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89章 宋侍卫真乃神医也 //
    !

    几个重症安排在最里面,面部青黑,嘴唇暗紫,还在昏迷中,没有半分苏醒的迹象。

    稍微轻症的士兵躺在外面,身子弯曲起来像拱起的大虾,手捂小腹痛苦地呻丨吟着,在通铺上翻滚,声声喊痛不止。

    铺底下放了几个木桶,时雍眉尖一蹙,低头去看。

    医官道:“小郎,这是呕吐秽物——”

    时雍面不改色:“我知道。”

    几个桶里的秽物都呈现一种污秽的黄绿色,还伴有血丝和吐出来的胆汁黏液。

    医官道:“我们在淘米水里加盐,用以催吐。肚子里的东西是吐出来了,可毒素入体,伤了根本,怕是不好恢复……”

    “郑医官,淘米水来了!”

    又有士兵拎了水进来。

    郑医官摆摆手,示意他拎下去,继续灌。

    时雍调头,看刚进来的几个轻症,正被人捏着鼻子往肚子里猛地灌淘米水,房间里飘散着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儿。

    白马扶舟掏出巾子按了按鼻子,脸色略为怪异。

    “姑姑,我们去外面说。”

    时雍看他这表情就知是受不了里面的秽味,淡淡道:“厂督先请。”

    说罢,她走向那几个正在催吐的士兵。

    白马扶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没有出去,而是扬了扬眉,负手跟上去。

    时雍拍了拍那士兵的后背,问他:“你们晌午吃的什么?”

    “稀饭!一个窝头,还有小菜,没有肉。呕……”

    时雍对这个答案不满意,“所有人的吃食,都是一样吗?”

    那士兵摇头,“不,不知道。”

    时雍抬头,迎上白马扶舟一双探究的狭长眼眸,淡淡地道:“当务之急,须得弄清楚是什么毒。劳驾厂督? 派人将他们晌午的吃食,都一一记录下来,做个比较? 方便筛查毒源。”

    闻言? 那医官道:“吃食我用银针试过? 无毒。”

    时雍笑了笑,没有反驳他。

    银针试毒,主要是针对砒霜这类古人常用的毒药? 而银针不能测出的毒药不知有多少。

    她低头走过? 就要离开。

    白马扶舟见状,“你去哪里?”

    时雍:“回去取针。”

    白马扶舟挑唇一笑,“不劳烦姑姑。”

    转头? 他低呼? 叫来一个高大的侍卫。

    “慕漓? 你去宋侍卫屋子里取来银针。找那个叫春秀的小子就成。”

    时雍皱皱眉? 神色不悦地看他? “厂督是怕我跑了吗?”

    对她语气里的不善? 白马扶舟毫不在意地一笑,然后又若无其事地为她树敌,对几个医官和医士冷声道:

    “你们好好给宋侍卫学着点。朝廷养着你们,不是让你们吃白饭的。”

    这人嘴损,不给几个医官和医士留脸面? 却把这一层最深的恶意扩散到时雍身上? 几个医官嘴上不敢多说? 对白马扶舟也不敢如何? 但对时雍就有了戒备和不喜。

    “厂督大人,恕下官直言,这几位中毒颇深? 毒素已行入肺腑,气血衰败,回天乏术。郑某的医术或不敢称精,但在这抚北军中,我解不了的毒,恐怕旁人也无方可解。”

    “是吗?”时雍淡淡问,皱起眉头,若有所思。

    郑医官眼皮抬了抬,落在时雍脸上的审视眼神,不太友好。

    “医道一途,须得勤学苦练。便是有些天分,也得浸淫数年方有所成,宋侍卫年纪尚小,怕是不曾读过几个医案,诊过几个病例吧?须知,一旦医治不利,或是用些虎狼之法,怕是会让人提前送命……”

    时雍低头抚了下眉梢,神色淡淡。

    白马扶舟给她挖好了坑,她不跳也得跳了。

    “多谢郑医官提点。”

    几个医官还在身边游说白马扶舟,话说得委婉,大抵意思就一个,不能随便让人医治,尤其时雍这种黄毛小儿,这不是拿人命开玩笑又是什么?他们言词越发尖锐,就差说白马扶舟这是在草菅人命了。

    白马扶舟笑而不答,不甚在意,直到慕漓带春秀过来。

    春秀将银针夹双手抱在怀里,紧紧的,亲手交到时雍手里。

    慕漓向白马扶舟禀报,春秀不肯让他拿走银针,只能把她带过来了。

    春秀挨着时雍站着,看着那些痛苦难当的士兵,纤细的眉头蹙了蹙,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时雍看她一眼,拿着银针走进去。

    “春秀来帮我。”

    看她如此,郑医官和几个医士脸都变了。

    “厂督大人,此事也太过儿戏,宋侍卫年纪轻轻,自己还是个孩子呢,懂得多少医理?问过几个病例?怎可轻易让她医治重症者?”

    一群人眼里都闪出慌乱和担心,就怕时雍当真把人治死。

    到时候,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宋侍卫是大都督的人,白马扶舟更是一时兴起。当真出了人命,背过的人,还不是他们吗?

    郑医官见劝诫不成,袍子一撩,给白马扶舟跪下,双手抱拳请求。

    “厂督大人,三思呀。此事关乎人命,草率不得。”

    “无妨。让她试试。”白马扶舟还是那句话。

    末了,他语气还带了一丝笑。

    “死马当成活马医。不然,郑医官还有更好的办法?”

    郑医官被堵得哑口无言。

    祖上世世代代行医,他又自认为有几分造诣,对自己的诊断结果相当自信,根本就不相信时雍这个年轻的小儿能治得好那几个重症之人。

    一群人又惊、又怒、又无奈。

    白马扶舟轻飘飘看着,一脸寻常。

    时雍对旁边的议论声毫无察觉,双眼盯着手上的银针,额头有细微的汗意。春秀也是个沉闷的小姑娘,帮她撩袖子,打下手,一张小脸没有表情。

    房里光线不好,只有一扇小窗,暗淡的日光从窗户纸里透进来,落在时雍白皙的脸上,照得她和她手上的银针如同一个游动的光点,在众人眼里一晃一晃,心也跟着一颤一颤,仿佛下一秒,就会听到有人落气的声音。

    “噗!”

    那个刚接受时雍针灸的士兵,突然间吐了出来。

    秽物顺着唇角流下,时雍皱眉走开,有医士过去处理。

    而这个人,双眼突然悠悠睁开。

    “醒了?”

    “郑医官,他醒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