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61章 洞中惊心.
    !

    时雍望向赵胤:“我低估他了。”

    赵胤看过来,眉目微沉。

    时雍冷笑:“我以为他会混迹于修炼人中逃匿,不成想,他居然不屑于这么做。”

    赵胤平静地道:“脱掉衣服,何来邪君?”

    “有道理。”

    不是邪君,又如何掌驭众人?

    有些人,是宁死也不愿放弃手上权势的。

    时雍低下头,朝洞中一笑,

    “洞中各位,事到如今你们还相信邪君能带领你们修炼成仙吗?连他自己都只能钻洞做老鼠,何况你们?我可从未听过哪个仙人是住在洞里的,洞里的不是妖魔就是鬼怪。”

    “嗡!”

    洞中响过一阵紧张的抽气声,

    接着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黑袍人懒洋洋道:“太吵了。”

    冰冷冷的声音响过,洞中又恢复了平静。

    看来邪君在这些人心中确有威信,修炼人怕他,惧他。

    时雍道:“都这样了,你还耍什么威风?困于山洞,我只须一把火,你们全都得死。”

    黑袍人冷笑,“肉身不过一个媒介,灵魂永生。”

    “呵~”时雍拍了拍石板,回望赵胤:“大人,既然他们都不畏死,烧了吧。你也别要什么活口了。”

    她说得平淡之极。

    很少有女子能像她这般,毫不畏惧地说出这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众人看着她,嘴上不说什么,内心却惊荡。

    赵胤却是平静,看了她一眼,“烧。”

    “嗡!”

    洞中第三次响过众人惊惧的声音。

    然后,是邪君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烧啊,烧啊!火一点,今日大家一起飞升。”

    一听这话,时雍内心隐隐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大人~”

    在青山镇,时雍见过邪君有火器,那这个山洞里会不会有火药?

    他若是抱洞据守,或者与大家同归于尽,那还真的是可怕。

    赵胤与她对视一眼? “你先退下!”

    时雍还未开口,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轻扬婉转的笛声,在寂静的山洞中? 这笛声如同敲在心上? 沉甸甸的让人无端生出恐惧? 那不是杀戮的声音,但听入耳朵,眼前却仿佛出现了鲜血的颜色。

    时雍大骇? 四周张望。

    没有人。

    声音却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出来的。

    赵胤的声音落在洞顶的竹筒上? “是此物。”

    时雍一怔,突然明白了。

    “吹笛的人,是邪君——这个竹筒? 是传声之用。”

    可是邪君吹笛子做什么呢?

    为什么又要用洞中的传声之物?

    时雍大惑不解。

    突然? 身边的朱九大叫一声? “快看。”

    众人循声望去? 只见石壁狭窄的缝隙里? 钻出了一条蛇来。

    一条? 再一条,一条接一条。

    那蛇与普通的毒蛇长得大不相同,浑身是诡异的黝黑,蛇皮皱皱巴巴和癞蛤蟆身上的疙瘩,可偏生那些疙瘩上又盛出血红色的瘤状花纹? 像滴出来的鲜血?

    只是安静的爬行便足够让人汗毛倒竖? 实在丑陋之极? 恶心之极。

    “是它!”

    时雍倒吸一口凉气。

    这蛇她见过,

    张芸儿死的时候,床上就有一条。

    张捕快一家九口身上的未知蛇毒? 或许也出自于它。

    她曾托雍人园的人打量,没有半点消息。

    为什么蛇会在大青山的山洞里出现,还有这么多——

    密密麻麻的蛇从山洞的石缝中爬出来,一个挤一个,一片挤一片,有些从洞顶掉落,有的排列整齐,仿佛一条诡异的血线,以极快的速度蜿蜒爬行。

    时雍倒吸一口凉气,头发绷紧,身上阵阵发凉。

    “蛇太多了。”

    “朱九,白执,保护爷撤退!”

    谢放拔剑在前,与许煜对了个眼神,挡在他们背后一边杀蛇一边后退。

    笛声更急!

    如同呜咽一般,变得悲切,凄厉,仿佛苍鹰的鸣叫,嘹亮、高亢、苍凉、尖利,摄人心魄。

    随着那催动血脉的笛声,从缝隙里钻出来的蛇更多了,它们挤在一起,一片片如同一滩滩浓稠的鲜血,密密麻麻地遍满在山洞中,往前涌动时像荡开的血色波浪,嘴里吐着蛇信子,齐齐发出奇异的“咻咻”声,和笛声一起钻入毛孔,极是恐怖。

    “灵蛇!”

    “灵蛇来了!”

    一些修炼人认识这种蛇,似乎很畏惧,大喊着纷纷往外奔跑,有人快得太慢被咬中,翻腾着倒入蛇阵中,很快被毒蛇绞缠淹没……

    时雍回望一眼,“蛇吃人肉?”

    一般蛇咬人只为自保,可是受笛声催动的蛇群却会撕咬人肉。

    “天啦!”朱九也失声叫了起来,看到落入蛇群的人,大喊:“快!大家快快退出去。”

    吃到人血的蛇群异常兴奋,它们从各个地方滑落,爬行,主动攻击人,不管是晏军还是修炼人,都无差别地攻击,不过转瞬间,已有十来人成了蛇口的大餐,被蛇咬中的人不会马上死去,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和惨叫。

    “救命呀!”

    “邪君!弟子无辜……”

    “呜呜……呜呜……呜……”

    笛声催急。

    蛇一直追着人跑。

    偏生他们不敢放火阻断,怕引发爆炸。

    不过,这些都是赵胤亲兵,训练有素,阵形未乱,很快就从内洞退到了外洞。

    赵胤看了一眼,“可以放火了!”

    时雍天不怕地不怕,却怕蛇怕老鼠,浑身鸡皮疙瘩如今还没有缓过来,闻言吐了口气,四下张望一眼,脸色突然一变。

    “大黑!”

    刚才退出的时候,她看到大黑就在身边,怎么眨眼就不见了?

    时雍大喊:“大黑!”

    没有听到狗叫,外洞中也没有大黑的身影。

    火把的光线照在时雍冰冷的脸上,她披头散发,拎着带血的钢刀,模样极是骇人。

    从来没有人见过她这副模样,容色美艳却狠戾如魔。

    “大黑!!”

    她大叫着,返身入洞,冲着那会传音的竹筒大喊。

    “大黑要是有事,我一定会将你剥皮抽筋,碎尸万段,我说到做到!”

    “你去哪儿?”赵胤上前一把抓住她,冷冷道:“去找死吗?”

    “我的狗在里面!”

    时雍瞪住他,目光绯红,声音几乎是吼的:

    “松手!”

    十来个亲卫将他们围在中间。

    赵胤更没有放手的意思,“我去!”

    说出这些话,他朝谢放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时雍带出洞去,

    时雍却是不肯,冷着脸提起钢刀,眼中满是杀气。

    “不用大人犯险。快走!”

    说着,她身子已往前撞了过去。

    侍卫怕伤到她,赶紧闪开。

    时雍就势掠出两丈开外,头也不回地道:

    “我去找狗,你们退出去。”

    赵胤寒着双眼,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谢放和朱九几个对视一眼,冷冷道:“你带人出去,准备接应,我去看看。”

    “谢放!”

    朱九大喊一声,跺脚,“这叫什么事?撤!”

    时雍没有原路返回,她救大黑心急,但是没有丧失理智,而是选择了一条尚没有被毒蛇侵占的侧洞,赵胤默不作声地靠近她。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沉默。

    情况紧急,来不及多说。

    前方这条路极是狭窄,两人背靠背防御,一点点慢慢往里走。

    路上尸横遍地!

    还有尖叫着从里面逃出来的修炼人。

    这些人疯了般的撞上来,嘴里大喊大叫,时雍和赵胤好不容易才穿过这一条狭窄的石洞甬道,刚刚站稳,便见一条黑影从角落里蹿了出来。

    “大黑!”时雍惊喜大叫。

    赵胤一脚揣向大黑背后的修炼人,将大黑健硕的身子捞了起来,再往它的背后看去……

    密密麻麻的蛇阵,已经冲过来了。

    “走!”赵胤推了时雍一把,挡在她背后。

    时雍回望一眼,头皮麻了麻,举着火把朝涌上来的蛇群威胁。

    蛇群却没有惧怕,继续往前。

    从这条狭路退出去极是不容易,中间又挤了不少仓促逃窜的修炼人,时雍看见其中一个跑得慢了,被蛇群卷进去,扑倒在地,惨声大叫。

    “汪汪!汪汪!”大黑边跑边叫。

    突然,它一个俯冲回去,一口咬向赵胤腿边的毒蛇。

    咻!那蛇挣扎几下成了蛇尸。

    赵胤的脸色却变了。

    “大人——”时雍看了看他的腿,大叫一声,“你受伤了?”

    “快走!”赵胤咬牙,手起刀落,再次斩杀几条蛇。

    这时谢放赶上来就看到这情形,脸色一变,挡刀在前,“你们走,我断后。”

    时雍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蛇阵,衡量了一下彼此的形势,突然把心一横。

    “谢放,你和大人走,带上我的大黑。”

    话音未落,她冲到前面,飞身掠起,将石壁上油灯倾倒地上,将桐油淋成一个封闭洞口的弧线,直接用火把点燃……

    之前邪君威胁过洞中有火药,时雍准备赌一把。

    看着桐油燃烧,时雍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

    一阵疾风袭过来,腰上一紧,她整个儿离地而起。

    “轰!”

    火势蔓延,烧到里面,突然炸裂。

    黑漆漆的山洞大亮开来。

    热浪冲天,时雍被赵胤带着往后急退,速度快得眼前的景物模糊不清,唯一能看到的是赵胤冷冰冰的侧脸,在蛇群古怪而痛苦的嘶声里,赵胤将她夹在腋下,一只胳膊将绣春刀舞得风雨不透……

    “爷。后面全是蛇!”

    谢放突然抽了一口气。

    赵胤脚步一停。

    追出来的蛇被大火阻止了,可后路也被蛇断掉了。

    前有燃烧的火药,后有密密麻麻的蛇。

    四面楚歌,没有生路。

    谢放脸上第一次露出惊恐,“怎么办?”

    冷风起,山洞中凄厉的咻咻声,赵胤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突然一言不发地将时雍扛在肩膀上,如一头厮杀猎物的野兽,迎着蛇群杀了过去。

    谢放一看,脸色一变,抿着嘴跟上。

    蛇尸遍地,堆放的蛇尸几乎掩埋了他们的脚,路上偶尔遇上的尸体已分不清是谁,时雍看着这景象,浑身激灵,被腥膻的气味儿熏得昏昏沉沉。

    “闭上眼!”赵胤沉声。

    在连续不断的砍杀中,他腿被蛇咬中,气息略有不顺,但声音一如既往冰冷平稳,将时雍濒临极限的神思拉了回来。

    她道:“放我下来。我可以。”

    赵胤紧紧抿住嘴唇,脸上沾了血,不发一言,依旧扛着她往前,不让她的脚沾上让她恶心的蛇。

    这条路似乎没有终点。

    继续,往前,再往前继续杀……

    无穷无尽。

    “汪汪,汪汪。”

    大黑突然狂叫起来。

    借着一盏昏暗的油灯,一扇石门出现眼前。

    赵胤扛着时雍疾冲过去,

    一看,不是他们进来得石洞。

    石门下方黑漆漆的,离地不知多高。

    时雍脸色一变,赵胤侧头看她,“别怕。”

    话未说完,一阵冷风迎面刮了过来,赵胤紧紧抱着时雍,一跃而下。

    “大黑,来!”谢放站在洞口,朝大黑伸手想要抱它。

    “呜——”

    大黑低吼一声,谢放只觉眼前黑影一闪,大黑已从身边急掠出去,于半空中发出类似野兽的咆哮声。

    谢放:“……”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