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42章 便宜行事(二)&.
    !

    赵云圳哼声,言语有点羞恼。

    “你与我已经是……是这般亲近。再在箱子里关久一些,我不娶你,你便真的没人敢要了。你说你是不是想赖着我?”

    “。”时雍淡淡看他,一言不发地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战斗还没有结束,这些人虽然愚昧,但身份没有搞清楚之前也不能随便屠杀,兵丁们只能抓头目,驱赶人群,还有零星的一些人,在拼死顽抗。

    哒哒哒哒哒——

    可能是箱子里面太过安静,马蹄声还在很远时,时雍就听到了。

    由远及近,马蹄裹着尘浪滚滚,一听这声音,来的人不少。

    “阿拾,有马队!”

    时雍搂住赵云圳的胳膊一紧。

    “嘘!”

    马蹄声更近了。

    人未到,声已至。

    “永平卫指挥使石大人到!”

    一听这话,赵云圳兴奋不已,抓住时雍的胳膊,大声喊叫。

    “是我们的人,是我们的人!是阿胤叔请来帮我们的人。阿拾,我们可以出去了。”

    这些人身着甲胄,手执弓弩刀枪,一看就是朝廷的队伍。

    时雍松了口气,“是。”

    赵胤突然回头,隔着人群看过来,那一眼极是微妙,时雍心弦一绷,凭着某种难以描述的直觉,很肯定赵胤是在看她。

    或者说,提醒她。

    时雍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一把抓住想要拍打盖子的赵云圳,“别动!”

    转瞬,只见谢放策马过来。

    “乌班主!”

    “在。”乌婵刚才参与了混战,这会子脸有点花,抬袖子抹了抹,轻松地问:“永平卫的大人都来了。没事了,是么?”

    谢放看她一眼,“是的。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

    说罢,看乌婵蹙眉,他不解释,转头对身侧的兵丁说:“跟这些唱戏的没关系。把路让开,让他们走。”

    刚才混战,乌家班一直被那些疯狂的青山人围在中间打? 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不少人,现下还有些也不打了,就是不肯散去? 围在街口官道上? 一个个像垂头丧气的僵尸。

    谢放派人过去驱赶? 这些人不情不愿地散开,让出了中间的路来。

    乌婵回头看一眼街尾烟尘滚滚般涌入青山镇的永平卫兵马,皱了皱眉头? 拱手? “多谢大人相助,来日必当报答。”

    谢放抱拳还礼,望了一眼乌家班的箱子? 眉头锁紧。

    “一路安顺。早到京师。”

    他话里的深意? 几个人都明白。

    他不放心箱子里的赵云圳? 在叮嘱他们? 也叮嘱庚字卫的兄弟? 要保护太子平安达到京师。

    乌婵点点头示意? 马鞭高高甩起,“兄弟们,赶路了。”

    马车动了起来。

    时雍眼睛贴着小孔,远远地看着人群里的赵胤。

    “阿拾。”赵云圳在唤。

    时雍忙着看外面,随意地嗯了声。

    “你心不在焉。”赵云圳严肃地望着她? “本宫在跟你说话。”

    小屁孩最近总说“我”? 一句本宫拉回了时雍。

    “你想说什么? 殿下?”

    “你为什么一直看阿胤叔?”

    赵云圳气鼓鼓地? 又提醒她:“在你面前是的本宫,会娶你的也是本宫。阿胤叔是不会娶你的。”

    这话很伤自尊,时雍眼睛一眯? 不加思索就问了。

    “为什么?”

    “他不会娶任何人。我父皇说的。”

    就因为道常大和尚的预言吗?

    时雍哭笑不得,纤眉微挑,“他是个人。”

    “是人如何?”

    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难不成他真会因为道常和尚的一席话,就终身不娶?一旦遇到喜欢的女子,说不准哪天就想娶了呢?那谁拦得住。

    时雍腹诽的话,没有说出来。

    一是和赵云圳这小屁孩儿说不明白,二是车队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吆喝:

    “唱戏的,停下!”

    乌家班的车队已经走出了街口,这声吆喝不是来自赵胤的人,而是永平卫新来的一队士兵。

    他们骑着高大的战马,行动迅速,很快绕到了车队前面,再次拦住了离开的路。

    “石大人有令,今夜任何人不得离开青山镇。”

    乌婵高声道:“为什么不能离开?石大人让我们留下,是要管饭吗?”

    士兵重重一哼,骑马绕着乌婵身边转,“箱子里是什么?”

    乌婵道:“还能是什么?唱戏的行头,戏服,道具。”

    说着,她又从褡裢里掏银子,“官爷,拿去吃个茶,听个曲儿。”

    咚!银子落地。

    那士兵挥开了乌婵的手,突然拔刀指着她。

    “打开箱子。”

    这气势汹汹的样子,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乌婵挑了挑眉:“裴将军已经允许我们走了,你们凭什么不让?”

    士兵:“这里是永平府青山镇,裴将军说了算,还是我们石大人说了算?打开!”

    大晏实行卫所制,在中丨央一级设前后左右中军都督府,简称五军都督府,地方设都指挥使司,都司下设若干卫所,卫所最高长官为指挥使,也是正三品。

    论品级,石洪兴与裴赋同级,但裴赋是京官,石洪兴是地方官,一个是强龙一个是地头蛇,这些人有些仗势,似乎没有把裴赋看在眼里。

    赵云圳在箱子里蠢蠢欲动,哼了声,“那是个什么狗官?本宫这就出去,让他们睁大狗眼好好看看,这里到底谁最大。”

    “不可!”时雍小声阻止。

    今夜形势风云变幻,早已不可预料。

    赵胤既然没有暴露赵云圳的身份,自然有他的打算。

    “装在箱子里的太子,还是太子吗?”

    时雍的话,让赵云圳愣了愣。

    “你这话是何意?”

    时雍目光炯炯有神,盯住他,“殿下,如今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能证明你是太子,你可明白?”

    赵云圳不懂,“那你们帮我证明便是。”

    时雍深吸一口气,“如果我们都死了呢?”

    赵云圳人虽小,却也不笨。从小在深宫中长大,多少知道一些算计。

    “你是说,这个什么狗指挥使,敢不认我?”

    时雍嘘了一下,示意他小声点:“别侮辱狗。”

    那永平卫指挥使早不来,晚不来,当真是为赵胤解困来的?

    时雍不敢冒这个险。

    毕竟这天下,只有一个太子,皇帝只有一个儿子,若有人图谋不轨,太子便是很好的筹码。

    这青山镇,这卢龙县,甚至永平府的水,都太深了。石洪兴的人越过赵胤上拦路乌家班,分心没安好心,这石洪兴的屁丨股说不准早就歪了,早就与他们沆瀣一气。

    若不然,钱名贵这些人,又怎敢在肆无忌惮,毫无约束?

    “查就查吧。”

    乌婵懒洋洋的哼了声,扭头。

    “小北,开箱给各位兵爷看看。”

    一口口箱子被打开了。

    士兵一个个看过,走向了队伍的中间。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站在马车边上的庚一淡淡道:“一样,班子里的戏服。”

    “打开看看。”

    庚一的手微微攥起,眼神示意庚二,“钥匙呢,开箱。”

    庚二低着头,慢吞吞地将钥匙插丨入锁眼,那士兵看他这么慢的速度,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声,庚二突然打了个喷嚏,喷了那人一脸。

    盖子也在这时打开了。

    那士兵飞快地掩面,擦拭着脸上的口水。

    “我肏你老娘,找死是不是?”

    庚二连忙低声道歉,他长得清俊,脸上画着戏班里的油彩,做花旦打扮,那士兵撩眼看他一下,斜眼看了看箱子里堆放的花花绿绿的戏服,视线又被他吸引了回来,笑得有些邪肆。

    “你唱戏就穿这些个?”

    庚二小声道:“唱什么戏,就穿什么衣。”

    那士兵伸手要往他脸上捏,“看看这小脸,涂的是什么?”

    庚二手攥成了拳,那人却转了身,因为背后的小茗香突然娇嘀嘀地唤了一声,

    “兵爷快来嘛,人家都打开等你好久了。”

    那士兵嘿嘿乐着,走开了。

    他发现娇软软的小茗香比硬邦邦的庚二更美。

    ————

    车队检查完毕,一个校尉策马走到石洪兴面前,高声道:“大人,戏班的箱子没有异样!”

    石洪兴年岁不小,是个四十来岁的老将了,骑在马上,他一双浑浊的老眼盯着赵胤,目光炯炯有神。

    “裴将军,你传信让本将前来相助,本将如今带了人来,你得给我交个底吧?”

    赵胤眉头一皱,“石大人想知道什么?”

    石洪兴骑马绕着赵胤走了两圈,打量他,笑着说道:

    “不瞒裴将军,我来之前得了个京师来的密令。说五军都督赵胤勾结卢龙县令钱名贵,谋害和亲使臣,胁持怀宁公主,便私自携太子殿下出京,欲行不轨,让我协助捉拿……”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一下,眼神再次在赵胤身上打量。

    “不知裴将军可知情?”

    赵胤眉目不动,“不知。”

    “是吗?”石洪兴冷声反问,“我以为裴将军无故派兵镇压青山百姓,致我青山镇血流成河,死伤无数,正是得了赵胤的指派呢?”

    赵胤冷冷看着他,平静地道:“看来石大人不仅屁丨股歪了,脸也换了。”

    石洪兴怔了怔,长笑出声,“你我皆是旁人局中的一颗棋罢了,多说无益。听闻裴将军好功夫,石某倒是真想见识见识——以裴将军一百多人的队伍,怎么来打我这五千人?”

    五千人,这是把永平卫的兵都调过来了吗?

    赵胤放眼一望,四处皆兵。

    弓箭手早已拉好弓弦,只等石洪兴一声令下。

    他突然冷哼,“石大人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石洪兴笑了笑,打马走近,用极低的声音道:“还请大都督原谅,我这也是迫于无奈呀。天子要杀你,谁人拦得住?再说了,你便死在青山,死得也是裴赋,你赵胤是病死的,病死在无乩馆。你说,这可气不可气?哈哈哈。”

    赵胤冷冷看他,“挑拔离间,你还嫩了点。”

    石洪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目光又放眼望向长街上的尸体与痛苦哀叫的伤者,冷声道:

    “大都督莫不是以为,这么多无辜百姓枉死,此事能得善了吧?即便他们有错,你也无权未审先杀。《大晏律》没有给你这个权力。”

    哼了哼,石洪兴眼里闪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冷光。

    “大都督说你做得了主。啧啧,这么多条人命啊,你要怎么向陛下交代?陛下又怎么向天下人交代。大都督,你说,到时候身首异处第一个被用来祭天的人会是谁?”

    赵胤手伸到腰间,唰地抽出一张帕子,长剑铮声响过,他低垂眼,眼含坚冰,慢慢擦拭。

    “石大人可看清楚了,本座手上的是御赐宝剑。陛下令我,可便宜行事。石大人可知,何为便宜?”

    石洪兴脸色一变。

    “尚方剑?”

    尚方剑为大晏皇帝御用之剑,是至高无上的极权象征。持有此剑的人,可先斩后奏便宜行事。

    何为便宜?

    如今他石洪兴就是个便宜。

    赵胤道:“我刚好就有宰杀你的权力。你说,这可气不可气?”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