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86章 爷没那么闲.
    !

    时雍的问题,无人能够回答。

    这些画册出自何人之手,画作有何意图?是为了给修炼之人解闷,无意使用了洞中的环境,再恶劣地取锦衣之名来羞辱赵胤,还是另有机缘?

    除了书画者自己,谁人能知?

    时雍又顺手翻了翻其他内容,没有发现异常,赵胤就把画册收起来了。一男一女看这个本就不便,再讨论下去就更奇怪了。

    好在,二人都很淡定。

    就如同,那只是寻常的书册一般。

    赵胤很快叫来朱九,让他去把谢放、白执、许煜几个近卫和魏州一起叫了进来。

    然而,令时雍没有想到的是,大都督竟然淡定地将几本小画册,一并发到了几个人手上,大有集思广益的意思。

    这可苦了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大人发布的新案令,待拿到画册翻开一看……

    几个人面面相觑,脸色古怪。

    时雍慢条斯理地坐在一侧,等了半晌,以为自己也能分到一本,哪料赵胤完 全忽略了她,而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没脸去要,只做旁观。

    “爷……”朱九面红耳赤,“这个看了要做什么?”

    赵胤斜倚在椅子上,闻言看他一眼,“邪君之物,你们都看看,可会有发现。”

    这东西能发现什么?

    朱九咽了咽唾沫,不怀好意地看谢放和白执。

    “这个,大概放哥和白执能看出点啥?我嘛……”

    他翻翻画册,嫌弃地说:“画中女子不合我心意。”

    当着赵胤的面内涵谢放和白执,朱九很是胆大,可是那两个侍卫头都没有抬,更没有理会他,好似专注在画册里了。

    再看许煜和魏州也是如此,朱九很纳闷。

    “你们可有看出什么?”

    众人摇头。

    不理他。

    安静的翻书声,很是诡异。

    好半晌,几个人收起画册? 态度认真地道:

    “大都督,没有发现。”

    “爷,看这是要参悟什么?”

    他们心知赵胤为人? 不会心血来潮就突然给他们每人发一个小画册。既然是赵胤让他们看这种男男女女的东西? 肯定有他的用意。

    奈何? 赵胤不解释,见他们一脸困惑,淡定地摆了摆手。

    “不用急着给出答案? 你们拿回去慢慢参详? 可以互相传阅。但不可外泄!”

    就这样的东西,还传阅?

    一群侍卫成日混在军中,都是光棍一条? 没机会沾染女子? 再看这种东西哪里能受得了?时雍怀疑赵胤是敌军派来动摇军心的。可是? 那几个侍卫没有一个反对? 更没有露出半点邪意? 一本正经地将那些小画册揣走了。

    害得她……无、书、可、看。

    .

    出了书房? 几个侍卫回头看一眼,互相交换个眼神,走到檐下纷纷掏出自己怀里的画册。

    “你们的是什么书?我来看看。”

    “《引箫记》?”

    “《玉宫屠龙》?”

    “《真身御女决》?”

    “《花事品鉴》?”

    几个人面面相觑,好半晌,白执低眉。

    “你们说? 爷会不会是……”

    朱九哼声接过:“色令智昏?”

    白执点头:“动了情。”

    许煜翻着书? “我看情况不对。”

    魏州道:“阿拾这女子? 当真不简单。”

    然后众人看着闷不作声谢放? “你成日跟着爷,就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谢放蹙眉道:“爷既有交代,定有用意。你我只需仔细参详便是? 不可胡乱猜忌。”

    “玩笑罢了!”

    朱九懒洋洋将书塞到怀里,打趣道:“兄弟们,这差事不好办呐。比杀人放火可难得太多了,我怕哥子们还没有参详出爷的用意,就把自己给参虚了,走不动路。”

    白执一听便笑了,“你当我们是你?”

    朱九瘪嘴:“我又不是没见识的人,比这更好的画册我都见过。京师览书阁的画本子,就比这个精致太多,就这?拙劣之作罢了……”

    谢放抬眼,“当真?”

    一看他就没有看过这种画册的样子,朱九得意起来,“那可不是真的么?就这画册的水平,哄哄你们这种初出茅庐的臭小子还成,像我这种览尽春色的壮汉,毫无观感……”

    壮汉?

    白执给了他一拳。

    谢放低头认真翻阅,“如此说来,这书就不是书局采用刊印,而是邪君找人画写出来的……”

    朱九看他严肃的样子,又左右看了看。

    ……当真只有谢放一个人在研究。

    “放哥,你别钻研,一钻研,你今晚就别睡了,惹火。”

    许煜将画册卷起:“确实没看头。”

    朱九点点头,突生奇想,“你们说,会不会是爷怕我们几个寂寞,发来解闷的?”

    谢放道:“爷没那么闲。”

    朱九被他认真的样子逗得笑了起来。

    他肘了肘白执,挤眼睛,“放哥这么严肃,一个人恐怕参详不出来。晚上你可以去放哥那里,你二人单独参详秘决心法。”

    谢放闷声装死。

    白执握紧拳头就去揍他。

    许煜在旁边叹气。

    魏州抱臂摇头,“没见识的小屁孩子。”

    许煜侧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还是魏哥见多识广,那京师的花街柳巷就没有魏哥不了解的吧?等回了京,有空带兄弟们去长长见识?”

    魏州嗤笑,“谁耍那玩意儿?”

    许煜来了兴致,“那魏哥耍什么?”

    谢放也好奇地抬起了头,

    却见魏州的脸,有一层几不可察的红。

    “回了京,我就该成家了。我娘给我说了房媳妇……若不是离京打仗,怕此刻,你们已喝着我的喜酒了。”

    说到底,还是被战事耽误了呀。

    一听他叹息,白执也不打朱九了,走回来和众人一起,齐齐朝魏州道贺。

    谢放他们这一群侍卫,常年跟在赵胤身边,因为赵胤素得可以做和尚,他们平常也近不到女色。无乩馆规矩多,管束严,不正经的女子更不准去碰,如此一来,这一群人也就嘴上过过干瘾,真没半点见识。

    魏州是他们中间唯一有职务的,平常在北镇抚司办公,与外面的人接触更多,听他说娶媳妇就娶媳妇,几个人都艳羡不已。

    “嫂子长啥样?”

    “你俩可有见过?”

    “亲个嘴吗?”

    “……”

    诸如此类的问题,把魏州问得面红耳赤,无法回答,只能一人给一个刀柄,“回京吃喜酒,你们都来。”

    “闹洞房不?”

    “闹!”

    “那成,好兄弟!”

    ————

    赵胤断然不知,几本画册会让侍卫们引申出这么多的猜测。

    为了不让时雍白走一趟,他将书架上的书籍整理出几本交给她,同时叮嘱她要多学习,多识字,多练字。

    时雍万万没想到,他都要出征走人了,还给自己安排了这么多的任务。

    大都督的侍卫不好当。

    她强忍恼意,把书抱回去,丢到榻上。

    也罢,营中寂寞,有几本书打发时间也好。

    就是可惜《锦衣春灯》,她看到哪里了?

    .

    春秀看不出时雍的心思,在房里收拾打扫。

    她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自从跟了时雍,只要睁开眼,她就得给自个儿找活干,生怕闲下来遭主子嫌弃,不敢吃白饭。

    时雍看在眼里,知道小姑娘固执,便任由她去实现自身价值,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思考案情,直到睡着。

    醒过来,时雍睁开眼,发现又一个夜幕降临了。

    她腾地坐起,“春秀?”

    大黑的脑袋抬起来看着她。

    时雍拍了拍狗头,这才看到春秀推开门进来。

    “少爷,你醒了?饿了吗?我去给你端饭……”

    时雍皱眉,“几时了?”

    春秀怔了怔,摇头。

    时雍急忙下床套上靴子,“先不用端饭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