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41章 殉镇(一).
    !

    “天雷之罚,开火呀!”

    长街的厉风轻轻的吹着,家丁手执的火把发出幽幽的光,在钱名贵声嘶力竭的吼声里,全镇的人瞪大的双眼,惊恐又兴奋,好像天神布下的恩泽就快降临了一下,没有畏惧,不知躲闪。

    “不要!”

    电光石火间,一个人群突然扑过去,紧紧抱住铁轮车上的“天雷之罚”大声喊叫。

    “你们逃命去吧,别再来送死了。”

    那人披头散发,身上沾满了鲜血,正是刚才告诉他们“青山镇没有百姓”的那个老亭长。

    家丁拉扯着他的胳膊,他一动不动,胡子被冷风吹得颤抖着,随即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沙哑的声音如同敲打的破锅,在人群中炸响。

    “快逃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双眼赤烈,回望着赵胤,一声高过一声,字字都像在喘息。

    “我早就告诉过你,没有人可以为青山镇做主,没有人。你为什么还要来送死?”

    “青山镇没有了。早就没有了。”

    “我,青山镇的亭长,除了我,这里没有人,没有人。”

    “这里的人,全变成了那些舌头,那些舌头才是他们。”

    老亭长的话高昂激烈却又语无伦次,趴在铁轮车上,看着黑压压的人群,他像一个大梦初醒的垂暮老者,颓然的眼睛里迸发出悲凉的光点。

    “你们都疯了。没有新的世界,这只是一个疯子的骗术,没有天神,没有邪君? 没有上古灵物,那些死去的人,不会飞升? 灵魂也不会得到救赎。他们都死了? 他们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死去的人? 他们是我们的亲人……而你们,有一天也会像他们一样,死去? 只有舌头被储存在那个山洞里……”

    “点火!”钱名贵大喊? “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让他受天雷的惩罚吧。”

    两个家丁把他拉开,老亭长还在呐喊。

    “我是青山镇的亭长? 要罚就罚我一个吧。”

    他高喊着? 扑过去抱住火把。

    扑!

    一柄钢刀从他的后背贯入。

    老亭长睁大双目? 看着那把刀从胸前穿过。

    他拧着头? 大张的嘴怎么也合不拢? 看着那个杀他的人。

    人群突然安静? 所有的嘈杂与呐喊同时停止,画面仿佛被定格,老亭长眼里巨大的悲伤,变成了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那人手执钢刀? 目光坚定而冷漠? “叔父? 你疯了? 你的灵魂已经背逆了邪君,你的肉身也不再纯净,你必须被毁灭……”

    老亭长张了张嘴? 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他目光涣散,用尽全部地力气扭过头,看着赵胤,眼窝的泪空洞、绝望,就像这漫长秋夜里的小镇,凄风苦雨,满目疮痍,好似天永远不会亮,永远没有白天。

    “我可以为你做主。”赵胤勒住马,目光扫过眼前这群疯狂的人,也看着以死阻止天雷试图唤醒他们的老亭长——他的泪和鲜血,正蜿蜒而下。

    “那年在你家饭馆门前,你的小孙子爬树摘樱桃掉下来,是我接住了他。”

    赵胤淡淡的声音随冷风传入老亭长的耳朵。

    “你看。生死可以改变,这青山镇自然也有人能做得了主。”

    长风自黑暗穿街而过,老亭长的眼亮了一下,仿佛升起了希翼的光,手终是慢慢垂了下去。

    “以死殉镇,是为忠烈!”

    赵胤剑身染血,高高举起,“杀!”

    将士们怒气升腾,嘶吼着冲了上去。

    “点火!快,快点火炸死他们,让天雷之罚惩罚他们!”

    钱名贵的呼声被掩埋在了长风里。

    火把点燃了引线,火花冒一下,熄灭了。

    一个天雷没有用,再一个天雷还是不管用。

    钱名贵疯了,爬过去从家丁手上接过火把,亲自去点。

    “完了!”

    几个用铁轮车推出来的天雷都像是哑了似的,冒一下火花就熄灭了。

    朱九高声道:“看见了吗?天神不会眷顾恶魔,什么天神之罚,就是个骗局。”

    “不,不可能的。绝无可能。”钱名贵爬上铁轮车,打开天雷的盖子,轻轻一拉,那引线松松掉了出来。

    哪里还能点燃?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他拿着引线大声喊叫,眼睛被恐惧占据,身子瑟瑟发抖着,几乎忘记了疼痛。

    天雷不燃,邪君的惩罚会比现在的疼,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是谁,是谁破坏了天雷……”

    他想找个背锅的羊,眼神落在了师爷邹赛身上。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邹赛一把扳住他的肩膀,将他推开,又亲自查看一眼,再转头,双眼赤红而癫狂。

    “钱名贵,你坏了邪君大计!你死定了。”

    “不,不是我,不可能是我。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钱名贵嘴里喃喃,翻来覆去只这几句话。

    邹赛脑子里闪过一条狗的影子,从天雷搬进来,只有那条狗溜入过库房……

    可是,他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

    一是他不信这世上有这么聪慧的狗,懂得破坏天雷。

    二是他不敢把一切责任推到一条狗的身上,毕竟狗不可能背锅,但是钱名贵可以。

    “一定是你。”邹赛揪住钱名贵的衣领,“邪君早就怀疑你背叛了他。通风报信的是你,破坏天雷的也是你。”

    “放你娘的狗屁。”

    生死面前,斯文扫地,钱名贵面如死灰地看着邹赛,“是你在邪君面前告我的状,是你想接替我的位置,是你陷害我!我跟你拼啦!”

    两个人扭打起来。

    钱名贵肩膀中了一箭,可肥硕的身子极是灵活,邹赛被他揪住,竟挣扎不得。

    白执一脚过去,踹翻两人,然后同丁煜一起将他们拎了起来,拖到赵胤的面前。

    “爷。这两人怎么处置?”

    赵胤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冷眼微眯。

    “押下去,留活口。”

    疯狂的青山镇人见证了邪君“天雷之罚”的失败,失去了钱名贵和邹赛的指挥,变得不堪一击。他们人数众多,可武力值属实不是锦衣卫的对手,少了天雷之罚,内心的壁垒被推倒,全部成了会喘气的人肉沙袋。

    “我们胜利了。”

    箱子里,赵云圳死死抓住时雍的袖子。

    “我们胜利了,为什么还不出去?”

    时雍在箱子里看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厮杀,此时的心情比赵云圳平静不了多少。

    但是她的脸上,没有露出半点激动。

    “等等。”

    “等什么?”

    赵云圳不懂。

    他身上的血液仿佛在燃烧,被这场激烈的厮杀点着了,他想要去战斗,想像阿胤叔,像谢放,像朱九、像那些男人一样去战斗。

    “我们出去吧,阿拾,我要出去。”

    时雍摁下他的脖子,又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怀里的孩子身子僵硬着有点抗拒,时雍捞他过来抱在怀里,赵云圳终于老实了。

    时雍的目光透过小孔看出去,寻找到了那个人影。

    马上的赵胤全身胄甲,腰系革带,脚踏革靴,整个人修长挺拔,凤翅盔下的脸也十分俊逸好看,但是,他高倨人群却神色未展,一脸高冷孤寂,紧蹙的眉下,双眼蓄满了肃杀。

    不对劲。

    时雍心里微微一沉。

    一丝不易察觉的异常爬上心间。

    是从赵胤身上传递过来的。

    “我们到底在等什么?”赵云圳不耐烦地问。

    “等你阿胤叔。”时雍目不转睛地看着赵胤,说出这句话,又垂下眼皮,“等他招呼我们出去。”

    赵云圳盯着身边的女子。

    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透过小孔得光,赵云圳能看清她的轮廓。

    “你是不是想让我娶你?”

    这小子冷不丁的话极是骇人,时雍怔了怔,差点笑出声。

    “殿下何出此言?”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