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62章 匪夷所思的遇见.
    !

    耳边冷厉的风声响过,等时雍双脚踏实落在地上,鼻子痒得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一张洁白的绢子递过来,时雍看到赵胤修长的手指。

    她没抬头,接过擦了擦。

    “大黑……”

    啪!话音未落,一条狗落在面前,往前惯性跑几步才停下,四蹄趴在地上直喘气。

    时雍激动了,走上去揉了揉它的头,“英雄!”

    大黑起身傲娇地抖了抖毛,丝毫不觉得其实它是摔下来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时雍,又摇着尾巴走到赵胤面前,去嗅他的腿。

    他腿上有伤,血迹已凝固了。

    赵胤望望时雍。

    这一眼,让时雍捏了把汗。

    狗子是她的命,落地第一反应就是大黑的安危,毕竟赵胤能带着他脱离那个蛇洞,足以证明他暂时没有危险,她也没有第一时间去考虑他的伤情。

    眼看大黑去嗅,她才反应过来,这是一个被毒蛇咬伤的男子。

    “大黑。”时雍低呵一声,“小心有毒!”

    赵胤呼吸一紧。

    谢放落地就听到这话,心疼主子了,赶紧冲过来,“爷,你的腿没事吧?”

    “我看看——”时雍把大黑挥开,看了看一身狼狈的谢放,示意他警戒四周,自己则扶了赵胤坐下,撩开他的袍角,脱下革靴,将裤腿往上卷高。

    毒蛇咬伤与别的外伤不同,齿印清晰。伤口呈紫黑和青黯色,有紫黑色的血液溢出,呈青黑色的肿胀。

    时雍喃喃:“奇怪!你怎么还活着?”

    赵胤居高临下看她,“我该死?”

    “不不不不。”

    时雍惊觉这话不妥当,赶紧摇头求生。

    “这蛇极毒,换了旁人,肯定支撑不到现在。大都督神人。”

    时雍不着痕迹地夸奖他一句,迅速从怀里掏出他给的那把匕首。

    “忍着!”

    她没有抬头,注意力集中在赵胤的伤口上,似乎也没有考虑过赵胤会有忍不住疼痛的可能,平静地用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他肿胀的伤口。

    赵胤一动不动,垂目看她。

    时雍划了个“十”字? 开始为他挤毒。

    她面色冷静,从用刀子划破他的肌肤到为他挤毒,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好似在她的眼里? 他那条腿只是一块死肉? 而他根本就不会疼痛一般。

    片刻,时雍松口气,将自己的袍角撕下? 将他的伤口两端扎紧。

    “目前只能这样阻止毒性蔓延? 我们得尽快出去。”

    谢放探过头来看,只见赵胤卷高的小腿上,一片淤黑? 看得人心惊肉跳。

    “爷? 可还撑得住?”他担心地看着赵胤。

    赵胤点点头? 面不改色? “这是何处?”

    谢放举起火折子? 四周观察一下? “好像也是石洞。”

    从一个石洞中跳下来,到了更低处的一个石洞。

    时雍想到了那个邪君所在的地下石窖。

    “会不会是相连的?”

    “嗯。”

    赵胤说着,绣春刀撑地站起来。

    时雍看他一眼,“能走吗?”

    赵胤道:“你想背我?”

    时雍:“……”

    见状,谢放自告奋勇? “我可以……”

    “走吧? 痛麻木了。”

    赵胤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 留给他们一个挺拔的背影? 那条腿站得笔直,谁敢相信被毒蛇咬过,还有腿疾?

    服!

    时雍跟了上去。

    这是一个宽敞的山洞? 与之前的山洞不同的是,这里没有那么多恐怖的东西,却有一些散落的锅台、陶罐、碗碟、还有桌椅,有石凿的通风口,可以透气,相对而言,舒适了很多。

    “难道是修炼人的住处?”

    三人在石洞里绕了一圈,发现一条平整的石凿甬道,不知通往何方。

    大黑在门口嗅了嗅,急得团团转,却苦于说不出来话。

    时雍看向赵胤,“走吧。应当没有危险。”

    赵胤皱了皱眉头,“它说什么?”

    时雍道:“我又不是狗,我哪会知道?”

    赵胤沉默。

    谢放问:“那你怎知没有危险。”

    时雍道:“我嗅到胭脂味了。”

    这几个山洞应该是邪君手底下那些执事者的生活区,他们属于修炼人中的上层阶级,看得出来邪君为了笼络,待他们不薄,里面不仅囤了古玩、字画和金银器具,竟然还养了些珍稀异兽……和女人。

    这些女修炼人容色姣好,似乎精神有些不正常,外面出了事也不知道跑,一看到赵胤和谢放出来,就撞击栏杆,用一种如饥似渴的眼神看着他们。

    洞里气息浑浊,满是难以形容的膻腥味。

    谢放望了赵胤一眼,走近一个女子,“这里出路在何处?”

    火折子的光线昏暗异样,灯下看郎,谢放英挺的身材俊朗的眉目很是惹眼,那女子嘴巴一张一合,狂乱地爬到他的面前,抱紧他的腿,喉头“啊啊”有声,却没有说出半个字。

    谢放眉头一皱,捏住她的下巴,抬高头。

    女子张开嘴,瞪大眼睛望他。

    谢放看了一眼,震惊回头,“她的舌头被剪去了。”

    时雍咬牙:“畜生。”

    谢放唏嘘声:“她们似是神志不清。”

    时雍道:“可能被喂药了。放了她们吧……”

    谢放看赵胤没有说话,正要挥刀斩断那女子身上长长的链子,却见赵胤袍袖一抬,手上的火折子熄灭了。

    “有人。”

    三人迅速退到一个靠石壁的屏风后面。

    漆黑的石洞中,脚步声清晰可闻。

    很快,石壁上的油灯亮了,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石洞里,他走路沉而重,似乎很是着急,没有注意到石洞里有外人存在,走进来点燃石壁上的油灯,将其中一个女子拎起来,丢到石榻上。

    女子啊声尖叫。

    那男子没有说话,女子说不出话,

    只能听到一阵衣料窸窣的声音。

    屏风外是一片通明火光,屏风里面是黑暗,于是,时雍三人藏在后面看屏风,就有了看皮影戏一样的效果,影影绰绰间,看到那男子揽住女子的腰……

    “嗯~”女子细微的喘声,带着一种娇气难耐的压抑,缠绕在这如妖魔地府般的石洞之中,有阵阵回响,那古怪异常的香味再次在风中蔓延开。

    时雍一口气憋在鼻腔,屏气凝神地听着,大念《心经》。

    “死了,都死了……通通都要死……”

    那男子喘息着,突然野兽般低吼,仿佛那个女子是他将要撕碎的猎物,他将所有的不甘与愤怒都化在了叫骂声,原始而野性。

    “死又如何……”

    “我,灵魂不灭。”

    那人边叫边说,浓重的呼吸里有一种变态的亢奋。

    “…死亦不灭。灵魂永生,嗯~”

    零零碎碎的喃喃声和着一种奇异的拍打声,春丨光隐秘在屏风后,又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很是诡异,以至时雍很难静下心来思考,这个人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这个人又是谁,为何会在邪君的“后宅”干这样的事情。

    “啊!”女子突然妩媚的娇哦,引得时雍汗毛一竖,条件反射地绷起了身子,

    纵是她见多识广,活了三世,也是第一次得见这样的现场。

    何况,旁边还有两个男子。

    谢放已是面红耳赤,而赵胤……

    时雍没胆去看他的表情,只是觉得这么藏在屏风后实在不合时宜。

    那骂声、叫声、喘声容易让人破功。

    不行,

    不能等下去。

    时雍低头看一眼毫无反应的大黑,悄悄拉一下赵胤的袖子,

    是为请示他,要不要行动。

    赵胤微微低头,因为身高的关系,时雍又刚好仰着头,他的呼吸就那么温热的落在时雍的脸上……

    时雍身子绷紧,看他毫无所动的样子,脸有点热,眼睛厉了厉。

    意思是说“你不动手,我就动手了。”

    赵胤好像没有理解,眉头皱了皱,头更低了一些,似乎想要了解她要说什么。

    时雍脑门炸了,神经绷紧,瞪他一眼。

    空气里那撩人得香味还在扩散,混合着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古怪膻腥味儿,令人不忍直视。

    时雍再忍不得了。

    她怀疑,这空气里的香味有问题,那些女子就是因为吸了这个东西才变成这样的……

    时雍平静一下,抬袖掩住鼻子,手握匕首就要冲出去。

    没有想到,赵胤的动作比他更快……

    绣春刀泛着冰冷的寒光,从屏风后疾射出去,石榻上的人正到关键处,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只短促地“啊”了一声,便扑倒在女子身上。

    稍顷,他动了动,恶狠狠掐住女子。

    “你——”声音戛然而止,他终于发现石洞里有外人了。

    看一眼身上滴落的血迹,在女子惊恐的眼神里,他一点一点转过头。

    时雍走出屏风,看到的是一张戴着鹰隼面具的脸。

    黑衣黑袍黑色面具!

    邪君?

    时雍望向赵胤,疑惑。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