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73章 养不熟的东西 //
    !

    三个人僵持在房里,除了大黑谁也没动。

    赵胤脸上的凌厉,时雍许久没有见过了,她斜眼看过去,见谢放脑袋低得恨不能塞到肚子里去,于是,默默退后两步,看一眼大黑,转身就跑。

    脚还没有迈出门,后脑勺一阵冷风袭来,赵胤身形快如鬼魅,抢步在前,时雍冲上去就撞到他坚硬的铠甲上。

    这人个子太高了,她侧过身,想绕开,不料胳膊被赵胤抓住,一把拎起来拽回房里。

    大黑见状,“汪”一声扑上来。

    赵胤转身,大氅拂动,大黑刚好扑在里面。

    “大黑!”时雍叫了一声,发现赵胤脸色阴沉,整个人冷硬得犹如一块石头做的棺材板,若大黑真的咬到他,他俩还能活命吗?

    “大黑快跑!你不要命了。”

    时雍就势拖住赵胤,冷喝一声。

    发现赵胤的脸更黑了几分,而大黑一击不中,并不肯退,不服气地咆哮。

    “大人!”

    时雍厉色制止了大黑,朝赵胤淡淡一笑,“大人何必动怒?若是不想赏我,便不赏罢了。我又不是多在意的人。”

    “你在意什么?”

    赵胤冷着脸看她,抬手一摆。

    谢放见到手势,看一眼他们,默默退下去。

    门合上了。

    二人相对而视。

    “宋阿拾。”暗黄的灯火下,赵胤双眉微拢,英俊的容颜浮上一层逼人的冷色,轻易扼紧时雍的下巴,抬高,低头逼视她。

    “本座对你太好了吗?”

    嗯。

    叫她全名,自称本座,恩情不在,

    这是要往开虐的剧情走了吗?

    上辈子死在诏狱后? 时雍早就知道自己跟别的穿越女不一样,从一开始拿的就不是女主剧本,妥妥的恶毒女配。

    她接受了人设? 见状微微一笑? 懒得挣扎? 顺势靠上去双手环住赵胤的腰。

    赵胤料不到她会如此,身子倏地僵硬。

    时雍声音委屈慵懒:“凶巴巴的,你哪里对我好了?”

    赵胤:……

    他太缺少对付女子的经验了? 第一次就碰上这么个狡猾的女子? 明明满腔怒气,被她身子软绵绵一靠,委委屈屈地质问? 这画风一转就变得好像他错了一样。

    赵胤半晌才将她身子拉开? 定定看她。

    “你胆子太大了? 无事生非。”

    时雍扬起一张笑脸问:“我何曾无事生非?”

    赵胤冷声:“死活要跟来的是你? 在霍将军面前编排我的? 也是你。宋阿拾? 你到底要我如何?”

    叫爹!

    时雍心里想着,微微撅起唇角,迎上他淡薄的眸子,他脸上依旧看不出情绪,但刚才拦下她时的戾气和怒火? 明显散了许多。

    没那么生气了?

    时雍咬了咬下唇? 说得可怜:“要不是大人惯着? 阿拾哪敢如此大胆?不都是你惯的?再说了? 我也是为了大人的声誉着想,我留下来坏了你名声,于心不忍……”

    哼!

    赵胤看她一眼? 说得淡然,“那不是正如你愿?”

    时雍猛地抬头。

    呆头驴也不呆嘛,连这都能猜到?

    她吸鼻子,更委屈了,“大人平白指责,枉我一番苦心……”

    调转头,她揉了揉眼睛,“大黑我们走。”

    她皮肤养白了,十八的年纪处处稚嫩,这一用力揉搓,眼圈瞬间一片通红,仿佛被人欺负了的样子。

    大黑也是个狗精。

    听半天,它大概懂得了什么。

    趾高气扬的小脾气收起来,尾巴放下来,脑袋低下来,跟在时雍身边,夹着尾巴,垂头丧气的样子,再配上一双无辜可怜的眼睛,就好像……被人遗弃的路边犬。

    赵胤怔立,忽然掀唇:“有你的。”

    大黑斜过来一个委屈的眼神。

    赵胤冷冷剜它:“还有你。”

    说罢,他负着手大步走出去,“养不熟的东西。”

    这是骂大黑,还是骂她?时雍看他被气走了,怔了片刻,弓下腰来抱着大黑笑得喘不过气。刚出门的赵胤闻声顿步,脊背僵硬片刻,甩袖,很快没影了。

    对于大黑冲上去咬他一事,这位爷似乎耿耿于怀,尽管走的时候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但是吃夜饭的时候,时雍还是没有见到他的人。

    往常,他都会过来,让时雍在旁边布菜,再陪他吃。

    时雍倒也不是很在意,他不来,就叫了春秀陪她一起。

    春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孩子十分敏感,去门口张望一回,又回来问时雍:“少爷,将军是不是不来了?”

    时雍拉着眼皮,“不来不是更好?你坐下来吃。”

    春秀不敢,“少爷先吃,春秀等会再吃。”

    时雍瞄她一眼,“坐。”

    ————

    抚北军议事厅里,灯火通明。

    议事结束,众将校陆续退下去准备明日的行程,只留下赵胤几名近卫站在外面值守,谢放则是陪侍在侧,不时往他茶盏里续水。

    赵胤是个性子内敛的人,谢放也是。

    即便他看出主子为什么不高兴,也不发一言,只是默默陪着。

    这正是谢放能做赵胤第一侍卫的原因。

    主仆二人安静地待了许久,赵胤终于站起身。

    “吃饭去。别让人久等。”

    谢放低头,默默将他的披氅拿过来,赵胤接过自己动手系好,又回头拿过桌上的一封密函。

    密函是京中递送来的。

    ——太子赵云圳的手书。

    “本宫已平安到达。”

    “阿胤叔好好打仗。”

    就两句正事说完 ,接下去的内容,全是对阿拾的埋怨。怨她趁着他入睡偷偷将他送上马车,并愤怒地表示,阿拾已成功地惹怒了他,远在京中的太子爷恨不得剥她的皮,抽她的筋,待她回京,一定要好好收拾云云。

    末了,语气一转。

    “很想阿拾。阿胤叔要让她知,我很想她。”

    “阿胤叔,帮我照看好阿拾。少一根汗毛,我就烧了你的无乩馆。”

    议事厅的事情,时雍浑然不觉,明日要赴孤山,她怕营中伙食不好,今夜就吃得有点饱,等赵胤赶到的时候,春秀连盘子都收走了,哪里还有饭菜?

    谢放同赵胤一同走进来,看到这情形,再看看赵胤面无表情的脸,讶然:“你们都吃了?”

    时雍打量他的神情,“吃了呀。怎么?”

    谢放看一眼赵胤,默不作声。

    时雍反应过来,“大人没吃吗?这可怎生是好?春秀,可还有剩饭?”

    春秀看到赵胤那张冷脸,吓得腿都迈不动了,“没,没有了少爷。”

    赵胤眉头微微皱起,“本座不饿。”

    时雍哦一声,“刚想下厨给大人做两个菜,既然大人不饿,那便罢了。春秀,走了,早些睡,明日早起。”

    大军开拔孤山,为免扰民,天不亮就得出发。

    时雍回去把大黑喂饱,将东西收拾收拾,洗了把脸就躺下了。

    次日寅时。

    营中号角声起。

    抚北大将军赵胤轻甲镫亮,靴履清爽,手执虎符站在点将台上,宣决战檄文,以示驱逐兀良汗的必胜之心。为鼓士气定军心,他歃血起誓:“不破骑寇,有如此碗。”

    酒碗自点将台摔下,粉身碎骨。

    士兵们受到鼓舞,喊杀声震天如雷,许久未歇。

    时雍是被这声音吵醒的。

    睁开眼一看,天还没有亮开。

    此次前往孤山,兵分三路。

    先行军已经在时雍出来前,开拔了。

    时雍带着春秀走出营房,发现校场上有一辆马车。

    行军在外,不能投宿客栈,风餐露宿的日子里有一辆马车,对女子而言实在是太友好了。

    时雍感动地看了赵胤一眼,走近行礼:“多谢大人。”

    赵胤不发一言,却在她叫上春秀准备上车时,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时雍不明就里地回头,赵胤面无表情地将乌骓的缰绳交到她的手上,“照看好本座的马。”

    说罢,他慢条斯理地上了马车,帘子留一丝缝,“大黑!”

    时雍抓着马缰绳,就那么眼睁睁看着自己那条不争气的狗子,一跃而上,坐在马车边上冲她吐舌头。

    可以啊。

    收买狗心!

    时雍淡淡睨春秀一眼,“你上去照顾大人。”

    春秀有点不敢,看赵胤没有反对,这才慢吞吞上了马车。

    时雍哼声,跨上乌骓马,“驾”一声,走在前面。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