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14章 血还是热的(一)
    ,锦衣玉令!

    银白长裙、墨绿缎面小袄将时雍精致的小脸衬得分外白皙,在昏暗的夜灯和沉闷的气氛里,她睁大的眼、惊恐的表情极像一个受到惊吓的小妇人,让人很是生怜。

    赵胤低头凝视这个奔到自己身前的女子,知道她是装的,表情是骗人的,这张嘴里也是没有几句真话。

    “不怕。”

    他微微眯眼,伸臂将她拢到身前,在她后背拍了拍,

    若有似无,传来一声低哼。

    时雍听到了,从他臂弯抬头,看他冷漠的脸,心里忖度,难道演得太过了?这不都是按他的要求来演的吗?一个国公府的小姐,将军府养尊处优的夫人,见到尸体不都是这样的表情?

    “将军,我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般在他身前蹭了踏,表情娇羞地看一眼同赵胤一起过来的几位大人,咬了咬下唇,似乎刚从惊魂中醒过来,目光楚楚地看着赵胤。

    “妾身失仪了。”

    “傻瓜,你只是吓到了。”赵胤看她一眼,眼神极是深邃,见她一脸惶惶不安的样子,眉尖微皱,突然低头,安抚一般在她鬓角吻了下,又轻轻抚摸她的头发,然后在她后背拍了拍,转过身来对同行众人说。

    “让诸位见笑了,内子胆小,深宅妇人没见过世面。”

    同来这几位都是卢龙县的官员,那位钱大人钱名贵更是永平府卢龙县的县太爷,除了忤作郑丛,剩下这几位刚才都与赵胤在一起吃酒,听说将军老宅死了人,连忙跟了过来。

    一听这话,众人连忙拱手,笑称将军夫人是真性情。

    “尊夫人初到青山就遇上这事,惊惧那是自然。将军和夫人伉俪情深? 更是让我等看得羡艳不已。”

    “那里那里。”

    赵胤谦虚地摆摆手,正色道:“钱大人,你不进去看看?”

    进院子的时候? 郑忤作已经和两个捕快进灶房去查验尸体去了? 之前灶房里的人也都撤了出来。

    县老太原本站这儿没动? 闻言擦了擦额头的汗。

    “正是,正是。下官自是应亲自去看看。”

    县太老爷一去,其他几个县上官吏便都跟了进去。

    赵胤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一只胳膊仍然揽着时雍? 一身肃冷,寒袍生凉。

    时雍身子动了下,稍稍拉开二人的距离。

    “你不进去看看?”

    赵胤:“没甚好看。”

    时雍不解? “你都不看现场? 不看尸体? 准备如何断案?”

    赵胤:“夫人看了就成。”

    时雍:“……”

    娴衣在门边侍立了许久? 见状这才走近? 把刚才时雍在尸体边上捡到的令牌呈上来。

    “将军? 这是我在尸体边捡到的。”

    赵胤看一眼,没接,“交给郑仵作。”

    娴衣嗯一声,瞄了时雍一眼。

    这时,县太爷钱名贵掩着口鼻出来了? 走到赵胤面前? 深深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 一阵摇头叹气? 歉声道。

    “将军才刚落脚青山镇,就发生这样的事,着实晦气? 不如将军和夫人今夜随下官返回卢龙县,本县找个院子为将军安置?”

    卢龙县城的条件自然比青山镇要好。

    县太爷自己的辖区内发生凶案,还发生在刚刚回乡省亲的大将军家里,实是一桩不太体面的事,他想要弥补的心情就写在脸上。

    可是,赵胤拒绝了。

    “本将回乡是为省亲,又怎能贪图享乐再次离乡?钱大人不必介怀,死个人而已,还吓不倒本将。”

    钱名贵顿时白了脸。

    这位是真真儿打过仗的将军,哪会怕死人?

    他尴尬地拱手作揖,道:“是下官思虑不周,有损将军威名。将军和夫人先回屋坐等,下官这便叫人把现场打整出来,不让夫人看了闹心。”

    “无妨。”赵胤一动不动。

    钱名贵再次低头陪笑。

    不一会儿,郑忤作出来了。

    他清了清嗓子,喉头似乎有些干涩。

    “裴将军,钱大人,从尸体遗留的衣物和令牌来看,身份可以确定,正是兀良汗的和亲使者,这命案与前两日发生的和亲队伍案子类似,死状也是一致。死者似为野兽袭击,且都被咬掉舌头,唯有一处不同,前头死去的人,案发现场都寻不见舌头,这位……”

    他看了时雍一眼,怕污了夫人的耳朵,没有再说舌头埋在面碗里的事情,摇了摇头。

    “目前,尚且瞧不出是什么野兽作怪。”

    钱名贵捋着下巴上的胡须,“不该呀,和亲队伍都被本县安置到了卢龙,怎会又一个死在青山?”

    郑忤作道:“死者可能是与怀宁公主一道失踪的那位。”

    京师得来的消息,只知怀宁公主失踪,却不知同公主一起失踪的,还有一位使者和一个叫银盏的丫头。

    钱名贵点点头,回头看赵胤时目光又亮了下来,满带讨好的笑意。

    “真是不巧,裴将军这次回乡刚好碰上青山发生这等大案。唉,下官近日也是睡不宁安,焦灼不堪啦。公主失踪这么大的事,下官一介小小县令,能耐有限。可如今,朝廷没有派人下来,府台大人又责令下官七日内破案,七日,七日,也就剩三日了……”

    钱名贵说着正了正脑袋上的帽子。

    “不瞒将军,下官这顶乌纱怕是要保不住了。”

    赵胤平静地看着他,“大人不必忧虑。既是野兽作案,照实上报便是。”

    钱名贵摇头,“将军有所不知。下官已然出动了全县的壮丁捕快上山寻找,奈何这大青山山峦叠障,连绵不绝,豺狼虎豹莫不尽有。没有寻到公主,也没有找到尸首,捕快到是摔死了两人。没凭没据的,下官总也不能随便抓一只畜生去交差吧。”

    说罢又是叹息。

    “除非公主能全须全尾地找回来,不然,莫说乌纱,下官这颗脑袋指不定都保不住了。”

    赵胤眉头微锁,看他一眼,话锋突然转开。

    “得闻钱大人的父亲,不日将过七十大寿?”

    钱名贵是卢龙县县令,但也是青山镇人士,听闻赵胤问起,他愣了愣,一脸尬态。

    “劳烦将军挂念,确有此事。寿宴是青山镇案子发生之前就定下了。如今发生这等大案,本不该再办,可老父年事已高,身子也愈发不利索,身为人子,自当尽孝。再一想,横竖案子已是如此,今日有力为父亲祝寿不祝,来日……若下官受此案牵连,怕只能徒留遗憾了。”

    赵胤嘴角微牵:“钱大人可谓至孝。”

    这时,两名捕快把尸体抬了出来。

    钱大人朝赵胤拱了拱手,和郑仵作过去安排。

    时雍赶紧转头,脑袋低垂在赵胤肩上,用低得只有他听到的声音道:“他的血还是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