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57章 乌日苏献计(一).
    !

    自打兀良汗向大晏宣战伊始,乌日苏就一直待在乌龙驿馆,足不出户。

    赵胤从驿馆撤走了魏骁龙,又派了旁人去保护他,没有限制他的自由,也没有以他为人质去找巴图谈判,就好像他这个兀良汗大皇子不存在一样。

    乌日苏低垂着头,从校场穿过,看到许多晏军身着单衣在场上练兵,喊杀声声,心里微微一震,没有多看,在侍卫的带领下匆匆走入营内。

    赵胤安静地坐在案后的椅子上,从容悠然,微微眯起的眼睛看不出情绪,不当他是敌人,也不是友人。没有杀气,却冷漠得让人望一眼都生出寒意。

    乌日苏眼圈当即一红,冲赵胤深深行了一个大礼。

    “大都督恕罪,小王人微言轻,对兀良汗南下之事,实在是有心无力。在父汗眼里,小王只是个愚昧不堪的呆头鹅,即便上书奏对,也是无力回天。只如今,眼看两国争端再起,百姓数十年安宁不在,小王实在痛心,负疚不已……”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不成言。

    赵胤望着他道:“大皇子不必忧心,也无须致歉,此事与你无关,你且安心在驿馆住下。”

    “唉,如何能安心!”

    乌日苏长长一叹,又朝赵胤作了个揖,低着头道:“小王此次前来,有一事相请。”

    赵胤抬抬袖,示意谢放为他看座。

    “大皇子请说。”

    乌日苏神色忧郁? 眼里却满是坚定。

    “小王自愿为质,望大都督成全。”

    赵胤看着他,表情没有意外? “皇子大义。”

    乌日苏摇头:“我父汗筹划多年? 这一战势在必得。恕我直言? 大晏仓促应战,援军未达,魏将军此去孤山顶多拖延些时日? 恐不能阻止我父汗马步南下? 打到卢龙早迟而已。”

    看得出来,他对兀良汗的战力极为自信。

    对他的父汗巴图,也有崇拜。

    赵胤点点头? 不动声色。

    乌日苏说着? 低头从袖中取出一柄用绸布包裹得匕首? 看得出来? 他极是爱惜? 匕首光洁如新? 上面雕琢着繁复而精美的云蟒兽纹,这不仅是大晏之物,应是出于大晏皇室之物。保护得极好。

    “这匕首原是大晏之物。我父汗从祖父那里承继而来。我十四岁那年,猎得草原头狼,父汗将它赐予我。”

    铮地一声? 乌日苏拔出匕首。

    刀刃轻薄? 锋利异常。

    他的手指游走锋刃? 慢慢划过去? 有血珠冒出来。

    乌日苏眉目不动,从怀里掏出手书一封,将血迹滴上? 摁了印,连同匕首一起呈给赵胤。

    “大都督可将此物和书信一起,交由我父汗。勒令他退兵!”

    赵胤看着他,一言不发,冰冷的身姿纹丝不动,俊朗的脸上不见表情,却给了乌日苏无端的压力。

    乌日苏又道:“父汗若是还顾念我是他的儿子,必会领兵退回松亭关外。”

    “皇子心意,本座明白。”

    赵胤许久方道:“可本座素来不喜以人为质。况且,汗王即亲自领兵,没有照会大皇子,想必是已然想明白了。”

    巴图南下之时就知道乌日苏还在大晏,他义无反顾地起兵,又有几分可能会顾惜亲生儿子的安危呢?

    乌日苏脸上的笑容苦涩而无奈。

    “大都督说得极是。”

    乌日苏慢慢坐下来,抬头看赵胤那一眼,目光极是锐利。

    “但我,还是想试试。父汗不肯退兵,那乌日苏便以死谢罪。以我之血肉,祭奠枉死苍生。”

    赵胤抿唇不语,全身气息冷淡之极。

    乌日苏微微一笑,语气轻快起来:“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可以为了野心,眼睁睁看到亲生儿子死在面前。”

    乌日苏也是有备而来,

    除了表面心迹,又向赵胤献上一计。

    “即便我父汗不肯就范,小王在兀良汗也是有些追随者,眼看小王惨死,必会兔死狐悲。如此一来,难免动摇军心,我死前会向大都督提供这些人的名单,大都督离间他们内乱,坐收渔利,兵不血刃,岂不快哉?”

    一个杀人不眨眼野心勃勃的枭雄。

    一个看似软弱斯文却满是算计的儿子。

    一个谋划大晏江山,

    一个谋划父子亲情。

    赵胤亲自送乌日苏出营,待他远去,召集心腹将领商议。

    “大都督,末将以为此计甚妙,不论成败与否,对大晏而言,都无损失。”

    “事不宜迟,大都督应当马上派人知会巴图,令他不得轻举妄动。”

    “大都督,目前各路援军尚未到达,按俺们事先定计,孤山必失,决战在卢龙塞。既然乌日苏愿意配合,巴图又不顾亲生儿子死活,肏他娘的,俺们也不必讲什么仁义了!”

    赵胤坐在案后,一声不吭地听着众人热烈讨论。

    “此事没这么简单。”

    他声音不大,将领们却安静下来,都拿眼看着他。

    赵胤平静地道:“兀良汗骑兵悍勇,巴图又谋划多年,断不会为了乌日苏一人退兵。只怕适得其反,激起兀良汗人的血性。”

    “大都督,我等并非贪生怕死之辈,激起血性又如何?我大晏将士未必还怕他漠北蛮子不成?”

    “哀兵必胜,王将军可曾听过?”赵胤看了那人一眼,“如今兀良汗攻城掠地一鼓作气,如大堤泄洪,势不可挡。这是他们蜗居漠北凝集许久的一股气,与其面对面撞其锋芒,不如疏导……我且看他排山倒海,推宽城,过孤山。待他气泄,再围而奸之,不好?”

    众人争论得不可开交。

    白执匆匆进来,看了一眼营中众将,走到赵胤跟前,朝他耳语几句。

    不消片刻,就看到一条黑狗,飞快地掠过,摇头摆尾,勇猛地扑向赵胤的脚边。

    “大胆!”

    一个参将离得近,见状拔刀就砍。

    赵胤看他一眼,波澜不兴:“我的狗。”

    刀都拔出来了,怎么办?

    那参将一脸震惊,调转刀锋深深撞向地面,摩擦出耀眼的火花。

    众将退下,白执朝赵胤行过礼,看了大黑一眼,低声道:

    “爷,这狗是自己跑来的。”

    赵胤看了他一眼,平静的眼里有阴冷的光芒。

    白执连忙低头,皱眉道:“经属下查实,是有一个小郎君带走了春秀,直奔卢龙而来。其人骑一匹老马,带一条黑狗……”

    赵胤抬眼,“人去了哪里?”

    白执低声道:“属下得知消息就马上派人去查了。二人落脚在卢龙‘和义客栈’,可现下只有春秀一人,那小郎君不知去向。倒是有人从大青山出来,发现那里的阴沟里,有一具女尸,疑似被野兽啃噬,还被,被拔去了舌头。”

    赵胤蓦地拍案站起,“为何现在才来报?”

    白执脊背一寒,立马单膝跪下。

    “爷军务繁忙,属下未知全貌,不敢滋扰。”

    赵胤冷冷扫他一眼,视线落在吐舌头的大黑身上。

    “你来,是想告诉我什么?”

    大黑歪歪头,嘴里嗷呜两声,在他面前转了几个圈,神情有些焦灼,但他又能说出什么来?

    赵胤试探着去摸它的头。

    大黑退了一步,“汪汪”吼他,又往前拖他裤腿。

    赵胤站起身,一言不发地取过架上的头盔,握紧锈春刀,大步出营。

    大黑见状,嗖一声跑在了前面。

    “爷——”白执喊了一声,脸上迅速褪去血色。

    对于他这种常年跟在赵胤身边的人来说,对他的言行有一定的了解。

    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信号。

    非死生,难以收场。

    ————

    时雍后背倚在城门边的石墩上,看到那几个佩刀的壮汉走出来,直起身子,大声喊:“站住!”

    那几个人瞳孔微微一缩,转头看来。

    前方城门口就有守军,几人交换眼神,手扶腰刀盯住她,一动不动。

    时雍不慌不忙地走过去,从怀里掏出银子,塞到领头那人手上。

    “兄弟,行个方便。”

    那人低头看看手上的银子,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你待做甚?”

    时雍道:“兀良汗人打进来了,小弟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处可去,想跟着几位大哥去落草为寇。”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