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04章 丫头的丫头(三)
    ,锦衣玉令!

    时雍来得太早,无乩馆还没开饭,谢放在后院喂鹦鹉,婧衣、妩衣两个丫头在廊下绣花。

    看到她来,谢放双眼通红,只瞄她一眼,点点头,便拿了喂鸟的食盅走了。

    时雍觉得他很不对劲,但没有多问。婧衣却从背后走过来,声音里藏了几分叹息,“杨斐被爷撵出了无乩馆,连带谢大哥也受了冷落。这几次爷出门,没有带他。”

    时雍哦一声,淡淡道:“不带便不带呗,在家喂鸟偷闲不好吗?”

    婧衣被她呛住,过了片刻才重新笑开。

    “爷走前有过交代,今儿个得未时方回。姑娘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时雍等的就是这句话,一口气点了好几个菜,将她的“需求”说得明明白白,完事还交代,“分量别太多。我食量小,吃不掉怪可惜。”

    婧衣愣了愣,微笑道一声好。

    妩衣却受不得了,跟惹急了的兔子似的,气冲冲上来就问:“你以为你是谁啊?当自己是无乩馆的女主人吗?一个签了卖身契的丫头而已,跟我们也没什么不同,我们凭什么要伺候你?”

    她是个火暴脾气,婧衣递眼色不好使,赶紧去拉她。

    然而时雍并不生气,愕然片刻,看看她,又转头看婧衣。

    “这位姐姐好生没道理。不是婧衣说,让我有需求就提的吗?”

    这是真傻还是装傻?听不懂话,还看不来人家脸色吗?

    妩衣更气了几分,怎么看时雍就是一个粗鄙没见识的丫头,受不了她这般女子竟能近的了爷的身边,更是口不择言,“不就是会扎几支银针吗?有什么了不起,看把你给得意的。”

    时雍憋着一口笑,认真说:“爷说,会扎银针,就真的很了不起。”

    “你——”妩衣恶狠狠地着看她,呼吸急促却反驳不了赵胤的话。

    婧衣见状,拍拍她的后背,对时雍解释道:“妩衣年纪小,姑娘别跟她一般计较。”

    时雍看着桌上精致的茶盘,“我有点渴,上一壶好茶,我就不计较。”

    这是个什么疯女子?

    妩衣对时雍与常人不同的脑子给弄得又气又急,偏偏拿她没有办法。

    她脾气急,当即红着脸就要上去扇时雍。

    “定住!”时雍指着她,“警告你,碰我一下,你要倒霉了。”

    妩衣不信邪,一个冲动扇了过来。

    巴掌还没有落下,掌心一阵刺痛,倏而整个手臂都麻了。

    时雍慢慢收回那根被扎弯的银针,看了看,“良医堂的银针果然不一样,韧性好。”

    “你对我做了什么?”妩衣手抬不起来,大惊失色,小脸瞬间挂上了泪,“婧衣姐姐,我的手,我的手动不得了,她……扎我,我是不是中毒了?”

    婧衣也变了脸,“姑娘,你对妩衣做了什么?”

    时雍漫不经心地说:“去准备午饭吧,等我吃完。心情好了,便解了她的毒。”

    “你无耻之尤。”妩衣痛哭流涕,“婧衣姐姐,你快去叫谢侍卫,禀报爷……此女心肠歹毒,用毒害人……”

    婧衣脸上显出几分悲色,小意道:“姑娘,你行行好,放过妩衣吧。我们这样的丫头,命贱。不比姑娘有本事,但也是人生父母所养,如今同在无乩馆当差,都是爷的人,何苦为点小事睚眦必报,取人性命?”

    比起妩衣,婧衣毫无疑问聪明很多。

    懂得以退为进,还懂得往时雍的头上叠加罪名。

    时雍一笑,那笑意不达眼里,瘆得让婧衣血液寸寸发冷。

    “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呢?自己打人没打着吃了亏,就有理了?好可惜,我就是睚眦必报。”

    婧衣望着她:“姑娘如此冷血。”

    时雍一下没有忍住笑:“你赶紧吩咐厨房弄点吃的来,我可能就不冷了。”

    婧衣慢慢站起,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她。

    “那就恕婧衣无礼,要把此事禀报给爷知晓了。”

    “正该,正该如此。”

    时雍满不在乎。

    她巴不得赵胤一个不爽就把她撵出无乩馆,从此天宽地阔,不比整天提着脑袋在阎王面前走钢丝强上许多?

    婧衣笑了笑,转身出去。

    时雍一声未吭,懒得理她。

    她是真烦内宅女人这种勾心斗角。

    刚才她同婧衣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只要吃好了,她都懒得为难妩衣。

    一个小丫头罢了,嘴臭,手贱,小小惩罚足矣,不会影响她心情。

    时雍把银针慢慢收回去,自从那天用银针扎了王氏,她就发现这个东西挺方便,习得认穴施针,关键时候可以保命。因此,她准备回头找人打一个银针匣,缠在手腕上,方便取带。

    她收拾妩衣的样子,落在了谢放眼里。

    在谢放看来,这个阿拾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和所有的女子都不一样,感觉有些高深莫测,可看上去又是真的简单。她对所有事情都显得漫不经心,甚至在赵胤面前也能从容无惧,就连生死好像都不曾放在心上。

    失忆,真的会让一个人连性格都改变吗?

    谢放慢慢走近,“婧衣和妩衣都跟爷很多年了,比我来无乩馆的时日更长。”

    时雍抬起眉梢看他,“此话怎讲?”

    “婧衣若真去告你的状,你也当心着点。”

    时雍看着他的眼神,抿了抿唇,突然就笑了,“好。”

    不在意。她的表情分明就不在意。谢放认识阿拾其实很久了,可如今的她,真的就是一个弄不懂的陌生人,除了那张脸,和以前的阿拾没有半天相似。

    ————

    赵胤是未时回来的。

    这个人循规蹈矩,时辰也准确无误。

    他见到时雍之前,先听到了对时雍的指责。

    妩衣哭得肝肠寸断,控制不住委屈,跪在赵胤面前不停磕头。

    “爷,你要为奴婢做主呀。阿拾她欺人太甚,我的手……”

    她的手已经恢复,摊开掌心,连针眼都看不清楚,反倒显得小题大做。

    赵胤眼神一扫过来,她就不敢再看,只低头垂目哭啼道:“我的手差一点就废了。”

    婧衣看她一眼,“阿拾姑娘这般没有规矩,往后是要吃亏的。妩衣再不是,也是爷的丫头,不是谁想罚就罚的,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无乩馆多了个女主人呢。没得坏了爷的名声。”

    她这话说得极是温婉,一心为赵胤,也为阿拾着想。

    赵胤此刻坐在内室临窗的椅子上,闻言轻嗯一声。

    “下去吧。”

    婧衣一愣,看着他的表情,低下头,“是。”

    妩衣却不服,往他身边爬了几步,就瘪嘴委屈。

    “爷,你不为奴婢做主吗?”

    赵胤盯着跪在地上的丫头,神情有几分倦怠,“谢放。”

    一般情况下,他叫谢放,便是不想跟旁人说话,

    而这一声也只是习惯,却让被他冷落了几天的谢放眼睛一亮,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爷。”谢放近前,拱手行礼。

    “无乩馆当差委屈了妩衣,给她找个庄子,换份差事。”

    谢放愣了片刻,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有了杨斐的前车之鉴,他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应一声,便默默退后,拉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妩衣。

    “走吧。”

    “爷!”妩衣哭得肝胆俱裂,这才真正意识到了可怕。

    “饶了我,爷,不要送走我。”

    平常她们不怎么在赵胤跟前当差,无乩馆又没有女主人,几个小丫头少有人管束,吃喝用度堪比大户人家的小姐,把自个儿养得水灵灵的,很得人喜欢,日子过得可叫一个美。

    日子长了,她们便生出了错觉,认为人生本该如此,这无乩馆就是她们的家,爷这辈子不娶妻纳妾,她们守着规矩不越雷池,那么,就等同于无乩馆半个主子。

    婧衣怔在当场,脸色苍白。

    爷这是杀鸡儆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