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82章 我惯着你!.
    !

    时雍问完 ,见他皱眉,神色不变地抿着嘴巴,眼睛亮亮的微笑,等着他的回答,一副困惑期待又有点紧张的样子。

    她从来不是小女人,却在赵胤面前,把前两辈子从来没有装过的嫩全都装了一遍,这模样儿若她此刻能照镜子,肯定能吓得半死。

    不过,对赵胤来说似乎有效。

    他看着时雍,沉默片刻,再次向她伸出手。

    “你过来。”

    时雍低头不语。

    赵胤叹息,拍拍自己的膝盖,“痛。”

    “……”

    虽然不是拍腿让她过去坐,但时雍知道对这头闷驴来说,这已经是给她的台阶了。

    她迅速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蹲身,仰头,“不捏,等大人告诉我再说。”

    赵胤唇角冷冷抿起,自上而下看着她。

    良久,头顶传来他低沉温和的声音,“阿拾。”

    时雍嗯一声。

    赵胤温厚的大手在她头顶上拍了拍,“我来问你,你老实回答我。不许欺瞒。”

    时雍突然被他当成了大黑,不由蹙了蹙眉头,“问吧。”

    赵胤表情严肃,声音清雅而冷漠,“你若欺瞒,如何?”

    时雍一怔,淡然笑道:“哪有还没有问问题就要人说结果的?”

    赵胤:“回答。”

    时雍想了想,道:“我若欺骗大人,天打五雷轰。”

    赵胤脸色微变,“没让你发毒誓。”

    时雍才不信什么毒誓,挤出一个明艳的笑容,“大人可以问了。”

    赵胤皱眉,低下头盯住她,语气有点迟疑,“你为何对玉令如此在意?”

    时雍刚想张嘴? 突然觉得不对呀。

    分明是她在问赵胤玉令的秘密,怎么反过来成了赵胤在问她?

    “又到了交换问题的时候了是吗?”

    时雍双手无意识地在他腿上揉捏起来,“行? 我惯着你? 先回答你的问题。我有个好友? 死在玉令的主人手里,却不知凶手是谁。我见小丙、庚一,都有玉令? 这才想请教大人来的。”

    半真半假? 不算欺骗吧?

    时雍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暗忖:天雷爷爷别劈我。

    说罢,他抢在赵胤面前? 道:“换我问了。这个玉令的主人是谁?玉令是做什么用的?哪些人手上有玉令?”

    赵胤道:“这个玉令的主人不是我。”

    时雍:……你妹的!

    失策!

    这个玉令的主人不是他?另外的玉令呢?

    混蛋!回答了等于没有回答。

    “你没说完 。”

    “一个问题换一个。”

    “我那就是一个问题。”

    “三个。”

    时雍斜眼看去? “那行? 我惯着你。换你问我。”

    赵胤冷哼:“我没有什么想问的了。”

    时雍:“……”你大爷的!

    等她回过神? 发现自己的手长出了肌肉记忆? 正在不知疲惫地给混蛋按摩膝盖? 更是气得不行,手一撤,腾地站起来,“不公平。无赖!”

    赵胤微抿的嘴角几不可察地弯了弯,也跟着站了起来? 慢悠悠地冷声道:

    “你这女子? 心思狡诈? 诡计多端? 不得不妨。”

    时雍看他说得认真,心里“咯噔”一声,脑子里飞快地转过千百个猜测。

    可是与他对视间? 却没有从他眼里看到发怒的迹象,又松了口气,这才明白他说的话,就是单纯的字面意思。也算是一种解释,解释他为什么不肯对她说实话,而是耍心眼。

    时雍低低地吐一口气,“行。大人赢了。我再也不问了。”

    丧丧的语气,听上去怪可怜。

    赵胤看她片刻,手负身后,走在前面。

    “跟上!陪本座出去走走。”

    看着他的背影,时雍不情不愿地跟上去。

    卢龙塞依山而建,巍峨险峻,主城墙如入云端。高五丈,宽三丈,长约一百丈,从里到外码堆而成。女墙、望楼、箭楼等交织成了一道密集的防御网,辅墙外靠山峦,往更远的山上延伸。

    卢龙塞不仅占地险要,是兵家必争之地,对大晏而言,还有更为深刻的政治影响。自洪泰、建章、永禄三朝以来,国人始终深信一件事,卢龙是天险,能攻克卢龙,就能把京师收入囊中。几十年前,永禄爷更是在此立下过不世的战功,以卢龙一战改变了整个战场局面。因此,若卢龙这般坚固的要塞都失手,恐怕再没有人相信还有哪个城池能抵挡兀良汗人的马蹄。

    两人自下而上,沿着石阶往上走,没有说话,猎猎山风吹得赵胤身上厚实的大氅哔哔有声。时雍是侍卫,在着装上不能逾越,一路上都是守卫,赵胤又不可能把衣服脱给她,冷得她心里直骂人。

    赵胤脚下一停,突然回头看来。

    时雍怔住。

    不会又知道她在骂他吧?

    赵胤看着她白皙清艳的脸,突然道:“你想为她报仇?”

    她?哪个她?

    时雍心底狂跳,嘴上却漫不经心。

    “报仇倒也不必,总得知道她是为什么死的。”

    赵胤:“她是时雍?”

    时雍心里又是一跳,唔声,不承认,不否认,只觉得屋子里的气氛极是压抑。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老狐狸,在自己猜测他算计他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来自他的探究,他绝不会全然相信一个人,因此,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他俩之间的关系。

    时雍有点后悔,今天问得太多。

    她很怕赵胤下一句就问:“你怎知她是被一个身系玉令的人杀死的?”

    不料,赵胤却不深究,而是点到为止。

    “你倒有情有义。”

    时雍随口接上,“那是。”

    赵胤沉默片刻,“若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查找真相吗?”

    时雍想也没有想,“不会。”

    赵胤脸色暗下,目光有明显的不悦,却听时雍一本正经地道:

    “大人文成武德,千秋万代。哪里会死?”

    “呵!”赵胤目光里的柔软和变化,肉眼可见,俊脸却板了起来,“不许胡说。皇帝只得万岁,本座怎可千秋万代?”

    时雍嘴角压抑不住的疯狂上扬。

    交锋几手,终于赢了一局。

    原来大都督也喜欢听人家说好听的话?

    东方教主的文成武德,搬出来,谁听谁爽。

    越往上越冷,不过,除了值守的士兵,明显没那么多人了。而且,一路爬上来,时雍一身的热汗,也就没有那么冷了。再站在女墙的高处往外望,山峦叠嶂绵延无尽,竟有一种饱览江山的豪迈感。

    赵胤走到最高处,往外远眺。

    时雍站在阶下看他片刻,慢慢上去。

    山野的冷风铺天盖地扑过来,她抱紧双臂,走到赵胤身边。

    他在沉默。

    时雍顺着他的视线往外望,似笑非笑地叹息一声。

    “登高望远,千里江山。大人心里头,真就没有想过千秋万代吗?”

    赵胤没有回头。

    “千锤百炼即为王,不如四海度余生。”

    时雍深深望他,“大人想得开。江山万般皆好,却难得逍遥快活。”

    说话,嘶了一声,抱着双臂润了润被冷风灌得干涩的嘴唇,玩笑道:“这个时季,若是能安安生生烤个火,煮个锅子,再喝点儿小酒,比千秋万代实在多了。”

    赵胤听见她声音里的凉意,回头看了看,突然扬起手臂,“来。”

    他身上披着一件宽大厚实的氅子,手臂一扬,腋下就出现了一个空旷挡风的温暖所在。

    可是,时雍若站过去,那不就等于被他抱在怀里了吗?

    她犹豫一瞬,僵硬地站到他的身边,赵胤低哼一声,手臂盖过来,将她挡在氅下,像护佑着受冻的小猫小狗小羊,动作自然,从容有礼,没有猥亵之意,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看那是什么?”

    时雍定睛一看。

    “大黑?”

    早上狗子被放出去了,时雍不能总让它占将士们的口粮,更不能让士兵啃窝窝头,而狗子吃肉。这样不仅对赵胤名声有损,她自己确实也过不去。

    大黑入了山,就像鸟儿投了林。

    从垛墙上看去,一个黑漆漆的小点,在山林间奔跑。

    八月底,草枯叶落,那个黑点,一会在这,一会在那,看上去很是快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