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71章 甚为可疑&.
    !

    孤山一战,兀良汗正面迎战晏军大胜,巴图士气高涨,急欲一鼓作气南下,他烧了赵胤的信函,将来使痛打一顿送回,复信一封。

    “天收吾子,为国尽忠,死得其所。”

    十二个大字道尽了他对乌日苏的父子情分。

    一个儿子性命,比起他的宏图大志,分量远远不足。

    不仅如此,他不顾儿子乌日苏的安危也就罢了,甚至利用了乌日苏的事情,当夜在帅帐大醉一场,又唱又怒地吼叫一番,次日校场点名,大诉悲情,生生要将一只骄兵,打造成哀兵。

    “兀良汗的勇士们!”

    “我儿乌日苏身陷敌营,危在旦夕,仍却不顾性命,以死明志,盼兀良汗铁骑踏平卢龙,为他复仇……”

    “赵胤以我儿乌日苏性命要挟我退兵,无耻之极,无耻之极。”

    “阵前丧子,于我巴图,是奇耻大辱。”

    “王子之血,不能白流,我巴图的儿子,不能白死。大晏逼我如斯,这一仗,不得不打。”

    巴图突然手执佩刀,直指天际,大声喝道:

    “兀良汗的勇士们,为了阿木古郎大汗的威严,为了兀良汗人屈居漠北数十载苦寒的屈辱,为了让大家赏尽大晏春天的百花夏天的果木,我,巴图? 将承继父汗阿木古郎遗志,重振漠北草原,踏平大晏山河!”

    校场校士手执弓弩刀枪? 齐齐大呵。

    “重振漠北草原? 踏平大晏山河!”

    “冲出孤山? 剑指卢龙!”

    “让我兀良汗的铁骑,踏平顺天府,活捉大晏皇帝!”

    声势震天?

    巴图看着校场上整齐的骑兵? 雄心万丈,志在必得。骑马高倨人前的二皇子来桑,内心却满是疑惑。

    三日已过? 卢龙城楼? 没有悬挂乌日苏的人头? 也没有人知道乌日苏的近况。

    赵胤? 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

    孤山晏军大营? 魏骁龙在啃窝窝头。

    两军胶着三日了。

    首战告败后? 魏骁龙屡要援兵不得,却收到一封赵胤的密令。

    不得与兀良汗正面交锋。

    得令后,魏骁龙率残部退至孤山以南十里,不安营扎寨,而是在通往卢龙的必经之路两侧? 以百户为作战单位。分散、游走? 机动作战? 灵活利用小股作战的方式生生拖住巴图南下的脚步。

    “敌停我打? 敌战我退。”

    这是赵胤下的命令,并称之为“游击作战”。

    魏骁龙本是一员虎将,是个铁血汉子? 最喜欢的就是大军对冲,在正面战场上真刀真枪地跟对手一决生死,并以饮血沙场,马革裹尸为最高荣耀。

    起初,他对这个指令颇有些不屑。

    游什么击?

    是驴是马面对面干就是了。

    难道大都督以为他怕死不成?

    在他看来,这就跟女子打架扯头发一个道理,没得劲头,有点猥琐。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种猥琐的打法,竟然十分好使,一天下来,把巴图惹得直跳脚,愣是过不了孤山。

    如此一来,魏骁龙也得趣了。

    他致函赵胤,“此计甚妙,大都督英明睿智,末将拜服。”

    赵胤回信:“援军还要不要?”

    魏骁龙复函:“要。”

    赵胤:“没有。孤山险地,易守难攻,七座要你顶住七日。少一日,提头来见。”

    魏骁龙:……

    没有援军,那你问个卵蛋啊!

    但他不敢这么对统帅说话,只能长叹一声,言词恳切地复函:

    “末将必坚守孤山,纵使以我之血祭山河,也在所不惜。然则,望大都督明鉴,提头来见末将万万做不到,顶多变成厉鬼入梦,向大人辞别。”

    赵胤:“准了。”

    魏骁龙:……

    孤山战事胶着,对一心速战战决的巴图来说,是沉重的打击,对大晏而言却有百利。

    先前仓促应战导致的诸多问题,在这几日里,赵胤都得以腾手完善。武器、粮草等军需也全部到位,兴州、开平、建昌、东胜等地调来的援军也陆续抵达。

    如此,再进行整兵应敌,就变得游刃有余了。

    巴图以骑兵压境,突然袭击,在人数上和准备上,都力压晏军,可是,孤山数日,马蹄却始终破不了孤山,兀良汗士气渐渐低靡浮躁。

    这几十年来,巴图随阿木古郎在草原上与各个游牧部落间多有交战,百战百胜,对行军打仗多有心德。但那些都是面对面地激战,拼的是悍勇,他虽也修习兵法,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打法。

    晏军不仅游而不战,那魏骁龙甚至越发来劲。

    他带领的一干晏军,就像山中的兔子似的,一打就跑,就像头上虱子,怎么都抓不着,不仅如此,晏军每每还会留给他们一些字条。

    譬如:

    “漠北草原那么美,你却惦念我娇媚”

    “寒风乍起,汝娘盼归”

    “天下风光千千万,一生哪能看得尽”

    “毡帐冷,无余被,回首漠北离人醉”

    “大晏河山虽是好,不如家乡儿娘笑”

    “北风切,情难绝,问君多少离别泪”

    “古今战事,不论荣辱,入侵必亡”

    “……”

    一开始兀良汗兵看了字条,嘲笑晏军只会做娘们儿样子,只通风月,不会打仗。

    可是,随着战事在孤山胶着,兀良汗没有了刚开始那种势如破竹的优势,再看这些小字条,许多人便生出了惆怅。

    要入冬了。

    入冬后的漠北草原极为寒冷。

    毡帐够不够暖?

    被子够不够厚?

    炭火够不够御寒?

    老娘娇妻和孩子,有没有吃,会不会冻着?

    孤王越是打不下,兀良汗军队里的丧气就越重。反之,晏军得到支援,士气高涨,好几次小股作战,也敢短兵相接的肉搏,还有赢面。

    巴图大骇,不再像刚入松亭关那样一路推进,也不再强行进军孤山,他痛定思痛,反思复盘,发现中了晏军诡计。

    一令下,兀良汗退后十里,驻扎在孤山以北,修整军队,以图后计。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有勇,且有谋,不会意气用事。

    但是战事不妙,脾气本就暴躁的巴图,更是狠戾了几分。为了不让大军产生退意,他下令斩首了几个在营中鼓吹退回去过冬的将士。

    二皇子来桑见此情形,临夜敲开帅帐。

    “父汗,儿有一计。”

    巴图正在气头上,闻言皱起眉头。

    “说说看。”

    来桑心知父汗看不上他那点军事才能,但不要紧,他会证明给他看。

    来桑低头道:“兀良汗长于骑兵,但火器也是一绝,父汗何故不用?”

    巴图一听变了脸色。

    他看着来桑,神色莫辩。

    “火器已被先汗王毁去大半,为父也在先汗王面前发过毒誓……”

    来桑一笑,“父汗太重情义。毒誓若能应验,这世上还有人在?”

    ————

    烽火狼烟里,暂时的安静并不会让人彻底放松。

    反之,突然的安静,反倒催生了紧张,让人们血脉贲张,亢奋又惊惧,激情又后怕。

    炙热的战火席卷永平府,铺天盖地全是与战争有关的消息,巴图还没有打进来,卢龙这座城池却已被点燃,能远走避祸的百姓早已拖有带口离开,没处可去的人们纷纷关门闭户,就连前几日热闹的茶楼酒肆,都歇业了大半。

    时雍入住大晏军营,赵胤对她管得极严,不许她去营中闲逛,除了为他端茶倒水,针灸推拿,根本无事可做,直到她旁听了几次战局,为赵胤献出“游击之战”和“攻心之策”,这种悲催的“奴隶生活”终于到头。

    赵胤讶异于她的足智多谋。

    更震惊于小小女子,竟有孙子之才……

    来自于他的疑惑目光,时雍自是感受得到。

    她其实受之有愧,但又不好告诉赵胤,这些东西只是“借用”,是她根据当前形势做出的一种基于后世来客“见多识广”的本能触发,并不是她真的会排兵布阵,不仅没有孙子之才,连老子的见识都没有。

    当然,能让赵胤佩服自然是好。

    孤山传来捷报的第二日,春秀和大黑就被朱九接入了营里。

    这本是好事,可渐渐开始有人怀疑了。

    春秀年纪还小,做小子打扮,分不出雌雄,大都督打仗带一条狗也无可非议,就是大都督营中新来的近侍,肤色太白了,个子太小了,声音太娇了,没一处像个能打仗杀敌的爷们儿,还日日跟在大都督身边,甚为可疑。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