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从解除人体限制开〕〔我的投资时代〕〔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天天带早餐,还说〕〔医妃火辣辣:邪王〕〔天罡道种〕〔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正义的使命〕〔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17章 花令酒(一)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二人对视一眼。

    赵胤不动声色地打了帘子,露出一张冷漠的侧脸。

    “不知你家使君哪位?”

    那人约摸只有十七八岁,黝黑的面孔带着年轻的涩意,似乎有些惧怕,朝马车抱拳拱手,再三作揖,“鄙下名叫雅各,是兀良汗使臣乌日苏的近侍。”

    赵胤冷脸道:“抱歉,今日怕是不行,余昨日回乡仓促,还没来得及祭拜亡父亡母,原已定下今日上山祭拜。”

    那人微微怔住,抬起眼来,“鄙下可否上前几步与将军说话?”

    赵胤眼皮微垂:“可。”

    那人拘着腰走近马车,从袖子里掏出一封火漆封缄的信件,双手呈上。

    赵胤接过,拆开,里面只有一行字。

    “与将军京师一别,甚为想念,诚邀一聚,乌日苏。”

    赵胤让车夫调转个方向,往卢龙城县方向驶去。时雍咳嗽一声,看向他面无表情的脸,没有说话。赵胤接收到他的眼神,从车厢的暗格里掏出一把匕首,抽出刀刃试了试锋利,再收回鞘中,递给时雍。

    “拿着。”

    能让赵胤这么警惕,必不是小事。

    “将军为何拒绝?又为何突然同意?”

    赵胤平静地说:“拒绝是因我与兀良汗使臣打过照面。同意是因为——乌日苏不曾见过裴赋。”

    “啊?”时雍了然。

    既不成见过,又何来“京师一别,甚为想念”的说法?

    有妖必有异呀。

    送亲的将校来自京中,是赵胤亲点,倒也无妨。最紧要的是兀良汗使臣,虽说赵胤现在的样子与在京中极大不同,但凡事小心些总是好的。

    说罢,赵胤又从暗格里掏出一张面纱,递给时雍。

    “乌日苏见过你,少说话。”

    时雍对他的平静有点意外。

    “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何不问我?”

    赵胤将暗格合上,车厢又恢复了寻常的样子。

    他的声音冷漠如初。

    “为何要问?”

    “信任我?”

    赵胤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你还翻不出天。”

    “……”

    行吧。不是信任,是小瞧。

    时雍想,哪天非得翻出个天给他看看。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去看那个暗格。

    坐了几次马车,尚不知他马车里还有这么多机关。

    时雍好奇,问他:“车上还有什么?有没有藏有好吃的?”

    赵胤看她一眼,默默再打开另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封好的一袋蜜枣和糕点,面无表情地递给她。

    时雍唔了声,翘起唇角,“百宝箱啊!”

    刚刚醒来的赵云圳躺在马车里面,更是睁大了眼。

    为什么他要吃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轮到阿拾要吃了,阿胤叔就变戏法似的拿了出来?

    太子爷的尊严受到了挑战,瘪了瘪小嘴,“我是不是多余的?你们看不见我,是吗?”

    时雍忍俊不禁。

    这种甜点她不是非吃不可,却能安抚小太子那一颗“受伤的心”。

    她递过去,全都给了他,“刚你睡着的时候,你阿胤叔特地去给你买的。”

    赵云圳委委屈屈地瞄了赵胤一眼,哼声,傲娇脸:“骗人。这是京里的东西。”

    “是吗?嗐,京中的东西,这里也有得卖。”

    赵云圳似信非信,刚好有点饿,便拿了东西缩回角落,像只小老鼠似的啃了起来。那小小的个子,又着书童打扮,这两日还受了辛苦,看着怪可怜。

    时雍没忍住,摸了摸他的头。

    赵云圳身子一僵,不悦地瞪她一眼,那句“死女人,谁准你摸本宫的头”又生生压了下去,继续低头啃糕点。

    时雍笑了起来。

    赵胤不说话,示意她把匕首收起。

    “到驿馆,小心应变。”

    时雍嗯一声把玩着匕首,眼皮飞快抬起瞄他一眼,莞尔。

    “不是还有你吗?在将军在,恐轮不到妾身出手。”

    这半真半假的恭维,男人一般会比较受用,可赵胤冷着脸没有半分表情,时雍看他这样,又觉得没劲,别开脸,视线从微微荡开的车帘望出去,看着外面的景色。

    “这便是卢龙了。”

    “嗯。”

    “当年卢龙一战,极是有名。”

    “嗯。”

    时雍看了看这个无趣的男人,不再吭声了。

    县令将兀良汗使臣和送亲的大晏将校,一并安置在卢龙县的驿馆。

    卢龙驿馆在卢龙县城以西十里外,是一个节制南北的交通要冲,位于驿道旁边。因卢龙辖地内的卢龙塞为战略咽喉之地,因而这个驿馆承担着繁重的公务,整个建筑群也比寻常的驿馆更为庞大。

    乌日苏等人便住在驿馆内。

    “将军。到了。”接他的男子在马车前站立。

    赵胤点点头,下车前又回头。

    阿拾在戴面纱,她不是太熟练,挂了几次没有挂上。

    赵胤皱了皱眉,返身蹲下,从她手上接过那面纱。

    马车里空间狭窄,两人这般脸对脸,几乎没有回避的空间。

    无人说话,外面的人也在安静的等待,空气寂静得出奇,时雍连他的呼吸都能感受到。赵胤那一双舞刀弄剑的手,并不比她灵活,可是,这般专注为她戴面纱的男子,竟让时雍有些晕眩。

    大概是与他靠得太近,缺氧,待时雍戴好面纱起身时,时雍没有站稳,脑袋直接往他身上撞了过去,堪堪撞在他胸前,甲胄硬梆梆的,撞得她有一丝吃痛,还有一种压抑不住的纷乱。

    怕他觉得她是故意,又觉得这般极是丢人。

    赵胤伸手揽住她,没有说话,只有一个复杂的眼神。

    时雍呼吸又是一紧。

    她不是没有与男子近距离接触过,但从不会这般失魂落魄,只觉得这一刻呼吸都屏紧了,下车的时候,脚步也有点虚浮。

    赵胤没有松开她的手,走进驿馆时,低头替她理了理衣裳,顺了顺浮起的头发,回头见一干人都注视着他的“宠妻模样”,轻松扬眉。

    “让诸位见笑了。前头带路吧。”

    说罢,他又望向谢放,厉色道:“你在外面等候本将。”

    谢放跟在他身边多年,一个眼神便已领会。

    马车上有太子爷。

    那是大晏皇帝唯一的儿子。

    他可以死,马车绝不能出事。

    “末将明白。”

    ————

    驿站在驿丞署的左侧。

    从大门开始,几乎三五步便有人值守。得知裴将军来,驿丞署官员也过来了,简单寒喧几句,一路陪着他们到了乌日苏的住处,这才告辞离去,态度极是恭顺,看不出异样。

    时雍不疾不徐地跟在赵胤身边,目不斜视,余光却扫见了驿馆内的戒备森严。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不知哪里不对劲。

    等进了乌日苏的住处,终于看出古怪在哪里了。

    外面守卫森严尚可理解,乌日苏在房里喝酒看书,居然也有十来个人陪侍在旁。

    这些人全做兀良汗人打扮,按理说,是他的自己人才对。

    既然有这般严密的防卫,乌日苏为何传信给“裴赋”,神神秘秘地约他相见?

    “大皇子,裴将军来了。”

    盘腿坐在几边的乌日苏抬起头来,俊秀的面孔上有一双清澈的眼睛。

    在看到赵胤和时雍的时候,乌日苏眼神亮了亮,随即又平和下来,微笑着起身按大晏的礼节拱手作揖。

    “小王冒昧请将军前来,但愿没有打扰。”

    转头,又吩咐左右,“雅各,还不为将军和夫人看座?”

    木桌边加了两张椅子。

    赵胤和时雍坐下,“不知王子叫本将来有何吩咐?”

    乌日苏漂亮的眼里有刹那的戾气,浮起,转瞬便逝,只余一串爽朗的笑声。

    “小王闲在卢龙驿数日,极是无趣。前几日无意得了几坛好酒,得闻裴将军好酒,特地请将军前来,给我品鉴品鉴。”

    赵胤扬扬眉,“哦?”

    乌日苏轻轻一笑,撩起袖子,将桌上玉质的酒壶拿过来,亲自斟了两杯到放到赵胤和时雍的面前,介绍道:“这酒名曰花令,据闻是用数十种鲜花与粮**酿而成,巷深十里也挡不住酒香扑面,可谓风雅之极。但酒性极烈,一饮罢,那便是秀眼谩生千媚,鸳帐梦长连晓,美哉妙哉,奇趣哉!”

    一个兀良汗王子满嘴之乎者也,听得时雍很是不适。

    赵胤却不多话。

    执起那玉杯,看看那清澈艳丽的酒,嗅了嗅,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