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9章 意料之外(二)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谢放左右看看,生怕他的话让人听去。

    末了,又咬牙怒其不争地瞪他。

    “你多琢磨琢磨自个儿的死法吧。”

    杨斐瞪圆眼,“哥,我当你是亲哥,你却想要我的命?”

    说罢他揉了揉臀,“你也真下得狠手,二十,二十军棍,说打就打,也不知道帮我求求情。”

    求情只怕就不是二十了。

    谢放嘴皮动了动,到底是没说,“去歇着,我替你当值。”

    杨斐脸上的笑忍都忍不住,“爷知道了,会不会责罚?”

    谢放看他一眼,“我知道禀告。快滚。”

    杨斐拍了拍他的肩膀,伸出手来,“哥,借点银子。”

    谢放侧头,“不是刚发俸禄?”

    “我昨日上街看到个讨饭的老爷子,手脚都没了,怪可怜的,便舍给了他。”杨斐摸了摸肚子,“饿了。想去吃碗馄饨。”

    谢放闷不作声地把钱袋掏出来递给他,“省着花。”

    “知道了。”

    杨斐拿了钱,转头贱贱一笑,眉飞色舞地走了。

    今儿八月初六了,还有两日便是楚王大婚,定国公府门庭若市,花轿途径的两侧街上,茶肆酒肆早早被人定下位置,都是为了观礼瞧热闹的。

    大晏皇室子嗣单薄,亲王大婚并不常见,都想瞧热闹。

    定国公将门之家,对女儿的管束也与别家不同,陈红玉更是个闲不住的,婚期将近,内心本就忐忑,整日憋在家里不许外出,更是让她如坐针毡。

    这日便叫了丫头,换了男装,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

    她早就听说城门边的茶楼最是热闹,三教九流,闲言碎语什么都能听到。出了门,她就直奔那里,吓得丫头春俏白了脸,提着裙子小步跟上。

    茶馆人满为患,陈红玉给了银子,小二为她选了个角落坐下。

    她心满意足地喝着茶,听隔桌的人谈论她和楚王的大婚。

    每个女儿家对婚事都充满了期许,可是,没听片刻,陈红玉就变了脸色,春俏更是紧张得恨不得把她拖走。

    楚王的纨绔浪荡在京师城里不是秘密,他以亲王之尊宿花眠柳,甚至连遮掩都不愿意,也从不在意别人的恶评,活得极是恣意散漫。

    对楚王的评价,向来是两极。有人羡他如此潇洒风流这才是人世快意,有人骂他不顾体面丢大晏的脸,将会遗臭万年。

    陈红玉从别人嘴里听到,即将成婚的楚王,昨夜还在醉红楼出现,气得差点把茶杯捏碎。

    “谁叫定国公府的小姐没本事,管不住男人?”

    “时雍活着时,楚王府有侍妾通房二十人,不全被遣散发卖了?时雍活着时,楚王又何时去过烟花之地?楚王以王爷之尊,被迫接旨,不得不娶一个不喜欢的女子,心里又怎会舒坦?如非那一道圣旨,如今的楚王妃怕早就是时雍了。”

    “那是,王爷身份尊贵,不必操心仕途前程,精力自然只能用到女子身上。我看这位陈大小姐,虽求了圣旨,做了正妻,也不过附庸尔。不得男人的心,又怎会把她放在心上?”

    “哈哈哈哈。喝茶,喝茶。”

    陈红玉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正要发作,她旁边的椅子被拉开。

    一男一女坐下来,一个身着道袍头戴大帽(道袍不是道士的袍子,是传统服饰),一个身着襦裙身材丰腴高挑,坐到她旁边,也不说话,男子只是看着她,女子则是毫不客气地端起她的茶壶倒水。

    陈红玉大怒,“哪来的野物,这般不懂规矩?”

    看她生气,女子笑了,双眼秋水盈盈,“陈小姐不必动怒。我等是来救你的。”

    “救我?”陈红玉冷笑,“我堂堂国公府千金,用得着谁来救?”

    女子端茶水到嘴边,轻轻一泯,“陈小姐即将跳入火坑,不用人救吗?陈小姐一门忠烈,高贵毓秀,为何自甘堕落?”

    火坑?陈红玉意识到她说的什么,脸色一变,双颊气得涨起一片绯红。

    怕被人知道身份,她左右看看,压着嗓子低声道:“少来胡言乱语,挑拨我与王爷的关系。”

    说罢,她铁青着脸,示意春俏掏银子结账,起身掀椅子就走人。

    乌婵在她背后,摇了摇头,“自欺欺人。”

    燕穆淡淡说:“可怜人。”

    乌婵冷笑,“那便救她一救好了。”

    ————

    陈红玉气得浑身发抖,带着春俏冲出茶肆并没有回府,而是在大街上走到了天黑。她知道那些人说的是对的,可兴许是爱得太深,又痛,又不苦,又无能为力,到最后,便成了无措。

    街上灯火微弱,宵禁了,几无行人。

    “什么时辰了?”陈红玉问。

    丫头春俏随了她一路,早已是吓得六神无主。

    “怕是快到亥时了。小姐,我们回府吧。”

    陈红玉抿了抿嘴,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荡,不愿意回去看满府的大红喜字,更不想听到任何人对她说“恭喜”。

    “再走走。”

    春俏结结巴巴,“很晚了。再一会儿让夫人知道,该着急了。”

    陈红玉一言不发,行尸走肉般往前走着,春俏心急火燎,一步一随,前方是个没有灯火的暗巷,春俏吓得拖住陈红玉的袖子,可陈红玉自恃艺高人胆大,抬步就走了进去。

    ————

    离婚期不过两日,陈家小姐失踪了。

    一同失踪的,还有她的丫头春俏。

    定国公府伺候的下人们,谁也说不清小姐什么时候不见的,阖府找遍不见人,吓得慌乱不已,却又不敢立马报官。

    陈红玉随了她父亲,性子是有些随意的,以前偷偷溜出府几天不回来的事也曾有过,而且,这次不同,婚期在即,新娘子要是自己跑的,那定国公府的脸和楚王府的脸,就丢尽了。

    更何况,这是御赐的婚配,事态更大。

    定国公府只能在私下疯了般的寻找,明面上照常办着喜事,不动声色。

    ————

    时雍这日常见去无乩馆,赵胤没有再让她针灸,而是让她用她的“正骨之法”为他捏腿。

    这家伙学聪明了,反过来折腾她。

    痛恨。

    时雍暗自咬牙,又不能一刀把他宰了,磨蹭大半日才得脱身出来。

    一人一狗走在街上,时雍望着张灯结彩的大街,突然有些茫然。

    明日就是初八了?

    王爷大婚,公主出嫁,侯府纳婿。

    没有一桩事情和她相干,可每一桩事仿佛都与她相干。

    时雍甩头笑笑,“大黑,我们走走。”

    这些日子里,顺天府衙她不常去。

    她是个没有编佥的女差役,平常干的活和稳婆无异,最近京师很平静,没怎么死人,女犯更少,她闲得长蘑菇,除了无乩馆,去得最多的便是良医堂。

    刚到未时,她今日不想去良医堂,便想去闲云阁看看娴姐,不料,却在玉河桥看到了鬼鬼祟祟的杨斐。

    这厮干嘛呢?

    风卷过来,带着一股子香气。

    时雍发现杨斐极是小心,在钻入一个暗巷里频频回头,反侦察能力还极强,在墙角站了许久,不见有人,这才开门进去。

    有异必有妖。

    时雍足够耐心,等风平浪静了才摸了摸大黑的头,示意他不要急躁不要出声,然后直起身,准备进巷子里去看个究竟。

    “宋姑娘。”

    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时雍转头,看到对街驶过来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那个人便是从马车上走过来的。青袍直身,头发花白,大约五十来岁的模样,说话行事极为端正有礼。

    “我们家主子有请。”

    大白天的当街“请人”?

    时雍轻哼,露出一丝笑。

    “你主子谁啊?”

    那个人行了个揖礼,面带微笑。

    “姑娘上车就知道了。”

    时雍抱臂,斜斜看他,“我若不上呢?”

    “那恐怕……”那人抬头,眼里平静,说话不见戾气,一句话却意味深长,“只能想别的办法。姑娘在宋家胡同还有一家子人,我们请不动姑娘,还能请不动他们吗?”

    “威胁我。”时雍点点头,眯眼一笑,“实不相瞒,我也不太在意那一家子人的性命。”

    那人实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整个愣住。

    随即,就见时雍笑了,

    “不过我对你们主子倒是感兴趣,看看无妨。”

    说着她径直领了大黑往马车走过去,干脆利索,没有半分拖泥带水。

    老者愣住,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一丝笑来。

    时雍没有上车,而是直接走到马车旁边,拽住垂落的帷帘用力一拉,想看看里面那位“主子”到底是谁。

    可是,当那张脸露出来的时候,她却意外了。

    请她的老者穿着大晏的服装,而这位却不是,那一身异邦服饰与大晏人完全不同。

    再仔细辨认,分明是兀良汗使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