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65章 既执吴钩,怎敢错付? //
    !

    原来赵胤所谓的“可以帮她”,就是将她打晕。

    待时雍醒过来想明白这事,再想想自己产生的误会,很想一针扎死他。

    好在,赵胤也没有打晕她就直接抛尸,而是将她泡入热水,让春秀照料着,又将煎好的汤药灌入她喉中,再请来济世堂的大夫为她诊治。

    至少她醒来时,躺在客栈温暖的被窝里,而不是某个荒山野岭的乱葬岗。

    “春秀!”

    时雍虚弱地喊一声,喉头干哑得不像她自己的声音。

    一颗黑漆漆的狗脑袋抬起来,大黑双眼湿漉漉地看着她,吐着舌头,狗脸似乎在微笑。

    “春秀呢?”

    大黑冲她摇摇尾巴,歪了歪头,噔噔噔跑出去。

    待它再撞门进来,后面跟了一个端着汤药的春秀。

    “夫人,你醒了?”

    春秀惊喜地看着她,走近放好了药碗,一把抓住时雍的手,激动得几乎要落泪,“我以为你死了……”

    时雍:“……”

    孩子,你太直接了。

    时雍瞄她一眼,“扶我坐起来。”

    春秀嗯声,点点头,挽住她的后颈就要扶她起来,可是时雍身上无力,春秀个子又小,扶了好几次都没能拉动她,吸吸鼻子,差点落泪。

    “夫人,您躺着,我去叫人……”

    “别叫我夫人。”时雍眨了眨眼,“少爷。”

    “少爷。”

    春秀话未落,大黑突然跃到床上,脑袋一下一下拱她的后背,春秀会意,赶紧搭一把手,时雍看着两个小东西,哭笑不得地撑住床,于是? 在一人一狗费力地帮助下,时雍被扶了起来,大黑还趁机叼了个枕头放在她的后背。

    “好儿子。”时雍摸摸大黑的头。

    大黑吐着舌头微笑脸跳下床? 把下巴搁在床沿? 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想来是她昏迷时候的样子极是可怖了? 看到两个孩子给吓成了这样,一个比一个乖顺,都怕她死。

    时雍笑了笑? 转头问春秀? “将军呢?”

    春秀垂下眼眸,“少爷睡了一日,将军等不及? 已带人回营了。不过? 将军留下了白侍卫和许侍卫保护少爷? 谢侍卫也还在客栈? 将军说? 若是少爷醒来方便? 再帮他看看,有没有彻底祛毒。”

    呵!

    行的。

    连一个被打得躺尸的女子都要利用。

    时雍平静地问:“他没有治疗?”

    春秀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为夫人煎好的药,谢侍卫喝了,将军自己也喝了。”

    “腿上的伤呢?”

    春秀睁大眼睛? 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春秀不知情。”

    看来这小丫头是压根就不知道赵胤受伤。

    也是? 赵胤这样的男人? 大战当前,又怎会让人知道他受伤?

    大战在即,抚平大将军肩膀上担负的责任? 不仅是作战指挥,还有军心的稳定。一旦赵胤受伤,哪怕只是轻伤,被人谣传出去再夸大其词,对大晏军来说都会起到反向作用。

    时雍默默喝药。

    屋子里安静一片。

    春秀等她喝完,接过药碗放到桌上,方才回过头对她道:

    “将军走前交代,等少爷好起来,马上回京。”

    顿了顿,春秀又压低声音,像掌握了什么天机大事一样,小声告诉时雍,“卢龙要打仗了,很是不宁。外面好多人都在往南边跑……”

    时雍舔了舔嘴角苦涩的药味,凉凉地笑。

    “怎能这样走?”

    春秀不解,“少爷还有什么事要做吗?”

    时雍注视着她不说话,春秀又自告奋勇,“将军走前都交代我了,要好好照顾少爷。少爷要做什么,只需吩咐春秀,春秀可以帮少爷做。春秀要是做不了,白侍卫可以……”

    孩子,你的话多了好多!

    吵!

    时雍听到“将军”两个字就想到赵胤木然的那张冷脸。

    所以,在她昏迷前,那些所谓温柔的安抚和担忧的眼神,全是她中了媚药后淫心入脑自个儿臆淫出来的吧?

    时雍脑子隐隐作疼,记忆如同一只恶魔的手将她药物控制时对赵胤产生的那些幻想毫不留情地翻出来,一帧帧在脑子里回放,搅得她气血上浮,如同猫爪子在挠一样。

    荒唐!

    丢人!

    赵胤过分!

    时雍只要一想到赵胤无视她毒发的狼狈,无视她长得还不错的脸——可能还有点看不上甚至嘲笑,淡定地打晕她再走人这件事,就心浮气躁,情绪怎么都压不下去。

    春秀看着她有点吓人。

    “少爷,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白侍卫……”

    “不用。”

    时雍冷脸阻止她。

    “我大概是,余毒未清。”

    时雍懒洋洋的说着,一种莫名的斗志被隐隐地激发了出来。她想:世上应当没有任何一个女子能接受男人对自己毫无性趣还差点被他打死吧?

    凭她三世阅历,竟不能拿下一个男人?

    荒唐!

    丢人!

    一定要他心甘情愿叫爹!

    ————

    连绵数百里的大青山,曾经被当地人当成福山宝地。

    不知从何时起,由于野兽吃人的传闻,人们开始避而远之,不再轻易进山,纵是那些狩猎为生的人也只是在外围行动,不敢进山冲撞了“兽灵”和“邪君”。

    那一日,锦衣卫指挥使、抚北大将军赵胤带兵围剿了大青山,将作恶多端的邪君斩于绣春刀下,并从山中解救出被困的数百个修炼人,抓捕执事者和小头目数十人。

    消息传到民间,引来百姓交口称赞。

    强者为尊,邪君既然被大都督一刀毙命,再邪也都不邪了,他神话的光环被赵胤一刀打破,再没有人信他。而困惑永平府百姓许久的“野兽吃人拔舌”和“和亲使臣被杀”的案子,也终是水落石出。

    没有半妖半仙的邪君,也没有专吃人舌的野兽,一切皆是人为。

    邪君一事,很快被人们放下。

    或许说,相比邪君拔舌,灵蛇害人,更让人害怕的是战争阴影已笼罩在永平府上空。

    邪君害人,是个人,是小我。

    战争是江山社稷,是家国安危,是大我。

    在邪君被剿灭在大青山的次日,抚平军总兵魏骁龙领十万军队在孤山迎头痛击巴图大军。结果不出所料,匆忙于永平聚集的大晏军不敌筹谋数年野心勃勃的兀良汗骑兵。

    首战告负。

    魏骁龙一日连发三封急报,请求援兵支援。

    可是,地方军屯卫所的老爷们数十年来拿着朝廷晌银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得令后往永平府聚集的速度极慢。

    赵胤一怒之下,为正军法,于卢龙塞“大晏阵亡将士墓碑”前以人头祭旗,挥刀斩石洪兴、钱名贵等叛逆、以及两个无视军令拖延去孤山支援导致贻误战机的将领。

    人头祭旗,威慑六军、以儆效尤。

    事毕,赵胤再派人递送奏报到京师,告之皇帝。

    先斩后奏,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一时间,提到赵胤,六军无不惊悚,尚在观望的附近几个军屯卫所连夜加速行军赶往卢龙——

    次日,乌日苏的手书和匕首送入兀良汗大营。

    其上还附有一封赵胤致函。

    “先汗王在世时,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大晏亦是肝胆相照,每每谴使漠北,带入茶盐丝绸,金银制器,两国交好数十年,恪守兄弟之谊,从无越矩。如今,先汗王尸骨未寒,尔竟领兵南下,大行匪寇之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为正国本,特此正告:以三日之期为限,兀良汗若不退回松亭关外,贵国大皇子乌日苏的人头将悬于卢龙城楼,祭奠天下苍生。”

    接到信,巴图在营中大发雷霆,当即拍了桌子。

    “混账!”

    “赵胤小儿竟敢威胁于我?”

    巴图自小跟着父汗阿木古郎习武学文,也从姑姑阿木尔的嘴里,熟知了大晏人文历史和风土人情,但他从未踏足大晏一步,年幼时,每有使节去大晏朝贺,他都心生向往,却被阿木古郎严厉制止制。

    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是想要得到。

    从记事时起,巴图就有一个梦,执吴钩,踏江南赏小桥流水;纵马蹄,醉秦淮闻旧曲新词。赏大晏江山,写豪情万丈。熬到三十有三,老汗王阿木古郎薨逝,终于再无人阻止他的野心,他也不用再凭栏相望,自是要纵马长歌,西问长安。

    “逐鹿中原方显男儿本色。怎可因私情而断国运?”

    巴图将赵胤来函在火烛上点燃,投入火盆。

    再转身,看到那把匕首,终是慢慢拿起,拔出刀鞘,凝望片刻,重重推了回去。

    “连你也来要挟你父!”

    二皇子来桑观察了巴图许久,小意地端起酒壶递给巴图。

    “父汗,若不退兵,他们当真杀了大王兄可生是好?”

    “那也是他的命!”

    巴图低沉的哼了一声。

    他说话向来冰冷严肃,这一刻不知想到什么,脸上却多了一些温情,喃喃般自语道:

    “我父汗和阿姑生在金陵,长在金陵,可至死,也没能再回去看一眼。阿姑离世前说,好想再看一眼金陵城,看一眼晋王府,看一眼……阿姑看不到的金陵,我要替他去看。”

    说着说着,巴图眼睛一红,竟是小声地哼起了曲儿。

    “越关山,是家乡,风流子弟曾少年,多少老死江湖前。”

    “越关山,是家乡,跋山涉水到金陵,惟愿他能得安康……”

    这曲子来桑听过,

    在姑奶奶过世那段日子,她总是反复哼唱。

    来桑听人说,姑奶奶阿木尔才是父汗得亲娘,先汗王阿木古郎其实没有孩子,巴图是抱养自阿木古郎名下的,当然,这是兀良汗秘辛,无人证实。

    来桑还听说,阿木尔自幼流落大晏金陵,被尚书家抚养长大,是大晏有名的才女,差一点嫁了当时的晋王——也就是后来的永禄大帝。此为她终生之憾,临死不肯瞑目。

    有时候,来桑甚至认为,父汗一心南下,就是为了姑奶奶的临终遗愿。

    巴图端起酒壶,一口仰下,

    再哼时,声音越发低沉难辨,似乎神伤。

    来桑不知父汗的伤心是为了姑奶奶,还是为了被他亲手放弃的大皇兄。

    但他知道,父汗不会退兵,如此就够了。

    来桑默默一笑,退下去,掩上营帐。

    “越关山,是家乡……”

    小曲在汗帐中久久回荡,不散。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