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12章 面条下埋的什么?(三)
    ,锦衣玉令!

    裴府在青山镇靠山的地方。

    火把在前头照路,后面是无尽的漆黑,耳边有山风和水流的声音,温度好像也比外面更低,阴冷冷的感觉,冻得人手脚冰冷。

    “就前面,转个弯到就了。”

    前头有光线,依稀看到了房舍。

    “大人,仔细脚下。”

    谢放提着油灯在前面,不时回头为赵胤照路提醒。

    时雍觉得冷,拢了下衣服,一滴夜露从树梢滴下来,冷不丁落到她的衣领里。

    “嘶。”她条件反射哆嗦一下。

    赵胤手一紧,“怎么了?”

    时雍被冰冷的水滴激了激,再看前方黑暗中的裴府便有几分异样。

    太静了。

    这么大的府邸,长期没人居住,多可怕?

    “到了。到了。”

    族人们喜气洋洋,拥簇着赵胤等人。

    门口也等了些族里的亲戚,都是来看京中大官的。

    在他们的背后,飞檐吊斗,“裴府”的匾额笔走龙蛇,一副大户人家的气派。再一看院墙的角落却似乎刚被人拆过,用木头搭起来,还没有来得及修好,在夜色下看不分明,也不知什么情况。

    不等他们问,族中一个老人便开口了。

    “大郎那年回乡办了你父母的丧事便匆匆走了,这几年,你们兄弟二人都没有回来。这么大的宅院,都是你老叔在打理。你们两家是隔壁,你老叔家人丁兴旺,今年又添了孙子,愈发住不开,老叔年纪也大了,来来去去多有不便,就准备开了院墙,两边住着? 这样也好照看。”

    时雍望向老人说的隔壁。

    那一边是低矮的房舍。

    贫富一眼便知。

    砸开院墙,将两家围在一起,不就等于他老叔家的人? 准备直接住到了裴府来么?

    这个老叔与裴赋的父亲? 爷爷辈是叔伯兄弟。

    听了老者的话? 那个老叔也站了出来,一脸尴尬地说:“二郎,前些日子? 我差人送信到京师? 说了这事,不知二郎你可有收到?”

    赵胤:“不曾。”

    老叔满脸通红,“无事无事? 现说也是一样。眼下我们只砸了院墙? 你若是不肯? 我回头让人照常砌回去便是。”

    赵胤又“嗯”一声?

    也不知是肯? 还是不肯。

    气氛陷入了短暂的凝滞。

    片刻? 老叔走到前面,推开了大门。

    “都别愣在外面了,进去说,进去说。”

    “二郎,得知你要回乡省亲? 你婶儿早早就把房间洒扫出来了。快进去看看? 可还缺什么? 短什么? 好让你婶儿赶紧去添置。”

    赵胤一言不发,撩开袍角迈入门槛,走进了院子。

    裴赋家人丁不旺? 裴家的族人却真是不少。

    院子里,跟进来一群穿着各类服饰的男女老少,二十来人,朝着他们大大咧咧地笑。

    “好些年了,总算瞧到了二郎的样子。”

    “老裴家出美男,二郎比她大郎更俊几分呢。”

    “是啊。祖宗显灵,又俊又有本事,可算为老裴家长脸了。”

    “小桃子,快叫二叔。”

    “虎子,还不快去给二叔端茶。”

    族人都知道,这个裴二是京中了不得的大官,一个个都向上前来混个眼熟,将来看有没有机会得个好差事。

    可是,赵胤等人一进堂屋,谢放和朱九就像两个门神似的挡在左右,腰刀一横,不让人进。

    “夜已深,我们夫人累了,诸位亲眷明日再来拜见。”

    一群人热脸贴了冷屁股,脸色极是难看,可是裴赋带回来这么多兵丁,门口又有凶神恶煞的侍卫,他们再有怨言,又能如何?

    老叔走过来打圆场。

    又哄又劝,人终于走完了。

    老叔和老婶告辞去了隔壁,赵胤也出了门,时雍总算清净了下来。

    闹腾一日,她赶紧换身衣服,洗了把脸,开始安排几个孩子的住处。

    赵云圳如今是个小书童模样儿,可里子装的仍然是个傲娇的太子爷。受身份所限,他个头又小,走到哪里都被人忽视,小家伙早已是有了怨气,从京师出来的新鲜感也没了,这会子整个人瘫坐在主位上,一脸怨怼。

    “我要吃桂花糕。”

    时雍看他一眼,“没有。”

    “绿豆酥。”

    “没有。”

    “豌豆黄。这个总该有了吧?”

    赵云圳瞪大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他已经没有按寻常在宫里的需求来要求吃食了,居然也没有?看时雍抿着嘴不说话,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他想想是自己赖皮跟上来的,又心虚地往后坐了坐,一脸不耐烦地摆摆手。

    “行罢。看看有什么,给我弄点吃的来。”

    已是深夜,冷锅冷灶的,哪有吃的?

    时雍道:“要不,让你阿胤叔回来接你去吃席?”

    “好哇!”

    赵云圳兴奋地直起身子,看时雍一动不动看着自己,那似笑非笑地表情分明就是笃定了阿胤叔不会回来,她也不是真心要让他去,顿时明白过来,她说的反话。

    “哼!”

    赵云圳不悦。

    “不去。但我饿。我饿你总不能不管我吧?”

    真是个麻烦的小人儿啊。

    闹起脾气来,谁也惹不起。

    “我去做饭吧?”

    八岁的刁春秀洗干净的小脸上,有着寻常孩子没有的成熟,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贵人。从平梁到青山的途中,赵云圳一直睡大觉,她却半刻未合眼,一直规规矩矩地坐着,不问,不开口,一点不敢娇气。

    这忽然说话,整个人到有几分灵动。

    时雍笑着问她,“你会做饭?”

    春秀点点头,“会的。”

    这么小的年纪,已然尝遍了人世冷暖。

    时雍好奇地看着她,“那你会做什么?”

    刁春秀眼睛一下亮开了,“我什么都会做。但看灶间有什么?”

    想了想,又瘪瘪嘴巴,“这么夜了,夫人可能等不得。我给夫人做个面条吧?夫人尝尝好不好?”

    时雍看一眼瘫在椅子上生闷气的赵云圳。

    “好。那就去做碗面条。”

    裴府以前的下人早就遣散了,赵胤带回来的这些人,除了兵丁,便只有娴衣一个丫头,娴衣舞刀弄剑是好把势,做饭却不行。如今春秀自告奋勇,时雍倒真想看看小丫头是不是真的会。

    会点什么,在这个世道也好生存。

    她在堂屋等着,只叫娴衣带了她去,便不再管。

    刁春秀生火烧水,去隔壁老叔家拿了面条和鸡蛋,又顺便在院外地头上扯了一把小葱,煎好鸡蛋,放油炒熟,切成细末,等面条起锅,撒在上面。

    闻一闻,还真香。

    利用仅有的食材做出这些,对小小年纪的她来说,实在很不容易。

    时雍将她大大地夸赞了一番,春秀腼腆的小脸越发有了笑意。

    “夫人,我还会养鸡养鸭打猪草,拣柴下地挖野草,我识得菌菇,哪些是有毒的,哪些是没毒的,我看一眼就知晓。我也可以给夫人洗衣服烧水,我什么都可以做……”

    拼命说自己的优势,

    是怕被人放弃。

    “好孩子。真了不起。”

    时雍摸摸她的头,将面条端到赵云圳面前,没想到遭到了嫌弃。

    小太子看一眼,就偏开了头。

    “不吃。这什么破面,拿开。”

    这臭脾气,真是了不得。他要是自己孩子,时雍非得好好收拾一顿不可。然而,他不仅不是她的孩子,还是这天底下最收拾不得的孩子。

    “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赵云圳扭过头来看他,眼珠子黑黝黝的。

    “生气便生气,你生气又如何?”

    厉害了。问住了她,生气也不能如何。

    时雍重重哼声。

    “行。你不吃是吧?我吃,等我吃光了,那可就没有了,你别后悔。”

    赵云圳咽一口唾沫,哼声,扭开脸。

    面条是用一个大海碗装着的,满满当当的一大碗,时雍拿起筷子,看了赵云圳一眼,慢吞吞挑开面条,作势要吃。

    可是,筷子还没挑到底,她手便停下了。

    “你埋了鸡蛋?”

    她抬头问刁春秀。

    春秀摇摇头,“没有呀。”

    没有?时雍看着这碗除了鸡蛋沫和小葱就没有别样东西的清汤挂面,心下突然生出一丝异样。

    低下头,她面色凝重地将面条挑开,将埋在里头的东西挑了出来。

    “这是什么?”

    时雍吃惊的声音,吸引了赵云圳。

    小家伙凑过来看,“肉?”

    娴衣也伸头看了一眼,突然惊声。

    “舌头!”

    是一条舌头,没有煮熟,也看不出血迹,时雍看着它,胃部突然一阵痉挛,一种来自感官得直觉迅速占领了她的意识,

    “这是人的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