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1章 可疑之人竟是他(二章合一)
    大家都在排着队,急着离开,他三个抱着孩子往前挤,自然引来人群的不满。,更多好看小说免费。吼的,叫的,骂咧声四起,引来了官兵的注意。

    “挤什么挤?赶着投胎啊。”

    有个兵丁更是展臂横刀,拦在时雍面前。

    “说你呢?别再靠前了啊,闪边上去。”

    时雍不冷不热地看他一眼,抱着赵云圳越过他就走到正在检查燕穆的兵丁面前,将怀里的赵云圳放地上站好,换了张笑脸。

    “差大哥,我是顺天府衙门的宋阿拾,这位是我朋友家的杂役,年岁大了,耳朵背——”

    “宋阿拾?”

    那差爷觉得名字有点耳熟。

    可法场太忙太乱,他皱了皱眉,上下打量时雍一眼,一时也没想起来,嗔目怒喝道:

    “我管你是谁,没到你们呢。后面排着去,真是,没点规矩。”

    他说着不耐烦地摆摆手,转头又叫燕穆。

    “你!帽子取下来,这脸上涂的什么玩意儿,多少天没洗脸了?也不怕让人看得晦气。”

    燕穆低头,手慢吞吞伸向斗笠,正要揭下,就听到一道童稚的声音。

    “慢着!”

    说话的人威严十足,只是声音脆生生的,奶声奶气,正是赵云圳。

    他不管燕穆是谁,单是因为生气这位兵丁居然敢这么跟他的女人讲话。

    兵丁愣愣转头,发现这个小孩儿居然在凶他,嘿一声乐了。

    “小子,你在跟爷说话?走走走,爷忙着呢? 没功夫逗弄你。你? 赶紧把你家小毛孩儿抱回去吃奶,别在这碍事!”

    后面这一句是对时雍说的,语气里透露出来的不尊重,把赵云圳气得小脸通红? 粉嘟嘟的两片唇抿了起来。

    “放肆!知道少爷是谁吗?”

    他拉着个小脸? 冷冰冰地质问兵丁。

    兵丁看这小孩长得好,穿得也好,脾气还这么臭? 心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乐了乐? 语气也没刚才那么急躁了。

    “是谁?说来爷听听?”

    “说出来吓死你。”

    赵云圳一字一句冷冰冰说完,一只手牵着时雍? 一手指着几个兵丁? 个子虽小? 气势倒十足。

    “本少爷要出去? 赶紧让路。”

    兵丁们对视一眼? 仿佛被他小小年纪却蛮横无礼的样子逗得更乐了? 有一个甚至笑得前扑后仰。

    “我说小子? 你哪家的?报出名来? 让你爹来领人。否则,今儿就甭走了。”

    “哼!”赵云圳冷冷看着他? 淡淡地道:“我爹来了? 我怕把你们吓死。”

    兵丁们看时雍的衣着? 不会把赵云圳当成她的儿子? 只当她是赵云圳的丫头? 闻言嘻嘻地笑,故意为难他们。

    “看你们几个就不像是好人? 这小子穿得这么好? 一看就不是你们家的孩子。差爷怀疑你们是拐子,偷偷拐了别家的小孩子——哥几个,抓起来,带回去审一审。”

    “你们谁敢?是不想要命了吗?”

    赵云圳的骄矜,在宫里无人不知,可是民间有几人见过太子真颜?如今瞧着也不过就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孩子罢了。再有模有样,也吓不到当差的。更何况,设卡检查也是他们职责所在,合理怀疑范围,也解释得通。

    “小子,爷这是为了你好,别被人哄去卖了,到时候哭鼻子。”

    赵云圳气到极点,紧紧抓住时雍的手。

    “再不让路,少爷要你们的脑袋!”

    “小六子和他废什么话。大都督刚不是说了,擅自离开,斩立决。”那兵丁说着便按腰刀,半唬半吓地瞪着他们,“再啰嗦,别怪差爷不留情面。赶紧拿下,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大庭广众下动武,肯定会引发冲突。

    时雍目光在燕穆几人身上停顿了片刻,将赵云圳护在身边,微微一笑。

    “本想好言好语不惹事,你们非得往阎王殿里闯。你们看清楚了,这位是当今——”

    “胡闹!”一道低喝打断了时雍的话。

    时雍心里一窒。

    转头,就看到从人群里走来的颀长身影。

    若不是因为燕穆在场,她早搬出赵胤,蹭他的虎皮扯大旗就走了。她为什么不提他,也不敢去找他,就是怕见到他。可是赵胤不仅过来了,还径直走到她的面前。

    “皮痒了吗?”

    冷冷一句话,也不知是训时雍,还是训赵云圳,又或是几个不懂事的兵丁。

    兵丁们低头叫大都督,只说正在检查可疑之人。

    赵云圳瘪着小嘴不吭声,眼皮耷拉着,似乎也有点怕赵胤。

    时雍一看这情形,索性装死。

    赵胤看了看她身边这几个人,平静的眼里掠过一抹疑惑,却没有多言,只摆摆手。

    “让他们走。”

    时雍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燕穆攥紧的手稍稍松开。,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可就在这时,人群里有一个人高高挥手,尖叫着大喊起来。

    “少爷,少爷在这儿。”

    时雍转头就看到高高瘦瘦的小丙像根竹竿一样从人群里奔过来,看到时雍身边的赵云圳,单手叉着腰,气都喘不匀。

    “总算,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少爷,你可吓死我了。”

    赵胤公务繁忙,没时间看他们胡闹,且赵云圳不宜这么抛头露面,他朝小丙递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带走赵云圳。

    哪料,小丙一回头就看到了燕穆。

    “你是?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啊?”

    燕穆脚下一顿,抬起头来,佝偻着身子如同老翁。

    “小老儿,不曾见过公子。”

    “奇怪!”小丙听他声音,再看他的脸是个老头儿,不解地挠了挠脑袋,又腼腆地朝时雍和娴娘打了个招呼,就去拉赵云圳。

    “少爷,我们走了。”

    不料,赵云圳将手背到身后,往时雍身边躲。

    “不要。”

    “……少爷?”

    “叫我少爷就该知道自己主子是谁吧?”赵云圳白他一眼,拉住时雍的袖子,不悦地扫了赵胤一眼,对小丙说。

    “你回去告诉他们,就说少爷我今儿个不回去了,我要去……宋姐姐家。”

    “啊?!”小丙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时雍脑子嗡一声就炸了。

    她得多大的胆子,才敢把太子带回家?

    这简直就是要命!

    带着这么个活祖宗回去,且不说王氏,便是宋香宋鸿,哪一个都是容易说错话让她掉脑袋的人。赵云圳这臭脾气,说要人脑袋就要人脑袋,她可不想招惹。

    “阿胤叔。”赵云圳看赵胤不表态,开始软着嗓子撒娇,“你看看我,脸脏了,衣裳也脏了,头发也乱了,若是这样子回去,怕是得闹出更大的事来。”

    刚才混乱中,赵云圳现在的样子是不整洁。

    赵胤打量他一眼,仿佛是看不见时雍满脸的拒绝,竟是点头允了。

    “小丙跟着去,保护好少爷。”

    什么?

    时雍看他说罢转身就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底下最尊贵的孩子,说让她带回去就带回去。

    大都督你想过后果吗?万一出什么事,谁能负责?

    时雍忙不迭地喊住他。

    “大人,民女家多有不便。”

    赵胤转过头来,瞧着她的脸目光渐暗。

    时雍被他盯得很不自在,但是带太子回家不是小事,她是绝对不愿意趟这浑水的。哪怕赵云圳长得再漂亮,她也没这功夫帮皇帝带儿子,惹祸上身。

    这么一想,时雍赶紧丢开赵云圳紧握的手,老实地回道。

    “民女怕招待不周。”

    哪料,赵胤平静地看着她,竟然道:“那你带他去无乩馆。”

    啥?

    时雍觉得哪里不对头,隐隐是个圈套的感觉。

    可是赵胤冷厉的目光里分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带回家,要么去无乩馆。

    面对这个随时会砍人脑袋的小老虎,又有燕穆他们几个在这里,赵云圳要是一直胡搅歪缠下去,恐生事端。

    “行。”

    时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微笑。

    别无选择。

    ……

    时雍是勉为其难去的无乩馆,可是赵云圳并不满意。

    他对时雍刚才扳开他的手,不肯让他去家里,甚至故意与他保持距离感觉到难受、委屈,偏生又不懂得怎么表达,地位也不容许他低头,一路上就气鼓鼓的,将她的褂子蒙在脑袋上,却不给时雍好脸色。

    时雍很纳闷。

    刚还黏着她的小屁孩儿,这会怎么看她像仇人似的?

    “咳!”时雍清嗓子,走上前,想拿回自己的褂子,“太子殿下,这个你也用不着了,还给民女吧?”

    赵云圳冷着脸瞪她,“你说用不着就用不着?我偏用得着。”

    “……”

    时雍抬头看向明晃晃的太阳,眯起眼。

    午后日光当头,正是最热的时候。

    她低低嘁一声道:“也不怕捂出诊子来。”

    赵云圳:“捂就捂,热死我算了。”

    这唱的哪一出?时雍听他声音不对,低头去揭他脑袋上的褂子,却被赵云圳死死拽住,也不说情由,只是跟她置气。

    若非他是当今太子,像这么作的熊孩子,时雍非得抓起来揍小屁股了。

    可他偏是太子。

    惹不起。

    时雍叹口气,“得!你爱捂就捂吧。不管你了。”

    赵云圳突然哽咽了一声,“你何时管过我?我本就不要你管,你也管不着。你是个让人讨厌的女子,遇上你就没好事,呜呜呜,我讨厌死你了。”

    哭了?

    时雍真不会哄孩子。

    也不知道哪里惹到这位小少爷了。

    “那好吧,你讨厌我,我便回家去了。”

    说着,他对小丙说:“回头你替我禀报大都督,我不去无乩馆了。”

    “你敢!”赵云圳愤怒又别扭的吼一声,揭下脑袋上的褂子,恶狠狠地丢给她,“不就是一件破褂子。你要,还给你便是了。想走就走,谁惯你的脾气?”

    时雍接住衣服,看小家伙黑漆漆的大眼珠子像是被水泡过,清澈水亮,泪汪汪的,看着分明委屈讨嫌,又那么漂亮精致。

    她哭笑不得,“小少爷,你到底要我如何?”

    要如何?

    这死女人不知道哄哄他吗?

    他还是个孩子啊!

    赵云圳扁着嘴不说话,泪珠子生生忍住,想哭又不肯哭出来,那倔强的小模样儿,把时雍看得良心过不去了。

    算了,就一小毛孩子。

    时雍软了声音,耐心地说:“你不乐意看到我,我自然不敢惹你生气啊。我这不都为了顺你得心意吗?”

    赵云圳:“不许不敢。你想敢就敢。”

    他才不想时雍和其他人一样惧他畏他,恨不得离他八丈远,他要的是刚才拥挤的人群里那个将他抱在怀里,会捏他的脸,会拍他的头,会怒视他,会骂他训他的死女人。

    贱不贱啦。

    赵云圳这么想着,又很生气。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让本宫走回去吗?”

    言下之意,你快点把本宫抱起来。

    可是时雍一听,转头就叫小丙。

    “少爷的马车呢?你怎么当差的?还不快些。”

    赵云圳气得脑门儿冲火,又不肯明说,咬着下唇,哼一声丢下她,走到了前面。时雍和小丙对视一眼,哭笑不得地跟了上去。

    “祖宗,你慢点。”

    ————

    今儿的京师有说不完的话题。

    法场劫囚不成,临死大赦天下,怀宁公主许配兀良汗王巴图,任一桩事情拎出来都能让茶肆酒楼的好事者们谈上几日,说书先生也能编出无数的段子。可想而知,几桩事都凑到一块,得有多热闹。

    法场上的人已经散了。

    锦衣卫统共抓了两个凶徒和十几个可疑之人回北镇抚司。

    打大街经过时,又一次引来围观。

    得月楼,这个刚被时雍带大黑砸过一通的酒楼还没有复业。

    锦衣卫带疑犯从楼下大街经过时,得月楼二楼的窗边小几上,摆着热腾腾的茶水和一盘残棋,两人对坐,聊天观望。

    小二在旁添茶倒水伺候,时不时伸脖子看一眼,不敢吭声。

    “陈掌柜的,这得月楼刚开张不久,侯爷舍得贱价卖掉?”

    “长史大人,不瞒您说,自打那日被宋阿拾大闹一回,侯爷气得大病一场,差点没有过去。你说这锦衣卫也太欺负人了不是?”

    庞淞笑道:“侯爷是个豁达之人,能被气成这般,想来那赵胤是当真过分了。”

    “那可不是么?”

    掌柜地摇了摇头,“侯爷说了,谁让人家姓赵?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这酒楼底子都被人揭了,往后谁不舒坦了都来找事,那还了得,索性贱卖了,了一桩事情。”

    庞淞端起茶盏,吹了吹浮面,低垂眼皮,“这是侯爷心慈,赵胤姓赵如何?不就是一个赐性,还是先帝爷在世的事了。当今天子早换人了,比起通宁公主和陛下自打长大的姐弟情分,他赵胤又算老几?”

    “话不能这么说,自打通宁公主——”

    陈金良是广武侯府的老人了,对陈家的事情知道甚多,可是话到嘴边,又想起庞淞不过是一个外人,侯府的秘辛也不便与他多说。

    便只道:“自打公主一心礼佛,不再过问世事,侯府与宫里那位的联系就少了。说是个侯爷,但当了个闲差,那太仓内库里的大人们勾心斗角不知凡几。侯爷又没个子嗣,少不得被人戳脊梁骨,日子艰难啦。”

    庞淞只是笑。陈金良压着嗓门,又低低一叹。

    “侯爷说了,往后,广武侯府,怕是还得多多倚仗王爷看顾……”

    “那是自然。”庞淞说着,抬头朝小二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去,这才从怀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塞到陈金良的面前,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王爷说了,他虽未与通宁公主一同长大,但从小便听过老广武侯的英勇,早已当成了长辈般看待。如今国难当头,福祸难料,往后,王爷若有个好,是断断不敢忘了广武侯府的。”

    陈金良嘶一声。

    “国难当头?”

    他似是不明白,皱着眉头问。

    “怀宁公主许了兀良汗王,这仗三五年内是打不起来了吧?”

    “哈哈哈。陈兄啊。”庞淞笑吟吟地摇头,“你呐,看问题太简单。这圣旨一下,怕是真的要打起来了呢。”

    陈金良大吃一惊,手一抖,茶水就洒身上了。

    他又慌不迭地去擦,“小的愚钝,着实听不明白。”

    庞淞盯住他,阴冷冷一笑道:“陛下若断然拒绝兀良汗求娶公主,巴图纵有野心,还不得在心里衡量衡量?如今陛下思虑多日,竟是允了,不想开战的心思昭然若揭,长了他人气焰,灭了自己威风,你若是巴图,你会做何想?”

    “做何想?”

    “大晏之大,无异纸老虎尔!”

    庞淞站起来,理了理衣袍,在陈金良肩膀上重重一拍。

    “大祸将至,侯爷想要独善其身怕是行不通了。”

    看他要走,陈金良眉头跳了跳,拱手作揖不已。

    “还望长史大人指点一二?”

    庞淞哈哈大笑,“指点谈不上,就说目前形势吧。那日锦衣卫大闹得月楼,有恃无恐是为什么?无非是侯爷私下里那点事,早已被他们窥得。如今不动侯爷,当真是念及情分,还是赵胤没有腾出手来?”

    陈金良白了脸。

    在太仓内库做事的官吏,

    哪个手头没几桩见不得人的事。

    若锦衣卫当真查到侯府头上,怕是麻烦了。

    “厂卫耳目遍天下,侯爷多加小心才是。赵胤此人心狠手辣,娄宝全在朝中根基那般深厚,也被他一夜之间端了老巢,侯爷还是早做打算才是。”

    说到这里,他低头,看一眼陈金良的脸。

    “陈兄,透个风给你。我听说锦衣卫已然探得,那个‘女鬼’曾出没你得月楼。即使他们没有证据坐实,可‘女鬼’只要活着一日,总有招供的一天。你说呢?”

    陈金良的脸,一下子白了。

    庞淞道:“还有今日法场闹事之人。赵胤又拿了这么多回去,难保他不会一兜子砸下来,全让侯爷来背这口黑锅?”

    陈金良惊出一身冷汗。

    “那可就是天大的冤枉了呀。”

    ————

    当夜赵胤没有回无乩馆。

    因了赵云圳这个闹事的小霸王,时雍也没有办法回家,托人带了口信给宋长贵,便留了下来。

    赵云圳人小脾气不小,闹腾到深夜才入睡,时雍累得腰酸背痛,有种突然间多了个大儿子的错觉。痛定思痛,她暗自在心里发誓三十岁前不考虑生育。

    疲累之后,一夜好眠。

    天亮时分她才得知昨晚得月楼出大事了。

    看火的厨娘烧火打瞌睡,不小心把得月楼给点着了,一把火烧到天亮方歇,得月楼被烧成了灰烬。

    掌柜的陈金良也在火中丧生,烧成了焦炭。

    而赵胤从法场上抓回去的那些凶徒,其中大部分闹事之人,都是街上流浪的混子游侠,拿了几两银子,便帮着在法场上吼闹。

    至于烧火油点火的两个凶徒,一个胸口中刀,不治身亡,另一个倒是招了,说是受了得月楼的掌柜陈金良指使,为报复赵胤纵容宋阿拾带狗行凶,陈金良花钱请他这么干的。

    至于火器哪来?

    得月楼掌柜给的。

    可如今陈金良一死,再无对证。

    而广武侯府的铺面田庄多如牛毛,广武侯府聘请的掌柜先生都有好几十个,总也不能单凭陈金良一人作恶,就牵连到广武侯身上去。

    “当真是有意思了。”

    时雍喃喃一笑,抬头问杨斐:“大人呢?”

    杨斐昨晚一夜未眠,今早赶回来喂鹦鹉,又管不住嘴这才被时雍问了个一清二楚,见她又来向自己打听爷的行踪,杨斐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我喂鸟去了。”

    他一走,时雍就开始纳闷,一双筷子在粥碗里戳戳停停,思绪早已飘远。

    赵云圳盯着她看半晌,不满的皱起眉头。

    “是饭菜不合口味?”

    时雍回神,“还行。”

    赵云圳:“那你为何不吃?”

    时雍看她一眼,一言不发地拿起剥好的鸡蛋往嘴里塞。

    赵云圳受不了她的冷落,又不高兴了。

    “你自己碗里也有,为何抢本宫碗里的?”

    这小屁孩儿真难伺候。时雍斜他一眼,“张嘴!”

    赵云圳不明所以,看她说得严肃,听话地张开了小嘴巴,时雍迅速将那颗白白嫩嫩的鸡蛋硬塞到他的嘴里。

    “还给你。”

    赵云圳瞪大双眼。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