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这个召唤不太对〕〔影视从海豹突击队〕〔私房钱游戏〕〔我的御兽有亿点猛〕〔我的农场供货天庭〕〔我的精灵模拟器〕〔诡秘:从阅读者开〕〔都市绝品医神〕〔偏执陆少宠妻如命〕〔诸天从功夫熊猫开〕〔超品渔夫〕〔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00章 见到和见不到(三)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使臣很年轻,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似乎稚气未退,可是与时雍四目相对,他身上却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时雍退后半步,“我们认识?”

    兀良汗使臣沉默片刻,倏地一笑。

    “以前不认识,打今儿起就认识了。”

    他大晏话说得很好,甚至是一口典型的京师腔调。

    而且,他长得好漂亮。

    能让时雍用漂亮来形容的男子,不多。

    这人的漂亮不同于赵胤,不同于白马扶舟,不同于赵焕,这个男子……有着极其精美的五官,略带黝黑的皮肤竟也未损他半分美貌,这种人似乎天生就具有优良的基因。

    幸亏他还小,若是再长几岁那还了得?

    “看够了吗?”他笑道。

    时雍挑了挑眉,“你在京师生活过?”

    “不曾。”他似乎知道时雍为何发出这个疑问,语气淡然带笑,十分温和斯文,若非这身异邦装扮和黝黑的皮肤,说他是大晏人也有人信。

    “我祖上曾在大晏生活过。”

    祖上?那是多远的关系。

    时雍点点头,“那你为何找我?”

    “我叫乌日苏。”男子似笑非笑。

    可这个回答毫无诚意,时雍看他一眼,“与我何干?”

    乌日苏抬头看一眼,“你很像一个人。”

    “这搭讪方式……十分唐突。”时雍内心隐隐有些想法,可是面色不显,淡淡看他一眼,无趣地转头着手腕上的镯子,低下眼道:“你若没有别的话说,我走了。”

    乌日苏微微地皱起眉,清澈的眼睛再次落在时雍的脸上。

    “我叫阿木乌日苏。”

    “我管你怎么苏。”

    也不是每个长得好看的男子都有吸引力的,时雍对这种刚刚成年的男孩子更是没有兴趣。更何况,明儿怀宁公主出嫁,兀良汗使臣就要随她出京了,这个节骨眼上,使臣找到她面前,有什么意图?

    不敢猜。

    她也懒得猜。

    见他不说话,时雍松开镯子,转身就走。

    “你有一个傻娘?”

    时雍手指捏起,想到两个线索。

    燕穆说,傻娘被宋长贵带回家前,曾被盗匪劫持,而劫持前她曾跟着一个商队。这个商队来自漠北,更有人指出那批毛皮出自兀良汗。

    朱九向赵胤汇报说,兀良汗来使频频与江湖帮派接触,还在民间多方打探一个女子下落。

    时雍平静地看他,“是又如何?”

    乌日苏淡淡笑:“可否告之,她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问时雍,可没问对人。

    “我也想知道。”时雍看他面色发凉,一脸失望,又掀了掀唇,“我娘失踪很多年了。我找不到他,你若有线索,我很愿意倾听。”

    乌日苏看着她,目光深邃得近乎热络,让时雍消受不起。

    “我明日就要回兀良汗了。你可以跟我说说,她的事吗?”

    时雍头微微偏起,“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你为何要问我娘。抱歉,无可奉告。”

    她脸上轻松,可防备和警惕并没有掩饰,乌日苏看她片刻,清澈的眼睛轻轻一眨,好像整个人都亮开了,竟有几丝调皮的样子,“你在怕我?”

    奇怪的,时雍并不怕他,甚至也不是很排斥他。只是觉得在大街上与兀良汗使臣说话会为自己惹来麻烦。她怕麻烦,更怕赵胤找她的麻烦。

    “若使者大人没有旁的话说,我就告辞了。”

    乌日苏一脸失望地看着她,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旁边老者轻轻一咳,他又没有发出声音,瞅了时雍片刻,摆摆手。

    “你去吧。后会有期。”

    时雍拱拱手,走人。

    那辆马车在原地停留了片刻,时雍躲在暗巷里,待马车走远,这才去找杨斐。巷里的房舍,层层叠叠,那个门院没有匾额,与京师大多数的房舍没有什么两样。时雍看不出异常。

    沉默片刻,她正准备想法子进去一探究竟,门就开了。

    里头走出两个男子,看到门外的时雍,双双愣住。

    时雍拱手一笑,“好巧。”

    “好哇。原来是你跟踪我,向大都督告状。”

    杨斐被一个身着粗布劲装的男子拎着后颈,一脸的丧气。那男子时雍有点面熟,但脑子里又没有印象,猜测是赵胤的侍卫中的一个。

    隔得这么近,他去抓杨斐,就没看到和乌日苏说话的她吗?

    时雍抿唇,不解释,看着杨斐扬扬眉,“你又做什么蠢事了?”

    杨斐又气又急:“你还装,还装着不知道?若不是你,我怎会被白执逮住。”

    原来叫白执?

    时雍看了那人一眼,笑了笑不说话。

    白执皱眉,垂着眼皮道:“杨斐装病出来斗蛐蛐,我这便要拿他回去执行家法。姑娘,再会。”

    执行家法也犯不着跟她说啊?

    时雍看了杨斐一眼,“活该。”

    “死丫头,你说什么?”

    杨斐气得指着她就要过来,后领子再次被白执揪住。

    “走了。有工夫骂人,不如想想怎么跟爷交代吧。”

    杨斐苦着脸,整个人蔫儿了。

    斗蛐蛐?

    幼稚。

    时雍回头看一眼被白执拎走的杨斐,摇头失笑。

    ————

    无乩馆。

    白执将杨斐丢在地上,恭顺地对赵胤道:“属下跟踪宋姑娘,藏在那个暗巷里,哪知她会突然过来,属下没地方躲,怕与她撞个正着,索性就翻了进去……刚好碰到杨斐在那儿,就把他拎出来了。”

    杨斐刚爬起来,一听自己居然暴露得这么冤枉,当即啊了一声。

    “爷,我第一次去,我就是今日闲着——”

    赵胤:“跪下。”

    杨斐扑嗵一声,跪得很干脆,脑袋垂在地上,一副等候发落的样子。

    “爷你罚我吧,要不,我去自领二十军棍?不。三十……”

    赵胤不看他,只问白执,“可有发现?”

    白执皱眉,将今日看到时雍的事情说了,“马车里的人,是兀良汗王子乌日苏。”

    乌日苏是兀良汗王巴图的大儿子,据闻十分不得巴图的喜爱,因此这次派人到大晏,巴图才会派来这个儿子。

    一旦大晏要与兀良汗翻脸,乌日苏就必然成为质子。

    若是巴图喜欢的儿子在大晏,自会投鼠忌器。

    如此一看,传闻不假,乌日苏确实不得巴图的心意。

    白执想到这里,冷不丁抬头看着赵胤,“爷,乌日苏近日寻找的那个女子,不会就是阿拾吧?”

    赵胤目光幽冷,看着他没有说话。

    朱九被盯得汗毛都竖了起来,紧张片刻,想到另一件事。

    “爷,还有一事十分蹊跷。”

    “何事?”赵胤问。

    “属下等发现,定国公府也在找人,似乎也是找一个女子。”

    朱九是当真觉得纳闷的,最近为何到处都在寻找一个女子,这个女子,那个女子,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女子?

    “不过,爷吩咐过,对定国公府不必盯得太紧,属下便没有往深了查。”

    赵胤眉梢微抬,没有说话,摆摆手,示意他下去。

    “是。”白执出去前,同情地看了一眼杨斐,内心隐隐又有点不舒服,

    今日要不是迫于无奈,他不会进去。看到杨斐不带回来,不禀报大都督,也是失职。可是,若是杨斐被惩罚太重,他也有点不忍心。

    毕竟是多年兄弟了。

    出去的时候,他碰到谢放,脚步停了下。

    “杨斐——这次怕是要遭殃了。”

    谢放迟疑,“他怎么了?”

    白执看一眼他的脸色,叹气摇头。

    “他骗了你。斗蛐蛐输了呢。这次不知道又得挨多少军棍了——”

    谢放抿了抿嘴,“嗯”一声,匆匆走了。

    白执:……

    谢放没有来得及给杨斐求情。

    因为这一次,赵胤根本就不见他,执行家法的人也不再是他,而是朱九。

    这一次对杨斐的惩罚,也远远比以往更重。

    五十军棍,革职查办,逐出无乩馆。

    赵胤身边这些近卫全是从锦衣卫里挑出来的佼佼者,品级不高,但个顶个的强,没有一个是孬货,即使是最不着调的杨斐,也是武举人出身,有一身过硬而扎实的功夫。

    他们军籍属京卫,投到赵胤门下算是他的私人侍卫。如今革职查办,也就意味着杨斐不再是京卫,也再不能在无乩馆当差。

    从此以后,便是路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