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24章 古怪的青山镇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时雍没有吭声,深深望了赵胤几眼。

    自打进入这个山洞,他就没有说话,比任何时候都要沉默,幽深的眼如同猎人一样巡视山洞,偶尔也凝视她。被这样一个冷漠无情的人盯着,时雍骨子里都泛寒。

    她知天知地,就是不知赵胤的心思。

    “大人。”

    时雍走到他身边。

    “你怎么看?”

    赵胤低头看她,“能确定身份吗?”

    时雍转头看了看女尸,抬了抬唇角,“你是担心怀宁公主吗?目前虽说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但从这具女尸身着的宫装看,应是怀宁公主身边的陪嫁丫头。”

    说到这,她压低声音道:“刚杀一个宫女,看来公主还活着。不过,得尽快。”

    赵胤瞥她一眼,“死了还好,就怕要死不活。”

    什么叫“死了还好”?

    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恩恩爱爱过的人吗?

    赵胤此人果然冷血。

    时雍头皮炸了下,还来不及多说,脚边的大黑突然“呜”了两声,站了起来,蠢蠢欲动地朝洞口叫了两声。

    “怎么了?”

    时雍立即警觉起来。

    这时,洞外值守的一个兵丁冲了进来。

    “将军,不好了,狼群又回来了。”

    众人大惊。

    冲出洞口一听,山峦间传来尖锐凶猛的狼嗥。

    “狼群回来了?”

    “这个山洞是不是狼的领地?”

    众人发散思绪,议论间已开始戒备起来。时雍皱了皱眉,发现大黑极是狂躁,刚想弯腰摸摸它的头,大黑突然朝天嗷呜一声,身子蹿了出去,看方向正是狼嗥的方向。

    “大黑!”

    时雍没有想到大黑会跑,转头大喊。

    “回来!”

    大黑跑得极快,不过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时雍叫了它许久,只有远处“汪汪”几声回应。

    大黑没有回来。

    兵丁们殓了尸体,用树木抬下山去。

    时雍心神不宁在原地等了许久,眼看天都亮了,大黑仍然没有回来,她有些焦虑。

    “你们先走。”她对赵胤道:“我去找它。”

    赵胤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不要命了?”

    “大黑没有回来。”

    “它能从京师追到青山镇,不会走丢。”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谁家的狗子走丢了主人能放心?

    在离开京师之前,时雍是把大黑托付给王氏的,它吃什么,一天吃多少,她都交代得仔细。同时,也向大黑交代好了,让它乖乖在家里等她,不要随便出去乱晃,小心被人打杀了吃狗肉……

    可狗子就是不听话,

    算算时间,应当是她刚刚启程,大黑就跟上来了。

    时雍一想到这个,心里就不宁安。

    “狼群肯定没有走远,它会有危险的……”

    “不会。”

    “会。”

    “当初那么多人围杀它都活了下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呀,你干什么?”

    时雍大惊失色,谁能想到,赵胤会突然变脸将她掳到马上。

    而且,一言不发。

    时雍无名火起,下意识捻了捻手指,想要抽他。

    赵胤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翻身上马,将她圈在怀里,双腿一夹马肚,“驾。”

    山风拂脸,马行疾快。

    时雍回望背后的山峦,紧紧揪住赵胤的胳膊。

    ————

    众人陆续下山。

    朱九跟着谢放身边,故意吊在后面。

    “我总算知道,杨斐为什么会挨那么多打了。”

    谢放看他一眼,眼神复杂地看着远去的一男一女,翻身上马,没有说话。

    “诶兄弟。”朱九抖了抖马缰绳,跟上他,“若非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有女子能让爷变脸,变色,变……变得不可思议?你看到了吗?爷居然亲自抱阿拾上马?”

    谢放不疾不徐地跟着,不吭声。

    “那夜客栈的响动,你也听到了吧?”朱九神神秘秘地笑,“你说爷对阿拾,这是当真看重,还是玩玩而已?”

    “不知。”

    “你跟在爷身边最久,说说呗。”

    朱九换了个方向,从谢放的左侧换到他的右侧,“这个阿拾姑娘真是不可思议。以前,我等着实小瞧她了,以为她老实又傻气,好像也没什么本事,哪知是个深藏不露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一出手,就掳了个大的。”

    谢放放慢马步,“好奇心太重,不是好事。”

    “怎么?”

    “你想步杨斐的后尘?”

    说到杨斐,谢放声音重了,朱九也有点叹气。

    “咱们几个跟在爷身边这么多年了,我以为爷不会动真格的。哪料……也怪这杨斐,属实是放肆了些。这人吧,在身边时着实招人烦,就这么没了,又怪难受的。”

    谢放眼神微暗,朱九看他这样越发难受。

    “杨斐在咱兄弟几个里,最是可怜,无父无母,也没个去处。离了无乩馆,你说他能去哪里呢?真怕有一天办差,就是替他收尸。”

    谢放瞪他一眼,一巴掌用力拍在马背上。

    “驾!”

    “诶我还没有说完……呢。”

    马蹄嘚嘚,谢放走远。

    ————

    晌午后,大黑仍然没有回来。

    时雍站在裴府的院子里,望着背后的大青山,实在等不下去,进屋披了身衣服就往外走。

    赵胤这时在书房,娴衣见状,赶紧拿了把伞跟上来。

    “夫人。快下雨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时雍头也不回,“出去转转。”

    娴衣压低声音道:“爷有吩咐,不许你上山。”

    “不上山,我上街。”

    时雍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娴衣愣了愣,朝门口的侍卫使个眼神,示意他去通知赵胤,然后跟紧时雍出了裴府。

    钱名贵今晨回来就被赵胤放走了。

    既没有要他给个交代,也没有再询问他半句闯入裴府的真正原因,甚至还安排了马车送他回卢龙。

    他的淡然处理,不仅让时雍等人感到意外,就连钱名贵自己都害怕。

    而赵胤给的理由是,念他一片孝心,不与计较,等他父亲大寿过后再说。

    钱县令的老父寿辰在后日。

    青山镇街口的戏台已经搭起来了,堂会从明晚就要开始唱。

    时雍带着娴衣从钱宅的大门走过去,看到乌婵正在跟几个戏班的人说话。

    她轻咳一声,抿了抿嘴,侧头对娴衣道。

    “我们去对面坐坐,看戏。”

    “戏还没开始唱。”娴衣不解。

    “前戏更好看。”

    “???”

    娴衣一脸不解,但没反驳。

    在钱宅斜对面,就有一个小茶肆,时雍进去就让小二安排了个角落的位置,茶上来,她耐着性子喝了几口,就借口方便,从茶肆后门走了出去。

    那边临河,有两棵樟树。

    乌婵就站在那里等她。

    时雍笑着走近,拍她肩膀,“默契。”

    乌婵左右看了看,“你这么出来,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时雍沉下眸子,“他都知道。”

    乌婵吃惊地看着她,“知道什么,知道你是……”

    “知道我们有交情而已,不用怕。”时雍莞尔,与她寒暄几句,眸色沉了下来。

    “到青山镇几日了?感受如何?”

    乌婵看着她,表情捉摸不定。

    “感受很奇怪。”

    时雍一怔,“什么?”

    乌婵道:“五年前我曾来过青山,也是给钱老太爷祝寿。所以,这次他才又请了我们。这青山镇,我原本极是喜欢的,可这次再来,我却觉得处处不对劲儿。”

    她的话,引起了时雍的兴趣。

    “说说看,哪里不对劲儿。”

    乌婵看着她,欲言又止。

    好半晌,摇头。

    “我说不上。就是一种感受,好像什么都变得不一样了。可非得找原因吧,时光易转五年,人都会变,一个小镇有变化倒也是自然。”

    这种不对劲儿的感觉,时雍也有。

    同样,她也说不上来。

    她想了想,突然对乌婵道:“那我们来举例子。”

    乌婵又是不解,“举例子?”

    “嗯。”时雍点点头,半眯起眼道:“我开头。比如,卢龙县殓房里除了使节的尸体,居然没有别的尸首。奇怪吧?”

    乌婵微微怔住,“这很古怪吗?”

    她不接触这个行当,不清楚内情,时雍却很明白。

    “这么大个地方,没有正常死亡,不正常的。”

    “也许殓了?”

    “总会有存放,总会有案子发生,总会死人的。”

    这是一个概率问题,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乌婵摇摇头,表示不太理解,然后说出了她的疑惑,“我发现青山镇的老人,好像很少。”

    时雍:“猎户许久不上山打猎。”

    乌婵:“孩子很少上学堂。”

    时雍:“田地荒芜,农人不爱务农。”

    两人对视,眼底突然生出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