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败〕〔盲盒生活秀〕〔从过气偶像到全球〕〔女神老婆爱上我〕〔簪头凤〕〔重开做房东〕〔天命师〕〔重返1993〕〔呢喃诗章〕〔神秘之劫〕〔重生1991〕〔为找工作,开局公〕〔佛系医妃有空间〕〔都市医武高手〕〔时空穿越守则〕〔劣根枷锁〕〔绑定气运:开局献〕〔绝世天妃惹不得〕〔无限幻界之每次一〕〔乡野小刁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13章 凶宅(四)
    ,锦衣玉令!

    “人舌?”娴衣吃惊地看着她。

    时雍没有说话,冷静下来,慢慢用筷子夹起舌头,放到灯下观察。

    而旁边差点没忍住就吃了面条的赵云圳,突然捂住嘴巴。

    哇一声,吐了。

    娴衣看时雍还在观察那条舌头,强撑着胃部的不适,走近她

    “确定吗?”

    时雍点点头,半眯眼,“通知大人。”

    娴衣深吸一口气,转身出去了。

    时雍轻轻将舌头丢回碗里,拍了拍赵云圳的后背,等他那股子恶心感过去了,这才叫小丙将他带回房去休息。

    然后,她转头看着愣愣发傻的春秀。

    “你跟我过来。”

    春秀吓得脸都白了,慌乱地摆手。

    “夫人。我不知道这是怎的,舌头怎会跑到了碗里?不是我,不是我……”

    时雍没有回答,带着她出了正堂。

    背后,赵云圳忽然惊叫一声,“我不去睡。”

    不等时雍回头,他已经甩脱小丙的手,飞快地跑过来,紧紧拉住时雍的袖子,仰起小脑袋,巴巴地望着她,在夜灯下,小脸白得像一张纸。

    “我怕。你带着我。”

    时雍看了小丙一眼,见他无语,无奈地点头。

    “同去。”

    一行四人往灶房走去。

    裴府原也是大户人家,府中房舍格具很大,从正堂到厨房有一段距离。

    几年前那一场大火,把裴府烧了大半,裴赋的大哥裴政回来奔丧,花银子托人重新修茸过,现在看到的? 便是修茸后的样子,但这几年,裴家没人? 老堂叔帮忙照看房子? 之前也没敢在这边开火居住? 所以,房子一直是空闲着的。

    借着油灯的光线,时雍可以看到门楣上? 满是灰尘? 檐角还有挂了不许多久的蜘蛛网,显得阴气森森。

    时雍刚才只去过正堂和卧室,那里面堂叔和堂婶已经打扫过? 看上去也算干净归整? 乍然出来看到这边的几间偏屋? 她身子激灵一下? 神色微变?

    有一种走入了凶宅的感觉。

    烧死过那么多人? 又多年未住人,

    可不就是凶宅么?

    “灶房就在这里?”

    春秀做饭的时候,娴衣领她过来的,她很熟悉,在前头领路。

    时雍没说话? 慢慢跟上去。

    厨房不太方正? 可能因为紧挨堂叔家房子的问题? 砌成一个狭长的形状? 走进去,那长长的通道,便让人心生恐惧。

    厨房外门堆放着柴火? 不知有多少年月,不远处开了一道小门,可以直接通往堂叔家的院子,想来是平常堂叔帮着照管宅子所用,还有一些杂乱的东西堆在檐前,锄头、钉钯,风车,和一些别的农具。

    时雍伸手去推门。

    一只小手伸了过来,猛一下拽住她。

    时雍低头,看到赵云圳的眼睛,黑漆漆的,

    太子爷也会没有安全感,怕鬼?

    时雍好笑,拉住他,换另一只手再去推门。

    没推开。

    她奇怪了地回头看了春秀一眼,“你刚用厨房,怎么进去的?”

    春秀道:“娴姐姐就这么一推,就开了呀。”

    时雍看她一眼,这次用了更大的力气,门还是推不开。

    这时,娴衣回来了,带了两个侍卫,她小声告诉时雍,已经派人去通知赵胤,然后问了下这边的情况,又狐疑地看了一眼那门。

    “夫人退后。”

    时雍领着赵云圳往后退了两步。

    娴衣抬腿一脚。

    砰!

    门开了,一股冷风灌了过来。

    赵云圳被灶房里的味道一呛,猛地转头抱住时雍。

    时雍拍拍他的背,问娴衣。

    “刚才你们过来,可有发现异样?”

    娴衣摇头,看春秀。

    小小的春秀已经吓得说话不利索了。

    “我去那边,那个隔壁,从那个小门出去的,问了叔爷要,要面条,又在外面扯了一把葱,回来便生火,下面,我没有……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时雍道:“煮面条的时候,你出去过吗?”

    春秀点点头,“我煎好鸡蛋,放那只碗里备着,又把面条捞到了碗里,这时,叔爷在外面叫我,问我鸡蛋够不够,还要不要。我就出去拿了——”

    时雍问:“回来后,你检查过面碗吗?”

    春秀快要哭出来了,拼命摇头。

    “我把鸡蛋切碎,将细末撒在面条上,便端到堂屋……”

    时雍深深看了一眼小姑娘,见她紧张得手足无措,又和娴衣交换了个眼神,“进去看看。”

    久不使用的灶房里,有一种古怪的霉味。

    “好臭。”赵云圳第一个受不了。

    “那你出去。”时雍说。

    “不要。”

    潮湿的房子里,弥漫着压抑的紧张。

    走在里面,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赵云圳紧紧拉住时雍不放,五个人在一盏油灯的照明下,安静地走在黑洞洞的灶房,一股子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拂在脸上,凉幽幽的,油灯的光将每个人的脸都照出了一种幽灵般的冷寂感,画面极是惊悚。

    “停。”

    时雍突然扬起手,阻止大家的步伐。

    娴衣问:“怎么了?”

    时雍没有马上回答,在寂静的空间里安静地站着,过了好一会儿,她长长吐了口气。

    “血腥味儿。这里,有死人。”

    “啊!”赵云圳第一个跳起来,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又一次抱住时雍的腰。

    “我们快出去,找阿胤叔来。”

    时雍:“我以为你很胆大。”

    敢带着小丙从京师跑到平梁,哪是胆小的人干的?

    这位太子爷,是时候遭受一下社会的罪打了。

    “谁说我胆小,我又不怕鬼。我就是……”

    不愿意看到死人而已。

    赵云圳不好意思地放开了她,双手负在背后。

    “我男子汉大丈夫,忌会怕哉?走。”

    “你们站在这儿,不要乱动。”时雍怕他们进去破坏现场,摆了摆手,又叮嘱小丙把赵云圳带出去。

    赵云圳看看她的脸色,慢慢退后。

    “我就站在这里,我保证不动。”

    娴衣走到时雍的身边,“你怎么知道有死人?”

    这就是一间许久没有人使用的灶房,有点阴森冷清是自然的,她怎么就能断定有死人?

    时雍慢慢抬步,往狭长的灶房最深处走去。

    “我闻到了,死人的味道。”

    她声音低低的,淡淡的,听得娴衣汗毛一竖。

    死人的味道还能闻出来?

    娴衣狐疑地跟上时雍,而时雍木然着脸,与平常懒洋洋的样子完全不同,就好像进入另外一种状态。

    死人当然是有味道的。

    只不过,要长期与尸体打交道的人才能感觉出来。

    对时雍来说,谈不上神奇,只是职业敏感度。

    但娴衣就觉得她神神叨叨的,极是可怕。

    时雍不便对娴衣解释,慢慢地往里走去,蹲身,翻开了最里面那一堆存放的柴火。

    “喵——”

    一只野猫从柴堆里钻进来,急促地叫唤一声,迅速跑开。

    时雍直起身子,挑开最后一根松枝,抬高油灯。

    火光下,

    一具男尸仰躺在柴堆里,几近赤丨裸,面部毁损,看不出长相,只依稀能分辨出是一个人,是个男人。

    他不像被人杀害的,

    好像是遭到了野兽的袭击。

    脸被咬烂了,身上的衣服也全都咬成了碎布,散乱地堆放在地上,手、脚,身体到处都有被啃啮的伤痕,最可怕的是他的嘴。

    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嘴了。这个人的嘴唇早已不知去向,嘴的位置像一个血窟窿般大张着,里面没有舌头。

    “天……”

    娴衣长长抽气一声。

    “是什么东西咬的?”

    时雍没有吭声,低头从柴堆里捡起一块腰牌,

    脸色倏地一变。

    “兀良汗使臣?”

    发出这句话的人是娴衣。

    她平常的冷静这一刻悉数不见,一张脸变成了紧绷的状态,声音都微微嘶哑。

    “怎么会这样?”

    时雍没有说话,再次在弯腰在柴堆里寻找。

    “夫人。大人回来了。”

    灶房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刚才他们进来时,时雍让两个侍卫守在门口。

    这会儿听到侍卫的声音,她呀一声,像是刚回过神似得,飞快地把令牌塞到娴衣的手上,搓了搓脸,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

    “将军,不好了。”

    “柴堆里有死人。”

    “吓,吓死妾身了。”

    娴衣:“……”

    赵云圳:“……”

    春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