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06章 大都督真是个好人呐(一)
    ,锦衣玉令!

    外面传来大黑的叫声,“汪汪”的在暗夜里极是响亮。

    时雍与乌婵对视,轻轻撩开车帘,看到了大黑冲着巷口的方向在狂吠。

    “大黑不会无缘无故的叫。我先走了。”时雍说了一声,又回头看看她和燕穆,静了静,点点头:“兴许我们可以在青山镇见。”

    乌婵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没有说出声。

    燕穆却是很平静,只应一声“好”。

    从前和如今,他从未变过,只要是时雍的决定,他都遵从,只要是时雍的话,他都听,时雍的一切他都不问为什么。

    巷子里走过来的人是王氏,提着一盏油灯。

    火光在风里被吹得摇摇摆摆,像鬼火。

    她站在漆黑的巷子里,乍一看去,还有点瘆人。

    时雍下了马车,大黑便不叫了,跳起来舔她的手。

    时雍摸摸它的脑袋,走过去问王氏,“你在这里干什么?”

    王氏听到她的声音,先是一喜,等提高油灯一看,脸色突变,惊叫一声,油灯啪一声就落到了地上。

    “鬼啊!”

    时雍:“……”

    她捡起油灯,“漏油了。”

    王氏最是节省,用油灯时也会把灯芯挑到最小,就为省油。

    果然一句“漏油”马上把她从惊悚里拉回神,心疼地接过来看,拨了拨灯芯,让她正常燃起,这才仔细借着火花打量时雍,长松一口气,拍拍胸口。

    “你这脸怎么回事?吓死老娘了。”

    时雍拍了拍脸,“我的脸,怎么了?”

    可惜没有一面镜子,王氏也跟她说不清,只是捏住她的脸颊,狠狠扯了扯,“一脸乌漆麻黑,眼圈子像鬼一样,一个比两个大,我以为你被人挖了眼睛,满脸是黑血……”

    时雍:“……”

    乌婵和燕穆是怎么做到与她淡然说话,甚至都没有提醒她的?

    时雍揉了揉脸,“帮大都督画小像,染墨了。”

    王氏吃惊,“你啥时候学会画小像了?”

    时雍似笑非笑,不答,转移话题,“我在问你呢,为什么在这儿?”

    王氏目光一闪,尴尬地笑笑,“刚听隔壁的三儿说,看到大黑在巷口……我就寻思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又干啥缺德事儿,被人捉走了。”

    时雍眉梢挑挑,“不放心我?”

    王氏呸声,“老娘才懒得管你。就是这狗,是很听话的,老娘怕它出事。”

    她看了大黑一眼,伸手想摸。

    大黑舔舔舌头,警告地看她,一脸“老子不乖”的凶狠,还龇了牙。

    时雍不说话,一路随了王氏拎着油灯回家。

    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在她心里被称为了“家”的小院,在暗夜里寂静空旷,墙边堆放的柴火,檐下的石磨,院子里王氏腌的一坛坛咸菜摆得整整齐齐…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洗吧洗吧睡觉。”王氏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念叨埋怨,“你爹这两日做了个小芝麻官,可让他得意坏了,晚上又喝了二两,东南西北分不清……”

    时雍看着她的背影,“我最近可能要出趟远门。”

    她是个野丫头,王氏也不在意,回头瞪一眼。

    “又要上哪儿去?”

    时雍含糊着应两句,没说,只是问她。

    “如果我有一天走了,不再回来,你会开心吗?”

    院子里光线很暗,油灯的火苗更弱了。

    王氏好久没有说话。

    时雍摸了摸身上,掏出那辗转来去的一千两银子,走到王氏面前。

    她比王氏高了半个头,这么比较才发现,凶悍泼辣的王氏其实是个单薄的小妇人。

    “这些钱你拿着。”

    王氏的手有些僵硬,时雍把她手指扳开,银票塞进去。

    “这是做什么?”王氏愣了好半晌。

    一千两银票对一个市井妇人来说,那无异于一笔巨款。王氏心跳得很快,拿着银票的手都在抖,可是,看着时雍一脸平静,再思量她的话,又隐隐有些害怕。

    “阿拾,你不是借了大都督一千两吗?你不想还这银钱,想偷偷跑路,是不是?”

    “……”

    “这使不得。”王氏把银票往回塞,“你把钱拿去还给他。老娘告诉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歪点子。咱们也不图什么富贵日子,饿不着冻不着就行,这钱拿着……我害怕。”

    时雍叹口气,“大都督不让我还了。欠条都给我了。”

    “啊?”王氏吃惊地看着她,继而又露出狂喜,“大都督真是个好人呐。”

    好人?时雍愣愣,笑了。

    大概很少有人对赵胤用类似的夸赞吧?谁不说他心狠手辣,无情无义?跟了他几年的侍卫杨斐,说打出去就打出去。跟了他几年的丫头妩衣,说撵去庄子就撵去庄子……

    赵胤此人,做事全凭喜好。

    如今纵着她,无非因为她那一手针灸。

    杨斐和妩衣两人的下场,也是她的下场。

    这次的永平府之行,她应当打算起来了。

    远离京师,兴许也能离锦衣卫的耳目远一点。

    王氏看她沉默,又捏一把她的胳膊。

    “不欠钱,你为何要走?走了不回来,又是个什么事情?”

    “随口一说。”时雍进屋倒了碗凉茶,入喉清凉,她舒服了些,回头望着王氏笑,“你不是最嫌弃我吗?我要是有一天走了就不回来了,你可不快活?再没人碍你的眼了。”

    王氏没有吭声。

    好半晌,时雍刚要转头回屋,她突然跳起脚过来,揪住时雍的耳朵压着嗓子就骂。

    “你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啊?老娘把你拉扯大,少了你吃还是少了你穿,骂你几句怎么了?我是你娘还不能骂了?走啊,你想走哪去?还不回来了呢?说得真真儿是好咧,你不回来了,老娘就杀鸡宰羊,好好快活一下。”

    王氏骂起人来语速极快,噼里啪啦竹筒倒豆子似的,声音又脆又亮,把时雍听乐了。

    “行了。”她拉开王氏的手,“我去睡。”

    王氏不接话。

    看着她进了门,又低骂一句。

    “明早给你包混沌,汤用鸡仔熬起来,香喷喷的。”

    时雍轻轻关上门,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躺在床上,她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个家什么都不好,但王氏做饭是真的好吃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