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28章 灯下看美人(一)
    .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饭馆里的烛光太暗,照不透赵胤的眼,那一片阴霾沉入人心,似钢刀扎入肉中,面馆老板忍不住捂住胸口,像是心脏吃痛一般,大口大口地吸气、吸气,离他远了两步,这才扶住方桌的边沿,勉强没有软倒下去。

    “我不是,我不是。”

    这否认,虚弱得不堪一击。

    赵胤眉头微蹙,看着他发白的一张脸。

    “这么多年,你那孩子若是还活着,怎会不让你见?”

    老板发白的脸在烛光中悠悠转青。

    就连坐在赵胤旁边的时雍,都惊住了。

    原以为他只是随便选了个能填饱肚子的地方,哪知道他把人家老板的过往弄得一清二楚?

    时雍也怀疑过青山镇有问题,但还没有和赵胤说起过她的怀疑。

    她原本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如今再看赵胤冷厉的表情和那老板灰败的脸,一颗心渐渐下沉。

    青山镇的情况,或许比想象中更为严重?

    “我不知,我什么都不知情。你不要逼我。”

    老板的手指几乎将木桌扣出了长长的痕迹,下一瞬,脚突然一软,整个人倒了下去,身子抖动着,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般,眼神涣散,目光没有焦距,只有恐惧。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走过去扶他。

    “大人既然来了青山,便会为你做主,有什么事,你可向大人明言。”

    老板嘴皮颤动,喃喃般道:“做不了主,没有人可以做得了主。青山镇,完了,青山镇,早就完了。”

    他喉间哽咽,眼睛里如一滩死水。

    赵胤坐在长凳上,一动不动,“我不是裴赋。但裴赋做不了的主,我可以。”

    老板抬头看他。

    许久许久,失神一笑。

    “没有人可以。”

    赵胤道:“数年前我从卢龙塞回京,途径青山镇。那是三月,饭馆门口有一颗樱桃树,枝条蔓到房顶,叶儿翠绿。树上坐着个小儿,用樱桃砸我,笑得很大声。”

    他说话的语气向来是平淡无波的,可是老板听到这里,身体突然抖得更厉害了,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一双瞪大的眼睛里露出刹那的希翼。

    很快,又归于恐惧。

    “不,不可能。死了,他已经死了。”

    他喉间发出呜哝般的声音,低哑得近乎空洞。

    “邪君是掌控这世间的天神,三界生灵,无不攥于他手。就算我那孩子肉身已灭,灵魂也还在他手心里……公主千金之躯,也不可战胜邪君,你自也不能。”

    老板抖了一下。

    “你快些走吧,快些走。趁邪君还不想杀了你,快些走,离开青山镇。”

    他挣扎着爬起来,用力去推赵胤,神情慌乱,语无伦次。

    “他们还不知你不是裴赋,还不想杀你,你明日天一亮就走。”

    赵胤看着他,“邪君在哪里?公主在哪里?”

    “我,不知。”

    老板说完话,又颓丧地坐了下去。

    “我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只盼邪君开恩,放了我妻儿老小的阴魂,到了阴间,我们能一家团聚。”

    他嘴里叨叨,全是古怪的话。

    赵胤和时雍对视一眼,将银子放在桌上,走出饭馆。

    ————

    夜晚的青山镇寂静得没有一点人声。

    凌晨时分大雾弥漫,如同一座早已死去的鬼镇。

    走上通往裴府的石桥,一阵寒气夹裹水雾袭来,时雍打了个喷嚏,赵胤伸手将她外袍往里拢了拢,神态极是认真。

    时雍侧目,望向他夜下的脸。

    “这里只我二人,大人可以回答我了。”

    赵胤手执一盏竹编灯笼,白袍在寒风中微微翻动。

    “已经回答了。”

    时雍微怔。

    她问的是,“你怎知他家晚上不打烊?”

    后来赵胤与老板谈话时,说起他多年前途经青山,还记得他家门口的樱桃树,也就是说,他早前曾来过饭馆,所以知道他家不打烊,也算是回答了。

    “可是你说,你和老板不认识。”

    “当年卖面的的人,是他的儿子。”

    这么说不认识,确实也没错。

    时雍一听,笑了起来。

    “大人说话,滴水不漏。小女子佩服之极。那么敢问,你和老板对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说明,这青山镇,已经被人控制?那个所谓邪君,通过控制老板的家人,甚至利用神鬼之说来控制他的心神?”

    赵胤淡淡看过来,目光冰凉,“或许。”

    “一个曾经的老亭长尚且如此。那青山镇其他人呢?又当如何?”

    时雍想到了卖瓜子的米雅,卖药材的大汉,神神叼叼的裴三伯和裴家那些七嘴八舌的族亲,还有请了乌家班来唱戏,贺七十大寿的钱老太爷……

    “和亲使者被拔掉的舌头,吃人的野兽,这一切应当没这么简单。可是,是何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控制这么多的人?甚至让人相信,他是邪君,是掌控三界的天神?”

    赵胤沉吟,看他,“你有何见解?”

    时雍望着小镇背后那个野兽一般蛰伏在暗夜里的大青山,严肃地道:“既然他想把命案归于野兽作恶。那又何须拔人舌头,多此一举,引人怀疑?我先前便觉得这不合理,有漏洞。今晚听了那老亭长的话,突然茅塞顿开。”

    赵胤将灯笼抬高。

    在饭馆,她就着牛肉吃了些酒,脸颊上蕴染上一丝薄红。

    长桥微雾,冉冉波光,灯下看美人,煞是美艳。

    “如何?”

    赵胤瞧得认真,好半晌才问出这两个字。

    时雍无语,弯了弯唇。

    “我想,拔舌或许是一种仪式,又或是某种邪恶的祭祀。总归,是这个‘邪君’用来恐吓人的一种手段。舌是人说话的器官,也可引申为言语。拔舌,便是禁止人言。”

    她突然眯起眼凑近他的脸,用一种低哑阴冷的声音,神秘地道。

    “嘘,他不许人说话。要这青山镇,沉默下去。”

    赵胤冷眼看着她。

    时雍收回了目光,再次望向远处黑漆漆的大青山。

    “我们入住裴府当晚,面碗里那条舌头,便是警告,也是他们想要探一探裴将军虚实。毕竟裴将军突然回乡省亲,又在公主失踪这个节骨眼儿上,很是巧合。裴将军的到来,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若是将军祭拜完父母就走,此事便作罢,若是将军不肯相信和亲使者惨死是野兽作祟,一意孤行调查此事,狼群群攻恐怕只是一个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