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这个召唤不太对〕〔影视从海豹突击队〕〔私房钱游戏〕〔我的御兽有亿点猛〕〔我的农场供货天庭〕〔我的精灵模拟器〕〔诡秘:从阅读者开〕〔都市绝品医神〕〔偏执陆少宠妻如命〕〔诸天从功夫熊猫开〕〔超品渔夫〕〔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32章 风雨来(二) //
    !

    时雍正在擦拭银针,一听这话差点扎到了手指。

    “大人何意?”她不解地看过来,“我走了,你怎么办?裴夫人突然消失在青山镇,你不怕引来怀疑吗?”

    青山镇风雨欲来,这一点时雍自然看得清楚。

    可是,只要对方没有搞清楚裴将军的虚实,也断断不会贸然出手。太子在裴府是一个小书童,平常不打眼,悄悄送走他,不会引人注意,若是裴夫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消失不见,那就不一样了。

    时雍觉得赵胤这么做有点冒险。

    “会打草惊蛇的。大人。”

    赵胤道:“我自有主张。”

    时雍抿唇道:“我不会拖累大人,大人也不必担心我的安危。”

    赵胤看了一眼她,平静地道:“有你看着云圳,我放心。”

    原来如此。

    她还以为是他担心她的安危,这才迫不及待送走她呢。

    时雍沉默片刻,想到尚在青山镇的乌婵和燕穆等人,摇了摇头。

    “我想与大人共进退。”

    赵胤淡淡看她一眼,返身取出一个令牌,递到她的面前。

    “带着,关键时候有用。”

    时雍低头。

    是锦衣卫指挥使的令牌,他们第一次合作对付东厂娄宝全抓“女鬼”的时候,她曾经用这个令牌狐假虎威打砸过得月楼,现下忽然觉得令牌烫手。

    “大人既然执意如此——”

    顿了顿,时雍合拢掌心,“好。”

    赵胤的声音松缓下来,“我都安排好了,你不必忧心。去睡吧。”

    说罢他躺下去,阖上了眼,睡得规规矩矩,大概是察觉到时雍眼神的注视,眼睑动了动,慢吞吞吩咐。

    “记得熄灯。”

    ————

    同一个深夜。

    崇山峻岭间的驿道上,一人一骑纵马疾驰,还未到达驿站,便高声呐喊。

    “六百里加急。速速开门!”

    驿站大门在寒风中打开。

    战马嘶鸣,马蹄嘚嘚而入,刚进驿站? 便软倒在地上,哀叫一声。

    驿丞帽子歪戴,匆匆赶上来。

    “小哥打哪里来?”

    驿卒高举封筒? 焦急地道:“紧急公文? 急送五军都督府? 天亮前必到,快些换马——”

    “天这么冷,小哥先进来喝一杯? 暖暖肚子再走?”

    “马厩在哪个位置? 快些,不得耽误。”

    “深夜赶路,极是辛苦。咱们当差的人? 自个儿不顾念自个儿? 谁来顾念?耽误不了? 本驿有最快的马? 都早早喂饱了。”

    ——

    楚王府。

    夜灯氤氲昏暗? 如同鬼火。

    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青布包头? 身着民间粗布衣裳,急匆匆上了台阶,环顾四周,叩响门环。

    片刻,门拉开? 她着急地与门童说了几句什么? 很快? 王府的侧门打开了? 女子的身子闪入黑暗中。

    而王府一角的灯亮开了。

    “皇叔救我。”

    女子入得楚王赵焕的殿内,便直直朝他跪了下去。

    楚王衣襟微乱,急匆匆起得床来? 只在肩膀上随意披了一件外袍,眉宇间尚有慵懒的睡意。

    看到面前低垂着头的女子,他似笑非笑的目光里仿佛有一层说不出的凉寒,“怀宁,你这次捅大篓子了。”

    赵青菀抬头,唇角青白,几乎快要哭出来了,“皇叔,青菀只是不想远嫁兀良汗,叫银盏替了我。她一个卑贱女子,能做巴图汗王的王妃,原是享用了福分,我哪知会……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皇叔,如今青苑是没得出路了,父皇若知真相,定不会饶我。我无处可去,皇叔,救命,救青苑一命。”

    赵焕冷笑一声,“你当真是昏了头,这么大的事情,也敢自作主张。和亲干系两国邦交,兹事体大,一个不慎将引发战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你堂堂大晏公主,不知民间疾苦不顾百姓安危,满脑子的儿女情长,实在不值得救。”

    这话说得极重。

    赵青苑脸色灰败,双腿瘫软下去。

    “皇叔,你若不救我,侄女便要万劫不复了。”

    赵焕忽然轻笑一声,没说话,却仿佛在说她活该。

    “皇叔,你当真要侄女死在你面前,才肯出手相救吗?”

    赵焕看她许久,摆手。

    “我救不了你,进宫去面圣吧。”

    赵青菀身子一抖,想到皇帝威严冷漠的面孔,身子绷紧,说得期期艾艾。

    “父皇本就不喜欢我,若得知我闯下这等大祸,一定会打杀了我的。”赵青菀突然直起身子,膝行到赵焕身前,拖住他的袍角,“皇叔,求你给侄女指一条明路,我们是亲人,我只有你这个亲人了,皇叔,你要救我……”

    赵焕星眸慵懒半垂,许久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赵青菀的眼泪都淌湿了他的袍角,才听得他一声轻哼。

    “去无乩馆。如今,只有赵胤救得了你。”

    赵青苑吃惊地抬头,“可是无乩病了,无乩馆不许外人进入,我,我也进不得。”

    赵焕一听,扯扯唇角,似乎有些好笑。

    “一个无乩馆,你都进不去。你怎么在这世道活下去?想法子呀,孩子。”

    ————

    天色刚明。

    一辆马车在无乩馆后门停稳,厨房里管事的婆子开门走出来,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婧衣姑娘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去看胭脂吗?”

    女子微微一笑,手绢掩了掩脸颊,甩手径直进了门。

    管事婆子看一眼她挺拔高傲的背影,一个巴掌轻轻扇在自己的脸上。

    “叫你嘴碎。”

    婧衣是主子的大丫头,她一个婆子就不该嘴碎,多问什么。

    在耀眼的阳光下,无乩馆沉寂一片,几乎听不到人声,只有后院的鹦鹉在咕咕地叫。

    女子回头望了一眼,径直走进去。

    无乩馆她来过很多次了,知道赵胤住在哪里。

    走近了,她心跳得有些快,紧张,害怕,又烦躁地扯了扯衣衫。

    事到如今,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门窗紧闭着,空气凝滞。

    赵青菀心跳如雷,突然觉得有一丝不对。

    这里不是安静,而是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

    雨后的大青山,云遮雾绕如蒙上了一层轻纱。

    阳光从云层照射出来,霞光万丈,艳丽异常。

    钱家出了个县太爷,在青山镇是有名的富户,不仅请的是京师的戏班子,戏台也搭得高大气派,比起县府里的大户人家来也毫不逊色。

    大门外面支了棚子,门口设了香案,戏台下方置了桌椅,更远点的地方,摆放着一排排长凳,供人们便坐。

    “汉寿亭侯,

    青龙偃月神鬼皆愁;

    白马坡前诛文丑,

    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

    他三弟翼德威风有,

    丈八蛇矛惯取人咽喉;

    鞭打督邮他气冲牛斗,

    虎牢关前战温侯;

    当阳桥前一声吼,

    喝断了桥梁水倒流。”

    戏台上,武生浓眉大眼,黑眸染星,花旦眉黛腮红,扮相妩媚,随口几句唱词,台下便传来阵阵喝彩。

    “好功夫!”

    “扮相不错!”

    “有一把好嗓子。”

    不管懂不懂戏,总归是得说几句表示自己懂得的话,赞叹几句。既然是钱家请来的戏班子,入得了贵人的眼,平民百姓有福分看到,自要喝个满堂彩,鼓掌越是大声越好,这样方才能助得了钱老太爷的兴。

    “他四弟子龙常山将,

    盖世英雄冠九州;

    长坂坡救阿斗,

    杀得曹兵个个愁。

    这一班武将哪个有?

    还有诸葛用计谋。

    你杀刘备不要紧,

    他弟兄闻知是怎肯罢休!

    若是兴兵来争斗,

    曹操坐把渔利收。”

    今日县太爷请了不少人,回乡省亲的裴将军和夫人自然也在席位上。

    时雍嗑着瓜子,看得似乎很专心。在她的面前,柿饼大枣、桃仁果子和茶水摆得满满当当,裴将军看她吃得爽快,时不时递上巾子伺候,她也是自然地接过,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戏到酣处,她指尖轻轻捻一个柿饼,吃罢又将手伸给将军。将军脸上也不见嫌弃,仔细为她擦尽,目露宠爱。

    “甜吗?”

    时雍眼儿微斜,瞄他一眼,“甜。”

    “多吃些。”赵胤将果盘挪了挪,一双幽暗的眸子专注地看着她。

    那一抹深邃惑乱人心,时雍心里一跳,很快又平静,似笑非笑地凑到他的耳边,“你想说甚?”

    赵胤侧脸,嘴唇擦过她的耳朵,“半个时辰后,你借腹疼离开。”

    二人对视片刻,时雍一笑,收回目光,捏起一块柿饼放到嘴里,轻轻一咬。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