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从解除人体限制开〕〔我的投资时代〕〔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天天带早餐,还说〕〔医妃火辣辣:邪王〕〔天罡道种〕〔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正义的使命〕〔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90章 这行针手法似曾相识.
    !

    此人刚才已然陷入了昏迷,脉息微弱,郑医官断言他活不过三日,不料,时雍就那么拿针在他身上扎了片刻,他居然就醒了,还把胃中秽物都吐了个干净。

    众人又惊又喜,长长松一了口气。

    “太好了。”

    更有人高声赞叹。

    “宋侍卫真乃神医也。”

    莫名得了个神医的称号,时雍心底受之有愧,毕竟她所学所用来自宋阿拾,她只是捡了个现成,得了别人苦学的成果而已。

    可情况紧急,救人要紧,她来不及谦逊,接下去针灸下一个。

    重症患者共有六个,在他们身上将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她自认为自己也不是真正的神医,针到毒除,几针下去就能把人救活。如今她所做的银针刺穴,只是护住心脉,暂时保住他们的性命罢了。

    归根结底来说,还得找到毒源,弄清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对症下药,方能救命。

    时雍再次沉浸在治病救人的针灸中,

    屋子里的气氛却尴尬起来。

    以郑医官为首,一群医者亲眼看到那个被时雍针灸后醒过来的人,睁开了眼,吐干净后,竟在通铺上安安稳稳地躺了下来,不像那些轻症般捂腹呻丨吟,人也平静许多,没有再次昏迷过去。

    郑医官甚至还去号了他的脉。

    脉象平稳,分明就是有了好转,

    至少,小命暂时保住了。

    看他额头浮汗,一脸无颜见人的样子,白马扶舟轻笑一声,话说得有几分畅快,就好像时雍厉害,是他自己得了体面一样。

    “本督就说宋侍卫医术无双吧,郑医官如今可信了?”

    郑医官脸颊发热,低下头不敢看人,十分懊恼把话说得太满。

    可他这把岁数? 头发胡子都花白一片了,让他对着一个小儿道歉,也是万万说不出口。

    “惭愧惭愧? 是下官识人不清。”

    他冲白马扶舟拱手作揖? 话落? 又装着不经意地问时雍。

    “不知宋侍卫师从何人?”

    他刚才听时雍说了,跟师父学了点皮毛。只是那时,他当真以为是“皮毛”? 就没有太在意这个师父是谁。如今见时雍竟有“银针续命”的本事? 开始好奇起来。

    时雍专注在手上,没有抬头,却也不藏私? 淡淡地道:“家师是良医堂的孙正业老先生。”

    哐当!

    刚端药进门的医士闻言在门楣上撞到了脑袋。

    其余几个医士? 也是怔怔而立? 几乎不敢置信。

    而郑医官一张老脸灰败? 呈现出浓浓的惭愧之意。

    “原来是孙老? 原来是孙老的徒弟。果不其然? 名师出高徒啊,怪不得宋侍卫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诣,失敬,失敬呀……”

    孙正业享誉京师,无人不知。

    在大晏历任的太医院院判里? 唯孙正业最有能为。

    只是? 传闻孙正业不授徒? 谁也不会想到? 他的小徒儿竟这么年轻。

    如此一来,营中许多不堪的传闻就成了谣言,这些人也在心里自发为赵胤宠幸时雍的行为做出了解释。

    把孙正业的徒儿带在身边做良医? 不妥吗?

    赵胤对他比对旁人好些,不对吗?

    便是宠得他恃宠而骄,又有何错处?

    有才能的人,恃才傲物,方显男子本色。

    这一次,郑医官脸上的笑意,更是真诚了几分。

    可是,看了时雍行针好一会儿,他眉头又皱了起来,捋着胡子说。

    “老夫有幸在一次太医院考核中见过孙老施针,似乎与宋侍卫的手法略有不同……且老人借阅过孙老的几本医案,老人家似乎不喜用针……”

    果然,骗外行容易,内行不好骗。

    时雍见那郑医官是个实在人,心知他没有什么恶意,于是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师父医术绝伦。不喜用针,不是不会用针。我这套行针手法,是从师父给的几本医书上自学而来。”

    自学而来?

    郑医官微讶,再看她时,眼里充满崇拜。

    “天下技艺,多数苦练即成,唯有学医一途,若无师父引进门,实在难以自学成才,宋小郎天赋异禀,实非常人也。老夫佩服万分,佩服万分。”

    时雍觉得行针的时候有一个人在耳边说话,很是容易分神,笑了笑,就不再回答,而郑医官和几位医官医士们出乎好奇,纷纷围拢过来看她行针。

    一边观看,一边讨论。

    时雍半吊子出山,被这么多双内行的眼睛盯着,压力山大。

    不料,那郑医官又开口了。

    只不过,这次不是对时雍说话,而是对旁边的几个同僚。

    “宋侍卫这行针手法,似曾相识。诸位可曾见过?”

    几个人频频摇头,专注看时雍行针。

    在这一群人里,郑医官年岁最大,见多识广。他皱起眉头,嘶了声,捋着胡子边看边摇头,“不对,我定然是在哪里见过类似手法,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时雍有点头疼。

    这位医官太喜欢研究人了。

    她缓缓地闭了闭眼,抬起头来,双眼清亮地看向他。

    “能安静片刻吗?”

    “……”

    郑医官尴尬地闭嘴,那几个议论的医士也不再吭声,专心看她。

    没有耳边的嘈杂,时雍速度快了许多,等把六个人都从鬼门关上拉回来,她终于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站起了身。

    腰背酸痛。

    她动了动胳膊,将银针递给春秀,让她收敛,转过头来问白马扶舟。

    “大人,可查完 了吗?”

    白马扶舟朝身侧的小公公示意一下。

    那小公公捧上一本册子,呈到时雍面前。

    “宋侍卫请过目。”

    时雍正要翻看,想起自己的人设来,手停在页面,尴尬地看着白马扶舟,“烦请厂督念念,我识不得这么多字。”

    白马扶舟眼风微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走近从她手上接过册子,将手下人统计的晌午饭菜念给她听。

    时雍的眉头越皱越紧,听完 回望一眼几个重症患者。

    “我明白了。这几个人,都是偷吃了鳝鱼。”

    几个轻症闻言,呻丨吟着道:“可是我们没有吃鳝鱼……”

    时雍道:“你们没有吃鳝鱼,但你们的吃食,或许跟鳝鱼有关。”

    说罢,他朝白马扶舟道:“厂督不妨同我一起去伙房看看?”

    白马扶舟闻言侧到一边,朝他摊手一笑,“姑姑请!”

    见白马扶舟尚且对他如此恭敬,其余人心里敲着小鼓,更是敬她。

    时雍有点无奈,瞥他一眼,“厂督大人请。”

    一行人来到伙房。

    炊烟未燃,空气里却有烟火的味道。

    据伙房的伙夫长交代,晌午吃的鳝鱼是那六个人自己凑钱买回来的,偷偷打个牙祭,不算是营里的开销,只是他们借用了营里的柴火油盐,因此鳝鱼买回来后,六个人分了大半,剩下的全孝敬了伙房里的兄弟,熬了一大锅粥,分给其他人吃,又有一些闻到香味的小子凑过来打了点秋风。

    从统计的小册子来看,中毒的人要么吃了鳝鱼,要么吃了鳝鱼粥,没吃的那些人,什么事都没有。

    “宋侍卫是怀疑鳝鱼有毒?”

    时雍没见到鳝鱼之前,不敢这么说。

    “还有剩下的吗?”

    伙夫长摇头,“粥全都分吃没了。”

    时雍道:“一点不剩?”

    伙夫长:“一点不剩了。”

    时雍想了想又问:“鳝鱼呢?”

    “鳝鱼也全都煮了。”

    在伙夫长的指引下,时雍看到在伙房的一个水槽边上,有一滩剖洗鳝鱼时残留的血迹。

    时雍走过去,在院子角落捡了根小棍,在那些残血上拨弄,一群人跟着围过来。

    伙夫长道:“这种鳝鱼是无毒的,乡下水田池塘里都有,大家伙儿都抓过,吃过,想来不会是因为这个中毒……”

    时雍抬头看他:“你没吃吗?”

    伙夫长摇头:“我不吃鳝鱼,不吃蛇。”

    时雍问:“为什么?”

    伙夫长一愣,“不喜欢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时雍点点头,丢掉小棍站起来,“买鳝鱼的人是谁呢?劳烦把他请来一问。”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