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81章 玉令有何稀奇之处? //
    !

    次日,魏骁龙兵败的消息传来。

    在大部队撤离后,魏骁龙率一个千户所的将士奋力抵抗,只一日,就被兀良汗大军以势如破竹的气势攻占了孤山。

    众所周知,一个千户所仅有一千多人。一开始,兀良汗情报有误,以为赵胤准备大军压境,打得极是小心。生生被魏骁龙拖了一天后,巴图连赵胤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这才接到探子情报,得知晏军主力已撤往卢龙,不由勃然大怒。

    受魏骁龙愚弄这些日子,巴图气极、恨极,当即下令。

    “取魏骁龙项上人头者,赏黄金百两,封兀良汗第一勇士。”

    …………

    时雍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春秀把早点热了热,她将就吃了一口便去营中找赵胤,想知晓昨夜之事的后续。

    今日天气不错,阳光从支摘窗渗进来,带着山间的微风,清新怡人。

    时雍走进去却发现气氛不对。

    谢放低着头在为赵胤斟茶,神色不安,表情怏怏,眼神似乎还有点悲伤。一个做校尉打扮的男子站在赵胤案前,将赵胤的脸挡住,时雍看不到他,只觉得房里的几个人极是消沉。

    “参见大人!”

    时雍站在屋中,拱手行礼。

    在她进门的时候,赵胤就注意到了。

    闻声摆摆手,“下去吧。”

    “是。”那个校尉转过头,看了时雍一眼,声音沙哑地对赵胤道:“魏将军忠义可留青史,望朝廷勿以胜负论英雄。”

    赵胤慢慢抬起头,嗯声:“本座自有主张。”

    “标下替魏将军谢过大都督。”

    那人慎重地拱手行礼,退下去了。

    时雍转头看了看他的背影,不解地走到案前,随意地坐下。

    “魏将军怎么了?”

    能坐不站是时雍的习惯,可是她的举动落在谢放眼里,却是惊了惊,这才默默退到旁边。

    赵胤沉默片刻,“孤山战败,下落不明。”

    闻言? 时雍吸了口气,随即又道:“下落不明不算坏消息。以魏将军的胆色和骁勇,必能化险为夷。”

    赵胤语气低沉:“骁龙不会做俘虏。”

    时雍皱皱眉? 没有吭声。

    不肯做俘虏的人? 一般只有一个下场。

    时雍想到魏骁龙憨直爽朗的笑容? 坚定地摇头,安抚赵胤。

    “大人不必悲观,魏将军不会有事的。但我以为? 刚才那会大人说得对? 魏将军以十万之众,在孤山拖住兀良汗数十万大军,又成功掩护大部队撤退? 将伤亡人数减到最低? 纵使一战未胜? 也当青史留名? 大人应当为他向朝廷请功。当然? 最紧要的是派人接应、寻找。魏将军此刻危急? 或许需要大人的帮助。”

    “接应的人,早已出发。”

    “没有接到人?”

    “尚在找寻。”

    赵胤叹息一声,看时雍的目光忽而转暗。

    “阿拾,你若是男子,也可青史留名。”

    时雍又是一噎? 惊问:“大人希望我是男子吗?”

    赵胤对上她明亮的双眸? 嘴角一勾:“是男子? 这不世之材必受重用? 自是好事。”

    从昨天的“大丈夫”到今天的“不世之才”,赵胤当真希望他是个男的?

    时雍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老老实实地垂下眼皮? 略咬了下唇,“大人这是嫌弃我是个女子了?那我自请离去好了。”

    赵胤立马捕捉到了她话里的委屈,一向冷峻淡然的脸有短暂的愕然。

    性子之狡,以此女为甚。

    赵胤喉头一滞,宛然不觉出口的声音已然柔软。

    “好端端的为何说这话?”

    时雍腹中冷笑一声,朝他剜了一眼。

    “大人自称赏罚分明。营中将士尚且有功得赏,可我倒好,这两日为大人解决了这么多的事情,大人不仅没有赏我一个功劳,反倒说风凉话奚落我是女儿身!”

    赵胤讶然,

    一件小事能说出这么多花样?

    他嘴巴张了张,想解释却没有说出口。

    对付时雍这样的女子,他实在太缺乏经验。

    到头来,只能顺着她问一句。

    “你要我赏你什么?”

    时雍眼风斜过去,“那得看大人的心意了。”

    赵胤唇角抿紧,好半晌皱眉道:“你缺什么?”

    “……”

    看他问得正经,时雍无言以对了。

    自从她和赵胤认识以来,这个人其实就从未合过她的心意。这一路从京师走到卢龙,赵胤一直没有变过,人设不倒,又冷又直,但凭良心说,他对她,算是比较纵容。

    杨斐曾经挨过的军棍,被撵走的妩衣,时雍可还记在心上。但不论她怎么顶撞赵胤,他嘴上说“宰了她”倒是有好几次,可实际上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过她。刨开赵胤需要她为他针灸之外,难道他心里当真不想…………心甘情愿管她叫爹吗?

    时雍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我缺什么,你都给我吗?”

    赵胤的眉头蹙得越发紧,“你刚又骂我了。”

    时雍:“……何曾?”

    赵胤:“心里头。”

    卧槽!心里头骂也算?

    好在他不知她想给他做爹!

    时雍微微一笑,“大人说什么笑话,小的命都攥在大人手上,怎敢偷偷骂大人?我刚才是在想,问大人要什么赏赐好。”

    赵胤淡淡看过来,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

    这话一说,时雍便无语了。

    这个人到底会不会说话,到底知不知道女子心思?

    时雍脑子里转了转,突然想到心里那个大疙瘩,忍了这么久未曾对他言明,不如趁此机会试探一下好了。

    “大人。”

    时雍直勾勾盯着他,一直盯着他。

    “上次我见小丙那个玉佩极是漂亮,大人可不可以也赏我一个?”

    赵胤握住茶盏的手微微一紧,垂下眼睑,淡淡地问道:“为何想要这个?”

    他脸上的变化没有逃过时雍的眼神,她一笑,换了位置,直接走到赵胤的身边去,站着看他片刻,又蹲下丨身来,双手抚在他的膝盖上,像往常为他按摩那般,轻轻揉捏着,小脸微微仰起,眉尖儿蹙起,赌气般道:

    “我不都说了吗?因为漂亮呀。没想到大人这般吝啬,我为你做牛做马这么久,一块玉佩都舍不得。”

    赵胤被她这一道娇气的嗓音酥得脊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可她倒是老实,说完 就垂下头去,安安静静为他按捏,只是委屈。

    心里头的怀疑落下去,赵胤喟叹一声。

    “那不是玉佩,是玉令。”

    时雍抬头,双眼无辜地眨了眨,“是吗?为何是令,不是佩。”

    赵胤认真给她解释,“上面有一个令字。”

    时雍委屈屈地咬了咬下唇,“我不识得。”

    赵胤哼声,“让你写字,你不肯写,如何识得?”

    时雍扯了扯他的衣袍,眼里晃出一丝笑,“大人若肯亲自教我写,说不准,我就写了。”

    亲自教?

    赵胤看着她,时雍轻笑,“手把手。”

    赵胤神色微微一僵,哭笑不得,“你是小孩子吗?”

    这话有斥责,却不严肃,还有一丝说不出的宠溺味道,像在训孩子。

    时雍脸热了一下,见话题偏了,赶紧绕了回来。

    “不管是玉令还是玉佩了,我喜欢那个,大人能赏我一块吗?”

    赵胤:“不能。”

    时雍手一顿,从他膝盖上滑下来,身子也直了起来,转瞬从温柔小猫咪变成了吃人母老虎,不仅脸色变了,神情也冷淡了下来。

    “既如此,大人又何必问我想要什么?”

    赵胤叹息,无奈地哼声,“胡搅蛮缠的女子。过来!”

    说罢,赵胤朝她伸出手,那表情似乎是在哄她。

    时雍微怔,在二人的相处中,这态度可不常见?

    她双手背到身后,往后退了两步,气鼓鼓地问:“干嘛?”

    赵胤脸色微变,他素来被人称着冷血无情,又高高在上惯了,在他面前从无哪个女子这般恃宠而骄,对他大呼小叫,不悦的冷色几乎是瞬间浮上了俊脸,手也垂下来,重新端起了茶盏。

    时雍一看情形不对,觉得这剂药可能下得太猛,抢在他发狠话前,嘴一扁,哑着嗓子道:

    “反正我是个胡搅蛮缠的女子,在大人这里定了性了,不论我做什么,大人也都这样想我,我还过来干什么?既然大人不喜欢我,不如放我自去!”

    她这番话底气已有不足,却是以退为进的杀着。

    一句“放我自去”让赵胤原本的恼怒消去了大半,面色微霁,这个深藏不露的锦衣卫指挥使,脸上再次出现了无奈。

    不过,语气仍是沉稳淡然。

    “玉令不是玩耍用的,是执行命令用的令牌。你这女子,我为何就跟你讲不通?”

    令牌?

    时雍心里一凉。

    抿着嘴,仍是那般看着他,不说话。

    赵胤也看着她沉默。

    时间缓慢得仿佛是一场安静的较量。

    良久,时雍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

    “你要什么玉,要多少玉,我都可赏你。唯独这玉令不行。”

    见他松口,时雍故作茫然地道:“这玉令有何稀奇之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