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山无策〕〔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王妃她又给人算卦〕〔首辅娇妻有空间〕〔大周不良人〕〔清穿十四爷家的娇〕〔木叶:宇智波家的〕〔清穿之扑到四爷怀〕〔双城之战:从法师〕〔斗罗:武魂殿万岁〕〔黑篮之灰色花开〕〔轮回世界:傅青海〕〔人生副本游戏〕〔我真是佞臣啊〕〔这个体质便宜卖〕〔霍格沃茨的考古学〕〔斗破之缘起青山镇〕〔洪荒之大巫师〕〔我世袭狱卒,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47章 老天眷顾(一)*.
    !

    时雍半蹲下来,手肘搭在床边,低头看他。

    他睡得很沉,双手放在胸口,眉间写满了疲累,但神态极是放松,好像一个赶了千里路回家的旅人找到了舒适地。

    听说双手放在胸口会做噩梦?

    时雍轻轻将他的手拉开,动作很轻。

    他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没有醒来。

    睡着了还这么严肃?

    时雍嘴角不由自主地往上扬起,手指从他饱满的额头慢慢滑上去,解开他束发的玉冠,想让他睡得更舒服点。

    头发散开,铺了一枕头,越发衬得他鼻梁高挺,棱角分明,嘴唇十分性感……

    噔!

    时雍心里一跳,迅速站起来,拉上帐子转身就走。

    外面的雨似乎下得更大,敲在瓦上噼啪作响。

    时雍想去找小二,拉开门走出去,一个人背对着她站在廊前的支摘窗边,修长的身影挡住了风,肩膀覆了一身冷寂。

    “燕穆?”

    时雍走过去。

    “你怎么不去睡一会儿?”

    “睡不着。”燕穆调过头来,青襟长袍在风中摆动,“阿拾,跟我们走吧。”

    时雍看了他一眼。

    风从窗户的方向吹过来,刮得脸痛。

    燕穆不着痕迹地挪了挪位置,时雍脸上的凉意没有了。

    她沉默片刻,道:“再等等,此事须从长计议。要走,就不能拖泥带水,惹来麻烦。”

    燕穆轻轻嗯一声,眼神里是难言的复杂,“你很像她。”

    说完,他袖袍微摆,与时雍擦肩而过,走向他自己的房间。

    房门阖上,廊上空荡荡。

    时雍站了片刻? 窗外的雨下得更密了。

    ————

    赵胤醒来,房里生了个小炭炉,上面支了口热腾腾的锅? 不知道里面煮了什么珍馐美味? 氤氲间全是食物的香味? 小几上还摆了一壶酒,两个杯子。

    女子背对他而坐,低垂着头在做什么? 一身衣裙素净而单薄? 显得小腰窄瘦。

    赵胤掀被子坐起来,“你在做什么?”

    时雍在给她的银针消毒,听得声音? 转头看到赵胤容光焕发的样子? 不由佩服。

    不过就睡了一个时辰不到? 就恢复了过来。

    “大人先吃点东西吧?我这里马上就好。”

    说完? 见他抿着嘴不说话? 一脸严肃的样子? 时雍想了想又说:“还是你的腿痛得厉害了,想要现在就行针止痛?”

    “不急。”赵胤看她一眼,坐到桌边的条凳上,犹豫片刻自己去把小炭炉上支的锅端到桌上,揭开锅壳? 里面煮了五花肉、菌子、白菜? 萝卜? 都是寻常的东西。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香。

    坐了片刻? 拿起筷子,他扭头看时雍还在一根一根银针认真的消毒,皱了皱眉? “你也来吃。”

    时雍愣了愣,回头看着他,“我吃过了。”

    赵胤看她手上拎着银针,嗯一声低头吃起来。

    “那酒也是你的。”时雍随意地瞄了他一眼,“不在饭点,店里的东西都凉的。天冷了,你这破身子最好吃点热乎的东西,我便找小二拿了肉和菜,又要了小炭炉,把锅子支在上面,又能取暖,又能煮东西。”

    赵胤定定看她一眼,嘴里蹦出两个字,“多谢。”

    这么客气有礼,时雍有点不习惯。

    直接命令她才是大都督的风格不是吗?

    看来青山镇一役,不仅小太子爷变了,大都督也被改变了。

    时雍笑盈盈地放好消毒完的银针,“不客气,你得付账。”

    赵胤一怔,看着她默默不语。

    “看我做什么?”时雍眉梢扬了扬,说得理所当然,“我身上又没有银子,总不能我在房里开小灶,让乌家班付账吧?”

    赵胤:“我付。”

    说完,他低下头默默吃。

    时雍不远不近地看着他,只觉得眼前男子令人赏心悦目。

    战场上手起刀落都是人命,杀伐决断不皱眉头,可坐在那里吃东西的赵胤,姿态端正,吃相斯文,竟是芝兰玉树贵气逼人。

    客栈的窗户不严密,明明合上了,还是有风从缝里漏进来,吹得桌上的油灯一晃一晃,两个人的脸也在灯火中明明暗暗。

    赵胤是个沉默的人,吃饭一点声音都没有。

    吃完,他便坐到床边准备行针。

    时雍搬了张条凳到他面前,又要了些热水,先给他泡脚。

    赵胤由着她折腾,一言不发。

    时雍僵坐片刻,有些无聊,便问起他青山镇的事情。

    “那些人可有招出邪君是谁?”

    赵胤握筷子的手紧了紧,眉头微皱。

    “不曾。”

    白马扶舟赶到那夜,抓了数百人,连夜审讯,却无所获。

    这些百姓是邪君麾下最低等尚未入流的“修炼人”,他们听从“执事者”——也就是钱名贵的命令。这些修炼人和执事者一样,他们见过的邪君,无一不是“黑袍黑发黑面罩”,没有人见过邪君的脸,邪君长什么样子更是无人知晓。

    钱名贵被捕后,倒是把事情招得彻彻底底,只是等他带着赵胤进入大青山的山洞,那里早已人去楼空。

    山洞低矮潮湿,如原始之初,哪有什么邪君?

    时雍听罢,微微出神,“那永平卫呢?永平卫的人,大人准备怎么处理?”

    那么多的人,虽说都是听上官的命令行事,但犯下这么大的罪行,必定得有处罚,可正因为人数众多,处理起来肯定棘手。

    赵胤修长的指节绷得发白。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这个回答可以说相当于没有回答了。

    时雍看他一眼,弯腰试了试水温,替他卷高裤腿,又加了点热水,“那这案子你还准备追查下去吗?”

    赵胤没有告诉他兀良汗领兵南下的事情。

    沉默片刻,他道:“查。”

    时雍眉梢扬了扬,盯着他,“也是。怀宁公主还不知是生是死。”

    赵胤避开她的目光注视:“她还活着。”

    “活着?找到了?”

    时雍脸上的意外,都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是怎么找到的?”

    “她在京中。”

    “那山洞中穿着嫁衣死去的女子是谁?”

    “宫女银盏。”

    油灯昏暗的光晕里,时雍清楚地看到赵胤眼里浮上的一片阴霾,但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时雍看不透他那张冰冷的面孔下,对“宫女替嫁枉死”这事怎么看。

    她想了想,笑道:“公主活着就好。”

    赵胤面无表情嗯了一声。

    时雍喉头一卡,觉得这个话题终结了。

    她瞄了一眼赵胤,见他仍然一脸平静,没有心情再让他美美泡脚了。

    “差不多了。我给大人施针,然后大人可以早些去办正事。”

    时雍说着,便弯腰端开了脚盆,拉近条凳,坐好,低头帮他卷裤腿,赵胤不知是过意不去,还是觉得她脸色不好看想自己来,他也弯下腰来,拉扯裤腿时,他的手不经意抓到了她的。

    时雍仰头望着他。

    赵胤松手,低低说:“我来。”

    矫情!时雍心里暗骂。

    平常又不是没有帮他做过,提到他的公主便要为她守身啦?

    “好。”时雍没有多话,坐端正,等他把裤腿卷好,这才开始行针。

    有过几次经验,如今的她,对这一套行针之法,已是熟练。

    只是,今日赵胤的膝盖比上次时雍看到的更为肿丨胀,指头摁下去,能摁出一个小窝,好半晌弹不回来。

    “大人这条腿还没有废掉,真是老天眷顾。”

    时雍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不太友善。

    赵胤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

    “这么严重,以后便不要逞能。”

    时雍又说了一句。

    这语气,活脱脱地感觉是在训赵云圳。

    赵胤皱了皱眉头,垂下眼睑,却只能看到她饱满的额头。

    “没事。”他淡淡道:“死不了。”

    时雍冷声道:“死有什么可怕,就怕活受罪。”

    这种疼痛她没有经历过,但是可以想象“如万千蚂蚁啃噬骨髓”是怎样的一种煎熬。

    她的气恼,来得很莫名其妙,按说又不是她疼,关她何事?

    时雍眉头皱了起来,将油灯拉近,又把他的腿抬起,想将他的膝盖拉近一些,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被赵胤拒绝了。

    他那条腿僵硬如石头一般,固执的曲着,不肯张开。

    “这样就可。”他的视线落在时雍不悦的脸上,“我还有急事,很快得走。”

    “有急事大人何苦走这一趟?”

    时雍不动声色地瞄他一眼,突然起身按住他得腰,一把将他别别扭扭想要掩饰的裤腿拉高,拉得更高,刚好看到了大腿上延伸出来的一条伤痕……

    那是新伤,上面还有渗出的血迹,只是草草包扎过,没有仔细处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