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21章 烫手山芋(一)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时雍抬头注视赵胤,与他目光撞上,嘴角微微一弯,不满地扬扬下巴示意他看在谢放手里不停挣扎的钱大人,继而又拉了拉衣衫,低头轻伏在他的肩膀上。

    “他们欺负人。”

    少女的馨香扑面而来。

    赵胤皱了皱眉,低头看着身前这张微微发白的小脸,咬着唇,颔着首,弯下的颈子修长白皙,泛着细腻的光泽,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敞开在人前……

    她看起来无助,美丽弱小,让人怜惜。

    可低头那一瞬,眸子里分明带着笑,没有把这个当回事。

    赵胤伸手扶住她的腰,时雍毫无预警地抬头,刚好撞到他下巴上。

    她嘶声,没躲,蹭了蹭。

    “将军,你要替妾身做主呀。”

    赵胤动作忽然一僵,身子紧紧绷起。

    “快不快扶夫人进去更衣?”

    娴衣看时雍撒娇,已在旁边站了半天,如今听爷的语气有微微恼意,赶紧低头过来,将时雍扶住走向内室。

    不料,刚走几步,赵胤突然跟上来,将时雍的衣衫往上拉了拉。

    “……”

    “???”

    时雍不解地看着他。

    赵胤面不改色,调头出门。

    时雍不愿错过热闹,换了件厚点的外套裹在身上,又出来了。

    院子里,鸦雀无声。

    从看到赵胤出现那一刻,钱名贵脑仁就大了,

    那也叫嚣的人,也安静下来。

    赵胤倨傲地审视着钱名贵,“钱大人闯入本将家宅,欺负内子,当真以为本将是死了不成?”

    他目光里的阴霾,如同浓重的雾气扩散过来,每一个字都似催命无常。钱名贵刚才夸下海口要为了百姓“入地狱”,现在地狱来了总也不能躲。

    他双臂挣扎几下,没摆脱掉钳制他的兵丁,声音便软了。

    “裴将军恕罪,事急从权,下官也是迫不得己呀。吃人兽出没,若不禀报将军知晓,一旦让它跑了,下官也是死罪。横竖都是罪,下官,下官实在为难,还望将军体谅。”

    “体谅。”赵胤慢吞吞走出来,双目炯炯逼视钱名贵,“钱大人只要告诉本将,谁人派你深夜前来找本将,本将自当体谅你。”

    钱名贵猛地抬头,表情有怯意,“将军何出此言?”

    赵胤冷冷抿起唇角,微微抬了抬下巴,谢放拎住钱名贵一条反剪的胳膊,狠狠往上一抬,钱名贵嘴里便“啊啊啊”地抖落出一串杀猪似的嚎叫。

    时雍看得认真,一脸正经地道:“钱大人这样,可不像敢下地狱的人。地狱的苦楚可比这强了千百倍不止。钱大人,你尚在人间呢,要是固执不说,将军说不准真就送你去地狱了。”

    “下官没有犯法,将军如何治我的罪?”

    “没有?闯将军内宅,意图冒犯夫人……”

    “你,你敢……”钱大人额头浮着虚汗,“本县乃是朝廷命官,岂是你一介女流可以随意诋毁的……”

    “谢放。”赵胤突然道:“让钱大人前头带路,抓食人兽。”

    这就算了?

    谢放一怔,“是。”

    赵胤冷眼微眯,看着钱名贵突然变色的脸。

    “不急。今晚之事,钱大人总归得给本将一个交代!”

    谢放丢开钱名贵。他本就站得不直,脚下虚浮,踉跄几步摔在地上,灰头土脸地抬头,目光中满是惧怕。

    ————

    方才赵胤没有回来,时雍心里像下油锅似的,生怕出点状态,没法交代。

    她素来信守承诺,答应的事情若没有做到,就像欠了一屁丨股债似的,如今见他平安回来了,刚刚放下心,便见他又要穿衣服出门。

    “大人?”时雍懒洋洋地问:“真要去抓食人兽?”

    “嗯。”赵胤转身,看她一眼,“你今夜做得很好。”

    表扬她?时雍对上他深邃的眼睛,扬了扬眉梢,“你前脚去了卢龙,钱名贵后脚就过来说找到了食人兽,还要硬闯内宅找你,你不觉蹊跷吗?”

    “蹊跷。”

    何止这一处蹊跷。

    处处都透露出蹊跷。

    赵胤将从卢龙驿带回来的花令酒放在桌上。

    “你看看。”

    时雍走过去,拔开塞子嗅了嗅,“好酒。给我的?”

    看着她亮晶晶的眼,赵胤垂下眼皮,将今夜见到乌日苏的事情告诉了她,“他认为这酒有问题。”

    “你怎么想?”

    赵胤皱眉,“不好说。”

    时雍把酒壶挪开,拿了个杯子,倒出一点点酒液在杯子里,反复观看,“谁会这么大胆子,明目张胆地毒害皇子?这位乌日苏殿下或许是被吓破了胆,疑心生暗鬼。”

    赵胤没有说话,这时,他已然穿戴整齐,拿起一旁的长剑。

    时雍见状,跟着起身就拿外袍,“我也去。”

    “不行。”

    看她冲过来,赵胤横臂一拦,时雍就撞入他的怀里。

    正是太巧,搞得像投怀送抱似的。时雍一怔,抬头观察赵胤的脸色。他默不作声地看着她,那副冰冷的棺材脸没有丝毫动容,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俊朗。

    “大人是想抱我一下?”时雍揶揄着勾起唇角,双手圈住他的腰,“那我就吃点亏,让你抱一下好了。”

    赵胤身子僵硬,解开她的手,丢开,眉头皱紧,“去睡!”

    “睡不着。想去看看食人兽长什么样子。”

    时雍轻松地说着,眨了眨眼睛。

    外间众人已经准备好,在问谢放什么时候出发。

    谢放频频走到卧室门口,听到里面的动静,手几次放到门上,又没有叩下去。

    “大人,你就带我去吧?”

    时雍紧紧拖住赵胤的胳膊,仰着头,眼圈红红的,似平极为紧张的样子,“我担惊受怕一夜了。再一个人呆在家里,会吓死的。”

    赵胤不说话。

    “我不拖后腿。我保证。”

    她平常是不会这么主动的,今夜不知怎么回事,拖住赵胤就是不放。赵胤既觉得古怪,又被她歪缠得难以喘气,胸口一阵说不出的憋闷,情绪异常浮躁。

    “松手。”

    沉下脸,赵胤双臂一揽,索性将她拦腰抱起,直挺挺丢到床上。

    “看好云圳。”

    说罢他仓促转身,大步离去,那身软甲在行动间发出坚硬冰冷的摩擦声,渐渐消失在房门。

    时雍措手不及,愣了片刻,低头看着自己衣衫散乱的样子,再想想赵胤绷着一张脸抱起她,又像烫手山芋一样丢出去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