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山无策〕〔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王妃她又给人算卦〕〔首辅娇妻有空间〕〔大周不良人〕〔清穿十四爷家的娇〕〔木叶:宇智波家的〕〔清穿之扑到四爷怀〕〔双城之战:从法师〕〔斗罗:武魂殿万岁〕〔黑篮之灰色花开〕〔轮回世界:傅青海〕〔人生副本游戏〕〔我真是佞臣啊〕〔这个体质便宜卖〕〔霍格沃茨的考古学〕〔斗破之缘起青山镇〕〔洪荒之大巫师〕〔我世袭狱卒,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6章 仗势欺人的时雍 //
    !

    从宝音长公主那里得来的针灸书籍,时雍本来没有兴趣去看,可这日从无乩馆回去,她到是好生钻研了一番,

    脑子有数,手上有书,心里有底,竟是让她咂摸出趣味,一直看到深夜方休。

    次日,杨斐准时出现在宋家胡同,带时雍去复验徐晋原和于昌的尸体。

    出门的时候,时雍特地四下看了看。

    “瞅啥?”杨斐问。

    “你老实说,大都督有没有跟踪我?”

    嗤!杨斐笑了,“自作多情。”

    时雍看着他,“那就是见鬼。我感觉有人跟着我,要杀我……”

    杨斐身子往后一仰,怪异地看着她的表情,笑不出来了。

    “你这样子,就鬼里鬼气的。”

    时雍扯了扯嘴角,僵硬着身子往前走两步,猛一个回头,阴冷冷地笑。

    “走快一点,有人急着投胎呢。”

    杨斐:“……”

    ————

    于昌尸体已经入棺,准备下葬。听说要复验,于家人哭闹一回,死活不肯,后来谢放给了十两银子,这才重新启开棺材。

    本是一桩小事,却出乎时雍意料。

    赵胤手底下这帮人,不应当拔刀威胁人家才是吗?居然给银子息事宁人?难以置信。

    这次复验,宋长贵也过来了。

    时雍凡事都问他,得到他准确的回答才动手,就好像真的是宋长贵指导她一般。

    宋长贵很是纳闷。

    自家闺女这些稀奇古怪的法子,偏说是他酒后教的?这让宋长贵老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坏了,或是酒后被鬼怪附体。

    复验结论一致,宋长贵的勘验很准确。

    于昌和徐晋原的死因都是绳索压迫颈部引起的窒息性死亡,但问题是,他们脚下无凳,虚吊空中,怎么把脖子挂到绳子上去的?

    这足以证明不是自杀。

    “可此事大为蹊跷。”

    宋长贵摸着下巴,摇了摇头。

    “凶手若想伪造死者自杀来为自己脱罪,那多加一条凳子并非难事,为何偏偏留下这个破绽,引人怀疑?”

    杨斐道:“是行事不慎?或是来不及?”

    “不对。”时雍望他一眼,“凶手留下破绽,是为了让人们往白衣女鬼身上去想,造成闹鬼的恐慌。事实上,凶手从未想过要脱罪。”

    杨斐瞥她一眼,哼声,“没想过脱罪是何意?难不成,凶手诚心想让我们捉住,好吃诏狱里的窝窝头?”

    时雍懒洋洋看他,说得漫不经心。

    “因为在凶手眼里,锦衣卫全是像你这样的蠢货。凶手根本就不信你们有本事找出他来,哪里会想要脱罪?”

    这话就伤自尊了。

    杨斐脸一黑,扬起眉毛要炸。

    谢放拉他一把,岔开话题,“照阿拾的说法,凶手当真是自信呢?”

    时雍摇头:“不仅自信,还狂妄。不仅你我,他连大都督都没有放在眼里。否则,也不会再一再二在锦衣卫眼皮子底下动手了。”

    “你认为,时雍的死、于昌的死、徐晋原的死,都是一人所为?”

    “还有张捕快一家的命案,想必也脱不了他的干系。”

    杨斐倒抽一口气。

    “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敢藐视大都督?”

    时雍道:“锦衣卫可能真有内鬼。据我推测,此人对锦衣卫相当熟悉,对你们的行事和安排,亦是了若指掌。”

    谢放和杨斐脊背一凉,如同被人盯住后颈似的,激灵打个战,对视一眼,都想在对方的眼睛里寻找答案——

    “等老子揪出人来,非得拧断他脑袋不可。”

    杨斐咬牙发着狠,时雍低低一笑,冷不丁转头,眯眼走近他,“说不定,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呢。你想查他,他正冷眼看着你卖、蠢……”

    “宋阿拾!”

    杨斐头皮都气炸了。

    “你别仗着爷宠你,就为所欲为!”

    时雍似笑非笑地扫视他一眼,“爷宠我,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呀。”

    “你别欺人太甚!”杨斐脑门上青筋突突乱跳,手扶在腰刀上,咬牙切齿,分明是气到了极点。

    谢放皱眉拉他,正要圆场,就见时雍笑了。

    “大黑?你怎么来了——”

    她话音未落,杨斐突然蹦了起来,转头四处张望。

    “那畜生在哪里?”

    时雍哈哈大笑。

    ————

    徐晋原的死,因“女鬼”一事传得神乎其神,官府没有公告,但民间几乎已经有了定论。

    说女鬼就是死在诏狱的时雍,说她坏事做得太多,黑白无常拘不走,阎王爷不敢收,说她魂魄便没有归处,投不了胎,到处害人。

    甚至,有人硬抠了时雍、于昌、张捕快、徐晋原之间的恩怨情仇,编得比话本还要精彩。

    本是多事之秋,再添女鬼的香艳事,京师上空如笼罩着一层拔不开的乌云,人心惶惶。

    时雍听了传闻笑不可止,周明生却叹气。

    “你是好了,有大都督撑腰,不用去衙门当班。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捕快,最近抓鬼都快把自个儿抓成鬼了。我现在看谁都像鬼!阿拾转头,哥看看你是不是鬼?”

    周明生说着将脸伸到时雍面前来,时雍一巴掌扣在他脑袋上,推开。

    “沈头呢,他没说什么?”

    “奇怪。”周明生直起身子,斜起眼睨她,“你猜沈头在干啥?他也跟你一样,打起了那些案宗卷录的主意,这两日吃喝都在衙门,日日夜夜地翻看。”

    “是吗?”时雍眯起眼,思考着。

    周明生没她那么复杂的脑子,歪着头又“喂”了一声。

    “阿拾,你要不要带哥哥一把?”

    “怎么带?”时雍没好气看他。

    “嘿。”周明生站直身子,握拳摆了个威风的动作,“你说那飞鱼服穿在我身上,俊不俊?”

    时雍懒洋洋叹气,拖住他的后领子,“走吧,孩子,别做梦了。”

    “干嘛去?”周明生边走边后退。

    “捉鬼。”

    周明生一惊,“你有法子?”

    时雍但笑不语。

    ————

    时雍和周明生在外面吃过饭,又去衙门里转了一圈。没有见到沈灏,到是得知了徐晋原案子的后续。

    府丞马兴旺升胜顺天府尹的旨意到了,阖府上下都在准备为新任府尹祝贺,死去的徐晋原似乎被抛到了脑后,没有人再提及。

    诏狱也有消息。

    屠勇被收监了,娴娘无罪,也没有受到责罚。

    时雍去接他的时候,她头发略显凌乱,衣衫却干净整洁,显然在里面没有受什么苦处。只是,整个人神情倦怠,两只眼睛红肿青黑,一脸涩意。

    时雍知她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受人恩,就要报。她对屠勇未必有男女情爱,但若是屠勇因她而死,恐怕她此生都会不好受。

    “娴姐,我送你回去。”

    “等等。”娴娘在门口等了许久,一直等到魏州出现,匆匆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左右看看,偷摸摸地靠近,往他手里塞。

    “千户大人……”

    “这是做甚?”魏州吓一跳,被小娘子白嫩嫩的手抠住手掌,面红耳赤地后退两步,这才看清是银子。

    “使不得,使不得。”他皱眉推开。

    “千户大人。你帮帮我,帮帮屠大哥。”娴娘哽着嗓子,话没说完,泪水就已经下来了。

    “屠大哥是个好人,他当晚确实在闲云阁,不可能去诏狱杀人……”

    魏州叹口气,“实话告诉你吧,屠勇……怕是活不成了。大都督已然下了命令,要斩首示众。还有那个自称见到女鬼的更夫,也因妖言惑众被笞了二十。你能全须全尾地活着出去,已是万幸,别再想旁的事了。”

    “妖言惑众?千户大人,不是说女鬼杀人吗?这事真和屠大哥没有关系呀!”

    “没有女鬼。你别再妄言。”

    魏州推开她的银子,朝一旁的时雍笑了笑,转身走远。

    “阿拾……”

    娴娘期盼的眼转向时雍。

    “你和那位贵人是不是相熟?你能不能帮我去求个情……要多少银子都成,我把闲云阁卖了都成,屠大哥万万不能死啊!”

    时雍一声未吭,扶着哭哭啼啼的娴娘回到闲云阁,意外发现乌婵也在。

    她的身边,坐着一个黑色劲装,头戴斗笠的清瘦男子,鬓边几缕白发,目光却沉静清亮。

    “燕穆?乌婵?你们怎么来了?”

    燕穆原是雍人园大总管,时雍的头号心腹,这般公然出现极是敏感。

    “坐下说。”

    时雍先把娴娘送回房,返身关好门,坐下来倒了杯茶,一饮而尽。

    “可是我上回拜托的事,有结果了?”

    燕穆摇了摇头。

    “只是,发现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