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1章 月下唱歌的女子
    !

    时雍后背泛凉,手指伸出去勾住帘子,一点一点慢慢撩开,寻找那个如同诅咒一般的声音。

    “关山故梦呀,奴也有个家,桂花竹影种篱笆。胖娃娃,胖娃娃,哭了叫声阿娘呀”

    没有人。

    井庐门口只有风声和灯笼散发的幽幽火光。

    几个侍卫也都竖起了汗毛,相视一眼,谢放的手按在腰刀上。

    “听到了吗?”

    “有人在唱歌。”

    “这歌,毛骨悚然!”

    “声音好像是从井庐传来的。奇怪,哪个胆大包天的人,胆敢在长公主的地方唱个不停,也没人去阻止吗?”

    “那可不一定。”杨斐抬头看向黑压压的天空,“最近不是老闹鬼吗?鬼的声音,也许只有你我听得见?”

    杨斐压低嗓子玩笑,说得有点瘆人。

    谢放瞪他一眼,“别胡说八道,一会爷出来又得整治你。”

    杨斐最近挨了两次军棍,疼痛记忆很明显,他赶紧闭嘴。

    “怎敌他?怎敌他?拆了篱笆杀了她”

    歌声往外飘,时雍静静坐在马车上,看着旷夜里的大门出神。

    “也许真的是鬼。”冷不丁一道低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时雍头皮炸裂,回头却没有看到人。

    “在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时雍汗毛都竖了起来,再转头,看到一张苍白苍白的脸出现在马车帘子后面。

    “白马扶舟,你”

    “嘘。”白马扶舟看了眼时雍的表情,笑得双眼弯起,眼底满是星辰,“说好的,我们偷偷的。”

    时雍咬牙:“你要干什么?”

    “和你们一起回京呀。”

    白马扶舟说得理所当然,那笑容在暗夜里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幽冷,可能是歌声太应景,时雍看他这身仆役打扮,竟瞧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扑!帘子合上,白马扶舟隐去了。

    同一时刻,井庐大门洞开,赵胤从里面出来,送他的人是何姑姑。

    歌声没有停,两人表情的脸上却十分平静,就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般。

    时雍定睛看过去,脊背突然僵硬。

    只见敞开的大门里面,赵胤和何姑姑的后面,站着一个披头散发女子。

    月光下,女子踩着细碎轻盈的步子而来,面对大门翩翩起舞,乌黑的长发垂到腿边,与夜色融为一体,单薄的衣裙在风里飘飘荡荡,嘴里一直在重复那首歌,一边唱一边比,在唱到“拆了篱笆杀了她”时,她长长的水袖抛向空中,婀娜的身段原地几个旋转,哈哈大笑起来。

    赵胤脚下没停,面不改色地走向马车。

    何姑姑送到门口,却是转回去了,一边训斥匆匆赶来的两个小丫头,一边又走过去,低头好生好声地哄着那个女子,急急忙忙地把人带走了。

    时雍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

    只觉得这井庐,处处透着古怪。

    嘎吱一声!赵胤钻进马车,时雍嗅到一种幽冷清冽的淡香,压迫十足地飘过来,她揉了揉鼻子,有自知之明地缩到角落。

    她在黑暗里,赵胤看她一眼,坐下来。

    马车徐徐驶入夜色,离井庐越来越远。黑暗里能听到呼啸的风声,马蹄的嘚嘚声,还有杨斐和朱九聊天的声音,但马车里面却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沉默。

    时雍以为赵胤会问什么,可这位大人真是沉得住气,就好像没她这个人似的。

    “大人。”时雍打破沉默,“你可知唱歌的女子是谁?”

    赵胤睁开眼,借着微弱的光线,时雍看见他神仙般俊朗的脸上是一副被打扰的冷漠表情。

    “你想知道?”

    “对。”时雍很认真地点头。

    赵胤表情平静,“坐过来。”

    如此慎重?时雍略微紧张,慢慢挪到他的身边,却不敢同他平起平坐,只侧坐一点,屏紧呼吸望着他,等待下文。

    赵胤抬手,在她额头重重一敲。

    “哎哟。”时雍摸头,怒视他,“干什么?”

    赵胤看她生气的样子,面不改色。

    “与己无关的闲事,勿视勿问。”

    “那你打我干什么?”

    “长记性。”

    混蛋!时雍白他一眼,缩回去坐下。

    本想告诉他白马扶舟之事,因这一记“暴打”,也懒得多嘴了。

    神仙打架,关她凡人什么事?

    路上两人没有交谈,气氛安静得可怕。

    时雍发现赵胤这人真是古怪,她蜷缩在马车里,换了无数个姿势仍然觉得浑身不自在,而他自从上了车,居然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一直到城门边上。

    天还没亮,城门紧闭。

    守城军士高声喝问:“何人叫门?”

    谢放从侍从手上拿过火把,抬头看向城楼。

    “锦衣卫大都督座驾,劳烦。”

    紧闭的城门哐哐打开了,马车从中驶过,守卫将士分例两侧,低头向赵胤行礼问安。

    赵胤终于动了动,慢慢坐到时雍这一侧,撩开帘子看向守城的将领。

    “李将军辛苦。”

    “大都督言重了,末将职责所在。”李将军看到赵胤冰冷的脸,也看到了坐在他身侧满脸不悦的女子。

    时雍就露了半张脸,但足够让人惊悚了。

    大都督向来独来独往,这深更半夜回城,车里竟然有一个女子?

    看来传闻果然不假!

    众人腹诽却不敢声张。

    赵胤眼帘微抬,扫过众人脸上的惊异,放下帘子。

    “在想什么?”

    他冷不丁的发问,让时雍有些意外。

    她淡淡道:“我知道大人需要一个女子来撑门面,告诉别人自己其实也还行。我也很乐意为大人效劳,但是往后我用得着大人的地方,借您名头行个方便,还望大人也如我今日一般海量,不要计较才是?”

    时雍觉得“其实也还行”这句话,但凡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可赵胤这人真不是一般的修养,眼神复杂地看她一眼,竟是不怒不躁,面不改色。

    “你不是已经做了?”

    “嗯?”时雍不解地看他,“什么?”

    赵胤:“利用本座,带白马扶舟回京。”

    时雍神色一变。

    见赵胤没有生气,她原想解释的话也觉得没必要解释了,在心里暗骂一句,脸上柔柔轻笑,“有什么事是瞒不过大都督的吗?”

    “没有。”

    还真是相当自信呢。

    时雍哼一声,斜斜睨他懒得再说话。

    马车在诏狱停下,魏州等在门口。

    一行人凌晨到此有些兴师动众,这个季节,寒气逼人,时雍下了马车搓搓手,沉默地跟在赵胤身后,可是走了没几步,原本速度极快的他脚下突然一顿。

    时雍没注意,直接撞到他的背上。

    靠!

    这是走的什么路?

    时雍心里正骂,一只手伸过来,赵胤拉了她过去,将披风解下系在她身上,随即望向藏在随从里的白马扶舟。

    “还不出来,是想进诏狱长住吗?”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