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绝色丹药师:邪王〕〔全球降临大千世界〕〔我真的不是妖道呀〕〔从斗罗开始:武魂〕〔影视从海豹突击队〕〔人类大脑牧场〕〔三国:积粮万石,〕〔为美好群星献上祝〕〔九尾之夜,我一拳〕〔都市全能医王〕〔仙箓〕〔帝皇召唤,无上神〕〔巫师:我带错了系〕〔全球游戏:附带随〕〔龙族:重回十七岁〕〔人在西游,开局救〕〔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二十七载〕〔医妃种田养萌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19章 夜会(三)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秋夜深浓,黑暗笼罩着两个人的影子,风从窗户渗入。透骨的凉寒。

    赵胤站在窗户口,手上紧扣袖箭,高大的身影将从窗户透入的微光挡住,黑漆漆一个人影。

    房里一丝光都不见。

    黑暗中,乌日苏快速走近他。

    有风动,他似在施礼,声音极低,“事急从权,小王不得已用此不入流的手段请大都督前来。待来日脱困,小王再行请罪。”

    赵胤一动不动,“你认出我了?”

    乌日苏道:“大都督风姿容貌与世无双,京师一眼,过目不忘,怎会认不出?”

    两人在京师也就见过一次而已。

    见赵胤不答,乌日苏怕他生疑又赶紧解释。

    “小王今日原以为请来的人是裴将军,尚且忐忑不安。一见大都督,心里便踏实了。这才敢冒昧约了今夜的相见。”

    赵胤皱眉:“大皇子长话短说。”

    魏骁龙在外面闹事,暂时引去了驿馆众人的注意力,可是这里耽误的时间若是太长,还是很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

    乌日苏是聪明人,不用点拔,自是知道厉害关系。

    他肃然拱手:“不敢相瞒大都督。公主在青山镇失踪那日,死去的十几个兀良汗人,皆是小王的心腹。其中,还有看着我长大的图格鲁先生……余下诸人,包括你今日在我房中见到的那些侍卫,全是二皇子来桑派来的监视小王的。”

    赵胤沉声道:“兀良汗权力之争,本座不便插手。”

    乌日苏似是料到他会这么说,手指搭在窗椽上,侧身望着赵胤的脸,这样的角度,适应黑暗后,两人都能看清彼此脸上的轮廓。

    以及,乌日苏眼睛里的真诚。

    “大人若是不肯伸出援手,小王必定惨死在南晏,再回不去兀良汗。到时,兀良汗便会落入二皇子之手,来桑此人性情残暴,好战喜功,他若掌权,对南晏并非好事……”

    赵胤垂下眼眸,声如冷波。

    “这不是本座要操心的事。”

    见他不为所动,乌日苏低低一叹,无奈地道。

    “大都督可以不管兀良汗内政,不管小王的事,却不能不管南晏百姓,不管怀宁公主生死,不管青山镇这桩大案吧?若当真不管,大都督也不会出现在此。”

    赵胤站在阴影里,有短暂的沉默。

    “是人,是兽?”

    “人。”

    乌日苏说得斩钉截铁。

    “那夜若非图格鲁以死相助,小王恐已不在人间,或与公主一样消失在人前。图格鲁死前一定见过他们,我看到了他的眼睛,不甘、惊恐、绝望……还有愤怒和仇恨。”

    赵胤无声。

    乌日苏继续道:“那天夜里,和亲队伍到达青山镇,因公主身子不适,我们没有连夜赶路到卢龙驿,一群人在青山镇安顿下来。晚饭时,小王只饮了一杯酒便不醒人事。等我再醒过来,已然出事了,整个和亲队伍十几个人遭到了野兽的袭击,浑身啃噬得不成样子,还全部被野兽拔去了舌头,而小王只差一点点,就命丧黄泉了……”

    他声音哽咽,沙哑。

    微弱的光线从窗户间流泻出来,照见一脸青灰。

    赵胤问:“那你为何没事?”

    “图格鲁死前,将小王死死压在门板下,护在怀里,而魏将军又恰好赶了回来。”

    乌日苏说到这里,抬了抬头,“我怀疑他们故布疑阵引走魏将军,就是为了对我和我的人下手。野兽袭击,更是无稽之谈。”

    “他们是谁?”

    赵胤的回答,乌日苏已经想了许久。

    “小王不敢确定。但一定是想杀我的人……”

    “你希望本座如何帮你?”

    “我身边已无一可用之人,性命岌岌可危。”

    “雅各呢?”赵胤记得那个传信的年轻男子。

    “死了。”乌日苏说得平静,语气已有掩饰不住的怒意和悲凉,“雅各是二皇子的人,只因受过我的恩惠,这才愿意帮我前去传信。他什么都不知情,那封信上也没有什么。但他们逼问他,他答不出来,就被杀害了……”

    他说着,从桌上重新拿起一瓶“花令酒”,塞到赵胤手上。

    “如今他们每日给我喝这个酒,却不敢让我赠予大人一瓶。今儿大人还没有走出驿馆,就被人打碎了酒壶,您就没有怀疑过,是为什么吗?”

    房里十分安静。

    赵胤没有声音,乌日苏轻声道。

    “驿卒是南晏的驿卒,他们杀的是我的人。这个局有多大?布局之人是谁?小王已不敢乱猜,但以小王一人之力,已无力回天,不得不求助于大都督……今夜大都督一走,我能活过几日,不得而知。”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

    顿了顿,又是轻轻一笑。

    “和亲公主失踪,大晏和兀良汗的盟友关系已是濒临瓦解。我再一死,我那个早已囤兵关外的父汗便师出有名。战事一起,生灵涂炭,这真是大都督愿意看到的吗?”

    话刚落,门板“咣当”一声,门从外面被人推了一下。

    “大皇子殿下,你有事叫臣?”

    这样直接推门,哪里是臣下该做的事情?

    乌日苏刚才已经用桌子将房门从里面抵住,那人试了几下推不开,有些急躁了。

    “殿下,殿下开门啦。”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乌日苏吓了一跳。

    他又气又急,猛地挥袖,砰一声摔碎一个茶盏。

    “滚。本王起个夜,也要向你等汇报不成?”

    来人十分警惕,“殿下起夜为何不亮灯?”

    “巴克尔,你为免管得太宽?”

    “臣下也是为了大皇子殿下的安危着想。图格鲁等人已然丧身野兽之口。若是殿下再出了什么事,我等难以向大汗交代……今夜有些不宁安,还请殿下开门,让臣看看才好。”

    乌日苏深深看了赵胤一眼,调转头。

    “滚远些。”

    “殿下,臣听你声音似有不对,你是不是被人绑架了……”

    那人开始猛烈地踢门。

    赵胤望了一眼,拍拍乌日苏的肩膀。

    “魏将军可信。”

    说罢,他推开窗户。

    夜风灌进来,乌日苏气息一紧,压着声音。

    “小王欠你一个人情。若有来日,必当奉还。”

    赵胤背影微顿,没有回答,身子一跃,再次掩入了黑暗。

    门恰在这时被外面的人踢开了。

    巴克尔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殿下,殿下!?”

    灯笼的火光将房间照得如同白日,巴克尔四处看了看,不见有人。又发现乌日苏用桌子抵住了门,而他一个人站在窗边若有所思,不由紧张起来。

    “可是有人进来过?”

    乌日苏单手负在身后,冷冷转身。

    “本王连开窗透气的权力也没有了?”

    “臣不敢。”巴克尔手抚在胸前,低下头,话说得极为中听,可是待乌日苏转过身,他回头就那两个看守的侍卫一人一脚,愤恨地骂。

    “让你们好生保护殿下,你们竟敢喝酒睡着?这么喜欢睡,那就睡一辈子好了。”

    那两个侍卫吓得连忙跪下,求饶命。

    乌日苏冷眼看着他,眼神变得冷漠异常。

    “在本王面前,想杀便杀,想打便打,巴克尔,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皇子?”

    巴克尔回头,一脸腻笑。

    “臣也是为了殿下的安危着想……”

    说罢,他阴阴一笑。

    “来人啦,将大皇子殿下的窗户封死,以免再有野兽出入,伤了殿下。余下的人,跟我四处找找,有没有野兽深夜乱蹿,跑入驿站来伤人……”

    “他娘的,哪个王八糕子。”

    一声厉吼,外面响起重重脚步声。

    “深更半夜,大呼小叫。是不是不想让老子睡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