍昏昏欲睡,正准备做个美梦里的时候,身上的毯子突然不翼而飞,她激灵一下睁开眼,撞入一双漆黑冰凉的眼睛里。

    杀气笼罩马车,她打个喷嚏。

    狠!

    和女人抢毯子,赵胤此人当真毫无人性。

    时雍心里唾弃他,脸上却老实得紧。

    “我冷。以为大人不需要,就想借用借用”

    话没说完,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拽住她的胳膊,时雍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跌坐在地上。

    更准确说,是跌坐在赵胤的脚边。

    “大人?”

    时雍仰起头,还没有看清赵胤的脸,眼前黑影一闪,那条毯子从头落下,将她整个人盖住。可怜的她,坐在地板上,像条小狗似的,想要取暖,就只能靠着他的猪蹄。

    时雍真想砍了这只讨厌的腿。

    “不老实,本座宰了你。”

    “”不会又猜到她想砍他了吧?

    时雍觉得这人有些可怕!

    算了,山中秋凉,降温时实在太冷。

    “民女老实,可老实了。”

    一路安静。

    马车到达井庐时天色已暗沉下来。

    时雍下车的时候,发现谢放、杨斐和朱九几个近卫看她的眼神都有点古怪,似乎和之前不一样了。

    是坐了大都督的马车,让他们另眼相看啦?

    时雍并不排斥狐假虎威,能仗势欺人那就更好不过了。

    她笑笑,负手进门。

    赵胤去给宝音长公主请安,时雍准备先回去换身衣服,再去找孙正业说明情况。

    哪料,刚到西厢房的檐下,就听到嗤的一声轻笑。

    时雍左右看了看,没见到人。

    猛一抬头,果然看到一个白衣翩然精致俊美的男子懒洋洋坐在房顶上,薄情的双眼微微弯起,似有星光。

    这是什么毛病?

    时雍看着白马扶舟,“屋顶上有黄金吗?”

    白马扶舟不答,似笑非笑地反问:“你和赵无乩什么关系?”

    很温和的语气,却带着某种不容抗拒的张狂和质疑。

    时雍:“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白马扶舟道:“你欠我一条命。”

    时雍笑:“你命丢哪儿?我帮你找?”

    白马扶舟轻摩着他受伤的肩膀,皱眉眼巴巴看她:“你昨日伤了我。”

    时雍哦一声,点头:“下来,我帮你治。”

    “我缺医少药吗?用你治?”白马扶舟轻哼一声,身子突然从屋脊滑下来,像一片落叶,轻盈飘逸,直接落到时雍的面前,动作行云流水,很是好看。

    时雍速度极快地避开,退后两步,盯着他。

    “那你要我如何?”

    白马扶舟盯了她一会儿,看得她心浮气躁了,他才轻轻缓缓地哼一声。

    “带我去捉鬼。”

    带?

    他几岁?

    时雍怀疑他脑子有点不清楚。

    不料,白马扶舟诡异一笑。

    “别让赵胤发现,我们偷偷的。”

    ————

    在井庐简单用过晚膳,天已彻底黑了下来。

    对于赵胤要带时雍回京,孙正业没有意外也没有反对,只是他的行程没变,还是准备在井庐小住几日,照顾长公主的身子。

    得知赵胤到了井庐,赵青菀大抵是心虚,反常地没有出现,连晚膳都是在房里用的,赵胤也没有就卢鸿元和徐晋原的事询问她,只是饭后,长公主叫了赵胤去内室说话。

    井庐门外,车马已准备就绪。

    时雍辞别了老孙头出来,没有看到白马扶舟的身影,稍稍放了些心。

    为了一个还没有搞清楚身份的男子,她可不敢去捋大都督的虎须。因此,白马扶舟的提议被她断然拒绝了,欠人情是一回事,自己的命是另一回事,重生到如今,她已经无意中惹下不少事,不想再摊上另一件。

    夜晚的风,幽凉冷冽。

    时雍穿了件厚袄子,有些臃肿,出了门照常爬上赵胤的马车。杨斐瞪她一眼,似乎很不高兴,但是没有赶她,哼声走开了。

    时雍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

    长公主面见赵胤的时间似乎格外的久,时雍等得都快睡着了,赵胤还没有出来。

    一行人安静地等待着,风越发的大了,吹得林子里的枯树如同哽咽,呜呜作响。

    时雍动了动僵硬的胳膊,正想下车活动一下,突然听到被风送来的一段歌声。

    “关山故梦呀,奴也有个家,桂花竹影做篱笆。胖娃娃,胖娃娃,哭了叫声阿娘呀怎敌他,怎敌他,血肉骨头酿成酒,拆了篱笆杀了她”

    是个女子的声音,沙哑,低喑,很古怪的调子,并不完全听得清楚词儿,

    但在这样安静的夜里,调子和词意都让时雍听得很不舒服,诡异的歌声好像一股寒流顺着汗毛钻入血肉骨头,再一层层被剥开的感觉,阴冷、恐怖,让她头皮发麻,浑身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