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53章 魔窖!用脑子看人(二).
    !

    乌婵将燕穆半搂在怀里,掐他人中,“怎么样?是哪里痛,哪里不舒服?”

    扑嗵一声,燕穆瞪大双眼,大张着嘴巴,倒了下去。

    乌婵大喊一声,“来人,把他抬到床上去。”

    “别动他!”时雍制止了乌婵,飞快扯开燕穆的衣领,让他透气,再解开他的衣袍,取出银针,灸其水沟、百会二督脉穴,醒脑开窍,再灸其内关穴,醒神宁心。最后以毫针连刺通关、通山、通天穴,为他护心保脉。

    一番操作下来,她额头也渗了汗。

    脑子一片空茫却又空灵清净。

    为救人的下意识动作,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众人惊诧地看着她,又快又熟练的动作。

    直到燕穆幽幽醒转,时雍才松了口气。

    “抬他进去,喝些生姜水,注意保暖。”

    说着她提剑起身,燕穆嘴皮一动,望着她,“别去。”

    时雍回头,“没事。我带大黑。”

    燕穆眨了眨眼皮,眼神涣散但坚持,“此人武艺过人,善用毒物,奸邪诡诈……”

    他不放心她。

    时雍却很平静,“我有办法自保,你好好休息。”

    ……

    时雍刚才洒的香灰,伤到了黑衣人的眼,他不可能和白马扶舟缠斗,肯定急于逃窜,时雍带着大黑出去,顺着他们追踪的路线,很快赶上了周捕头一行。

    “人呢?”时雍走近问。

    周捕头手叉在腰上,喘着粗气,“前,前面。我老了,跑,跑不动了。”

    时雍看他一眼? “官爷别追了,回去提取脚印吧。”

    她的身影飞快地消失在眼前,周捕头看得暗自心惊。

    昨日她说有办法证明凶手是人非兽的时候? 大家都以为这姑娘在逞能? 没想到那人今夜果然来了? 而在这之前,整个客栈但凡可以下脚的地方都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香灰,只要有足印踏上去? 就必然会显出形状。

    小小女子有这等心计? 很不简单。

    更让周捕头感到可怕的是这个戏班。

    虽说戏班的武生大多武艺不错,但从今晚交手来看,那不是不错? 简直就是江湖豪侠中的高手? 即使是这个小姑娘? 身手也是了得。

    周捕头犹豫? 这事要不要报与县太爷知晓。

    时雍在宁义镇的旷野上看到了白马扶舟。

    夜风肆虐? 他一人站在风中任由长发飞舞? 似乎在判断该往哪个方向。

    “厂公。”时雍大声喊他,“跟我走。”

    白马扶舟看一眼她身边的大黑狗,眉梢扬了扬,略一点头跟上来。

    ……

    有大黑带路,二人在旷野上追了约摸两刻钟? 找到了一个破旧的农家。

    黑漆漆的房间里? 有一个铁铸的大笼子? 里面有铁链拴住的几个人? 其中还有两个孩子。

    笼子像一个大型的狗窝,里面放了一条破被子,几个人挤在里面冻得瑟瑟发抖? 在他们的脚边,有打翻的破碗,里面光生生的,连一点残羹剩饭都没有。

    看到突然闯入的陌生人,禁锢在笼子里的几个人睁大双眼,一动不动。

    他们没有说话,呆呆地看着闯入者,不知所措。

    时雍看了看手上的剑,背到身后,“关押你们的人呢?”

    没有人回答。

    她仿佛在和空气说话。

    而这时,白马扶舟已经将破旧的三间屋子找了一遍,朝她摇了摇头。

    时雍弯下腰,再次问:“那个人呢?我们知道他回来了。”

    她的眼在几个人脸上巡视着。

    片刻后,才有一个孩子细声细气地说:“他走了。”

    时雍从兜里掏出一颗买来哄赵云圳的糖果,递给他,鼓励地问:“什么时候走的?往哪里走的?”

    孩子接过糖,刚想张嘴,就被旁边的大人捂住了嘴巴。

    那人戒备地看着时雍,那双干瘦的手死死搂住孩子,死死盯住她。

    “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们了。”

    时雍点点头,“那我可以问,你们是谁吗?”

    那人嘴皮轻动,“我们是修炼人。”

    “修炼人?”

    这个名词时雍从赵胤嘴里听过。

    那些信奉邪君的人,妄想飞升成仙,都称自己为修炼人,而带领修炼人的小头目被称为“执事者”。

    时雍看着这个眼含戒备的干瘦女子,眼里流露出几分讥诮。

    “这破碗破被子铁笼子,就能让你们修炼成仙?”

    本就岌岌可危的信仰如泡沫般被无情戳破,那人恼羞成怒。

    “先受万般苦,方享万般福,你懂什么?”

    时雍淡淡道:“我是不懂,世上怎会有如此狠心的父母,甘愿将孩子幼小的身子和灵魂献祭给恶魔,自己身受万般苦尚且忍不得,却忍心让自己的孩儿受万般苦,将嫡亲的血脉置于魔窖,沦为恶魔控制人心的工具人。”

    时雍的视线缓缓移动,落在被女子勒在怀里的孩子身上。

    “你看看他,多瘦。多像一条可怜巴巴的小狗。不,它活得连我的狗都不如。”

    大黑摇了摇尾巴,展示了一下他健硕的身体。

    又“汪汪”了两声,威风凛凛。

    一听拿她的孩子和狗来比,那女子原本麻木的双眼突然迸现了生机,原本就清瘦的脸,因为突然瞪大的双眼显得狰狞异常,套在身上的铁链在她的愤怒里铮铮作响。

    “你闭嘴!你们这些高高在上吃人肉喝人血的贵人!你们压榨我们剥削我们,把我们当成畜生来奴役,来使唤,你们凭什么还要来羞辱我们?只有邪君可以拯救我们,待我们剥除腌脏的肉体,净化灵魂,就可以彻底脱离苦海,永受福寿。”

    她愤怒的咆哮,满是不甘和激烈的抗争。

    只可惜,用错了地方。

    时雍不理她,看向那个孩子。

    “你愿意吗?”

    孩子不吭声,眼神畏惧。

    时雍又道:“愿意被人关在笼子,像猪狗一样舔食腐败的食物,见不到天日,见不到伙伴,见不到春天的桃花绽放,见不到夏天的烈阳炙热,见不到秋天的黄叶飞舞,见不到冬天的雪花纷扬……你愿意你的身体永远在这暗无天日的冰冷笼子里,像一个被人豢养的家畜,等待死亡的到来。而那个天外飞仙的渴望,是假的,是骗局,永不会实现。”

    “我不……”

    孩子张嘴说了两个字,就被他的母亲捂住了嘴。

    孩子瞪大一双无辜的眼,看着时雍,眼里充满了祈求。

    时雍懂了。

    只有大人才有那么多的欲望,想要福禄双全成仙成佛长生不老,而小孩子往往简单而直接,他的眼神澄澈干净,黑白分明,这是一个还没有被污染过的孩子。

    这笼子里的生活,于他只是噩梦。

    “不怕。姐姐救你。”

    时雍站起来,挥剑砍开笼子的锁。

    不料,里面的几个人却躁动了起来,他们不愿被解救,那个搂住孩子的干瘦母亲,在铁链就要被时雍拉开的时候,甚至疯了一般,死死掐住自己孩子的脖子,双眼濒临绝望般的大吼着,发出一种怪异而尖利的叫声。

    “不——”

    “邪君赐我永生。”

    “我的孩子,不洁的孩子,愿死亡能拯救你腌脏的灵魂。”

    “……”

    在那个孩子眼神被母亲掐得涣散之前,时雍和白马扶舟终于制住了这几个疯狂的“修炼人”,将孩子从那个母亲手上抢了回来。

    “哇!”

    当时雍将孩子搂入怀里那一刹,惊恐颤抖的孩子,终于大哭出声。

    时雍拍他后背,用这辈子用过的最温柔的语气告诉他。

    “不怕。你得救了。”

    她的眼瞄向白马扶舟,微微一笑。

    “你看到没有,这个大哥哥是从京城里来的大公公。他能帮你解决一切困难。”

    白马扶舟清冽绝艳的脸,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微微一凉,在看到孩子天真无邪的眼睛时,又不得不换上一副微笑温和的样子,朝他点头。

    时雍瞄了白马扶舟一眼。

    “你告诉我们,那个囚禁你的人,去了哪里?你们又是哪里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青山。”孩子抽抽泣泣,“我们是青山镇人。那个坏蛋,方才回来一趟,不知拿了什么,又走了。就在你们进门前不久……”

    回来拿了东西就走。

    时雍望向这个冰冷的土夯房,似乎在空气里嗅到一股浓重的阴魅味道。

    这里晦暗、阴森,自然不能将孩子留在这里。

    白马扶舟发出鸣嫡,很快几个东厂番役赶了过来。

    “把这里收拾了。”

    笼子里的人,还在叫喊。

    发出尖利而诡异的叫声,仿佛地狱来的恶鬼。

    白马扶舟回望一眼,又看了看时雍怀里的那个孩子,轻描淡写地道:

    “拿本座印信,通知官府。”

    时雍带着大黑在这座郊外的民房转了好几圈,奇异的是,那个人身上的嗅源仿佛从这里消失了。大黑把他们带到这里,焦灼的走来走去,却再也找不出那个人的痕迹。

    遇到高手了。

    ————

    归园田居客栈,已被官府的人围住了。

    时雍兑现了承诺,确实向周捕头和王仵作证明了是人非兽。

    周捕头亲眼看到了黑衣人,也从黑衣人夜袭时踩踏的香灰上提取到了鞋印。

    “八寸的鞋,足有七尺得身高。身量颀长、健硕。”

    听周捕头说完,时雍补充了一句。

    “右手无名指曾受钝器所伤或断裂。”

    周捕头一惊,狐疑地看着她。

    “你怎么看到的?”

    时雍:“用眼睛。”

    周捕头:“……”

    当然是用眼睛,不然用脑子吗?

    “那人分明戴了个护手,手掌和指节都包裹了起来,你怎会看得见?”

    时雍想了想,“用脑子。”

    “……”

    众人一言不发看着她。

    时雍道:“他左手用剑,右手似有不便,在翻窗的时候,我曾见他试图用手去扶,手指卷曲时,单单无名指卷不起来——”

    说到这里,她冷不丁看了乌婵一眼。

    “或许,是被小茗香所伤。”

    小茗香是个机灵的人,武艺不错,那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他,必然是使用了些手段,而小茗香但凡有一丝清醒,就不可能不自救不挣扎,那么在凶手身上留点什么印迹,也不是不可能。

    乌婵点点头,眼瞳阴凉。

    “他为何要杀小茗香?”

    戏班这么多人,为何独独挑了小茗香来杀?

    是碰巧撞上,还是故意为之?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天亮时,等衙门里的人都走了,时雍告诉乌婵。

    “这一切的根源,还在青山镇。想要找出答案,我们还得返回青山。”

    乌婵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你想回青山,是为了案子,还是为了……”

    时雍沉默,等着她说下去。

    乌婵却没有说。

    而是白马扶舟接上了这句话。

    “若是为了赵胤,我劝你不必去了。”

    时雍莫名其妙,望了望周围看着她的人。

    “我看不去不像是为了案子?”

    众人不答。

    白马扶舟轻笑,昏暗的天光里,他温和艳美的面容带了一丝浅浅的嘲笑,像是对时雍,又像是对自己,然后自言自语一般,悠悠地道:

    “青山镇,值得一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