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66章 下棋之人不为赢棋,为赢什么?.
    !

    卢龙驿馆位于崇山峻岭间的险峻官道边上。

    夜沉星隐,月亮躲入了云层,山风很大,四周漆黑一片。

    乌日苏王子的住处,一盏孤灯下,棋盘上杀得正酣。

    自从兀良汗开战那天起,那群迎亲的兀良汗使者就被关到了卢龙县衙的大牢,驿站那几个被他们收卖的驿丞和小吏,也全被赵胤处置,该换的换,该杀的杀,

    如今,乌日苏身边没有二皇子来桑的人监视,可他并不得自由。

    身处异国,又在两国交战时期,身为外邦王子,他步履维艰。

    “大都督来找小王,不是为了下棋这么简单吧?”

    灯火影影绰绰,赵胤坐得极为端正,他似乎没有听清乌日苏的话,眼睛冷冷盯着棋局,淡淡道:“王子的大龙,在劫难逃了。”

    赵胤执黑子,乌日苏执白子。

    盘中局势,确实如他所说,在劫难逃。

    乌日苏心不在焉,闻言苦笑,慢慢收回手。

    “大都督好一招妙手,就下到这吧,小王认输。”

    赵胤看他一眼,平静的面孔平添几分森冷。

    “大龙气长,我若绞杀,也得费一番工夫,王子何不着眼于长远之处,徐徐图之?轻言放弃,非丈夫之举。”

    乌日苏摇头道:“失了先招,处处受制。我已回天乏术? 何必再苦苦挣扎?罢了。”

    夜凉如水。

    棋盘上尚有残局,谁也没有动。

    灯火灼灼,轻爆一下? 惊醒沉思人。

    沉默许久后? 乌日苏终是开口。

    “小王事先应下的话? 自当践约。大都督准备何时取我性命?”

    他脸上冷冷淡淡,带一丝苦笑,无奈又徬徨。正如他下棋时放弃中盘挣扎直接投降一样? 在得知他的父汗放弃他的性命后? 他也向命运认了输。

    其实,从父汗派他出使大晏开始,乌日苏就已经猜测到了今日。只是他一直不肯承认? 自己是被亲生父亲放弃的棋子。

    在乌日苏出使大晏前? 巴图已在筹谋南下。

    为麻痹大晏? 他派出自己的大儿子? 把儿子交到大晏手上? 又假意要迎娶怀宁公主? 逼大晏步步退让。直到青山镇使臣被杀,公主失踪,他刚好准备妥当,这个出兵借口再合适不过。

    天赐良机,他领兵南下? 夜袭松亭关? 取宽城? 逼向永平? 打了大晏一个措手不及。

    不知情的民间百姓会认为这场战争是巴图盛怒之下的举动,甚至有人会怪罪大晏对使臣和公主保护不周,这才引发了战争。

    如此一来? 巴图是情也占了,理也占了,可谓老谋深算。

    但身为巴图的儿子,乌日苏清醒地看到了一切。

    也清醒地知道,比起父汗的皇图霸业,他的性命不值一提。或说,在更为久远的过去,他就已经知道,父汗不喜欢他。

    兀良汗人以勇猛为荣,以骑射功夫为强,巴图却以乌日苏体弱多病为由,不让人教他骑射武艺,只学一些诗词歌赋、风花雪月的东西。

    二皇子来桑才是父汗属意的继承人。

    来桑的母亲是兀良汗大妃,而他的母亲是一个来历不明、去向不明的女子。祖父阿木古郎尚在人世时,父汗怕被责骂,也为了避免落下一个薄情寡恩的骂声,对他还算不错。如今祖父去了,谁还管他?

    乌日苏眼圈潮湿,慢慢起身走到赵胤面前,深深行礼。

    “两国开战,乌日苏既为阶下囚,自当由大都督发落。大都督勿存善念,请按原先约定,取乌日苏首级挂于卢龙城楼,以慑兀良汗大军。”

    赵胤抿着唇看他,看不懂他是什么想法。

    好半晌,他从棋筒里捻起一颗黑子,皱眉沉思,轻轻落下。

    “我可以饶你一步,助你脱困。”

    乌日苏微惊,抬头,“大都督这是何意?”

    赵胤道:“我下棋从来不为赢棋,只看盘中大局。”

    乌日苏愣愣看他,“大都督……”

    赵胤扭头,叫来朱九道:“去告诉霍副将,本座今夜要与乌日苏王子通宵手谈。营中诸事,可由他自行定夺,不必来告。”

    这就是相当于告诉晏军诸位将领,明早的卢龙城楼,不会出现乌日苏王子的首级了。

    朱九拱手:“是。”

    ————

    战时的晏军大营,分外紧张。

    从大营门口到将军营帐,几道关口,几道口令。

    朱九匆匆进去找到抚北军副将霍九剑,转达了赵胤的意思。

    霍九剑身高足足九尺有余,满脸虬髯,是个火炮的性子,闻言,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不杀了,俺刀都磨好了,就不杀了?”

    朱九心里有点好笑。

    一开始,他就知道大都督不会杀乌日苏。

    大概也只有霍副将这样的莾将军真的相信大都督会把乌日苏的人头挂在卢龙城楼上吧?

    朱九垂目道:“霍将军,大都督是这么吩咐的。”

    霍九剑揪起眉头看看他,摆手,“晓得了晓得了。去吧去吧。不杀就不杀,哼!”

    在朱九转身时,霍九剑又道:“谢放和白执回来了,在找什么人,问俺俺也不知,你快去看看。”

    朱九一愣,拱手:“多谢霍将军。”

    在晏军大营,锦衣卫有一处专门的营房,赵胤和一群亲卫就住在这里。

    今日秦洛当值,朱九走过去,这厮就朝他挤眉弄眼。

    朱九一脸不解地问:“何事?”

    秦洛歪了歪嘴,小声道:“谢放和白执在里面。”

    在里面很奇怪吗?

    朱九看他挤眉弄眼的暧昧表情,皱起眉头,一拳砸过去,“你他娘的咋不变个娘们儿?是非精。”

    朱九推门进去,当即就想退出来。

    房里掌了灯,明晃晃的灯火下,谢放满脑门的冷汗,垂头丧气地站在白执面前,一副认打认罚的愧疚样子。

    白执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

    换往常,朱九并不会觉得这样有何怪异。

    大概是那日在大青山看了个“亲热现场”,再看这两个爷们儿,他又觉得好笑又觉得臊,更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

    他突然理解了秦洛。

    站在这里不安,退出去又打脸。

    朱九犹豫这一瞬,被谢放看到了。

    “朱九。”

    逃是不能逃了,朱九大大方方走过去。

    “回来了?你俩在说什么?”

    顺意一问,话落,看谢放涨红了脸,朱九恨不得扇自己嘴巴,嫌自己话多。

    他换了话题:

    “白执,你怎么也回来了?阿拾呢?”

    白执转头瞪他一眼,朱九哑了。

    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得。你们聊,我出去,我不该进来行了吧?真是。”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大家就尴尬了。

    谢放赶紧唤住他,叹了口气,“我在跟老白道歉。”

    白执恨得牙根痒痒,却也只能吼,“老子哪里老?你他娘的几岁,我几岁,心里没数吗?”

    谢放:“……”

    就是那么一说,怎么就炸了?

    “兄弟,玩笑话何必当真?”朱九钩住白执的肩膀,把他转过来,笑盈盈地为谢放打圆场。

    “你要是不服气,亲回去。要是亲放哥还不解气,你连我一起亲得了。”

    白执:“滚,谁要亲你,恶不恶心?”

    朱九点了点自己的脸,“来啊,是兄弟,不说二话,甭客气。”

    “去你娘的!”白执一巴掌推在他脸上,想把他推开,朱九拉下脸,嬉皮笑脸地箍紧他手臂,顺势曲膝顶他腰窝,把白执气得大为光火。

    “站着说话不腰疼。”

    众目睽睽之下被非礼的人是他。

    像个娘们儿一样被人压住反抗不得的人,是他。

    这脸丢大了,他往后怎么做人?

    两个人你来我往打了起来。

    谢放见状,沉声:“别闹了,再闹罚板子。”

    朱九哼了声,老实了,白执愤愤地收了手,瞄谢放一眼,又觉得大家是兄弟,抬头不见低头见,也不必把事情做得太难看。

    “行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谢放,你帮我洗半年的衣服,这事就揭过去了。”

    谢放:“……”

    朱九嘿声,“成啊,小子,赚大了。”

    他腆着脸看谢放,歪着自己的脸凑上去,“放哥,我也要……你给我洗半年衣服,亲一口,我送一口。来来来!不亏。”

    “滚蛋!”

    谢放沉着眉头,一脸苍白又冰冷。

    “阿拾可有寻到大营来?”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