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4章 阿拾的小心机(两更合一)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时雍被吵得脑仁痛。

    她披衣下床,推开窗看一眼外间薄薄的晨雾,太阳从雾中透过来,挺亮敞一个小院子,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偏生这苍蝇让烦躁。

    她打了个呵欠走出去。

    “说人坏话能不能小点声?不怕让邻里听到笑话?”

    听到她语气不善,宋老太和王氏转过头来。王氏眼里有责备之意,而宋老太看到她,眉目间的凶色又重了几分。

    “你来得正好,正有事和你说。听说你不想嫁宋家二郎?可有个什么说道?”

    “我和你说不着。”时雍白眼珠子看她,“你一个隔壁老太太,大清早跑我家来闹腾,管天管地,骂东骂西,手伸得这么长,能不能先把你自己家那点破事捋明白了?你小儿子说着媳妇儿了吗?大孙子摸王家的鸡蛋,钱赔了么?”

    对这个祖母,时雍是没有半分好感的。

    可往常的阿拾哪里敢像她这样顶嘴,甚至不顾脸面地骂人?

    宋老太一听变了脸,啐一口唾沫就哎哟连天。

    “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哦,老了老了,到儿子家遭孙女儿嫌弃哟,没得孝道的东西,就你这种货色,还这个瞧不上,那个瞧不上,我呸!狗肉包子上不得台面,刘家肯要你那是天大的福分……”

    “阿娘!”

    时雍懒得听她发癫,别开眼看着王氏。

    “这桩婚事我同意了,不过有个条件。”

    王氏没想到她变得这么快,愣一愣,随即绽开了笑脸。

    “你说,我让六姑去和他们谈,肯是不能委屈了你。”

    时雍懒洋洋地捋一下头发,“先付一千两订金。三日内,我就要。”

    “……”

    王氏和宋老太都不敢相信,阿拾会提出这种她们想都不敢想的条件。在她们看来,刘家肯要他们家阿拾,给一笔丰厚的彩礼就是老天庇佑,撞了大运了。

    “一千两?”

    王氏脸都白了,看着时雍满眼惊讶。

    “你个小蹄子是失心疯了吗?想拒婚也别耍你老娘……”

    “一千两不能少。”时雍淡淡看着她:“你明儿就叫六姑去跟他们提。会同意的。”

    会同意就有鬼了。

    王氏打死都不相信刘家会同意这么荒唐的请求。

    可是姑娘说得认真又笃定,王氏犹豫了。

    她没什么见识,但脑子好使,这姑娘最近邪乎,连得月楼都敢砸,砸完了那位锦衣卫的大人还给她撑腰。能得那位大人的青睐,多少钱不值?平头百姓觉着一千两是大钱,在达官贵人看来,或许就是一百个铜板那么点儿吧?

    ————

    宋老太挨了时雍一通怼,还是厚着脸皮在宋长贵家里吃了饭。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家吃得好。

    最近王氏手上银子松活,不肯亏着几个孩子,不说顿顿有肉,但米饭管够,自己腌的小菜、咸鸭蛋,卤好的猪头肉切上一盘子,再煮个小青菜,面上飘着一层猪肉,一碗油渣她用糖蒸起来,往桌上一摆,有模有样,又好看又好吃。

    这儿媳妇手巧,宋老太是知道的,当年他们怕做仵作的儿子把霉运带给自己一大家子,把他们一家子分了出来,但宋老太仍然和王氏保持着来往,便是图这一点。

    没想到,自家三儿子越发出息了,就近来发生的几个案子,外面说法多得很,宋长贵又是开棺验尸,又是智擒女鬼,很得锦衣卫大都督看重,便是昨日为死囚验尸,大都督都派来了那个两匹马拉着的嵌了金边子的马车来接,那叫一个威风……

    再也没人说她儿子是仵作晦气、丢人,是下贱营生了。

    婆娘们河边洗衣街边闲聊,说起来都是羡艳,最紧要的是,儿子家的日子看得见的好呀。这王氏尾巴都翘起来了,米行刘老板、肉铺朱老板、开绸缎庄的、卖胭脂水粉的,个个都想和宋家结亲。

    宋老太越琢磨越不是滋味儿。

    小儿子快三十了也没说着媳妇,大儿子懒惰,考了一辈子也没考上秀才,大孙子原本读书还行,结果为了摸人家几颗鸡蛋,坏了名声。如今年景不好,家景也不好,三个未婚配的孙女,眼看也到了说婆家的年龄……

    “王氏。”

    宋老太越想越糟心。

    趁着吃饭的工夫,就把在心里琢磨了许久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看啊,你和老三分出来也这么些年了,凄风苦雨的拉扯孩子长大也不容易,我这当娘的,看得心里头也怪难受,外头人说法也多。按我说,回头请两个人,把院子中间那堵矮墙掀了,咱们啦,还过回一家子的日子——”

    王氏瞪大眼睛,筷子上夹着猪头肉都送不进嘴里。

    这叫什么话?

    “阿娘,这个事……”

    “就这么定了。等长贵回来,你跟他说。”

    宋老太不给王氏说话的机会,把碗里米饭扒拉完,又吃了几片猪头肉,剔了剔牙又将肉沫放进嘴里嚼巴着,指着桌上的饭菜。

    “做这么多,太浪费了,剩下的,我端回去给你爹打打牙祭……”

    最近家里条件好,宋香和宋鸿吃得好了,嘴里有嚼的,吃东西也慢了些,学着时雍的细嚼慢咽讲规矩,这会儿还没有吃饱呢,就见他们阿奶直接端走了那大半盘卤肉——

    ……

    时雍没在家里吃饭,看到宋老太她就心烦。

    她带着大黑在外头转悠了一下,原想去闲云阁蹭个饭,顺便问问娴娘和燕穆他们的情况,结果看到了孙家的马车打街上经过。

    得,师父回来了。

    时雍赶紧买了些糖果糕点拎去良医堂。

    孙正业刚落屋,还没顾得上喝一口热茶呢,她就赶来了,迎头拱手做了一个长长的揖礼,腰弓下去半天都不抬起来,那虔诚恭顺的样子,瞧得孙老爷子花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师父在上,徒儿给您请安了。”

    孙正业看半晌,在孙子端来的藤椅上坐下,捋着胡子问。

    “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徒儿在您心里,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人么?”

    时雍抬头笑盈盈地看着他,佯做嗔怒,走到老爷子面前,眼睛亮晶晶的,“师父,我记起来了。”

    孙正业哼声,“何事?”

    “那事。”

    孙正业不解地抬头,时雍冲他做了个“针灸”的口型。

    “师父不是想看吗?”

    孙正业下巴沉下去差点抬不起,愣愣看了时雍半晌,满是褶子的脸上一阵狂喜,“天怜我也,天怜我也。可算是记起来了……”

    “不过我有个条件。”

    一听这话,孙正业就敛住了笑脸,哼一声。

    “又来糊弄老儿,当真老儿这么好哄?”

    “不哄,不骗,是商量。”时雍笑着蹲身,与他眼对眼平视,认真地笑着道:“我教师父针灸之法,师父帮我一个小忙。”

    “何事?”

    孙正业眼一斜,摆明了不信任她。

    时雍也不在意他的态度,眨了眨眼,笑着说:“你先答应我。”

    孙正业一大把年纪,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哪会不知道这姑娘一肚子的花花心肠。

    他摇头,半眯着眼,“你不说,老儿怎能答应?”

    时雍严肃脸,“我保证,是师父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事。不伤人,不害人。”

    “哼!”

    ……

    吃过午饭,时雍整个下午都待在良医堂里,孙正业没有教她什么,却让她出去给孙国栋帮忙。

    良医堂地处偏僻,可慕名而来问诊看病的人不少。

    时雍坐在大堂给孙国栋打下手,顺便学些东西。按孙正业的话讲,学一百个方子不如看一百个病人,中医要的是经验,除了天分和勤劳肯吃苦,最好的学习方法就是大量地问诊病人。

    这也是为什么孙家儿孙资质不高,学不到他的精髓,但也比大多数的民间大夫好上许多,良医堂也才得以经营下去。

    “我和我爹,我叔伯,侄子,全是被逼着学的。”

    孙家人在孙正业的影响下,性情豁达,并没有因为老爷子收了个女徒弟不满,反而对她很是照顾,但凡遇到的病患,都会耐心为她讲解。

    时雍在良医堂待得很自在,也不拿自己当外人。

    “那大师侄,咱家这医馆,一年下来有多少进项?”

    一声“师侄”,叫得比她大上两轮的孙国栋良久没有吭声。

    可细想一下,此话也没什么毛病。人家年岁小,辈分高呀?

    而且,这句“咱家”听上去倒也顺眼,他笑了笑。

    “咱家不富贵,一家老小的吃喝是够的。”

    时雍一听,趴在桌上,双眼笑盈盈地看着他。

    “师侄,想不想赚点便宜银子?”

    “便宜银子?”孙国栋愣了愣,摇头失笑,“孙家没有别的营生,我也没有别的本事,除了辛苦替人看病问诊,赚点诊金,哪里有便宜银子赚?”

    “有。”时雍打个响指,“交给我。”

    孙国栋吓住,“你要做什么,可别乱来……”

    时雍竖起两根手指,“医者父母心,保证不乱来。”

    不到半盏茶的工夫,良医堂来了位年轻的公子,穿了一身绸衫,外面披个裘皮褂子,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他苦着脸,捂着脸走进来,看了时雍一眼,愣了愣。

    “宋姑娘?”

    这便是米行刘家的二公子刘清池了。

    他以前和张芸儿有婚约,阿拾和张芸儿又是小姐妹,算是见过的。

    看到时雍,他稍稍有些不自在,侧了侧脸,“宋姑娘看病?”

    时雍点点头,朝他微微一笑,“是的,看病。”

    刘清池以为的看病和她表达的看病显然不是一回事,“姑娘是哪里不舒服?”

    时雍低下头,一脸为难地红着脸,“有些妇人之症。”

    妇人之症?一听这话,刘清池不好多问了,遂礼数周倒地向孙国栋拱手道:“大夫,你先给宋姑娘看,我在旁边坐着等一会儿。”

    他刚要走,孙国栋便道:“她不用再看……”

    刘清池转过头,就见孙国栋摇头叹息,将脉枕往前挪了挪,摊手示意他坐。

    “小郎君,请。”

    刘清池觉得大夫神情古怪,狐疑地坐下,将手腕放在脉枕上。

    见状,时雍道:“大夫,我去抓药。”

    孙国栋点点头,为刘清池号脉,一双眼半眯着,极为严肃。

    刘清池看着时雍的背影,小声问:“大夫,这位宋姑娘是哪里不好?”

    “唉。”孙国栋没睁眼睛,漫不经心地说:“妇人之症。小郎君还是不要问了。”

    “这……”刘清池想了想,用另一只手从袖子里摸出一袋银子放到桌上,“大夫,你看能不能行个方便?”

    孙国栋摇头,“姑娘家的私隐,不便与人言。”

    刘清池暗自咬牙,又解下腰上的玉佩。

    “大夫,在下是读书人,不会往外说起,更不会出卖大夫。”

    孙国栋看看那银钱袋,眼皮跳了跳,重重咳嗽一声,将钱袋连玉佩一起塞入抽屉里。

    “宋家姑娘,邪郁于里,宫寒气滞,阳气不足,怕是不好生养呀,可怜。”

    宋清池手一缩,孙国栋眼皮抬了抬,“小郎君是哪里不舒服?”

    “牙疼。”宋清池捂了下嘴巴,“似是有些上火。”

    “不妨事,我给你写个方子,吃上几帖便好了。”

    “多谢大夫。”

    刘清池从良医堂出来,整个人都是飘的。

    家里想和宋家结亲的事,他当然知晓,像宋家那样的人家,原本刘家是看不上的,可最近宋家攀上了锦衣卫,他爹有两个做官的老友,悄悄透了风给他,别瞧宋长贵如今是个仵作,大都督很看得上,特地举荐了他,怕是要做官了。

    大晏自永禄帝以来便有官员举荐制,主要是针对贤能之才,宋仵作在最近几个案子的表现上极为出彩,赵胤举荐属正常流程,不正常的是——举荐的人是赵胤。

    大都督眼里,何时看得上旁人?

    总而言之,宋长贵前途不可限量。

    他家这才想抓住机会,在宋家还没飞黄腾达的时候攀上关系。

    可这不代表宋清池愿意娶一个不会生养的女子回家……

    他头痛,越想脚步越沉,可是刚从良医堂出来,就被时雍堵在了路口上。

    小娘子福了福身,一脸羞涩地看着他,一张脸儿俏了起来,“刘公子安好。”

    刘清池一惊,低头还了一礼,“宋姑娘是在等在下?”

    时雍慢慢走近,似笑非笑,“得闻刘公子对小女子情深意重,遣了媒婆来家里提亲,小女子欣喜若狂,有些话便想提前知会一下刘公子,以免将来埋怨……”

    刘清池脑门上有些虚汗,觉得这小娘子说话的样子不同寻常,有些阴恻恻的,怪吓人,再想想她和她爹干的营生,刘清池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

    “何事?你,你但说无妨。”

    “想必刘公子也知道,我家后娘是个歪缠烂打的妇人,向来把我当成家里的摇钱树。她得闻刘家有钱,明儿便会叫媒婆上门来讨要一千两订银。若是刘家不给,便不让我嫁了。”

    这叫什么理?

    刘清池瞪大眼,一时说不出话。

    时雍“娇羞”地抬眼看他,“刘公子您别怕。小女子伺候大都督有些日子了。我和大都督……”

    她故意停顿一下,刘清池能意会到她与赵胤“不正常的关系”,又低头娇媚地道。

    “大都督自是不愿意我受委屈,他说这个银子由他来出,就当为我添嫁妆了。明日若是媒婆上门索要,你便给了她。”

    说着,她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千两银票塞到刘清池手上。

    “就是这些事情呢,大都督不想让人知道。他脾气不好,刘公子还得多担待一二,若有什么闲话传到旁人耳朵里,我怕他为了封口什么都做得出来。”

    刘清池的冷汗顺着脊背下来。

    锦衣卫杀人,何时讲过理?

    时雍看他这么,送完了“绿帽”,又送上安慰。

    “你且放心,等我嫁过来,定会尽心尽力地伺候你,孝敬公婆,生一堆孩儿,我们相亲相爱……大都督那边,想来也会经常看顾我们的。”

    “……”

    王氏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差了六姑去问的。

    六姑直道说不出口,王氏也觉得理亏,还给六姑塞了几个大钱,这才把人送出了门。

    没想到,六姑出门不到一个时辰就回来,一脸惊喜地看着她,嘴乐得裂开就合不拢。

    “成了。成了啊三嫂子。”

    “做了几十年媒,还是我头一遭遇上这么大方的亲家。恭喜三嫂子,恭喜阿拾,后福不浅啦。”

    六姑说了一堆吉利话,又得了几个大钱走了。

    王氏看着一千两银票愣在那里,说不出话。

    倒是时雍很平静,不待她把钱捏热乎,顺手就抽了过去。

    “我的卖身钱,拿来。”

    王氏当即变了脸,叉着腰骂了几句就冲过来抢,“要死啦,小蹄子,置办嫁妆不要钱啦,你都拿走,我拿什么给你做嫁妆。”

    时雍斜她一眼,看她急眼的样子,十分好笑。

    她将银票塞入怀里,无论王氏怎么抢,都不让她够着。

    “我要来的钱,凭什么给你?哼!”

    王氏跑不过,又打不到,气得丢了扫帚,双手直拍膝盖。

    “挨千刀的小蹄子,气死老娘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