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55章 沉默的青山镇(一)*.
    !

    到青山镇时,天色更晚了一些,夜雾弥漫,能见处不过一两丈。

    时雍骑的那匹是乌家班的老马,也算是跟着乌家班走南闯北的功臣了,大概马儿走的地方多了,吃的草料杂了,也有了几分灵性,还在青山镇街口,它便不愿再往里走。

    老马犟起来脾气大,比大黑还不好哄。

    时雍扯了几次缰绳,拍不动它,只得下来牵它。

    “马祖宗,走啊。”

    马儿脖子固执地拧着,就是不肯。

    时雍:……

    大黑汪汪两声,冲上去往马屁股上就是一口。

    不轻不重,刚好能让马痛。

    马儿长嘶一声,蹄子终是迈出去了。

    时雍看了大黑一眼,“你倒厉害。”

    大黑受了表扬,甩甩尾巴,跑到了老马的前面。

    青山镇还是那日时雍离开时的模样,一侧是水,两岸夹山,早晚雾气重,多雨,长街风大。

    街口的血迹似乎还没有冲刷干净,除了檐下那些凝固成了黑褐色的血,长风送来的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令人呼吸不畅,恨不能把毛孔都紧闭起来。

    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人。

    如同鬼镇。

    一个人走在长街,两侧是影影绰绰的房舍、有些门关着,有些开着,露出里面的桌椅,摆设。外墙、木柱上到处是弓箭刀枪的砍痕、洞孔,还有附着的血迹。这座历经数百年的古镇在一片死寂中,仿似一个巨大的鬼片拍摄场,一瞬间就将时雍拉回了那个浴血突围的夜晚。

    恐怖的杀戮后,小镇比杀戮时更为可怕,每一个洞开的大门里,仿佛都有一双眼睛,都有一些枉死的冤魂,以致时雍听不清风里夹杂的是飞沙树木的呼啸还是惨死的人发出的凄厉呼喊。

    她明白卖茶水的大娘,为何要她原路返回了。

    这里实在不适合正常人来。

    时雍不知不觉走到青山镇那座桥。

    桥那一头,就是裴府。

    桥上满是雾气? 时雍牵着马,带着狗,点燃一个火把? 听着桥下流淌的河水? 慢慢走过去。

    不过几日没有人? 裴府就似荒芜了,大门口写着“裴府”两个字的匾额上,插着一只利箭? 箭头破匾而入? 匾额的一侧裂开,倾斜下来,看上去极是落败。

    裴府旁的低矮房屋是裴三伯的家?

    时雍还记得那夜前来? 他们家人声鼎沸? 很多人来接? 还有几个小孩子? 穿插在人群里吵吵嚷嚷? 闹得人头痛。

    如此这些人都不在了。

    时雍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这一切,就像经历了一场幻术。

    在这个幻术里,她和赵胤如同恩爱的夫妻。

    她是裴赋,她是夏初叶。

    幻术终? 他是赵胤? 他是时雍? 而幻术里的所有人都被魔法收回? 不见踪迹。

    若非青山镇还在,她会有大梦一场的错觉。

    门没有上锁,时雍一推就开了。

    寂静里的吱呀声鼓噪耳膜。

    “你回来啦。”

    黑漆漆的门里? 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话。

    时雍吃惊,将火把举高,这才从余光里看到面色苍白的小女孩。

    她好像一个鬼啊!

    一动不动,站在角落里看她,火光根本照不到。

    若非时雍胆大,能当场被她吓晕过去。

    “春秀。你怎么在这里?”

    春秀朝她笑,“我一直在这里。”

    时雍往后望了一眼,背后是滔滔的河水,前方是巍峨的大青山,门里是春秀苍白瘦削的小脸。她举起火把走进,弯下腰来看春秀。

    眼对眼,小姑娘瘦了些,两只眼睛更大更亮,虽然面带微笑,可是在这个寂静的深夜,在空无一人的青山镇,还是很挑战人的胆子。

    时雍重复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刚才春秀的回答没在点子上,闻言愣了愣,又道:“我和婆婆留下来了。”

    “婆婆?”

    春秀点点头,“你跟我来。”

    春秀拎了盏油灯,带着时雍过了桥,走过长街,转过一个三岔路,指着前方偏暗角落的店面说,“婆婆就住那里。”

    时雍在青山镇住了几天,完全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店铺。

    店面的门紧闭着,春秀过去敲门,叫了几声婆婆,里面响过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忽隐忽现,从远及近,门吱呀开了,时雍看到门后的老人。

    头发花白,佝偻着背,看上去年岁不小了,但双眼极为有神。

    她看着时雍不说话,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

    春秀说:“婆婆,这是裴夫人。”

    再次听到裴夫人,时雍微微有些尴尬。毕竟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裴赋是假的,那么她这个裴夫人自然也是假的。

    可是,老婆婆没有什么表情,把门让开。

    “进来坐吧。”

    春秀走在前面,时雍跟着迈入门槛。

    随着屋里的灯火大亮,她步子有片刻的凝滞。

    店面不是很大,除了纸钱、香烛、挂在墙上的寿衣,还有一个个纸扎的人。他们有丫头,有小童,有美人,有俊郎,活灵活现的充斥在店里面,店铺有一扇通往里面的门,就掩在那些纸扎的纸人后面。

    门开着,黑洞洞的,仿佛有一双眼看着外面的人。

    时雍头皮发麻,看了春秀一眼。

    小丫头面色平静,似乎已经习惯了。

    “夫人,这是符婆婆。我的亲姑婆。”

    时雍微微一笑,“婆婆一个人住?”

    春秀点头:“嗯。我也会来陪婆婆。”

    时雍眉心一蹙,朝老婆婆看过去,美艳双眼里的几分锐利在油灯下被放大,显得肃穆而冷漠。

    符婆婆花白的眉微微沉下:“我有个外侄来青山镇看我,住了两日。”

    春秀瞪大眼,“我怎么没有看到。”

    符婆婆看她一眼,道:“说来跟你,还是本家呢。年轻人,不爱见人,你自是见不着。”

    符婆婆是青山镇人,祖上世代都在镇上卖寿衣香烛纸钱等丧葬用品,大抵是干这个营生,和阴间用物和死人打交道多,反而没有被邪君那一套修炼升仙的说辞影响。

    只是那时的青山镇已然疯魔,她一个老太婆人微言轻,只能随众,少言寡语保平安。

    赵胤率众离去时,春秀便成了个大问题。

    一个小女孩儿,他们不可能带在身边。这时符婆婆站了出来,说是春秀母亲娘家的亲姑婆,愿意带为照管春秀,赵胤便把裴府那座宅子和春秀托付给了她。

    时雍听完,又问:“青山镇的人都哪里去了,为什么你们没有离开?”

    春秀咬着下唇,看着符婆婆不说话。

    老人颤歪歪地拔了拔灯芯,平静地告诉她。

    “青山镇的人都死了。我们无处可去,留了下来。”

    “都死了?”

    时雍大为不解。

    都说赵胤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但是不至于把整个青山镇都杀光啊?

    “早就死了。”符婆婆双手似是闲不住,一边说话,又拿起纸人来扎,说话时也不抬眼皮,语气淡淡的:“你看到的青山镇人,要么不是青山人,要么已然不是人。

    在你们没来以前,那些不听话的人,早就都被杀了,换成了他们的修炼人。剩下的人,除了我老婆子和老亭长假意归顺,其他都是当真入魔的修炼者,又哪里算得上人?”

    想到老亭长,时雍内心黯然片刻。

    “那这些人后来去了哪里?”

    “官府带走了。怎么处置老婆子就不知了。”

    符婆婆摇头叹口气,突然扫了时雍一眼。

    “你吃饭了吗?我让春秀给你下碗面?”

    “……”

    不提面还好,一提,时雍就不饿了。

    看她摇头,春秀懂事地说:“夫人不爱吃面,我给你拿糕点,是娴衣姐姐走得时候留给我的,我舍不得吃,都给夫人。”

    晚上,时雍和春秀一起回裴府睡。

    春秀怕她害怕,主动睡在罗汉榻上陪她。

    时雍有些哭笑不得。

    夜深了,时雍躺在熟悉的床上,听着屋外呼啸的风声从大青山吹过,难以入眠。

    “春秀。”

    春秀嗯一声,果然没有睡着。

    时雍问:“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不怕吗?”

    “不怕。”

    “为什么?”

    “……”

    春秀沉默。

    好一会,黑暗里才传来她的声音。

    “我喜欢这里。”

    为什么喜欢,春秀没说,时雍也没问。

    她更为好奇地是,赵胤为什么如此放心?

    “春秀,我们刚回裴府的那晚,面碗里压着的舌头,是你放进去的吧?”

    春秀好半晌没有说话。

    空寂的房间里,气氛仿似凝固了。

    又了许久的时间,才传来春秀诡异的笑声。

    “夫人,你猜到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