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76章 男死者的肚兜*.
    !

    大地已然沉睡,四周寂静无声,冷风从门口吹进来,灯芯晃晃悠悠。听到消息,又有几个将校匆匆赶来,小厨房里的人越来越多,全站在门口,没有一个人说话,像一具具人形木偶。

    杀人现场阴森恐怖,触目惊心!

    “是谁杀了他?”

    良久,一个人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时雍望过去,正是白日里不让她进伙房的那个老兵。

    “你认识?他是谁?”

    老兵看看赵胤的脸色,又看看时雍,一张苍白的老脸无措而惊恐,声音说得低低的。

    “他是伙头兵马横。我晚上去睡那会儿,他还躺在我边上说荤话……”

    伙头兵都是睡大通铺,挤一块暖和。这个老兵姓牛,大家都叫他老牛。马横刚到伙房当差就跟着他,两人较为熟悉。据老兵交代,他刚躺下不久,马横说伙房里什么东西没有收拾好,就掌了灯起来看。

    晚上营中加餐,他们带了菜带了酒,偷偷喝了点,大家都有些犯困,没洗就倒头睡下了,谁也没有管他。

    老牛睡了一觉起来方便发现马横没有回来睡,这才奇怪地过来查看,一眼就看到马横的尸体摆在灶台上,还穿着一件女子的红肚兜,衣裳也不知去向。

    在魏州的示意下,两个士兵已经把马横的尸体从灶台抬了下来,平放在地上,还在他的身上盖了一件衣袍。

    众人七嘴八舌讨论,也没有结果。

    魏州看一眼,叹了口气:“抬走吧。”

    “慢着!”

    “慢着!”

    时雍和赵胤异口同声。

    言罢,二人互望一眼。

    赵胤目光深邃,时雍勾唇一笑。

    “大人,我去看看。”

    马横尸体是几近赤丨裸的,赵胤皱了皱眉? 看向她一身的男装,没有拦她,在旁观众人不明就里的情况下? 点了头。

    时雍蹲身? 低下头查看。

    马横的伤口在后背? 一刀致命。

    时雍让人在伙房里外寻找,没有看到凶器。又让老马去点了一下信房的刀,果然少了一把剔骨刀。

    “那把剔骨刀? 应该就是凶器。”

    “这件肚兜是死后被人换上去的。”

    时雍此刻的样子是个清俊的少年郎? 在众人眼里绣花枕头不中用的小白脸,看她平静地翻看尸体又指挥老牛做事,一群汉子闷头不吭声? 但目光已有异色? 心头已有怀疑。

    “你怎么知道?”

    听到有人问? 时雍没有抬头。

    “当你在凝视尸体的时候? 尸体也在凝视你。”

    众人惊悚。

    时雍却说得平静? “一、刀伤很符合剔骨刀的形状? 如果不是,那剔骨刀哪里去了?二、仔细看肚兜上面沾染的血迹,看分布,看血点浸入的痕迹。若是不信,你可以做个尝试? ”

    穿在身上被人杀死? 和死后再穿上去是不完 全不同的。

    时雍不多解释? 继续在马横和小厨房里观察起来。

    马横个子偏瘦? 但个头不矮,大抵只比赵胤矮半个头的样子,这样的一个壮汉要被人在杀死后平放到灶台上? 作案人肯定会留下大量的痕迹。然而,现场被人处理得很干净,除了尸首和地上的血迹,看不出任何有用的证物。

    而尸体的脸上惊惧,意外,双眼大睁,除了死不瞑目,也看不出旁的。

    “你们看这个?”时雍从灶台留下的血迹里捡起一个铜板。

    是一个普通的铜板。

    刚才它就压在马横的尸体下面,没有引起人的注意。

    “是马横身上掉下来的吗?”魏州问。

    时雍拿起铜板看了看,问老牛,“马横身上有钱吗?”

    “这个…我就不知了。”老牛想了想,摇头道:“这小子吝啬得很,发了饷,都攒着叫人捎回老家,平常兄弟们打个牙祭他都舍不得掏一个铜板……”

    “不是他的。”赵胤突然道。

    时雍不解地看他。

    赵胤声音喑哑,脸色极冷。

    “这是洪泰朝时朝廷的制钱。自永禄朝始,军中发饷通用是永禄制钱。”

    魏州不解地道:“这个钱在市面上仍有流通,马横为何就不会有?”

    时雍道:“因为老牛刚才说了,马横平常发饷都捎回家里去,就算他口袋里尚有余钱,也只会是军中刚发的永禄制钱。”

    魏州想了想,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又不解地问:

    “这铜板是凶手无心落下的吗?”

    赵胤道:“不是。”

    时雍赞许地看他一眼,迎上众人不解的目光,代他解释:“凶手杀人后把现场都布置过了,扒掉死者衣物,缚住死者手脚,甚至为他穿上了女子的肚兜,又怎会落下一个铜板?”

    魏州惊道:“那他故意留下来,是为了什么?”

    房里突然安静。

    这个杀人现场有太多的为什么……

    好端端一个爷们儿,为什么死去被人穿上女子使用的肚兜?凶手又刻意留下一个铜板,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静了片刻,时雍突然道:“金钱之俗,女子之弱,束缚之辱。”

    众人好奇地看过来,惊讶地看着她。

    “何解?”

    时雍没有回答,在厨房里转来转去,好像在寻找什么,眉头揪得越来越紧,赵胤眼睛始终盯着时雍,一脸凝重。稍顷,时雍再回头仔细看了看马横的尸体,仿佛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猛地抬头看向赵胤。

    “营里恐怕不止一个死者。”

    一阵紧张的吸气,

    四周突然安静,鸦雀无声。

    众人意外她的判断。

    赵胤也用了很慢的语速问道:

    “此言何解?”

    时雍慢慢站起身,朝他摊了摊手,赵胤示意谢放去打水给她洗手。时雍松一口气,然后回头看一眼马横的尸体。

    “凶手明显不是针对马横,而是晏军。”

    赵胤安静地看着她。

    时雍淡淡分析:

    “一、给士兵穿肚兜赏铜板:侮辱。”

    “二、在伙房杀人:挑衅。”

    “三、最深层次的目的:动摇军心。”

    赵胤注视着她白皙的小脸,沉吟片刻,“还有吗?”

    时雍眉尖儿一蹙,“伙房里没有找到凶器,死者的衣物也不见踪迹。我猜,他可能不会满足杀一个就消停,带走凶器可能就是为了另寻目标……”

    顿了顿,她盯住赵胤,目光变冷。

    “凶手就在营里。”

    众人更是不解,“为何这么说?”

    时雍闻言,忽而笑了,转头看着他们道:“如今的抚北军守卫森严,风雨不透。若是陌生人能随便混进来杀人放火,那咱们就别打兀良汗了,赶紧回家种地去。”

    大家看她刚才分析得头头是道,以为她能说出谁是凶手,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的说法。细想是这个道理,大家都不吭声了。

    房里突然阴沉下来,气氛压抑。

    有凶手摸入营房杀人和凶手就在身边,是完 全不一样的感受。

    片刻,魏州开口:“那如何查出谁是凶手?抚北军单是这一个营地,就是数万之众。”

    这么多人,要找出凶手,谈何容易?

    时雍掀了掀眼皮,环视周围这一群晏军将校和士兵,摊了摊手:“那我就不知道了。”

    刚才对她心生佩服的有些人,闻言脸上都露出了失望。

    原来也只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小儿,说的这些话无非是信口胡诌罢了。

    时雍看出这些人脸上的疑惑,就像是窥破了他们的心思似的,淡淡一笑,“我建议大都督赶紧派人去找。去得早,说不准还能多救几个人性命。去晚了,怕就只能收尸了。”

    找?

    营房这么大,没有确定目标,谈何容易?

    况且,只因为她一个人的推测,大半夜去将入睡得大军吵醒,大肆搜查,影响何其之大?范围再扩大一些,几十万抚北军都有可能被惊动。

    那才是真正的动摇了军心。

    几个将领当即阻止。

    “大都督,不可!”

    赵胤微微蹙眉,看神色显然也不愿把事情闹大。

    对一支临战的军队来说,死一个人不是大事,若是因为蹊跷的杀人手法闹得人心惶惶,军心难以安抚,那才是大事。

    时雍看懂了他的犹豫,注视着他,用一种似是而非的语气道:

    “恶魔已经苏醒,不容大人平静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