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85章 李代桃僵 //
    !

    赵胤看她一眼,没有多说,“慢吃。”

    他起身走了,时雍咬筷子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松口气。

    “春秀,坐下来吃。”

    春秀站边上,不敢动弹,“这是将军特地为夫人准备的……”

    “少爷!”时雍忍不住又纠正了一句。

    春秀瘪了瘪嘴,“将军的心意,春秀不敢受用。”

    好吧好吧,不敢受就不敢受。时雍独自吃了起来,只是桌下的大黑今儿意见似乎很大,脑袋不停在她腿边拱来拱去。

    时雍叹息:“做熟的你又不爱吃。早知让春秀给你留半边好了。”

    大黑嘴里呜呜有声,舔着舌头,眼睛水汪汪地看她,有点委屈。

    时雍不知道这狗子怎么回事,拍拍它的脑袋,快速把饭吃完 ,回房把门带上,准备继续她《锦衣春灯》的故事。

    斜躺榻上,她把手伸向枕头下方,掏出书来。

    一看,不对。

    怎么变成了《诗词集》?

    ————

    卢龙塞的书房摆设简单,一排大书架,上面有历代驻军指挥官没有带走的书,赵胤日常在此处理公务,案头上堆放的全是公文。

    光线不好,大白天也掌了灯,火烛轻摇着,映着赵胤端正冷肃的脸。

    面前的纸上,一行行字遒劲有力,如苍松挺拔,看着赏心悦目。

    时雍走进去看到的就是这番情景。

    “大人。”

    她站在案头前,将《诗词集》轻轻放上。

    “我的书呢?”

    赵胤抬头,冷眉微紧:“什么书?”

    时雍抿了抿唇,“《锦衣春灯》。”

    赵胤不解地问她,“那是什么书?”

    “……”

    赵胤:“怎来问我?”

    好家伙,还挺会装蒜!

    时雍看着他不动声色的冷峻面孔,哼声,

    “我的书塞在枕头底下,被人换成了这本。除了大人,旁人不敢去我房里拿书。”

    赵胤看着《诗词集》,淡淡道:“阿拾如何证明你枕下的书,不是这本?”

    这如何证明?

    那种书当然是偷偷一个人看呀? 又不能和人分享,找谁来证明?

    时雍拉下脸,见赵胤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 总觉得这厮今天有些不可理喻。

    不就是小画册吗? 为了抢看? 无所不用其极。

    “大人不肯承认,那罢了。大人留着看吧。”

    时雍说着转头要出门,朱九进来了? 脸色凝重? 看她一眼,错身而过走到案前禀报。

    “爷,带符婆婆去卢龙殓房的人回来了。”

    赵胤的脸也暗淡下来? “怎么说?”

    朱九招了招手? 让那个侍卫进来。

    那是个干瘦的男子? 名叫蒋锟? 也是锦衣卫的人? 只是没有谢放和朱九这些亲卫和赵胤关系近。赵胤为人行事极为谨慎? 这些人平常只能在外围值守,不得召唤,不能近前。

    这个人走进来,时雍看一眼就开始怀疑赵胤挑选亲卫是看脸。

    长得稍次的人,都做不了近卫?

    是某人性取向与众不同吗?

    时雍看赵胤的眼神深邃了些? 脚步也停了下来? 没走。

    赵胤只当没有看到她? 抬手让那个人讲。

    蒋锟行了礼,低头禀报道:“死在大青山山洞里的邪君,确是符婆婆的侄子符二郎。符婆婆认了尸? 差点晕过去,属下按九哥的吩咐,没敢说符二郎的死因,只说是被邪君所害……”

    赵胤嗯一声,听蒋锟详细说了些卢龙殓房的事情,就摆手让他出去了。

    “朱九。”

    朱九侍立在侧,闻言走到他面前,拱手道:“属下在。”

    赵胤道:“派人前往抚宁太平寨,调查符二郎。”

    朱九:“是!”

    朱九转身,赵胤抬起的眼神转向时雍,“此事,阿拾怎么看?”

    时雍还在为《锦衣春灯》被盗一事生气,连带看他的眼神不太好,闻言,洋洋地哼了一声。

    “大人自有决断,何须问我?”

    赵胤神情不变,只是握在茶盏的手指微微一紧,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浅浅一叹。

    “一个人想要掩埋真相,无非自欺,再欺人。”

    时雍抬了抬眼,对这句话感兴趣了。

    “还请大人明言。”

    赵胤道:“比如兔子是大黑叼回来的,我让人做了来给你,抢了大黑的东西,我欺它不能说话。这是欺人,再混淆真相。”

    时雍:……

    这是欺人吗?这是欺狗。

    我可怜的狗子,

    怪不得气得在地上打滚,还没法让麻麻知道。

    赵胤袖袍微抬,将案头公文下的那本《锦衣春灯》抽出来,摆在案上,看着时雍又淡淡道:“再如这本书,你一个人看过,就算知晓内容真相如何?你没有办法证实你看的是它,而不是《诗词集》,又因书中内容难以启齿,你甚至连与我争执都开不了口。只能含恨离去。”

    时雍有些惊讶。

    她以为赵胤拿了狗子的东西,做这番姿势是为了取悦于她,至少是一种示好。

    她还以为赵胤拿了她的《锦衣春灯》,又死不承认,除了不想让她一个女子观看那种邪书外,就是他想看又不好意思开口,是闷骚的体现。

    结果都不是!

    他只是为邪君一案做了个小实验。

    无关情爱,更无关情绪,只是严肃得不能再严肃的讨论话题。

    惊讶之后,时雍暗骂自己一句蠢货,再看赵胤虽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但话题也回到了案件上来。

    “大人的意思是说,符二郎之死,是李代桃僵?”

    “不止。”赵胤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李代桃僵,符二郎怎肯心甘情愿赴死?”

    时雍若有所悟地点头:“若能讲出真话,大黑怎肯让你拿走它的功劳。同样的道理,符二郎或者是有苦衷,或者是被控制意识。”

    说到控制意识,时雍毛孔微缩,头皮发紧。

    赵胤看着她眸底的诡谲之色,皱了皱眉,“正是。”

    “还有一点。”时雍也跟着分析,“为什么须得是符二郎不可?在邪君的麾下,想必有不少人曾与邪君有过接触。即使那些人看不到他的脸,单论声音,或动作,身形……要是换了人,必定会感受到差别。”

    赵胤点头,“不错。”

    时雍走到旁边椅子上坐下,手撑着额头,苦思片刻,抬头看他,“有没有这种可能?符二郎就是傀儡邪君,是为邪君替死而准备的一个傀儡。他可能与真正的邪君在说话、身高、姿态等方面都极为类似。还有一点,他为什么恰好在这时去青山镇看望符婆婆?会不会是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这一点,可能在他死前去找女人来佐证,这也是一种临死前的疯狂吧?”

    赵胤再次肯定了她的看法,“没错。”

    时雍与他相对,眼里突然升出一抹光芒。

    “我明白大人的意思了。”

    赵胤嗯一声,眸底有询问。

    时雍笑道:“如此一来,比照符二郎的身高、胖瘦、行事和说话方式去找,不就能找到邪君了吗?”

    赵胤道:“天下之大,相似之人何其多?”

    时雍笑了一声:“相似之人虽多,可不是每个相似之人都会出来作恶呀。此人一计不成,定然还会有后手,只要他出现,就可以锁定他了。”

    赵胤没有开口,而是将那本《锦衣春灯》翻开,“你来看。”

    看什么?

    难道真的要共同赏阅?

    这和山洞里被迫观望可是完 全不一样的状态。

    时雍狐疑地走过去,绕过书案,看了一眼赵胤冷肃的侧脸,

    “大人有何发现?”

    “这里。”赵胤指着书上一副配图。

    时雍有点没脸看。

    一个人看邪书和两个人一起看,观感完 全不同。

    她心脏跳得很快,总觉得今日的大人特别不正经。

    “可有发现?”赵胤侧过头,发现她脸颊通红,眼神游离,皱起眉头:“阿拾?”

    时雍:“啊?”

    脑子清明过来,她敛住心神,再顺着赵胤手指的方向仔细看了好半晌,摇了摇头。

    “这有何异常?”

    赵胤指着画上的环境。

    “再看。”

    时雍看书的细节好像和赵胤截然不同,她只看图中的男女主,没有注意到环境,更没有注意到这一幅画。在赵胤的引导下,时雍这才发现这副配图的位置,与发现“邪君”的那个山洞极为相似。

    画中几个女子神色怪异,癫狂而淫丨靡,而男子衣袍不整,右手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屏风,正是他们那日躲藏的位置。只是整幅画太抽象,不容易分辨清楚。

    “是那个山洞!”

    时雍真心佩服赵胤了。

    怪不得先前可以一眼看出符二郎,这人的脑细胞和旁人长得不同吧?

    “大人观察仔细,心思缜密,我当真没有看出来。”

    赵胤睨她一眼,“你看什么去了?”

    时雍:……

    不敢接这句敏感的话,时雍把问题抛回给他。

    “既是他们画来自娱的邪丨淫之物,为何画中男子多是锦衣卫?又为何给书命名为《锦衣春灯》?”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