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60章 大黑是个天才 //
    !

    没有人想到困在山洞的时雍会跑出来,就连赵胤也意外。

    分明是他来救人,如今被一个小女子抓住手跑山洞跑,何其怪哉?

    “去哪?”赵胤挥手劈开冲上来的修炼者,低头问。

    “当然是逃命。”时雍百忙中抽出时间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大都督眼神有些古怪。

    她一怔,“你不会当真一个人来的吧?”

    洞中火光微弱,时雍眼睛却亮晶晶,灿若星辰。

    她整个人似乎都在发光。

    赵胤向来不好女色,第一次发现女子确是柔美,与营中的大老粗十分的不同。可这么纤弱柔美的女子,偏生有颗熊胆,一个人也敢闯入邪君的山洞。

    若是出点什么意外……

    赵胤突然心浮气躁,眼睛冷了下来。

    “魏州和谢放领兵在外。”

    时雍诧异他平静的脸为什么会突然变色,好像还有点不待见她的样子。

    不过,她来不及多想,只是哼了声。

    “那太好了。”

    “如何好?”

    “瓮中捉鳖,一把火就能把他们逼出去。”

    赵胤眉头跳了跳,看向那些陆续从洞中出来正与修炼者缠斗的东厂番役。

    “白马扶舟来了?”

    这么一说,时雍想起自家大侄子了。

    “对哦。还不能放火。一烧,不是连他也烧死了吗?”

    两人对视,片刻没动,背后又有人冲了上来。

    时雍回头一看,是谢放和朱九领着的人。

    他们并不放心赵胤一个人入洞,时刻关注着洞里的动静。大黑也是个机灵鬼,一看情况不动,甩着尾巴就跑了出去,冲他们叫吼,他们便跟了上来。

    大黑是个天才。

    带路不绕路,直端端就把他们带过来了。

    谢放看到赵胤好端端站在那里,紧绷的心弦一松。

    “爷,接刀!”

    绣春刀抛了过来,赵胤伸手接住。

    时雍道:“这下烧不成了。这么多人进来。”

    赵胤低头看一眼她的手,“要活的。”

    他这眼风太邪性了。

    时雍顺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还牢牢抓住他。

    刚才是为了逃命,眼下他的人都来了,似乎用不着。

    她淡定缩回手,“走,抓邪君。”

    这里的山洞四通八达,如同迷宫一般,大黑再次发挥了它“寻路小天才”的本领,带着时雍和赵胤很快又回到白马扶舟失踪的那个山洞,在石台的附近找到一个机括,闯入了内洞。

    白马扶舟被人捆缚着,倒在地上。

    反剪手? 堵了嘴,一身衣衫凌乱不堪,活脱脱一副被人欺凌过的样子。

    时雍怔了怔? 噗嗤就笑了出来。

    白马扶舟瞪圆眼看她? 时雍笑得更厉害了。

    赵胤走近? 手抬起,绣春刀寒光一闪,绳子断了。

    白马扶舟扯掉嘴里的破布? 眼里的羞恼和愤慨几乎溢出。

    “人呢?本座要亲自宰了他。狗娘养的小人!”

    赵胤微微眯眼? “没人看见。”

    时雍接上,“倒也不必恼羞成怒。”

    赵胤平静地道:“玩鹰的被鹰啄了。”

    时雍接上:“属实悲愤。”

    白马扶舟看看时雍,再看看赵胤? “你们……”

    这是在说风凉话吗?

    时雍朝他翻了个眼皮? “可有哪里不适?”

    白马扶舟哼声? 已然淡定下来? 揉了揉胳膊? 云淡风轻地道:

    “那平台有暗门? 白烟有毒。我与他交手时,不慎着了他的道儿。如今这胳膊,似是提不起力气了。”

    时雍懒洋洋斜他一眼,“那你要拿什么去宰了他?”

    白马扶舟:“……”

    赵胤看她一眼:“放狠的话,不必当真。走。”

    白马扶舟:“???”

    最后是两个东厂番役进来扶着白马扶舟出去的。看他那虚弱的样子? 时雍不由有点同情? 堂堂厂督? 出师未捷身先死? 看那衣衫不整的样子,说不准还发生过什么。

    或许邪君也是好奇太监长什么样,是不是也去瞧过?

    时雍这么想? 再看白马扶舟的眼神就充满了探究,看得白马扶舟极为不适,可眼风飘过去,哼声,什么都没说。

    时雍又忍不住笑了声。

    赵胤:“走,那边。”

    时雍看他板着脸极为严肃,收敛了笑意,环视着四周。

    “邪君此人最邪之处,恐怕就是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了吧。”

    目前,除了知晓是个男人,他们对邪君一无所知。

    “前头看看。”

    洞里还在做最后的清理。

    和时雍一起困在洞中的东厂番役被放出来,加上赵胤的亲卫,还有魏州和两位副将和围在外面的亲兵,这个洞里的人,插翅难逃。

    邪君只要在洞里,就一定能把他翻出来。

    大黑始终跟在时雍的身边,左嗅嗅,右嗅嗅,时不时发出呼呼的声音。

    “大都督!”

    一个校尉大步向前,禀报,“没有找到邪君。”

    赵胤沉下眉,“继续找。”

    时雍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没有人见过邪君,只要他脱下衣服混入修炼人里,谁又知道谁是谁呢?

    想了想,她不由咬牙,“都怪你来晚了。”

    若是他同白马扶舟一起来,当面抓邪君一个正着,那不就好了?

    可赵胤也冤。

    他接到消息就马不停辞地过来了,

    永平卫离这里几十里路啊。

    他看了时雍一眼,没有说话,却发现她面色突然变得极其古怪。

    “那里,那里……”

    时雍手指的地方,大黑正在一个石洞的角落里拼命的用前爪刨土,它十分焦灼,爪子刨得又快又急,土的下方是岩石,非常坚硬,它分明已经刨不动了,可它仍然在刨,嘴里呼呼喘着气,很是急切。

    时雍怕它伤了爪子,走过去拍拍它的头。

    “让我来。”

    大黑听时雍的话,退到后面围着她转。

    时雍走近查看,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壁,与其他山洞中的石壁没有半分区别,她伸手摸了摸,也没有摸到异常之处,低头看大黑。

    大黑:“汪汪,汪汪汪。”

    大黑一边叫,一边夹着尾巴绕圈。

    赵胤道:“让我看看。”

    方才白马扶舟说他中招是因为交手时,石台有暗门,那么这洞中的暗门或许不止一处。

    大黑对这个地方如此在意,肯定有异常之处。

    时雍查看的时候以为石壁上有门,或者有别的东西,可赵胤与她的思路不一样。他走近,拔出绣春刀,像大黑一样刨土,将地上那一层附着在岩石上的浮土慢慢刨开。

    洞里寂静无声。

    随着绣春刀刨开的地面越来越大,一个四四方方的石盖出现在面前。

    赵胤一言不发,将耳朵贴上去。

    没有声音。

    他直起身子,“谢放!”

    谢放拱手:“爷!”

    赵胤道:“揭开。”

    谢放:“是!”

    这块石板又大又厚,重量可不简单,在没有找到任何机关巧术的情况下,单靠人力揭开很难。幸好,时人也深谙杠杆原理,找来木棒石头,生生撬了开。

    一股恶臭传出来。

    下方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谁也没有想到,山洞底下,还会有一个人凿的地窖。

    此时,石窖里面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黑暗、诡异。

    谢放深吸一口气,“爷,我下去看看。”

    “慢!”时雍制止了他。

    谢放这个人很勇敢,可这种情况下犯不着冒险。

    “火把。”

    听她说完,谢放眼睛斜向赵胤,用眼神请示他的意见。

    赵胤面无表情:“给她。”

    许煜赶紧上前,将一个点燃的火把递给她。

    时雍道:“不够。”

    许煜困惑不解,时雍却不解释,将面前的几个火把都搜集到一起,束成一朵巨大的火把,又找来一条绳子,将火把倒吊着往石窖下面放——

    火光越来越往下。

    越来越下。

    “嗡!”

    一阵嘈杂声突然震开。

    安静的石窖里,无数张脸齐齐抬头,望着洞口上方的他们,

    惊诧的、恐慌的、无助的,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孩子,这些脸出现在火把的光线里,随着那一声骇惧的惊叹,很快又驱于平静。

    他们的视线,齐刷刷调转,望向洞中的石台。

    上面盘腿坐着一个黑衣黑袍黑面具的男子。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