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37章 陈红玉带来的消息(一).
    !

    刚在京师大婚的定国公府小姐居然出现在青山镇。

    而乌婵既然把陈红玉带到面前,很显然,彼此的身份已然不用再掩饰。

    四目相对,想想楚王妃那日的鸡飞狗跳,皆是无言。

    想那日,陈红玉是高高在上国公府嫡小姐,即将大婚的楚王正妃,而时雍是一个送药的卑贱奴婢。可短短时日,如今陈红玉沦落到戏班,穿着戏班的杂工服,时雍却懒洋洋躺在床上,有丫头伺候着,俨然一副贵夫人的派头。

    时雍淡淡地笑,“陈小姐,别来无恙?”

    陈红玉目光轻飘飘落在时雍身上。

    “我是无恙,不过听说你病重了?”

    一句话说得冷硬无情,没什么温度,与时雍在楚王妃见到的那个温婉国公千金似有些不同。

    “多谢挂念。”

    时雍脸上带着笑,眼风掠过陈红玉,与乌婵的视线在空中相撞。

    “娴衣,还不快给乌班主可陈小姐看座。”

    茶水糕点摆好,时雍懒洋洋起床,娴衣为她披了件衣裳,很是小意。她慢条斯理地坐到主位,陈红玉不适的蹙了蹙眉,时雍视而不见,只问乌婵。

    “怎么回事?说说看。”

    乌婵将陈红玉带来,原本也是为了向她坦白。

    见时雍问起,她清了清嗓子。

    “这事还得从楚王大婚说起。”

    提到楚王二字,陈红玉清亮的目光便暗淡下来,眸底如若染了一层雾气。

    乌婵只是注意着时雍,没从她脸上看到半分难受或伤心,遂放松下来。

    “我敬佩定国公府满门忠义,陈小姐又是个直率豪爽的女子,不是那等俗艳的闺阁千金。只是为情所困,一时想不开,误入……”

    她想说误入歧途,又觉得不合适? 伤害陈红玉的感情。

    “我想拯救陈小姐。”

    乌婵点点头,说得郑重其事,为她的行为做了合理的解释。

    时雍挑了挑眉? 不说话? 只是又是一笑。

    两人太熟太了解? 不用乌婵多说,她也知道,她想拯救陈红玉是假? 想搅浑赵焕的婚事为时雍报仇是真。

    乌婵手背凑到唇边? 轻咳掩饰。

    “我找到陈小姐,劝她不要嫁入楚王府那个大火坑,奈何陈小姐想不开? 我苦劝无果? 只能想了点法子? 把陈小姐请到了乌家班。”

    陈红玉眼风扫向她? 刀子似的? “不是请? 是绑。”

    时雍并不意外,挑挑眉,低头喝一口水,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乌婵道:“我和陈小姐打了个赌。”

    “赌的是什么?”

    “赌楚王在不在意她。”

    乌婵说得很委婉,可这么简单一句? 却像最利的刀子刮过了陈红玉的脸? 赤辣辣的疼痛? 她尖俏的下巴别开? 神色不悦,却没有说话。

    时雍淡淡一笑,并不意外。

    在今天之前? 她都不知道陈红玉被乌婵“请”走了。原以为她嫁入了楚王府,和楚王过起了琴瑟和鸣的日子。这正是因为王府那边半点风声都没有透出来,

    婚礼照常举行,新妇照样进门,乌婵和陈红玉打赌的结果,不言而喻。

    “陈小姐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令我等佩服。”

    时雍轻笑说完,陈红玉的脸便拉了下来。

    “我知你厌恶我,也不必在这个时候说风凉话。”

    这哪是风凉话?实在话呐。时雍懒懒地勾了勾嘴唇,笑容简单直接,并不掩饰,“敢和乌婵打这样的赌,就不是一般女子的胆量。陈小姐豁达爽快,女子楷模,我所言字字不虚。”

    陈红玉哼声,斜她一眼。

    “不用客气。我没那么豁达,我跟她赌,只是我非赌不可。”

    人被乌婵胁持,性命都在人家手里攥着,赌也得赌,不赌也得赌,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可我看你如今的样子,不是愿赌服输了吗?”从陈红玉踏入房间那一刻起,时雍就觉得这女子神态虽黯然,但行事洒脱,比时下大多女子都大方豪迈,有那么几分武将后代的风骨。

    陈红玉听罢,嘴角微动,好半晌才发出哼声。

    “不服输又如何?他已经娶了别人。”

    时雍微惊,望了望乌婵,轻声问:“娶了谁?”

    陈红玉眼皮低垂,语气难掩那一丝若有似无的落寞和伤怀。

    “我的庶妹,陈紫玉。”

    她低头喝一口娴衣摆在面前的茶水,似是镇定了片刻,才又抬起头来,朝时雍一笑,眸子里带了几分嘲弄。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这是我心里的他,这世上,也再没有第二个他。”

    楚王绝代风华,琴棋书画骑射礼乐,六礼精通,如青翠苍松,不论是能力、相貌还是地位,属实是能让女子一见倾心的神仙样人物。

    时雍眉梢动了动,只是一笑。

    乌婵看着她,闷头喝茶。

    陈红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我知他素有风流名,可是,哪个男子不风流呢?至少,他曾那么激烈地爱过一个女子,为她做了那么多的荒唐事。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我都让人讲与我听。听来尤觉心酸,听罢却只是感动。”

    “人间难得是情痴,我见过他在她去后,衣不解带,夜不能眠,借酒消愁的样子……终归是一个爱而不得的忧伤男子罢了,他的孤独和深情,无一不打动我。我以为,他深爱的女子去了,这情痴经了这些磨炼,在成为我的夫君后,将是人世间最好的那个。”

    陈红玉黯然垂头。

    看得出来,她想忍,

    可泪水仍是染湿了睫毛,红了眼圈。

    “陛下赐婚,他欣然接旨,对我亦是小意温柔,凡事妥帖。我俩虽无海誓山盟,但已算是许了佳期。我是他的妻,御赐的妻。可我大婚前不见,他……国公府换了个小姐出嫁,他竟是什么都没有说,默默接受,与她拜堂、行大礼,入洞房……”

    似是心疼到了极点,陈红玉终是掩面。

    “是我,不是我,盖头下的女子究竟是谁,原来他根本不在乎。”

    时雍幽冷的双眼凝视着她。

    这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她听着,除了震惊,只剩一些说不清道不清的复杂情绪。

    那日楚王大婚,她去看公主出嫁的仪仗了,对楚王府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不是今天乌婵带了陈红玉来,她根本就想不到有这么荒唐的事。

    赵焕娶错了人,也能不动声色地笑纳?

    不愧是他。

    时雍唇角牵了牵,又望向乌婵。

    乌婵向来是个胆大的,可时雍没有料到她的胆子会这么大。

    胁持楚王妃,大婚前把人掳走。

    如今是下不得台了吧?

    毕竟陈红玉这样的女子,让乌婵昧着良心“撕票”怕也做不到。

    “所以今日,二位来我府上,是为何事?”

    在陈红玉面前,时雍刻意与乌婵划出了距离。

    而她冷淡的话语,把陈红玉从悲伤中拉了回来。

    她看时雍面色清冷,对她的遭遇没有兴趣,拭了拭眼睛,抚了抚额际的发,将悲伤隐藏了起来。

    她是个骄傲的女子,不允许自己恣意。

    “你来说罢。”

    她扭头看乌婵,将尾巴抛给她。

    乌婵摸了摸鼻头,浅笑吟吟地看着时雍,“钱老太爷的堂会上,陈小姐看到你了。”

    时雍看她一眼,抬抬眼皮。

    那么显目的裴大人和裴夫人,想不看见也难。

    只是这乌婵不仅胆子大,对陈红玉也太过信任,竟然就这么把人给带来了。

    时雍不吭声,乌婵语气却沉凝下来,“我们今日来找你,是不得已。”

    她望了陈红玉一眼,“昨夜钱宅唱了一天的大戏,三更方罢,前头那是热闹非常,可后宅……却有些不同寻常。”

    时雍挑了挑眉,“怎么说?”

    乌婵道:“陈小姐发现,他们偷偷摸摸往内宅库房里搬东西。”

    时雍的目光转向了陈红玉:“什么东西?”

    陈红玉眯起眼,脑子有些乱,脸色也有些踌躇,“似是火器。”

    火器?

    时雍的眼睛凉了下来。

    “陈小姐没有看错?”

    陈红玉摇头,“我祖父、父亲和叔父皆是军校出身,我自小就常去军营,对火药的味道极为敏感。据我观察,这批火器数量庞大,不是小打小闹。此事非同小可,我认为有必要过来找你们商议。”

    顿了顿,她皱起眉头,眼睛直视时雍:

    “还有便是,昨日钱太爷找乌家班加了两场戏,今日又如此,事情极不同寻常。这青山镇也很是古怪。”

    她敏感地嗅到了气氛,

    可要用更准确得词来表述又不行。

    时雍目光冷了冷,“陈小姐和乌班主带来的消息,非常有用,我马上禀报给将军知晓。”

    陈红玉默默看她片刻,突然道:“我能否亲自面见大都督?”

    她直呼大都督,显然是认出了赵胤。

    时雍目光看向乌婵,后者无奈地抿了抿嘴。

    “陈小姐性情中人,侠义直爽,值得信任。”

    她是告诉时雍自己的立场和看法,却换得陈红玉重重一哼。

    “等回到京师,你的账,我自然会跟你清算。”

    乌婵似笑非笑地道:“能救陈小姐于水火,乌婵死而无憾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