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5章 孝道(一)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难得算计了别人,时雍心里美美的,吃过夜饭随便洗漱洗漱,倒头就睡。

    神清气爽一夜好眠,天亮时听到王氏和宋长贵在房间里争吵许久,迷迷糊糊也没有听明白。

    等她起来问起,宋长贵低着头不吭声,王氏默默垂泪。

    时雍拿了个大白馒头,笑眯眯地啃起来。

    “阿娘做的馒头越发好吃了。”

    天天吃现成,尽管王氏嘴不好,时雍偶尔也嘴甜几句,反正说好话没损失。哪料王氏一听这话就炸了,抬起一张挂着泪水的眼,恶狠狠地瞪着她。

    “吃吃吃,就知道吃,养了一窝白眼狼,没一个省心的,老娘天不见亮起床伺候你们一家老小吃喝涮洗累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盼到孩子大些了,难不成还要让我再去伺候隔壁那一大家子,老娘这辈子还能不能有个出头日子了。”

    越说越委屈,王氏抹起泪来。

    “宋老三你摸摸你的良心,我春娘自从嫁给你得了些什么,刚成婚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闺女,就帮你带着个半大不小的拖油瓶,吃喝拉撒哪一样不是我?你爹你娘嫌你做仵作晦气,嫌街坊邻里说话难听,砌一面矮墙,把咱一家老小分出来,这些年,有吃有喝的我也没忘了孝道,现在你娘这么说,分明是想逼死我……”

    妇人的委屈很多。

    一辈子吃的苦都在埋怨里。

    宋长贵脑袋越垂越低,一句话都不说,脸色也难看。

    时雍没听明白,“这是怎么了?哭什么,有事说事不行吗?”

    王氏瞪着她,“说了有什么用,那是你祖父,你吃了她呀。”

    时雍漠然,眉目浅淡带笑,“说不准,我真就吃了她。”

    看她是站在自己这边的,王氏总算找到点慰籍,将宋老太后悔分家,想推倒院中间的矮墙,把他们一家五口合过去,一大家子生活的事情说了,越说越委屈。

    隔壁那一窝都是懒惰的,宋老太的儿媳妇,嘴最臭是王氏,最勤劳利索也是王氏。她心知一大家子合在一起,她就没得好日子过,死都不同意,可宋长贵拒绝一回,隔壁宋老太今儿就撺掇着了老公公来闹自家儿子,要死要活。

    孝道大过天,宋长贵两头受气,头都大了一圈。

    “这有什么好哭的?”时雍把馒头吃光,洗了个手,朝王氏抬抬眉,“交给我。”

    说着就要出门,王氏愣了愣,看到她就搓火。

    “你又要上哪儿野去?老大个姑娘,整天不落屋,你当真是不要名声了吗?”

    时雍打个呵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淡淡看她,“先办我的事,回头再办你的事。别惹我,不然我就怂恿我爹掀了矮墙。”

    王氏的骂咧声,卡在喉间。

    “哼!”

    时雍淡淡轻笑,叫了声大黑,走人。

    这种家长里短的事,她真没怎么放在心上,智慧是要用来对付大都督的,也就王氏在乎宋老太的死缠烂打。对时雍来说,毫无压力。

    快到中秋了,天气渐短,太阳刚出来,就快到正午了。

    时雍刚拐入良医堂的巷子,长街上就传来刺啦啦一阵嘶呜,马蹄“嘚嘚”有声,破空入耳,急促又紧张。

    “让开!”

    “驾!让开!”

    那两人不顾路边摊贩,一前一后催马急行,纵马打从街中经过。

    时雍站在巷子口,看着那将校装扮的骑马人,眉头微皱。

    这像是远道而来的传令兵。

    急着入城,是为什么?

    时雍心脏微缩,有种不祥的预感。

    “汪汪汪!”大黑一身正气,看到有人纵马,吼叫两声,毫无预警地冲了出去,时雍眼皮一跳,赶紧叫住它。

    “大黑!”

    大黑听到她的喊声,停了下来,不悦地又汪汪两声,回来坐在时雍腿边。

    这狗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抱不平——

    曾经,当时雍还不是宋阿拾的时候,黑煞就很爱陪着她招摇过市。看到打孩子的,欺负老人的,或是小偷小摸的,这狗子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被他咬过大腿啃过屁股的大有人在。

    要不然也不会落一个恶犬的骂名。

    时雍听到大黑嘴里不服气地呜呜声,蹲下来摸摸它的头。

    “我们要低调,要不就没命了。走啦。还有更恶的恶人要对付。”

    时雍说的更恶的恶人,指的是赵胤。

    她昨儿让孙正业答应她一件事,今儿就来讨要了。

    孙老爷子想看他针灸,自然要找来那位需要针灸的大人,而时雍要孙正业帮的小忙确实很简单,只需要孙老做个证人,当面偿还银子,要回那张她亲自画过押的单子,免得赵胤赖账。

    有孙老在,赵大都督多少得要点脸吧?

    时雍走进大堂,就收到孙国栋的眼神示意。

    “大都督来了。”

    时雍对这个共同发财的“谋友”非常友善,拱了拱手,小声问:“人呢?”

    “内堂。”孙国栋看她一眼,又小声道:“脸色不太好,你仔细些。”

    脸色不好?时雍差点笑了起来。

    认识赵胤有些日子,从前到现在,他脸色有好过吗?

    “谢了。”

    孙国栋的话给时雍提了个醒,而站在内堂门口腰直肩挺的谢放,却像一把重锤实实在在砸在了时雍的心里。

    谢放的脸,是时雍从未见过的凝重。

    看到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进去吧。爷在等你。”

    见谢放如此紧张,时雍进门前特地整理了衣裳,将走路带风的飒然收敛了些,缩缩脖子,垂垂头,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掀了帘子。

    “大都督好,师傅好。”

    孙正业清清嗓子,“过来吧。”

    赵胤面无表情地看过来,比时雍想象的样子好很多。

    脸色并没有很差啊?根本就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喜怒嘛。

    时雍情绪松缓了一些。赵胤双腿搭了张绒巾子,搭在浴桶上做中药熏蒸,这是孙正业开的理疗方子,说是可以祛除寒气和湿气,赵胤每次过来,孙老都会帮他药蒸一回。

    这样药蒸后再针灸,事半功倍。

    “大人,有没有感觉好些?”

    对于时雍近乎温柔的询问,赵胤没有什么反应,半阖眼瞄她一眼,没有生气也没有情绪。

    “听说,你银子筹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