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20章 厉害的夫人(四)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这大嗓门震天地响,来人正是魏骁龙。

    和亲队伍虽然是一齐上路,可兀良汗使臣是来接亲的,魏骁龙带的人马却是送亲的,双方生活习性皆有不同,这一路上,不论是吃饭,还是行事,都是各自管束,互不干扰。

    而大晏的将军自然也管不到兀良汗使者。

    一听这话,巴克尔就恼了。

    “魏将军有喝烂酒闹事的本领,不如上山去抓野兽,早日把你们的公主救回来。我们兀良汗的事情,你还是少插手为好。”

    魏将军嘿嘿一笑,锋利的大刀扛在肩膀上,冲他乐。

    “老子偏要管,如何?”

    巴克尔看他借酒装疯,气得满脸通红。

    “堂堂大晏龙虎将军,竟然耍起了无赖?”

    魏骁龙抬抬下巴,挑衅地看他,“是又如何?来人啦,给老子把这儿围起来。谁敢在本将面前咂咂乎乎,给老子拉出去砍脑袋,别给兀良汗大汗留脸子。”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巴克尔气得浑身发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魏骁龙。

    “魏将军可有我国大汗手令,凭什么在我等的地方颐指气使?又有何权力软禁我兀良汗的皇子?”

    “凭什么?”魏骁龙大刀在半空中挥了挥,冰冷的刀刃发出雪亮的银光,往地上重重一杵。

    铮——

    火光溅起。

    “就凭你脚下站的是我大晏的土地,老子是大晏的龙虎将军。权力嘛,老子是没有,但备不住老子的人比你多,兵比你强。你他娘的打不过老子。这够不够?”

    “你,你……无耻之尤!我要上书大晏皇帝,治你的罪。”

    魏骁龙哈哈大笑,一脸得意的看着他。

    “给老子拽得真像那么回事。小老儿,听没听过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知不知道京师离这儿有多远,等你上书陛下,陛下再下旨问我罪,你他娘的坟头都长草了。”

    “匹夫,你敢——”

    刀光一闪,魏骁龙手上刀锋直直掠过巴克尔的咽喉。

    风声冰冷入骨。

    巴克尔吓得瑟瑟发抖,堵在喉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魏骁龙冷笑,“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把这个胡子长眼睛小嘴大如牛的恶心老儿给老子绑起来,还有兀良汗这些王八糕子。全给老子看好了,谁敢乱动,就赏他吃刀窝子。这个什么什么王子,好好锁里面,反省反省,怎么管教臣下的?”

    巴克尔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什么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总算见识到了。

    这个有勇无谋的匹夫!

    当真敢绑他?

    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魏骁龙真敢借着酒意乱来,不怕大晏皇帝治他的罪吗?敢。他真敢。还真就这么干了。

    巴克尔的咆哮声响彻夜空,他内心有许多疑问,但都无用。

    魏骁龙理都不理他,留下两个人看守乌日苏,伸了个懒腰,走了。

    “本将回去吃酒了。”

    门再次关上。

    乌日苏长长舒了一口气。

    ————

    赵胤走后,时雍没有入睡。

    卧房里点了一盏夜灯,豆大的光晕,将房间照得如同鬼屋。

    时雍闲来无事又睡不着,盘腿坐在罗汉榻上,翻阅着从长公主那里拿来的几本针灸书籍,时不时喝口水,安静地等待……

    夜已经很深,整个裴宅都沉寂了。

    山上的松木在冷风中发出呜咽般的呼啸声。

    狗叫声响起的时候,时雍放下书,竖起耳朵听动静。

    “麻烦小将军通传一下,我等有急事求见将军。”

    是县令钱名贵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急促。

    谢放冷声拒绝,“钱大人,将军已经睡下,有事明日再说不迟。”

    “明,明日就,就晚了呀。”钱名贵大概是慌乱到了极点,说话都结巴了起来,“小将军,本县刚得到急报,他们在山上,大青山上找到了一个山洞,里面有,有吃人兽出没……得赶紧让将军派人去抓啊。赶明儿,就跑了。”

    属实是紧要的事情。

    谢放沉吟一下。

    “这样,我派人跟你去。”

    “不是本县信不过小将军,而是,这么大的事情,恐怕还是要惊动一下将军大人才好。那吃人兽能伤这么多人,想来极是凶猛,若出了什么事,再伤了谁,不论是小将军你,还是本县,都担待不起呀。”

    责任重大。

    合情合理。

    谢放本就不是一个嘴皮子利索的人,不论他找什么说辞,这钱县令就是有话可以堵他的嘴,横竖要见到赵胤,方才罢休。

    三言两语下来,谢放实是找不到借口了。

    而且,这么大的动静,赵胤如果都听不到,也会引人怀疑。

    时雍想到赵胤临行前的叮嘱,披衣走了出来。

    “谢参将,何事吵闹?”

    谢放听到阿拾的声音,松了口气,“夫人,是钱县令要见将军。说是山上发现了吃人兽的踪影……”

    “呀!真的呀。”时雍尖着嗓子叫了一声,害怕地说:“那你们还不快派人去抓,都堵在这儿干什么呀?”

    谢放为难地说:“钱县令说,要先禀报将军,让将军拿主意。”

    “那可真是不巧。将军昨夜多饮了几杯,早就睡熟了。一时半会怕是醒不过来。”

    时雍说罢,又微笑着对钱县令道:“将军最是信任谢参将,府里的事,他都做得主,钱大人不必如此紧张,再厉害的野兽,也怕人多。实在不济,让谢参将多带些人马便是……”

    “夫人有所不知。我等先后已派了数拔人马前往,这野兽极是凶猛,凡是见到它的人,都死在它的嘴里了,我这是当真不敢再去冒险呀。还望夫人体谅,代下官通传一声,劳烦将军起床主持抓捕事宜……”

    时雍眯起眼。

    大半夜的找到了野兽?

    非得要赵胤起来不可?

    一桩桩的巧事,让她越发警惕。

    青山镇这桩案子,可不是寻常案子呀。

    可是赵胤这厮,单给了她一个夫人的名头和命令,没有给他这个夫人任何指点。

    那就别怪她乱来了。

    “钱大人有所不知。”

    时雍轻飘飘地笑道:“我家将军有个坏毛病,酒后入睡是不能被人叫醒的,谁敢去叫他,那可就要倒大霉。莫说是旁人,便是我,他也不会轻饶……怪吓人,我可是不敢……”

    “夫人。”

    钱县令抹了抹额头的汗,突然挺直了腰。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青山镇百姓的性命,为了早日救回公主,这个恶人,就让下官来当吧。”

    钱名贵说着就要往里闯。

    “我去叫醒将军,若是将军因此怪罪下来,要杀要剐,下官认了——”

    好一个忠义之士。

    实在太不寻常。

    时雍冷笑一声,示意谢放拦住钱名贵。

    “钱大人这是要硬闯裴府内宅吗?项上人头当真不想要了?”

    她把话说得极为冷厉,一字字落地有声。

    钱名贵一听,脚下微微一顿,却没有停下,硬生生闯了过来。

    “夫人恕罪!”

    “啧。”时雍眼风一瞄,突然将外袍往肩后一拉,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脖子,挺直身子倚在门板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钱大人深夜擅闯裴府内宅,冒犯将军女眷,实属无礼之极。谢参将,还快把人拿下,法办。”

    钱名贵看着那白晃晃的脖子和琐骨,愣是没回过神。

    这夫人当真是厉害啊!

    一威胁二定罪三抓人,一气呵气——

    谢放挥手,几名兵丁围上来,反剪了钱名贵的手。

    钱名贵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一群青壮年捕手和卢龙县的捕快。听到动静,纷纷吵闹着涌了进来。

    “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钱大人?”

    事态升级,眼看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内室的门突然被人从中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慢悠悠从里面踱了出来。一身酒气,言词有醺态。

    “夫人,发生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