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63章 她这样的女子&.
    !

    赵胤神色阴沉地看向石洞中的黑袍人。

    他一直维持着那个动作,黑袍人也是一样,彼此隔着一个面具,对视着,目光似近又远。

    时雍看不到那人的表情,而赵胤又一贯没有什么明显的喜怒。此时,只有滴滴溚溚的血液,淌在那雪白的褥子上,平静,安宁,没有半分濒临死亡的痛苦、绝望。

    “终是来了。来了。”

    黑袍人喃喃,声音似乎还夹着一丝与死亡相悖的亢奋,像烈火烧灼肉丨体,淡淡的戾气里,有贪、欲、却听不出恶意与仇恨。

    “我,我死后可得永生,你们……都会被毁灭。”

    疼痛主宰了他的意志,黑袍人嘴唇开始颤抖,

    忽然阴凉凉一笑,视线一转,看向赵胤身边的时雍。

    “你为何自寻死路?跟着赵胤,必遭大劫,你,也会被毁灭。”

    时雍冷哼:“毁灭前,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一只胳膊横过来,挡住了她。

    赵胤的声音低沉而冷戾,“别动!”

    时雍抿着嘴,仰头望向她,再次疑惑。

    赵胤又道:“退出去。”

    时雍眉梢轻扬,“为什么?他已经对我们造不成伤害。”

    黑袍人伤得很重,绣春刀从他背部贯入胸膛,肯定是没得活了。

    赵胤视线扫了过来,目光冷冷,看上去有些凶,“你是女子。”

    时雍:……

    明白了。

    她竟觉得好笑。

    这古板的直男是不愿她上前看到那令人脸红心跳的污秽画面吗?

    “呵呵呵呵呵呵~”

    黑袍人笑了起来,阴森森的凉笑。

    笑着笑着,他开始咳嗽,鲜血从身上滴落,留下一滩血迹。

    “赵胤? 你……这是动情了?呵呵呵……”

    笑声戛然而止。

    赵胤一把掀开他的面具,并在将他从那女子身上拎起来丢到身边死,薅过被子盖住他们的羞处。

    室内女子疯癫般惊窜? 浓重的血腥味覆盖了那古怪的靡丽幽香。

    失去面具的黑袍人? 双眼是可怕的赤红?

    他瘫软在那里,已然没有挣扎的力气,头颅却仰起来? 直勾勾看着赵胤? 短促地喘息着,

    “我死了,永生? 永生了。灵魂? 不灭。”

    时雍看着他:“??”

    她先前以为邪君控制他人? 这一套说辞只是为了洗脑? 不敢相信连他自己都当真相信自己死后会得永生。

    太荒谬了。

    赵胤面无表情盯着他。

    “这就是毁灭。你? 结束了。”

    “不——”

    黑袍人倔强地看着赵胤? 脑门上微微鼓起的青筋似乎都在跳动。

    “我不会毁灭。这肮脏的世间,肮脏的你们,才应当被毁灭。”

    赵胤:“死到临头,还在自欺欺人。你背后的主使之人,是谁?”

    黑袍人盯住他? 目光渐渐涣散:“我已剥除肮脏的肉体? 净化了罪恶的灵魂。我没死? 我不会死? 我彻底脱离苦海了……”

    他仿佛听不到赵胤在讲什么话,沉浸在自己即将羽化成仙的幻觉中,通红的双眼迸发出血色的光芒? 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突然伸展双臂,双眼圆瞪着,望向黑漆漆的石洞上空,一脸嘲讽,阴冷的笑。

    然后,

    死去。

    ————

    从洞中出来,东方已吐出鱼肚般的亮色。

    天光透入密林,照在赵胤一身染血的甲胄上,仿佛为他浑身铺了一层肃杀的冷光。

    “点齐人马。烧!”

    洞外侍卫兵丁们整整齐齐应答。

    “领命。”

    邪君一死,为免那些用人舌喂养出来的有毒“灵蛇”出洞为祸,锦衣卫将人全部撤出山洞,往洞中浇上桐油,一把火焚了山洞。

    里面有易燃的火药和火器,这火烧了足足一个多时辰。

    为恐毒蛇有残余,在焚烧之后,赵胤派魏州领兵山洞,又搜索了一遍,将侥幸存活的“灵蛇”全部斩杀。

    时雍坐在一块石头上,一边慵懒地抚摸大黑的狗头,一边眯起眼打量赵胤,

    心里在想:他到底要何时才能想到自己是一个中了蛇毒的病人。

    不知是不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赵胤感觉到了。

    他看过来,与时雍对视一眼,按刀走近。

    “你如何打算?”

    时雍道:“兵荒马乱,没有打算。”

    赵胤不动声色,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派人送你回京。”

    时雍疑惑地扬了扬眉梢,“大人不用我治伤?”

    赵胤很认真的想了想,回答很严肃,“蛇毒这么久没有发作,想来应是无碍。”

    时雍扫向他的膝盖,“那你腿疾怎办?”

    赵胤道:“营中没有女子,你去多有不便。且军中有医官,可以处理。”

    时雍点点头,掸了掸袖子,站起来,“那我走了。”

    医者父母心,可这个病人不想要她治,时雍倒也不必非得留下给他当爹不可。

    她叫上大黑就走,赵胤脸色微沉,正要说话,背后的朱九突然大喊起来。

    “谢放!”

    许煜的大嗓门也吼了起来。

    “放哥这是怎么了?”

    “爷!”白执大声喊道:“谢放不对劲儿。”

    时雍来不及细想,随着声音回头,只见洞口一群人朝谢放围了过去,目光穿过人群的缝隙,她看到谢放一张突然涨红的脸,在众人惊恐的叫喊声里,额头浮着虚汗,在赵胤看过去的一刹,他突然拔刀往自己的大腿狠狠扎下,一双原本锐利的眸子仿佛染了浓雾,嘴唇颤抖般粗重的喘息着。

    “快……把我,绑起来。”

    “谢放。”

    “放哥!”

    看到他鲜血淋漓的腿伤,这些长期与他相处的兄弟哪里忍心?

    朱九赶紧夺下他手上的利刃,白执和许煜则是迅速制止住了他的胳膊,不让他再做出自残的举动,而受制后的谢放,短暂的清醒一过,整个人便呈现出一种濒临疯狂的躁动,且力大无穷,

    白执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疯狂的举动,一个不慎被他挣脱开,未及反应就被他扑在身下。

    像是饿极了的野兽,他双眸赤红,不管不顾地吻向白执。

    “啊——”白执大叫一声,吓住了。

    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疯狂地亲啃过。

    他震惊得几乎忘了反应。

    而谢放的异常也震住了旁边的人。

    这是谢放啊。

    朝夕相处的兄弟。

    为何突然会变成这样?

    一群人好不容易在山洞里捡回一条命,再发生这样的意外,都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恐惧。

    对谢放,不能杀不能打,众人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手忙脚乱地将他从白执身上拉开。

    他们长期受训,无惧死亡,无惧邪君。

    可……

    这种未知却让人打心眼里害怕,无所适从——

    因为,他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人心惶惶中,一个娇小的人影挤入一群大汉中间,

    “给我把他摁住。”

    时雍低沉的嗓音十分平静,让慌乱的众人心里升起了希望。

    “兄弟,他这是怎么了?”

    这时,除了赵胤的几个近卫,其他人都认不出时雍是谁。但看他少年打扮,年岁不大,以为也是大都督从洞里解救出来的修炼人,与大都督投缘罢了。

    “中毒。”时雍扣住谢放的手,将他挣扎的胳膊牢牢压住,直接用匕首刺破他的中指。

    黑血从指间涌出,滴入草丛。

    众人大惊失色地看着。

    时雍也不解释,为谢放放了血,又当场剥了他的衣服,让人将他的身子翻转过来,连刺他背部督俞、嗝俞、肝俞、胆俞、脾俞、胃俞几处大穴,又将他翻转仰躺,径直解开他裤腰,针灸阴交、气海、石门、关元等穴……

    四周静悄悄的。

    赵胤手按绣春刀,站在风口,眼睛缓缓眯起,安静地看她。

    山风很凉,时雍在治疗过程中却没有感觉到寒冷,反倒出了一身的汗。

    晨曦中的她,脸无表情,却有一种圣洁的光,她比这群汉子的肌肤都白,脸孔光洁不见毛孔,在天光下,白瓷般的莹亮,单薄得身子,深幽如墨的双瞳,分明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却沉稳异常。

    朱九、许煜几个认识她的侍卫都看愣了。

    她这般女子,实在让汉子们大开眼界。

    “好了,暂时止住毒发。”

    时雍吁口气,站起来时撑了下膝盖,侧头望向赵胤,

    “得尽快让他服用清毒汤剂,还得针灸几回方能彻底解去毒素。还有——”

    她拖长嗓子,望向赵胤深邃的眼眸。

    “我和大人,想必也须治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