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15章 现杀的(二)
    ,锦衣玉令!

    “嗯?”他低头看她一眼,胳膊揽在她腰上。

    “为了给将军助兴,现杀的。”时雍声音低沉冰凉,身子似乎还瑟缩一下,打了个寒战。

    赵胤拍拍她。

    在外人眼里就是将军夫人害怕,将军在温柔体贴的安抚。

    夜色清冷,天空似乎又飘起了小雨,一群人在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却没有阻止这个山间小镇夜晚冰冷刺骨的寒风。

    时雍叹了声,“那人死得真惨。”

    赵胤再次低头。

    她衣裳有些薄了,脸色青白,嘴唇都褪去了颜色。

    “吓倒了?”他问。

    “是呀,好吓人喽。”

    这话一听就假,比刚才还要假上十分。

    赵胤声色不动,却松开她的手,将身上的大氅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又低头为她系上带子,拍了拍,一个字都没有说。

    时雍问他,“你不冷?”

    “不冷。”

    男人的声音连同他的人,都是硬梆梆的。

    时雍轻轻一哼,“把手拿来。”

    赵胤皱眉,“做甚?”

    “手拿来。”时雍扬了扬眉梢,见他不动,索性自己拉过他冰冷的手,却不是为了戳破他的谎言,而是将他骨节分明的大手牢牢握住,使劲儿搓了搓,又呵气。

    “这样暖和了没有。”

    “……”

    赵胤淡淡扫她一眼,没有说话。

    时雍嘴角牵起,似笑非笑。

    “裴将军。”郑忤作走过来,声音哑哑的,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天快亮了,现下也查不出个究竟,不如将军和夫人先行休歇,待明日再说?”

    钱名贵也跟过来,劝说赵胤先去休息。

    赵胤问:“赵大人? 那些人尸首都存放在何处?”

    钱名贵道:“和亲队伍所有的尸首如今都存放在卢龙县的殓房,下官已上书朝廷和府台大人,等家眷前来认领。”

    赵胤点点头? “明日我去看看? 兴许有办法帮到钱大人。“

    钱名贵一听? 愣了愣,赶紧低头拱手。

    “多谢将军。”

    尸体拖走了,灶房也打扫过了。

    院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都在议论。

    “喵!”

    一只猫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 几个纵身跳上房顶,往隔壁去了。

    时雍问:“老叔,这是你家的猫?”

    堂叔就站在围观的人群里? 听到时雍的声音? 赶紧道:“是我家的猫。这畜生逮耗子不行? 偷吃是顶顶会的。大抵闻到二郎家灶上有香味儿就蹿过来了? 等我回去好好收拾一顿。”

    时雍微笑? “我是想说? 这猫油光水滑,一看就养得很好,长得也好看。”

    堂叔一听,腻起一脸的笑。

    “侄媳妇儿要是喜欢,我给你送过来?”

    时雍仰头看着赵胤? 小声问:“可以吗?”

    赵胤眸色深幽? “你既喜欢? 有何不可?还不谢谢堂叔?”

    时雍娇羞地扭头? 朝堂叔微微一笑,“那便厚着脸皮夺人所爱了。”

    人群终于散去。

    裴府关上了院门,灶房旁边那一道小门? 谢放也叫人用砖石抵了,再看看那一角被拆除的院墙,拧起了眉头。

    “若真有野兽,单是几块木板怕是抵不住。今夜,你等要加强守卫,轮班值夜,不许偷懒。”

    兵丁们齐齐应声,“是。”

    赵云圳受到了惊吓,不敢一个人睡,闹了一阵要和赵胤同睡,赵胤不肯,最后,让小丙在他的房里陪他,又特地调了白执和许煜,暗地里保护太子爷,这才让他放了心,乖乖去睡了。

    卧房里。

    时雍还没有入睡,在等赵胤。

    等他洗漱好推门进来,她直接就问:“你相信是野兽所为吗?”

    赵胤默默看她,显然是不信。

    “可不是野兽又是什么呢?”时雍想着那尸体的死状,还有那啃噬得乱七八糟的嘴巴,脊背绷了绷,身子不免发寒。

    “不可能是人咬人,那就只能是人驱使兽了。”

    时雍喃喃自语般,说着又摇了摇头,“大人,你说这世上真的有人能驱使野兽,为己所用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

    这说了不等于没说?

    时雍看他一眼,“今夜你去赴宴,就没有得出什么线索?”

    “这些人口风很紧。”

    “唔。”时雍了解地点点头。

    青山镇发生这么大的案子,又事涉和亲公主,到最后肯定是有人要被问责的。对于京中来的大人,这些人肯定会有避讳,统一战线,能说的说,不能说的打死都不会开口。比起破案,降低自己的仕途风险,比什么都重要。

    “那依大人之见,这个案子的突破口在哪里?”

    赵胤没有回答,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高大的身形仿若一座高山,面孔凝重冷漠,这让时雍极是怀念刚才在人前扮演好丈夫的“裴将军”。

    褪去温情,他又成了那个冷漠无情的赵胤。

    “看着我做什么?”

    时雍盘起双腿坐在床上,见他一动不动,又在自己身边拍了拍,毫不见外地说:“坐下来讨论讨论。”

    赵胤看她一眼,背过身去。

    房里有一张罗汉榻,上面早已铺好了被褥,赵胤躺到那张罗汉榻上,默默挥手熄了灯。

    大大的个子,小小的榻。

    躺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原来刚才走到她面前,是想让她把床让出来?

    那最后又是什么心理让这位心狠手辣的大人妥协,把床让给她了呢?

    时雍原是没有委屈他的意思,只是想聊一会儿,就把床让给他。可是他既然这么自觉,她也就不必勉强了。

    黑暗的房间,陷入长久的沉默。

    时雍叹息,“大人怎么就没有探讨案件的兴致呢?”

    案情探讨会,集思广益,还是很有用的啊。

    “大人?你不想说话了吗?”

    “嗯。”赵胤声音平静。

    有些困倦。

    分明不愿多谈。

    时雍叹气,也躺下去。

    “今晚,不用摇床了吧?”

    没有声音。

    赵胤没有回答她。

    时雍朝他的方向虚踢一脚,摸黑放下帐子。

    算了,看在他自觉让床的分上,再做一回好人吧。

    “行了,别闷着你。明晚你睡床。”

    赵胤依旧没有声音。

    时雍换了个方向,将枕头摆了个舒服的位置,平躺着看向黑暗的帐顶,眉头不自觉又揪了起来。

    “大人,我有个想法。”

    “什么?”

    这人终于有了反应?

    时雍撩开帐子,只看到一片黑暗和寂静。

    “大人明日去殓房,带上我。我再告诉你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