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费伦的刀客〕〔人道大圣〕〔一剑倾国〕〔大明第一臣〕〔八荒剑神〕〔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明末之藩王崛起〕〔校花跳楼死亡后我〕〔神医嫡女飒爆了〕〔红楼贾府〕〔修法至尊〕〔满级大佬替嫁以后〕〔宋女史为何如此〕〔和大明星老婆从绯〕〔丧尸绝城〕〔穿入诸天万界〕〔重生过去的逍遥人〕〔重生我真没想当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43章 乱军之中(一)*.
    !

    石洪兴咳嗽一声,嘴角反复抽搐几次,脸色已变。

    他们骗了他。

    在赵胤着人传信请他出兵的时候,他是犹豫过的,但是那时局势不明朗,他还想坐山观虎斗,结果他们说赵胤私自出师,已触怒天颜,皇帝要暗中办了赵胤。他这才义无反顾顺势而为,出来露露脸。

    哪知赵胤是拿着尚方剑出京的?

    中了人家的计,兵已经派出来了,这锅也背定了。

    事到如今,他也无路回头。

    “裴将军可真会说笑。尚方剑长啥样儿,石某人也没见过。我只知听命行事,拿你问责。”

    石洪兴说罢,握拳转头,大声命令道:“众将听令,裴赋勾结逆匪,无故屠杀青山镇百姓,致我青山血流成河,百姓不安……给我拿下,全军缴械。”

    在石洪兴身后有一群亲兵,这些人也是营里的精锐,精挑细选,他这才敢打马上前同赵胤耍横斗狠。

    哪料,就在他扭头这一瞬,赵胤突然提剑纵马,如鹞子掠梁,一个跃起,已跨于他的马上,将剑架上了他的脖子。

    调转马头,在马儿的嘶鸣声中,厉色喝道:

    “石大人,让你的兵退下。”

    石洪兴目露惊惧。

    他身后一群亲兵也都愣住。

    赵胤身上统共就一百来号人,而他们有数千之众,单是弓箭手就有上百人? 早已将青山镇长街围得水泄不通,哪知道,还未开打就被人擒了“王”?

    再勇猛的人在死亡面前都会有犹豫。

    脖子上的刺痛? 让石洪兴脑子有刹那的空白? 过了片刻? 他战战兢兢地摆摆手。

    “退,退下!”

    赖千总名叫赖安,是同石洪兴一起前来青山镇的卫所千户? 也算是石洪兴的心腹? 今日撺掇他领兵青山的时候,说得忠心耿耿,一副要为她肝脑涂地的样子? 可如今? 眼看石洪兴落入赵胤手中? 赖安却铮地一声拔刀在手? 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石大人为全忠义? 临死不退? 我等见大人高义,悲痛欲绝,必为大人……复仇!”

    说罢,他举刀大喝。

    “得石大人令,捉拿叛将裴赋及其部众? 若有反抗者? 杀无赦!”

    石洪兴不敢置信地盯着赖安? 再看看赖安身后那些他以为的“心腹”? 不顾他的性命齐声呐喊着扑上来,额头上青筋都鼓胀了起来。

    “赖安,你反了不成?”

    赖安脸上浮起一起奸笑? “反的是石大人。末将只是听令行事。杀啊!”

    “竖子诓我!”石洪兴大吼着,心中那根弦断了,脑子里的线索却连了起来。

    这个赖安,给他献计献策献美人,让他放心把卫所的大事小事交由他去办,哪成想,他把赖安当兄弟,而赖安只是在算计他。

    事情清清楚楚摆在那里,石洪兴也不傻。

    这卢龙,这青山发生了什么,他并非一无所知。

    只是他被蒙蔽得久了,相信了赖安的话,认为宫中和朝堂要变天了,将在外,守一方,得有两全准备……

    哪知会有这样的下场?

    石洪兴高大的身子突然萎靡,急促地喘息着,虚弱又懊恼地道:

    “大都督,我看错了人。”

    “退兵!”赵胤面无表情,剑身往前一寸。

    石洪兴脖子上滴出一串血珠。

    他手腕一垂,刀身滑落,伴着一声苦笑。

    “大都督莫非以为我在做戏吗?你都看到了。你杀了我,这逆贼也不会退兵。你我皆是套中之人罢了。”

    他微微扭头,僵硬着脖子看赵胤:“非是石某看你笑话,时势所趋,大都督若想保命,还是早些交出太子投降了罢。否则,这大青山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赵胤手上长剑一紧,剑身入肉,石洪兴身子抖了起来。

    “你杀了我,也是插翅难飞。不是我小瞧大都督,纵你锦衣卫个个武艺高强,又如何以一百之众敌五千?这不是以卵击石又是什么?”

    赵胤冷声问:“陛下令你戍守永平,你就守成了这模样,石洪兴,你该死。”

    石洪兴用一种悲伤的目光看着他,幽幽地叹:“这卢龙县,早已不是大人以为的那个卢龙县了。”

    他眼一斜,望向远处的士兵和青山镇的百姓,长叹:

    “你赵胤有三头六臂,也改不了这局。”

    石洪兴气若游丝,一脸无奈、恐惧,双眼里仍有挣扎的求生欲望。

    “今夜,他们要诛杀太、子。”

    天下皆知大晏皇帝仅有一个儿子,那就是九岁的赵云圳,若是太子死在青山镇,死在这乱军之中,身子本就不好的光启帝还能活几年?

    肃杀的冷风自青山长街吹拂过来。

    永平卫的兵丁们在赖安的指挥下潮水般涌了过来,

    月夜风高杀人夜。

    这一仗千古难遇,没有人会相信,也没有人敢相信,一个地方卫所会围攻远道而来的京军,而理由是他们“屠杀百姓”。

    乌泱泱的人群像扑火而来的蛾子,圈子越打越小。

    满地伤兵残尸,有些人累得筋疲力尽,有些人因为杀人太多,手臂都杀得脱了力。

    “杀啊!”

    “杀!”

    凄厉的吼叫声响彻了云霄。街口狭窄,乌家班被包围在里面寸步难行,刀剑砍杀,利箭离弦,声音一道比一道刺耳,嗜血的杀戮如同野兽在撕咬弱小的动物,彼此不留一丝余地。

    赵云圳小手握成了拳头,“我想出去!”

    今夜他已经说很多次这句话了。

    之前,时雍没有允许,而如今这情形,躲在箱子里已是毫无意义。

    一百多人怎么打五千人,结果可以预见。

    不突围出去,早晚是一个死字。

    “我陪你。”

    箱子轰的一声掀开,时雍拔剑跃出,

    “保护少班主突围!”

    她一手牵着小小的赵云圳,一手挥剑,面色冷厉。

    庚一回头看她一眼,大吼一声。

    “保护少班主突围!”

    他们叫喊的少班主,众人皆知,那是当今太子。

    长剑闪烁着刺眼的光。

    星空不见,箭雨破空而来。

    一群人将时雍和赵云圳围在中间,且打且走。呼啸而来的箭支,被将士们围拢的身体拦在了外面,有的人倒下了,鲜血喷溅到赵云圳的身上,鲜红刺目,有的人呐喊着又挡在他面前,在呐喊声中重重地跌倒在地,暴尸而亡。

    赵云圳瞪大双眼,看着,看着,

    他甚至看不清他们谁是谁。

    “给我刀!”

    赵云圳先是小声喊。

    继而,大声叫,声音凄厉。

    “给我刀!我会武。”

    越发的大声,

    “给我刀,我要杀了他们!!”

    年幼的孩子从未见过这等惨烈的场面,一双明亮的眼睛已经烧得通红。

    他看到了,

    很多人在为他拼命,为他去死。

    而他,身为太子,人人都说尊贵聪慧,是天权授意的未来之主,可如今,他只能躲在他们的身后,像只灰溜溜逃命的老鼠。

    他不要。

    他是赵家人,是帝王骨血,不是个窝囊废。

    “本宫要杀了你们这些逆贼!”

    赵云圳大吼一声,趁时雍不备,捡起一把长刀,瞪着一双眼睛就要杀出去。

    “你干什么?”时雍厉吼,一把抓住他,“回来!”

    赵云圳手上的刀挥舞着,小小的身子有些畏惧的颤抖着,可紧咬的牙,愤怒的眼,气势看来却十分的凶悍勇敢,力气也颇大。

    他从小习武,却从无实战经验,这是第一次。

    鲜血烧红了他的大脑、眼睛,怎么挣脱时雍的手,他毫无察觉,只知道,当钢刀捅入敌军的腰腹时那种畅快淋漓的亢奋和复仇的快感,与平常练武砍沙袋竟是完全不同。

    “父皇,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孩子握紧钢刀,手在颤抖,

    一个兵丁没有察觉人群里得孩子,被他一刀捅入腹中,到死才看到杀他的人。

    “太子……杀了我?”

    咚!

    他倒下去,鲜血溅了赵云圳一脸。

    “是你该死。是你该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